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11忙的脚不沾地

    感谢【拭雪拂花】、【浩柏】亲投的粉红票

    最后两天粉红票双倍,姑娘们求票

    --------分割线---------

    真打的狠了,打的怕了。

    怕的都不敢求饶了,更不敢习惯性的撒娇了。

    球球努力转头望着他,漆黑的大眼睛里满是怯意,乌溜溜的让人心疼。

    梁守山感受着腿上瑟瑟发抖的小身体,心疼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轻声道:“爹不打,爹看看你的伤。”

    “嗯。”

    一声鼻音响起,随即就感到腿上的衣裳被抓紧了。

    梁守山暗叹,到底还是打的狠了。

    他也是后悔,当时后怕之下就想狠狠的教训教训。这个儿子,太聪明了,聪明到敢挑衅他的底线。儿子太小,他怕给惯坏了,也就下了狠手,没曾想把人打怕了,都跟他不亲了。

    梁守山褪下他的裤子,尽管早有准备,可看到那些纵横交错的伤口,依然忍不住一阵心疼。伤口都愈合了,梁守山的手指轻轻滑过,明显感受到小家伙的战栗。

    “还疼吗?”梁守山心疼的问道。

    球球忙摇头,“不疼了。”好半天没有听到爹的声音,他小心翼翼的回头,就看到爹看着他出神。“爹……”球球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

    “哎。”梁守山轻声回应。

    “爹。”球球又唤了一声。

    “哎……”梁守山依然应了。

    球球突然趴在他大腿上,紧紧抱着他的腿。肩膀一抖一抖的。没多久,梁守山就感觉大腿上湿了一片。

    这个小家伙,居然哭了。

    梁守山知道他委屈,轻轻摸着他的后背,“怎么还哭了,爹打错你了吗?”

    “没有。”好半天球球才回应一声,委屈道:“爹没打错,球球不该带着虎子逃课,爹打的对。”这样说着。眼泪流的更凶了。

    明明心里委屈的不行,偏偏嘴巴甜的知道认错,这样的孩子,大抵没有谁会忍下来重罚。

    梁守山也是人,自然也就有感情。

    轻轻揽过他抱到怀里,“知道错了就好。下次要是再这么胡闹,爹的鞭子可是给你留着呢。”说着这话,就在他小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好了,别委屈了,来爹抱抱。快别哭了,一会儿爹都被你淹了。”到底是心疼。也狠不下心来说重话,梁守山抱着他一顿安抚。

    小家伙起初还隐忍着,发现爹真的不生气了,哭的愈发放肆了,似乎把这几天的委屈都哭出来。

    梁田田站在院子里摇头,干脆躲出去了。

    好半天小家伙才止了哭,眼睛通红。脸蛋也哭成了小花猫。

    梁守山好笑,“多大了。还哭鼻子。爹罚错了你?瞧把你委屈的。”接了丫鬟递过来的帕子,帮他擦泪,“屁股还疼不疼了,哭成这样,嗓子都哑了。”

    “疼。”感受到爹一如既往的宠溺,球球撒娇的抱住他的脖子,“球球疼,爹都打破了,二哥说会留疤的,丑死了,都怪爹。”

    梁守山好笑的抱着他,“男子汉大丈夫,留疤怕什么?再说,你的屁股要给谁看,还怕留疤?”

    球球不依不饶的,“就是疼,爹欺负球球……”一阵腻歪。

    “记吃不记打,怎么跟爹说话呢。”梁守山在他小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巴掌,“过来喝点儿水,嗓子都哑了。”到底不忍心说重话,朝廷的事儿更不能来教育这么小的儿子。梁守山暗叹一声,以后可得更盯紧了,这几个孩子,没一个省油的灯。

    球球撅着嘴,小心打量爹的脸色,发现他没生气,就彻底放开了。

    “爹喂我喝。”他撒娇,坐在爹怀里扭来扭去的。

    “老实点儿,屁股不疼了。”梁守山笑骂一句,喂了他喝水,又道:“屁股不疼了怎么不去书院,又想逃课了?”

    “才没有呢。”球球撅着嘴,“虎子每天回来都给我讲了,我一直在学习,姐姐也教我。”又垂着头委屈道:“说不疼是骗爹的,坐久了还会疼。”他抬起湿漉漉的大眼睛,“爹你真狠心,是要把球球的屁股打烂吧,都快十天了,球球都不敢躺着睡觉。”说着说着眼睛里又蓄满了泪水。

    梁守山慌忙的帮他擦泪,“爹不打了,再也不这么打了,球球快别哭了。”进屋之前还想着给这小子一点儿教训,结果看他这样,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球球趴在他怀里,得意的翘起嘴角,依然抽抽搭搭的。

    挨打的事儿就这么雷声大雨点儿小的过去了,梁田田都不得不感慨,球球真是太聪明了。这么小就懂得察言观色,这要长大还了得?

    不过对于自家弟弟这个本事,梁田田早就领教过了,只要球球不长歪了,她也不去管。

    梁守山还是整日里往外面跑,一个月后曹洁羽被发配宁古塔。梁田田偷偷去街上看了,人瘦了一大圈,看起来没精打采的,不过身体倒是不错,没有久病初愈的惨淡。

    到底是县太爷的公子,想来衙门也不会太过苛责。

    梁田田不解的是,爹就这么容易放过了曹洁羽,放过了曹家?

    有心问问,可看着自家爹愈发消瘦,整日里吃饭、睡觉都没有个定时,心里却是心疼,连带着把凌旭都给怪上了:他年纪轻轻的在京都里享受,却把这一摊子事儿扔给爹,也好意思。

    京都里,凌旭委屈死了。

    他在京都可不是享福的,整日里几个皇子派人不停的试探,奈何凌旭年纪轻轻的,还总有人不服气。没事儿挑拨两句。要不是他在陛下那里实打实用性命博来的功劳,只怕还真让小人得逞了。

    凌旭也不是那软柿子,就悄悄给皇帝出主意。

    有些事儿凌旭很清楚结果,只是这一世,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原因,很多细节处却变了。凌旭也是小心翼翼,想着尽快解决了问题,又想着给灵山县乃至于辽东府一些好处。正好这时候,孙维仁进入了陛下的视线。连带着让凌旭也给惦记上了……

    京都那边风云莫测,辽东府也是不安定。

    好在内卫和定远侯府联手,一时间倒也稳住了局势。

    不过也发生了一些意外,原计划这个时候就该处理了曹家,定远侯府却迟迟没有动手,原因无他。曹家跟皇子搭上了线。

    梁守山很头疼。

    曹家就像是一根刺,卡在他喉咙上,不至于致命,却膈应。特别是想到年前差点儿被抄家,梁守山的小心眼泛滥,就琢磨着怎么给曹家来个狠的。

    跟二皇子的人搭上了线不是吗。三皇子似乎跟二皇子斗的正凶,五皇子玄庆琢又是个闲不住的。听说人就快来辽东府了。如果让曹家在几个皇子间周旋,不知道几个皇子知道了,会不会在意被一个小小的县令耍弄?

    梁守山笑的阴险。

    曹家暂时还只跟二皇子玄庆寿有牵扯,不过这不要紧,他会让内卫帮曹家一把,就在几个皇子间让那曹清然露露脸好了。

    想来皇子们脾气都不大好,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被耍了。只怕曹家会死的很惨吧。

    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溜走,梁家忙忙碌碌的。井然有序。

    梁满仓兄弟准备参加乡试,这眼瞅着八月就要到了,两人经常挑灯夜读。梁田田担心他们伤了眼睛,从不吝啬蜡烛,什么时候屋子里都是照的通明。厨房夜宵什么的就不用说了,梁田田怕他们吃不好,经常亲自下厨,变了花样的做。梁满仓兄弟还没怎么样,球球和虎子先胖了一圈,惹得大家伙发笑。

    梁守山也担心两个儿子累垮了,就委婉的提醒道:“你们还小,让你们参加乡试也就是个托辞,不必太在意。”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梁满仓兄弟都卯足了劲头,似乎非得考中了举人不可。

    到底还是担心,梁守山干脆私自去找了县学的教谕,问了两个儿子的情况。结果得知他们考上的希望很大,梁守山倒是先愣住了。

    两个儿子,最大的才十五岁,满囤也才十四岁,这家里就要出两个举人了?

    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患得患失的,梁满仓兄弟没等考试呢,梁守山倒是跟着瘦了一圈。

    梁田田知道了细节就笑话他,“大哥、二哥虽然读书晚,可从小也是识字的,读书后又用功,考不中才是问题呢。”这些年家里吃的都是空间产的,就是自家狗都是精明的,何况她一早就下了苦心的哥哥们,更是不同。如果考不上她倒是意外了。

    顾顺在七月底被催回了辽东府,差不多两年没见,他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人变得更稳重了。

    已经二十七岁的大小伙子,在这样的年代,按理说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梁守山在他这个年纪,已经是四个孩子的爹了。

    这一次顾顺回来,梁守山就没让他再走。直接把人拖去了书房,兄弟两个一呆就是一下午,等顾顺出来的时候,梁田田发现顺子叔脸蛋通红。

    “一年多不见,田田愈发漂亮了。”顺子依然油嘴滑舌的,只是脸上的表情不大自然。

    彼时梁田田正给球球讲一道算术题,闻言就道:“顺子叔也越来越英俊了,外面不知道多少姑娘排队等着做我婶子呢。”一句话调侃的顺子满脸通红,结巴道:“那个,田田……大哥说,让你帮我张罗婚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看到书评区有人说让梁守山和凌墨轩在一起⊙﹏⊙b汗这是要闹哪样?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