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15迎娶

    感谢【joycf】、【wmyukiskula】、【银河尽头看星星】、【_月亮河_】、【657muzi】、【3大笑】、【yh_yh1166】、【身未动心~~】、【书友140713215755190】、【龙翔凤鸾】、【拭雪拂花】、【巴厘星星沙】亲投的粉红票

    感谢【洁曦】亲打赏的平安符

    ---------分割线---------

    三月二十这一天,梁家、陈家的人都是早早的起来,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掩饰不住的喜气。

    天才蒙蒙亮,睡得正香的小花就被人从被窝里捉出来。

    “娘的好闺女,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睡得这样沉?”菊花婶子哭笑不得的,闺女要出嫁,哪怕女婿是她看着长大的,可就这么一个闺女,天底下的母亲遇到这种时候,大抵都是舍不得的。她跟娘唠叨了一晚上,几乎就没合过眼,可闺女倒好,竟然心大的睡得这么沉。

    到底还是对满仓满[顶^点^小说][]意的,不然哪有这样的好心情。

    小花也是有苦说不出,看着满屋子伺候的丫鬟、婆子,尴尬道:“那个,我忘了……”她是绝对不会说,昨晚大半夜没睡着,只临到了天将破晓的时候才眯了一会儿,现在整个人还迷糊着呢。可她这话一出口,就迎上母亲怪异的目光,小花顿觉失态,脸红的跟大红布似的。

    一大早被人拖起来换了两桶水仔仔细细的洗了一遍。小花觉得整个人都不大好了。晕乎乎的被人按着坐在梳妆镜前,由着喜娘折腾。

    喜娘是公婆、丈夫、子女俱全的所谓全福妇女,在灵山县是出了名的人物。不知道给多少家的闺女做过这种事儿。先用五色棉纱绞去脸上的汗毛,用力依次在额、颊、唇、颏等汗毛稠密的部位反复绞夹,直到把汗毛绞得干干净净才罢休,俗称开面。

    许是刺痛,小花那困顿的精神稍微精神了些。

    她看着铜镜里的少女,微微翘起嘴角。

    经过如此一番的“开面”,铜镜里的少女鬓角整齐。线条分明,眉弯如月,唇、额部光洁、白皙。让本就清丽脱俗的少女一下子更是平添了几分姿色,显得愈发明艳了。

    “开面”这一道婚前着力的修饰,意味着一个姑娘处女时代已经终结,从此将成为有夫之妇。要做个贤妻良母了

    小花深吸口气。从今天开始,她就要为人妻了。

    许是感受到了小花的紧张,那做惯了喜娘的全福人也是个惯会说话的,笑着道:“我给这许多人家的小姐开过脸,小姐您却是最淡定的一个,这眉眼生的也好,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人。”

    小花抿着嘴,脸上挂着矜持的微笑。倒是菊花婶子忍不住追问道:“真的吗?”到底是大喜的日子,也是喜欢听好话的。

    全福人知道这陈家也是个富裕的人家。看这卧房的摆设就知道了,当即道:“那是自然,我从二十四岁起做喜娘,如今已经差不多二十年了……还能看错?”

    菊花婶子脸上掩饰不住的笑意,似乎松了口气,想着回头多给这喜娘一个红封。

    小花在屋里打扮的时候,陈家三婶已经张罗好了中午的开面酒,也没有外人,都是老狼洞的乡里乡亲,再有就是陈家田庄、铺子得脸的管事们,一顿饭直吃了两个多时辰,好不热闹。

    古人认为黄昏是吉时,所以会在黄昏行娶妻之礼,故而得名。因为阴阳五行、神道设教的观念里,女子属阴,黄昏是“阳往而阴来”,婚礼的一切都合着迎阴气入家的含义。昏礼在五礼之中属嘉礼,是继男子的冠礼或女子的笄礼之后的人生第二个里程碑。

    眼看着到了黄昏时分,众人的心都跟着紧张起来。

    吉时马上到了,有小丫头跑进来,“夫人、小姐,迎亲的人马上就要到了。”

    隐隐听到了喜乐声儿,菊花婶子忍不住看着身着凤冠霞帔的闺女,不知道怎么的就舍不得了。眼圈一红,眼泪险些掉下来。

    一直期盼欢喜的心情,在看到母亲通红的眼圈后,小花的眼睛也湿润了。想起这些年种种,愈发觉得母亲不容易,小花下意识的抓紧了母亲的手。

    “娘……”

    陈奶奶颤颤巍巍的进来,不是因为老了身体不好,而是激动的。“花儿啊……”

    “奶奶,应该我过去给您磕头的。”小花看到奶奶眼里的泪光,眼里的泪再也止不住,瞬间涌了出来。

    陈家三婶看了,忙道:“这大喜的日子,都别哭啊。”她擦了一下眼角,“闺女大了,都有这样一天的,婶子、嫂子,小花嫁的近,满仓又是咱们看着长大的,断不会欺负了小花去,你们放心就好了。”

    菊花婶子知道是这个道理,可到底是舍不得这个闺女,再加上心里烦乱,忍不住泣声道:“你这做婶子的,怎么竟向着外人说话啊。”一句话逗的众人捂着嘴笑。

    陈家三婶故意一脸的委屈,却语带笑意的调侃道:“呦,忘了谁一口一句对女婿的满意了,这么快女婿成外人了?回头满仓听到还不知道怎么伤心呢。”

    菊花婶子自知失言,这样大喜的日子,可说不得胡话。

    “奶奶,娘,三天回门我就回来看你们了……”一下子似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陈家的大门处,陈家的几个半大小子堵住大门口,看着外面一众迎亲的人,小三子眼尖一眼就看到新郎官,大声嚷嚷着,“新郎官带了多少红包来啊?不喂饱了我们,可不认你这个姐夫啊。”

    球球和虎子听出是小三子的声音。两个给大哥一个“你放心我们搞的定”的眼神,大步上前。球球笑眯眯的凑到门口,“小三子哥哥。是我,是我,球球,让我进去,我去看看小花姐。”

    虎子也道:“小三子哥哥,是兄弟不,你不让我们进去。回头不让你上我们家。”

    小三子一愣,他年纪虽然比两个孩子大,却从小跟两个小的玩到大。顿时有些抹不开脸。陈家旁的人可不管那个,当即道:“去,去去,没大没小的。过了今儿我们姐姐就是你们嫂子了。不许进。”又有人嚷嚷道:“新郎官不给红包,就不认他这个姐夫。”

    满仓顿时笑了,一摆手,当即有人抱着红封过来。“诸位舅兄,请开门!”满仓作揖,一脸讨好。

    抬头嫁女儿,低头娶媳妇,风俗如此。他哪怕是举人老爷,在小三子这位秀才跟前也不敢放肆。

    里面的人捞到红包。打开一看,竟然都是十两银子的面额,众人面面相觑,随即就是一声欢呼。“姐夫好大方啊……”里面十来个半大小子,梁家这出手也太大方了。

    大门打开了,小三子挤到梁满仓跟前献宝道:“姐夫,可别怪我不提醒你啊,二门可是我娘和一群伯娘、婶子守门,说好了要为难你的,你可得有个准备。”

    “好兄弟。”梁满仓拍拍他的肩膀,一挑下巴,当即有人送上一个红包,“多谢多谢……”竟然是凌旭一脸的讨好。

    梁满囤意外的斜楞他一眼,“凌旭大哥,这……”也不用这事儿都是他亲力亲为。

    凌旭一脸讨好,“满仓娶亲,我能帮忙的不多,应该的。”笑话,田田那丫头可是兄弟四个呢,他现在不讨好,难道要等着将来娶亲的时候被舅兄们为难吗?陈家这不是亲的都这么难对付,就大舅子、小舅子那脑袋,他还不知道怎么被为难呢。所以一听说满仓娶亲,他连夜兼程赶了回来,京城里那大好处都没顾得上。

    “多谢凌旭大哥。”满仓拍拍他胳膊,大步往里走,一路都是问好声,满仓满脸掩饰不住的喜气。

    “夫人、小姐,花轿进门了。”有小丫头欢喜的来报信。

    陈家三婶等人呼啦啦就冲了出去,去守门了。

    外面一阵热闹,就连屋子里伤感的娘几个都似乎被感染了。

    菊花婶子亲自给闺女盖上盖头,嘴唇动了动,一个字都没说出来,眼泪先下来了。

    院子里,也不知道陈家三婶等人如何为难的满仓,就听到门外少年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媳妇,我接你回家了!”可不是满仓是谁。

    小花顿时羞红了脸,抱着手里的苹果,只觉得脸烫的也跟苹果一样。

    “这孩子……”菊花婶子破涕为笑,哪有这样接新娘子的。

    还没等这心落下,就又听到一排脆生生的声音,“嫂子,大哥来接你回家了……”声音悠长,传出老远。数满囤带着两个弟弟喊的欢畅。

    梁满仓脸上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害羞的还是激动的。一瞟的功夫发现凌旭大哥竟然也跟着满囤他们胡闹,顿时有一种恍然的顿悟。

    外面的乐声响起,小花被喜娘扶着去了大厅,规规矩矩的给奶奶和娘磕头。

    外面那“嫂子,大哥来接你回家了”的声音不断,顿时冲淡了几分离别的苦意。

    拜别了亲人,小花趴在小三子的背上出了门。小三子作为堂弟,要背着堂姐出门,亲自送上迎亲的轿子上。

    菊花婶子的屁股不由得抬起,依依不舍的送别了闺女。

    趴在小三子的背上,小花只能看到堂弟背上的红绸,四周都是喜乐声儿,那种飘飘然不落地的感觉让她没来由的紧张。她突然有些心慌。

    耳边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媳妇,我接你回家……”声音不大,像是呢喃,很快消失在喜乐声中,不知怎么的,小花的心一下子落了地。(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