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17荏苒

    感谢【嘟嘟冰莫】、【卟离★卟弃☆】亲打赏的平安符

    -------分割线--------

    一大早梁家人习惯性的起来练功,当梁满仓的身影出现在校场的时候,梁家人都愣住了。

    “大哥起这么早!”梁满囤先是一愣,随即挤眉弄眼的笑。

    梁满仓哼了一声,“过来,咱俩练练。”少年眼角眉梢都掩饰不住的喜气,明明是板着脸,偏偏让人一眼能看穿。

    “练就练。”梁满囤也不怕大哥,他们学武的年纪几乎是相同的,梁满囤天赋也不差,功夫自然不弱。

    球球和虎子已经有模有样的开始打套路了,梁田田那边练了一趟棍法,早早的收了工。

    “今儿早点儿收了吧,回头还得见过大嫂,我还等着讨礼物呢。”她这样一打趣,倒让梁满仓挺不好意思的。

    梁守山也停下了,“恩,今儿先这样吧。”新媳妇嫁进来,是要拜见公婆的。他这个做公公的也得好好收拾收拾,虽说这儿媳妇是从小看着长大的,怎么也得正式一些不是。

    梁家人就此散了,梁满囤凑到大哥跟前也不知道嘀咕了什么,被梁满仓一脚踹走了。

    梁田田这才得空跟二哥说句话,“凌旭大哥呢?”昨晚人是跟着二哥走的,一大早就没见人。

    “凌旭大哥有事儿先走了,说过两天过来。”梁满囤看了小妹一眼,欲言又止。

    梁田田心里有事儿。也就没注意到。

    众人洗漱过后都凑在大厅里等着,不一会儿焕然一新的梁满仓带着小花过来了。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怎么的,小花一脸娇羞,脸蛋红扑扑的,看着更是多了几分娇媚,让梁田田都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给公公敬茶。

    梁满仓和小花两人跪在梁守山面前,梁守山先递了茶过去,“爹喝茶。”这一刻他突然有一种当家长子的豪情,看着爹依然年轻挺拔的身影。竟也升起一股想要照顾爹的错觉。

    梁守山笑呵呵的接了茶喝了一口,实际上心里也有些感慨。他想到刚回家时孩子满脸的戒备,再想到如今的其乐融融,这一切来的真是太不容易了。

    “爹喝茶。”小花腼腆的叫了一声,把茶送了过去。

    “哎。”梁守山大声的应了,接了茶喝了。随即递过来两个红包。“这个给你们。”

    “大哥、大嫂快打开看看。”梁满囤忍不住催促道:“爹出手向来大方,看看是什么。”

    小花迟疑的看向梁满仓,满仓点点头。“爹给的,打开看看。”他大大方方的首先打开了,看到里面的东西就愣了。

    小花打开红包,里面是一沓的银票。都是一百两的面额,也不知道多少张。总之很多。

    小夫妻两个对视一眼,都愣了。

    梁守山似乎看出了大家的疑惑,轻声道:“以后咱们不管谁成亲,都按照这个标准来。给你们大哥的是四个田庄四个铺子,这是爹额外置办的,小花拿的是十万两银票,你们也不用着急。以后成家了都按照这个标准来。”除了梁田田,几个孩子都是一脸吃惊。

    四个田庄四个铺子。额外还有十万两银子……他们家什么时候这么富裕了?

    梁满囤想到每年年底他们兄妹几个都要算账的,好像家里收益这些年是不少,可一下子拿出这么多东西……家里家底这么厚吗?

    梁满仓更是蹙眉,“爹,家里就那些田庄和铺子,您都给了我,以后弟弟妹妹怎么办?”他把东西递回去,“这东西我不能要。”

    梁守山没接,喝了口茶。“如果家里就这么点儿东西,你当我能都给你啊?”他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家里的是家里的,别忘了,你爹还有俸禄呢。”一句话说的众人都相继无语。

    俸禄?

    靠着朝廷那点儿俸禄,喝西北风吧。

    梁满囤不经过大脑的话脱口而出,“爹,你不会贪污了吧?”

    梁守山一口茶没含住,一下子喷了出去。

    “一大早的,找打是不是?”这儿子从小看着精明,怎么越长大越不可爱了呢。

    只有梁田田始终一脸恬淡的笑意,这些银子有一部分是爹拿出来的,大部分却是她空间的产出收益。这些年爹用自己的手段卖出去了许多东西,如果不是怕惊世骇俗,可不单单这么一点儿。

    梁满囤缩缩脖子,却依然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家爹。

    球球看看姐姐,笑眯眯的依偎在姐姐身边,一句话也不多说。倒是虎子,咕哝一句,“爹有本事,管他怎么来的。”听的梁守山眼皮直跳,这儿子果然生猛。

    梁满仓微微蹙眉,看了一眼自家爹。

    梁守山对上他那怀疑的目光,顿时怒道:“难不成你也怀疑爹?”

    梁满仓忙摇头,连说“不敢。”

    梁田田不得已出来打圆场,这大喜的日子,弄成这样也太尴尬了。“事实上爹本来就在外面有产业,只是这些年怕招人眼一直没说,这不,大哥成亲爹才舍得拿出来。大哥、大嫂你们就拿着吧,爹最不缺的就是银子。”

    梁田田一开口,梁家几个人倒是一脸信服。

    “既然是爹给的,那咱们就收着吧。”梁满仓随手把东西交给了媳妇。

    梁守山看的眼皮直跳,遇到这样的儿子也是够了。

    不相信自己这个当爹的,非得闺女说话才听……他这个爹当的也是够失败的。

    大厅里的气氛稍微有些凝滞,球球凑到小花跟前,“大嫂,我的礼物呢?”

    “还有没有规矩啊?”梁满囤不干了,忙上前一步,“先给礼物也是先给我,排队排队。”他这么一闹,气氛倒是好了。

    “大家都有份。”小花含笑开口,一招手,两个丫头拖着托盘进来,“这是给爹的。”是一套衣裳和鞋袜,显然是出自小花的手艺。

    梁家几个孩子都是一样的东西,因为他们是大房,小花特意给弟弟妹妹准备了一个荷包,每个人的荷包里都是金子打造的小动物,每个口袋里有十个,都是各自的属相。

    “大嫂就是大方。”虎子不客气的收了荷包,笑眯眯的道:“我的零花钱一下子就多了。”

    梁满囤瞟了一眼,笑的像是一只偷腥的狐狸。球球一脸狐疑,“二哥你笑什么?”

    “我属牛,看体积也知道我的最重,哈哈,我赚了。”他摇摇手里的金牛,乐颠颠的。

    球球拿过去一看,一脸怪异的递给他。“二哥,我觉得重量都是一样的。”随即递过去自己的小羊羔,“喏,你看看。”

    梁满囤不信邪的接过去,又去拿虎子的小猴子,可不是,别看大小差了一些,可是重量都是一样的。

    梁满仓觉得特别丢人,“行了,别闹了。”有个二货弟弟真是够了。

    小花早就见怪不怪了,抿着嘴笑。

    “好了,去吃早饭吧。”梁守山也有点儿坐不住了,自家儿子真心丢人。

    本就是在梁家待习惯的,哪怕是成为新媳妇,小花除了最初的娇羞,也没觉出有什么不同来。

    吃过了早饭,梁守山出去了,梁满仓带着弟弟梁满囤出去看看那些铺子,小花就在家里跟梁田田绣花、聊天。日子一如往昔,很是安逸。

    三天回门,一大早梁满仓就带了东西坐着马车回了陈家。傍晚的时候小两口回来,两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微笑。

    日子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很快就到了球球和虎子进府城参加府试的日子。

    梁满仓和梁满囤参加府试的时候大家还挺紧张的,轮到两个小的,大家反而放松了心态。梁满囤甚至揪着球球的耳朵训斥道:“你要是不考个府案首回来,别怪二哥打你屁股。”

    “二哥,疼,疼。”球球揉着通红的耳朵,咕哝道:“不就是一个府案首吗,值得二哥揪我耳朵吗。”说的跟府案首多容易考似的。

    不过梁家人知道,府案首对旁人来说或许艰难,可对于这个古灵精怪的弟弟,似乎真不是问题。

    倒是虎子,一脸纠结。他偷偷来找梁田田,“姐,你说我要是再考不好,爹会不会对我失望?”倒是把梁田田给问住了。“你考的不好吗?”才十岁就考了县里十二名,这样的成绩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小哥哥都是县案首,这次肯定能考个府案首回来,我肯定考不过小哥哥,我怕爹揍我。”虎子一脸为难,平日里还真难看到他这样。

    梁田田听了就笑了,“真是孩子话。你们考的都好,爹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打你呢?再说了,读书不见得一定是为了科举,现在考秀才也就是为了你们以后行事方便,咱们家没说非得让你们走仕途。”她想到虎子的身份,以后的事儿还真不好说。“你看二哥,今年不是也没有下场吗。”

    一番话说的虎子心里的疙瘩终于解开了,靠在梁田田身边,“姐,你真好。”随即又道:“二哥说要提前去府城,我不想离开家里。”虎子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却是个恋家的孩子,这一点上比谁都严重。

    梁田田摸摸虎子的头,突然做了一个决定。结果还没等她开口,外面小丫头急吼吼的来报,“不好了,出事儿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