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08内卫的辣手

    感谢【meiya891】、【rain雨76】、【泥猫儿】、【猫筱夕】【飞仙流影】、【隱藏の精靈】、【amiliakj】、【月无吟】、【dragon_318】、【飞扬飘尘】、【林燕非非】、【a羽之灵】、【rain雨76】、【whu924414】、【a】、【爱幻想的赖赖虫】、【*海盗路飞*】、【rain雨76】、【小竹1356】、【a羽之灵】亲投的粉红票

    依然三更,求票!

    -------分割线-------

    回首过去一年,梁家多了两个秀才,搬到了县城,满仓与小花定亲,这一桩桩、一件件似乎都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喜事。

    所以梁家这个年自然也过得很是热闹。

    凌墨轩向来是个闲不住的性子,不过梁家有五个孩子整日里围着{顶}{点}小说 他讨教学问,他能够继续为人师表,倒也乐得热闹。

    小花仗着跟梁田田交好,也时不时的过来,或是跟着读书听讲,或是跟着习武,依然如往常一般。

    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儿。

    陈冲辞去了里正的位置,本意让梁守山来当,不过被梁守山给婉拒了。如今内卫的事儿他都忙不过来,哪里还有闲心来当老狼洞这个里正。不过梁守山也没客气。推荐了陈家三叔。

    以梁家今时今日在老狼洞的地位,不说一言九鼎也差不许多。

    于是乎,别管旁人怎么想。陈家三叔成功成为老狼洞的里正。只等着年后到官府去备案就板上钉钉。

    梁守山找了陈家三叔,跟他在书房里说了一下午的话,出来的时候陈家三叔脸色凝重,也不知道梁守山嘱咐了什么。

    县城那边崔安盯着,不时有消息送来。对梁家来说,都是好消息。

    那西域富商的家人闹得厉害,县太爷起初恐吓。结果派去的捕快差点儿被人打个半死……硬的不行来软的,县太爷准备用银子求他们闭嘴。结果银子是送出去了,可惜。嘴还是没闭上。不但没有闭上,曹家满世界的嚷嚷,这件事儿反而闹得更大了,似乎连府城那边都惊动了。

    梁满囤听到这消息就乐了。

    “这人也太缺德了。拿钱不办事儿。估计曹家得气死。”

    “气死不气死我是不知道。”梁满仓却是一脸玩味儿,“一万两银子啊,一个县令一年的俸禄才几十两,这下咱们曹县令可是出名了。”他突然就明白了当初爹那话的用意,这是要把曹家一点一点玩死啊。

    梁满仓愈发觉得,自己跟爹比起来还是太嫩,他要努力向爹看齐才行。

    年就在梁家说说笑笑中过去了。

    过了二月二,这个年才算是彻底的过去。

    梁守山又开始整日里的不在家。梁家兄妹也都搬回了县城,凌墨轩也忙着安排他私塾开始招收的事情。仿佛一瞬间大家伙都开始忙碌了。

    县学那边开学了。青山书院也正式上课了。四个男孩都去读书了,梁家一下子安静下来,梁田田还有点儿不习惯。

    过年那会欧阳文轩给球球写信,说身体已经好了。孙维仁在京都似乎被什么事儿绊住了,要三月份才能回来。

    梁田田也没在意这事儿,甚至隐隐想着:那个二货,别回来才好。

    时间在指尖不经意的溜走,转眼间就到了梁田田十三岁的生辰。辽东府这边的规矩,孩子小生辰都是不大操大办,怕折了寿。

    梁田田被球球和虎子磨着,做了一次蛋糕了事儿。心里却惦记着京都那边,凌旭一走就是四个月,有些不同寻常。

    另外辽东府这边,曹家也差不多被拖垮的时候,府城那边来人了。

    曹洁羽打死西域富商的事儿一直在扯皮,扯了三个来月,终于因着一件事儿了结了。

    如意楼的玉如意带着状子前来告状,指正县太爷的二公子曹洁羽就是杀人凶手,言之凿凿。

    一个青楼卖笑的姑娘来状告县太爷的公子,传出去多好笑的事儿。可偏偏,这个事儿就成了。

    彼时,定远侯府的郝管家正好到了县衙,听了这件事儿就拿出了定远侯世子的腰牌,堂而皇之的坐在了县衙的大堂上听审。

    内卫和定远侯府联手算计一个小小的县令,如果这事儿都不成,那凌旭和欧阳文轩干脆买块豆腐撞死得了。

    于是乎,曹家悲哀了,曹洁羽惨了。

    发配宁古塔,还要当众责打五十大板,曹洁羽这个年轻秀才的命运算是定了。

    曹清然一脸颓然,无论他怎么努力,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

    老仆望着他一脸冷笑,“别给脸不要脸,这还是主子仁义,不然你以为你儿子能够留下命?”当然,他是不会告诉曹清然,之所以让曹洁羽活着,那是为了以后更大的惩罚。敢打梁家的主意,曹家那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悲剧的结果。

    曹清然不敢再说,只咬牙道:“把人拖下去,打!”捕快都是衙门的人,五十板子而已,怎么都不能打坏了。他给那捕头使了个眼色,捕头心领神会。

    老仆却像是没看到似的,根本不在乎曹清然的小动作。只是提醒道:“朝廷规定行刑可是要去衣的,听说曹县令的规矩是扒光了打。老奴活了这么大岁数还真没看到过这乐子。”他指了一个人,“去。盯着点儿,别让曹家二公子太委屈了。”他说的好听,曹清然哪里不知道。这是要监刑。

    定远侯世子,这是要绝了他们曹家啊。

    曹清然也顾不得那许多,当即跪下哀求道:“求世子饶命,老夫可就这么一个儿子了。”年后到底没有拦住大儿子,如今已经剃发出家了,曹家现在可真就剩下这么一根独苗了。

    老仆却笑眯眯的,“曹县令您这是做什么。可折煞老奴了。”又板着脸呵斥身边人,“还不赶紧扶曹县令起来。”随即拉着他的手热情道:“放心,老奴既然说了是流放。那就是流放,曹公子性命无虞。”如果打死了,还怎么有接下来的惩罚,那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曹清然也不知道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不过想着。定远侯世子想弄死自己的儿子太容易了,也不必用这样的手段,当即起来不再多言。

    至于去衣受罚……曹清然后悔,自己好模好样弄出这么一条扒光的规矩做什么,现在害的自己两个儿子都要遭受这种惩罚……

    风水轮流转,大抵可以这么解释了。

    灵山县大半个县城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就得了消息,知道这天县衙要审理曹洁羽打死人的案子。好家伙,县衙门前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不知道多少人。许多人拖老挟幼。还自动带着板凳。最里面的几排人坐在地上,没有人维持治安。现场也是秩序井然。

    曹洁羽被扒了个精光,按在地上被人打板子。

    虽说阳春三月天气转暖,可辽东府依然冷的让人发寒。柔软的身体触在地面上,曹洁羽浑身不可抑制的哆嗦,也不知道是在恐惧即将到来的命运,还是在畏惧前路艰辛。

    四个捕快死死的按住他,旁边两个执刑的拎着巨大的木棍森严侍立。只一见这场面,曹洁羽就先吓傻了。也顾不得赤身裸体的羞愧,他大声讨饶,“饶了我,爹,救救我啊……”板子还没上身,那凄厉的惨叫已经传出老远。

    县衙里,曹清然握紧了双手,一脸凄然的看着老仆。

    老仆优哉游哉的喝茶,像是没看到。

    “怎么还没行刑吗?都听不到一点儿动静。”老仆一张嘴,险些让曹清然吐血。

    “行刑!”几乎是咬着牙才吐出这句话,曹清然满脸森然。

    粗壮的木棍打人的声响,沉闷的让人心里发颤,每一棍砸来都像直抽断了骨头。曹洁羽哆嗦的几乎咬不住牙,随了那抽打浑身颤抖,偏偏那四个捕快死死的按住他,即使他想挣扎也是徒劳。

    起初几下他还强自忍耐,不想丢了脸。可没等打到十下,臀腿之上就好像跟滚油浇过去一般,火烧火燎的疼痛难以形容。他只觉肌肉突突发抖,冷汗早不知道什么一滴滴流下来。

    围观的众人一阵唏嘘,不过才十几板子下去。只见从臀到腿,大半都已经抽成紫黑色,抽破的地方血殷殷的流。

    曹洁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控制住,一声惨嚎出声,随即就是怎么都无法压抑的惨叫。耳边充斥着棍子砸在皮肉上的惨烈声音,他拼命的嚎叫,以期望能减少这种痛苦。

    “爹,救命啊,爹,饶了我,救救我啊……”再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什么尊严什么威风统统抛到一边,只要能停止这种酷刑,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到底是从小宠到大的儿子,曹洁羽一听那凄厉的叫声就下意识的要下跪求老仆。结果不等他开口,老仆就自顾自的道:“曹公子身子单薄,这县衙的板子是那么好受的?打的差不多就行了,可别把人给打死了。”不然回去他也不好交代。

    曹清然感激的都要哭了,忙换人去行刑。

    饶是如此,曹洁羽挨了二十几板子,也是被打的皮开肉绽,命都去了半条。

    县衙门前的惨嚎还在继续,梁守山坐在马车里,一脸淡然。

    “大人,主子临走前交代过,这曹洁羽,是要发配到宁古塔的,可不能死在半路上。”付山怕梁守山不假,可凌旭交代的事儿他也不敢马虎,现在很怕千户大人一个没收住脾气把这小子打杀了。

    梁守山挑眉,“大人是有什么安排?”凌旭那小子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梁守山很好奇他的安排。(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未完待续。。)

    ps:姑娘们,一浊努力码字,粉红票拜托给大家了,先谢谢大家。

    今天依旧三更,第一更送到,姑娘们赏点儿票呗(*^__^*) 嘻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