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13曹家完

    感谢【小女龙龙】、【rain雨76】亲投的粉红票

    本卷最后一章了(*^__^*)嘻嘻……

    双倍最后十几个小时了,姑娘们帮帮忙

    --------分割线--------

    曹清然最近日子过的不错。

    别看两个儿子一个出家一个流放,可他觉得,眼下的困境都是暂时的。他时来运转了,和京城里的贵人攀上了关系,等到那位贵人将来更进一步,他就是功臣。到时候别说一个梁家,就是内卫他都掀了。

    也不知道谁给他的自信,曹清然最近有些飘飘然了。

    谁能想到,他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竟然得到来自二皇子府上的招揽,想都不敢想的事儿。

    曹清然春风得意,就想着被发配到宁古塔的儿子。这个时候辽东府还没秋收,宁古塔那种苦寒之地却已经白雪皑皑。一想到从小器重的儿子竟然在那边受罪,他心里就是一阵怒火。

    内卫他现在还惹不起,可是梁家……曹清然目光森然,想着怎么一下子弄死了梁家才好。

    就在这时候,管家来禀报,外面有人送了拜帖。

    曹清然微微蹙眉,这么晚了,是谁来送拜帖。看看天色,可不都黑天了吗。

    接过来一看,曹清然心跳漏掉了半拍。

    三皇子的人。

    曹清然不由得想到关于三皇子玄庆波的一些消息。

    德贵妃所生,被陛下宠爱,有一个当丞相的外祖父,朝中势力颇大。可以这么说,整个文官系统都是人家外祖父的天下。

    这可是皇位争斗的主力啊,一下子曹清然就有点儿动摇了。

    普通村妇也知道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何况他这种政客呢。

    曹清然捋着胡子,心里暗暗盘算二皇子和三皇子谁争夺皇位的机会更大一些。其实这些皇子。离他这个七品县令都比较远。可既然步入仕途,他又没有什么特殊的本事,自然是希望背靠大树好乘凉的。

    二皇子玄庆寿虽然是嫡出的儿子,可天家的事儿谁又能说得清楚呢。何况先皇后的家族势弱,二皇子是嫡子却没有封太子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或许,他该把鸡蛋多放入几个篮子里。

    曹清然自作聪明的接待了三皇子的人。那人在曹家呆了足足两个时辰才离开,也不知道那曹清然跟三皇子的下属做了什么交易。不过这件事儿却通过几个隐秘的渠道传了出去。

    梁守山知道这事儿的时候已经准备歇息了,听到人回禀就乐了。

    “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动手呢,他自己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往套里钻,这可就怪不得我了。”他吩咐人静观其变。必要的时候推波助澜一番,这件事儿看似隐秘,实则已经在某个固定的圈子里弄得人尽皆知了。

    可以想象,当二皇子和三皇子的人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会是怎样的震怒。

    不过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却敢在两个皇子间脚踩两只船,这种事儿,没有人能容忍。

    事实上事情的确如此,消息传出去不过几天。上面就有了结果。

    这一次却是二皇子那边先发难的,对于这种“叛徒”的处置,向来比对待敌人更加凶残。

    曹清然因为不知道多少年前审的一桩案子贪污受贿。被人彻查到底不说,最后还弄了一个抄家流放的结果。家里十四岁以上男子发配宁古塔,女子流入教坊司。

    梁家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多日以后。

    梁田田不禁感慨,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曹清然曾经那样对待被状告的女子,到头来家里的女眷却落得这样一个结果,也是自作自受了。

    曹家。折腾了两年,彻底在灵山县销声匿迹了。

    曹家的消亡。在灵山县没有掀起多大的水花来。梁家除了知道消息的时候感慨了一番,根本没有人再提起来。

    倒是梁满仓兄弟参加乡试回来。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不过看着精神倒好。

    乡试考试共分三场,每场考三日,三场都需要提前一天进入考场,即初八,初十、十四日进场,考试后一日出场。

    梁满仓兄弟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中秋十五的团员。不过一家人能够守在一起,倒也不必真的在意十五这一天。

    十六这天,梁守山叫了顺子两口子,跟自家人吃了一顿团圆饭。小花也被接了来。

    虽然没有外人,还是分了两桌吃的。

    尤氏、小花和梁田田带着两个小的一桌,那边四个男人在一起喝酒。

    “大哥和二哥说考的都好,想必这一次咱们家又要出两个举人了。”对于自家兄长,梁田田很有信心。她看了看小花,低声道:“爹有意让你们明年成亲,你是咋想的。”

    小花难得红了脸,“我……这事儿有奶奶和娘做主呢。”她脸蛋红扑扑的垂着头,目光却偷偷瞄了一眼那边的满仓,心里跟喝了蜜似的甜。

    “婚姻大事,总该你自己拿主意才是的。”梁田田低声道:“你自己是咋想的?想早点儿嫁过来呢,还是想在家待几年?没事儿,我们家都听你们自己的,我爹那人,别看平日里管的严,这事儿却是难得的开放。”左右都没有外人,梁田田索性说开了。

    小花偷眼打量满仓,少年身姿挺拔,虽然看着还单薄,可一举一动已经有了几分不容忽略的气势。不知不觉中,满仓都这么大了。

    小花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低声道:“今年满仓和满囤参加了恩科,明年不是有会试恩科吗,难道他们不去考?”会试在明年三月份举行,因为是春天。所以又有“春闱”的叫法。在小花心里,满仓也一定会通过乡试的。

    “二哥会不会参加我不知道,不过大哥吗……”梁田田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桌子,轻轻摇头。有些事儿,真不是他们家能决定的。

    就在两天前。爹接到了凌旭从京都的来信。大哥这一次乡试通过,只怕朝廷会有所安排。

    按理说,取得了举人的资格就有了做官的资格。无论是任知县、教职(州、府、县学官)都有。不过这种情况很少,而他们家,也是个特例。

    内卫的底蕴毕竟太浅,无论这事儿是皇帝的属意。还是凌旭的安排,怕是都无法改变了。

    梁守山似乎对此早有准备,倒是没有太多惊讶。只是大哥,不能参加会试,也就没有了冲刺更高境界的机会。少年心态,难免有几分失落。

    不过大哥为人向来稳重,很快就理清了事实。他走的路是旁人终其一生未必能够完成的,有这样的机会,他该庆幸才是。

    倒是梁满囤,这几日颇有些迷茫,似乎一下子也失去了目标。

    他跟大哥就差了一岁,从小到大兄弟两个做什么都是一起的。大哥突然可能要去做官了,他自己先迷茫了,不知道接下来该何去何从。梁守山的意思。他年纪还小,也不必急着参加会试,完全可以等上三年再参加,那会儿他也才十七岁。多读几年书,总是更有把握的。

    见梁田田迟疑,小花紧张道:“满仓怎样?”

    事情虽然还没敲定。不过基本上也成定局,梁田田轻声道:“大哥只怕不会参加明年的会试恩科。所以如果你们同意,爹就会让你们成亲。不过这事儿还没问过大哥。我想着先问问你的意思,到时候我们家再商量。”

    小花虽然疑惑满仓为何不参加明年的恩科会试,不过考虑到他的年纪,就没多嘴。轻声道:“我娘说了,听你们家的。”这样的表态,就算是默认了。

    梁田田会心一笑,“那我回头就跟爹说。”

    尤氏坐在一旁照顾两个小的,见他们说完了悄悄话,就笑道:“小花没事儿多过来,看看田田,吃饭都有说不完的话似的。”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梁家并不是很在意。他们家人多,吃饭就讲究个热闹。

    “看看,婶子怪我们怠慢了呢。”梁田田打趣了一句,给尤氏夹了鱼,“多吃鱼补脑,回头弟弟会特别聪明的。”

    “是吗?”尤氏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说法,她本不爱吃鱼的腥味儿,闻言也是多吃了几口。

    梁田田点头,“这个是自然的,没看每次婶子在我们家都做鱼吗。我听大夫讲,怀孕的妇人多吃鱼最好了,以后三五天婶子就吃上一顿,也不必每天都吃,过犹不及。”看到尤氏似乎就盯着鱼,梁田田忙提醒一句。

    尤氏难得的红了脸,讪讪道:“田田你懂得可真多。”她这个做婶子的,还没有人家孩子懂得多。

    小花笑着打圆场,“她啊,从小就懂得多,我比她大了几岁,可是,好像一直都是她在教我,倒像是她是姐姐似的。”

    “不许捧杀啊。”梁田田板着小脸,一本正经的。

    “姐,啥是捧杀?”球球凑趣的过来。

    “小哥哥真笨,这都不懂。”虎子小大人儿似的,摇头晃脑的道:“捧杀就是捧着打杀,就像爹揍我们一样,不是每次都按在腿上。”他声音老大,刚说完,就听隔壁桌子“噗”的一声,却是梁守山一口酒喷了出来,顿时惹得众人大笑。

    “感情捧杀是这么解释的,我这次算是见识了。”梁满囤一本正经的开口,随即后脖颈就挨了一巴掌。

    “没大没小的,虎子小你也不懂事儿啊。”梁守山笑骂一句,随口道:“看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回头给你定个亲,免得一天老也长不大。”

    梁满囤:“……”

    人家还小呢。

    梁满囤欲哭无泪。(未完待续)

    ps:卡文了,卡的特别厉害,明明想好了故事,可是开卷就不知道怎么落笔了,头疼⊙﹏⊙b汗

    姑娘们,最后几个小时,粉红票粉红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