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10心事【三更求票】

    感谢【memeqweroo】、【书友080910205917581】亲投的粉红票

    感谢【小绿儿儿儿儿儿】、【dragon_318】亲打赏的平安符

    快累瘫了,不知道还能坚持几天,姑娘们,双倍最后两天了,粉红票啊~~~~(>_<)~~~~

    本卷马上完结了。

    三更送到,求票

    ---------分割线---------

    梁守山摸摸他脸颊的软发,心疼的摩挲着他的肩膀。

    有心看看伤,又怕吵醒了他。

    看他这样,梁田田心里那口怨气也消了不少。

    “爹,球球逃课是不应该,可是不是打的太重了。”即使在睡梦中,小家伙都蹙着眉头,梁田田实在是心疼紧了才说这话。

    梁守山手一顿,轻轻摇头,低声道:“你是不知道今天有多危险,二皇子的人就在那,他和虎子居然跑去看热闹,当时锦衣卫和内卫的人都有,三皇子和五皇子也派人跟了来,如果有心人挑拨动起手来……”梁守山浑身颤抖了一下,他都不敢想象那场面。

    梁田田惊的一身冷汗,真是太危险了。怪不得爹下重手,想来也是吓得。

    “爹,对不起,我错怪你了。”梁田田想到自己之前那些心思,就一脸羞愧。

    “是爹不好,下手重了。”他已经派人盯着学堂了,到底是两个儿子太调皮了。不然今儿也不会有这种疏漏。

    父女两个前嫌尽释,梁田田低声道:“朝廷皇子的争斗,爹,内卫没参与其中吧。”这话本不该她说,可她只要一想到历史上那些皇子争权的悲剧,就是一阵后怕。好不容易得来的安逸,她比谁都在乎。

    “放心吧,你爹不是那糊涂的人,内卫永远只忠于陛下。凌旭也很明白。所以他才一直躲在京都没有回来,那边虽乱,可有陛下在,也没人敢动他。”说这话的时候梁守山偷偷打量闺女,发现她一脸平静,心里不住打鼓。闺女大了。心思愈发难猜了,到现在他竟然都猜不透闺女对凌旭是个什么心思。

    梁田田莫名的松了口气,爹有这个觉悟就好。倒是凌旭那家伙,小小年纪,没想到看的还挺通透的。

    梁守山到底是关心闺女,就忍不住道:“丫头……”可是开了头。他突然又不知道该怎么问了。

    “爹,你要说什么?”梁田田发现今晚的爹有点儿不大对劲。

    梁守山嘴唇动了动。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了。看着闺女出落的愈发标致的脸蛋,他就忍不住心酸。辛辛苦苦养大的闺女,却要便宜凌旭那个臭小子,怎么想这心里就怎么不舒坦。

    “爹,是不是内卫出了事儿?”梁田田却一下子紧张起来,看他吞吞吐吐的,就愈发担心。地位高了也有地位高的坏处。一个不小心从高处掉下来,那真是粉身碎骨啊。

    “你想啥呢。不是。”梁守山吐了口气,“爹想说的是家里的事儿。”他顿了顿,轻声道:“爹对不起你们,离家几年,让你们小小年纪就没了娘,我也不是一个好爹,不知道怎么疼你们,动不动还发脾气打满仓他们哥几个……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我也不想娶了,下半辈子爹就守着你们兄妹过日子,爹给不了你们一个疼你们的娘亲,就只好不给你们找后娘了。”

    “爹,你别说了。”梁田田看着爹英俊的脸,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才三十几岁,青春正好,又是五品的朝廷官员,手里有银子又有权利,如果爹要娶亲,不知道多少人家的好闺女上赶着送上门来。或许他当年一走四年对不起他们,可这些年,爹做的每一件事儿都是为了他们兄妹考虑,即使有什么过错也弥补了。何况家国家国,没有国哪有家,爹出去四年是为了国,谁都挑不出错处来。

    “爹,你的苦我们兄妹都理解的,你对我们好,我们也知道。”梁田田轻轻靠过去,挨着他的肩膀枕上去,“这话本不该闺女说,不过爹年纪还轻,如果有合适的姑娘,喜欢就娶进来吧。我们如今也大了,没谁能给我们委屈受。球球和虎子还小,爹要是不放心,不是还有我吗,不会让他们委屈的。”其实之前也是他们兄妹太自私,爹这么年轻,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也够委屈的。

    梁守山哭笑不得的,明明说的是闺女的事儿,怎么就扯到自己身上了。

    他心里暖洋洋的,却更加坚定了本心。

    “爹的事儿不用你们操心,我心里有数。爹今天想跟你说说你的事儿。”明显感觉到闺女一僵,梁守山微微翘起嘴角。他这个闺女啊,凡事都不大在意,到底是姑娘家,也有她打怵的事儿了。

    “爹想问问你,你也满十三岁了,按理说也该定亲了,爹知道你主意大,就是想问问你,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凌旭,你可还同意?”终于问出了口,梁守山也松了口气。

    梁田田却愣了,嗫嚅道:“爹,我才十三啊。”离十八岁成年还早着呢,着什么急啊。

    话是这么说,想到凌旭那张脸,心却不自觉的暖了。凌旭于她,终究还是不同的。

    梁守山显然也知道这个,就道:“十三岁不小了,在咱们老狼洞也该定亲了。咱们家刚搬到县城来,你很少出去,所以也没机会遇到外人。不然就你这年纪,上门提亲的只怕要把门槛踩破了。”难得他还有心调侃。

    这话让梁田田有些羞涩,低垂了眼帘不去看爹,小声道:“不是有爹做主吗。”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了。凌旭的身影就是挥之不去,她突然有点儿想那个家伙了。

    “爹说过,你们的亲事要你们自己满意才行。”梁守山看闺女难得露出小女儿家的羞怯,心情大好。“凌旭那小子,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本性倒是没有什么坏处。咱们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你凌伯父那人你也知道,是个没什么心机的,如果你将来真嫁过去。上面没有婆婆,也是一种福分。”对于自家闺女,梁守山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只是话锋一转,就道:“可爹到底要听听你的意思。我看你对文轩似乎不一样,你是怎么想的?”那小子,闺女为了他。直接把人弄到宝贝空间里,在这个家里,怕是也没有谁享受过这个待遇。

    梁田田哭笑不得的。“爹,你想哪去了,我和文轩只是朋友,他有难。我不能不救。”

    梁守山看她坦坦荡荡的,就知道自己多想了。“那凌旭呢?”

    凌旭?

    梁田田想了半天。叹了口气,“爹,我真的还小,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以后的事儿谁也说不准,且看凌旭的吧。

    梁田田从来都不是一个主动的人,感情的事儿更是不会。

    梁守山又守了一会儿,也怕耽误闺女睡觉。就走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梁守山就急急忙忙的出门了。临走前把梁满仓叫去嘱咐了一番。

    吃过了早饭梁满仓就让人去给郝家送信儿,让人先不要过来了。更是严禁府里的下人随意出去走动。

    府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两个小的在学院请了假,也没有去上课。

    球球趴在炕上,梁田田给他涂药,小家伙疼的眼泪汪汪的,突然道:“姐,爹呢?”他都被打成这样了,结果爹也不来看看他,小家伙觉得好不委屈。

    梁田田忙着小心涂药,也没注意,随口道:“爹一大早就出门了,我也没看到。”

    球球眼泪在眼圈里打转,一方面是疼的,一方面却是委屈的。从小到大,爹都没打的这么狠过,不过就是逃课而已,以前比这更大的祸都闯过,也不见得这么挨打。小家伙心里委屈死了,就道:“爹是不是不喜欢球球了?”说着眼泪险些落下来,他深吸口气,告诉自己:自己是男子汉,不能哭。可那眼泪怎么都止不住,一想到爹不要他了,就更委屈了。

    梁田田刚涂好药,就看到小家伙肩膀不停的抖动,忙抱住他肩膀,“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太疼了?我们球球可是男子汉,怎么能哭鼻子呢。”正好梁满仓他们过来,看到了也逗他,“球球怎么了?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的,怎么还哭鼻子了,跟小丫头似的,好丢人。”

    “我是男子汉,才没哭呢。”球球吸吸鼻子,忙去擦了眼泪。一时间倒是忘了爹的事儿。

    结果梁守山也不知道忙什么呢,一连三天却是没回家。梁满仓兄弟也忙忙碌碌的,忙着乡试的事儿,也没心情管别的。

    虎子的伤好了,就去了私塾,只有球球一个人趴在家里养伤。

    到底是年纪小身体底子好,不过七天,已经能慢慢走动了。

    梁守山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小家伙在院子里捉蝴蝶,当时就乐了。“呦,都能捉蝴蝶了,看来屁股是好了。”

    球球手足无措的站在那,几天没见,倒像是几年没见似的,一脸怯怯的看着他,“爹……”他小心翼翼的。

    梁守山看着他单薄的身影一阵心疼,却故意板着脸。“伤好了吗?就出来吹风,才几天啊,又不老实了。”说话的功夫,一把扛起他就进了屋。

    被放在腿上,球球紧张的绷紧了身子。感受到爹的大手落在腰间,他惊慌失措的叫道:“爹……”努力想要回头,结果被按着,根本动弹不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推荐《**寻仙》: 一个平凡的袋子,一个能隐身的面具,将现代女张萧晗的灵魂带到了一个修真世界里。

    既来之,则安之,张萧晗耸耸肩,准备白手起家。

    可是,怎么那么多的宝物啊,抢呢?还是抢呢?

    已经178万字了,坑品有保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