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09风涌【二更】

    感谢【apple0314】亲打赏的香囊

    感谢【*飞翔的龙*】、【】、【浮萍de无根】亲投的粉红票

    感谢【dragon_318】、【xq0760】、【洁曦】亲打赏的平安符

    二更送到,稍晚有三更,求粉红票!

    -------分割线------

    这是在打探主子的事儿?

    哪有下属打探上官的,还这么明目张胆。

    这可是官场的大忌啊。

    付山微微犹豫,按理说主子交代的事儿,他是不能多嘴的。不过想到主子和梁家的关系,低声道:“宁古塔苦寒,那边驻军也辛苦,一年到头也发配不了几个官奴,主子的意思……”他偷窥千户大人的脸色,欲言又止。

    梁守山嘴角跳了一下,凌旭这个混蛋,果然不是好东西。不过……这次事儿安排的不错。

    “既然是大人的《顶》《点》小说 吩咐,那就按照大人的意思办。”梁守山一脸平淡,说的那叫一个云淡风轻。

    付山暗中鄙夷,果然,大人们没一个善茬。做事儿就愈发小心谨慎了,很怕做不好挨罚。

    “二皇子玄庆寿的人到了灵山县,那几个人,给我盯紧了。”梁守山看着人群里几个起哄的人,微微眯起眼睛。吏部的人,明明是想拉拢这些底层的官员,可到了曹清然这里却在推波助澜。很怕这事儿闹不大似的,他们,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大人放心。已经盯紧了。他们还不曾和曹家接触。”提到正事儿,付山总是一副端正的模样,这也是为什么他比弟弟更得大人器重的原因。

    梁守山点头,“不可大意。另外几个地方也盯紧了。府城那边给定远侯世子送信,让他的人也盯着其他几位皇子。”过完年,各方势力蠢蠢欲动,现在可是个紧张的时候。

    付山忙恭敬的应“是”。

    看了一会儿热闹。眼瞅着行刑完毕,梁守山放下车帘。

    “走。”内卫还有一堆事儿忙着处理,哪能在这浪费太多时间。

    付山钻出马车。一抬头,人就愣住了。

    磨磨蹭蹭的,梁守山蹙眉,“怎么了?”

    “是……”付山欲言又止。挑开车帘让他自己去看。

    人群里。两个小家伙贼头贼脑的挤出来,似乎心有余悸。远远的就看到他们拍着胸口,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

    梁守山的脸当即一沉。这两个小混蛋。

    “你自己回去,我有事儿先走了。”

    付山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之前还嚷嚷忙的千户大人就消失了踪迹。

    球球和虎子挤出人群,寻了一个僻静的巷子跑进去,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身后还跟着人。

    两个小家伙躲在巷子里,球球翻出书包里的衣衫。嘟囔道:“虎子,快点儿换了。赶紧回去,别让先生发现了。”

    虎子愣愣的看着他身后,不说话。

    球球眨眨眼,“怎么还不换,咱们得回去上课。”

    “小哥哥……”虎子哭丧着脸指了指他身后。

    “行啊,长本事了,都敢逃课了。”肩膀上一只大手,球球浑身一怔,表情僵在了脸上。

    梁田田正在屋里对账,新的一年,眼瞅着就种地了,她研究一下今年各处田庄都怎么安排合适。

    门外有动静响起,随即就是丫鬟们的声音。“老爷好,三少爷好,四少爷好。”

    梁田田抬头望天,这个时间,爹怎么带着球球和虎子回来了?

    手边的账刚算到一半,梁田田听到是书房有动静,也没多想,低头继续算账。结果没一会儿就听到压抑的哭声儿,梁田田心里一紧。

    是球球的声音。

    有时候梁田田也承认,家里这些孩子,虽然大家感情一样好,可当初那个软软的趴在她怀里叫姐姐的孩子,到底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爹……爹……我知道错了,爹轻点儿,球球疼……”

    梁田田站在院子里,清楚的听到书房里的啜泣声儿,似乎怕丢脸,声音并不大。可以梁田田的耳力还是听得真切。

    “你也知道自己错了,那就忍着!”随即就是鞭子抽在皮肉上的声音,这个声音梁田田简直太熟悉了,家里男孩儿多,隔三差五就有人挨揍。可球球向来是个乖巧懂事儿的,嘴巴又甜,却是家里挨打最少的。今儿这是怎么了,听爹的口气似乎很生气。

    梁田田心里猫爪似的难受,有心过去劝,又怕把两个孩子惯坏了。

    不一会儿虎子的呼痛声儿也响起,两个孩子的叫声此起彼伏的,伴着的是球球低低的求饶声儿和梁守山的训斥。

    梁田田听得分明,球球竟然挨打比虎子还多。

    这是惹了什么事儿了?

    崔婆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身后,“小姐,厨房烧了水,小姐先去准备伤药。”一看小姐的眼睛通红,就知道她跟着难受。崔婆子这是故意转移她注意力。

    梁田田吸吸鼻子,心疼的没法,却也知道爹从来不是那种胡来的人,忙去准备伤药了。

    梁守山外面似乎有什么事儿,打了一顿放下两个小家伙急匆匆的就走了。

    梁田田松了口气。

    两个小家伙哭的小花猫儿似的被送回房间,梁田田带着药箱忙过去,结果还没得及哄一句,两个小家伙看到她,竟然齐齐的去提裤子。

    屁股被抽的血迹斑斑的,这一穿上衣裳,磨的更疼了,球球的眼泪又掉下来了。虎子疼的龇牙咧嘴直哼哼。

    “伤口还没处理呢,怎么就穿衣裳了。”梁田田过去,看着月白的裤子透出的血迹。急的脸都白了。

    虎子拼命拽着裤子,嘟囔道:“我是大人了,不能让姐姐看。”

    球球也捂着衣裳不让她看,梁田田脸色不好,怒道:“你们两个小屁孩,一个个的,才多大啊就跟我来这个。”她也不是那好说话的。上去照着屁股一人给了一巴掌,“都给我老实点儿。”

    两人痛的大呼,球球委屈的直掉眼泪。等裤子被扒了,看到姐姐通红的眼睛,他小声道:“姐,我不疼的。真的。一点儿都不疼,爹没使劲打的……”

    梁田田看他明明伤的比虎子重,小屁股上紫黑的伤就没有一块好肉了,心疼却硬气的道:“谁心疼你了,让你不听话,活该挨打。”嘴上说的狠,到底是看着长大的嫡亲弟弟,梁田田忙小心的帮两人处理伤口。

    虎子伤的不重。只是皮肉稍微破皮,涂了药。他竟然能支撑着坐起来。“小哥哥,对不起,我不该硬拉你出来的。”他拽着球球的手,看着他疼的直哆嗦,也跟着难受。倒像是比自己挨打更难受似的。

    球球从小到大挨打不多,这一次真是打狠了,疼的不住掉泪,偏还死命咬着嘴唇,结果嘴唇都给咬烂了,一片带血的牙印。

    梁田田心疼的落泪,“疼就喊出来,别咬嘴唇。”揽着他的肩膀帮他擦汗。

    球球疼的小脸煞白,脸上冷汗一层,汗津津的好不可怜。他把头枕在梁田田的腿上,小声道:“我不是不给姐姐看,是怕姐姐看了难受……爹也难受……我不该带着虎子逃课的……”懂事儿的让人心疼,声音却越来越轻,没多久就昏睡了过去。

    即使在睡梦中,小家伙也是痛的直哆嗦。

    梁田田这心疼的啊,心塞的饭都吃不下。虎子还好,吃了药迷迷糊糊的睡了。梁田田心疼球球,在旁边照着着,看他疼的紧了,最后干脆抱了球球回了房间。关起门就抱着人去了空间里养着。

    梁满仓兄弟晚上回来,听说两个小家伙挨打了,梁田田这才把一直昏睡的球球抱出空间。好在球球身体底子好,也没发烧,伤口已经结痂了。

    虎子龇牙咧嘴的凑在球球身边,一脸自责,倒像是比自己挨打还乖巧几分。

    “你们两个居然逃课,怪不得爹下狠手。”梁满仓看了也是一阵唏嘘,爹虽然不少罚他们,可很少打的这么重。别说两个小的了,就是他们兄弟都很少被下重手,怎么今儿打球球这么狠?

    梁满仓都能看出的事儿,梁田田自然看的分明。虽然知道爹打的重毕竟有原因,可人到现在都没出现,她心里难免不舒坦。

    许是痛的狠了,球球一直没醒。晚饭的时候梁田田迫不得己叫醒他,喂他喝了粥,小家伙胃口不好,喝了半碗就说什么都不吃了。

    梁田田心疼的没法,小家伙倒跟她撒娇,说好了晚上搂着他睡,才作罢。

    梁满仓兄弟也把虎子带过去照顾了,临走前嘱咐道:“明儿县学休息一天,郝兄说要带着妹妹过来,小妹你要是不方便,我让人去告诉一声。”

    梁田田是知道郝文秀的妹妹想要来学学规矩的,闻言也没推脱,“没事儿,既然有空明儿就过来。”不过是两个弟弟挨了打,传出去不免让人多想。

    晚上梁田田照顾球球到很晚,等他睡实了才抱去了空间,结果刚躺下,就听到绿柳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小姐睡了吗,老爷过来了。”

    梁田田忙抱着球球出了空间,又把梁守山让进来。

    梁守山一脸疲惫,低声道:“吵醒你了。”满脸的愧疚。

    一般人家,这么晚了,哪怕嫡亲的爹也不会来闺女房里,梁守山这没个媳妇,也是心疼儿子,不看一眼终究是不放心。

    炕上球球虚弱的趴着,小脸煞白。

    只看了一眼,梁守山就心疼的不行,肠子都要悔青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