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03毒打

    “你确定查的没有错误?”书房里,梁守山阴沉着脸,可没有跟儿女时的好脾气。

    栓子被抽了五十鞭子,站久了身上都不舒坦。这大冷的天,书房里温度不高,他却疼的额头一层薄汗。

    别扭的站在那,栓子忙恭敬道:“肯定没有错,我细细查访了几次,甚至有人见过那人去郝家。”

    梁守山点点头,半天没说话。

    栓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恭敬的站了。

    梁守山突然挑眉看了他一眼,“去过刑堂了?”

    栓子点头,可怜兮兮的道:“康子哥管着刑堂,可真是一点儿不留情面,狠狠抽了五十鞭子,那血流的,大人您是没看到,吃多少好吃的也补不回来。”他偷眼打量,大人今天似乎还算和气。

    “流血也没见你瘦了。”梁守山笑骂一句,“行了,没事儿少贫,赶紧回去歇着,这事儿不用你了。”随手扔过去一锭银子,“事儿办的不错,拿去看看大夫。”

    & 栓子忙答应一声,笑着接了那银子。怕不有十两,果然,大人该罚是罚,对他还是很好的。内卫有自己的大夫,哪里用去外面花钱看病了,这十两银子,可不让家人过个好年。

    梁守山一个人在书房里坐了很久,久到梁田田过来叫他吃饭,他才有了点儿动静。

    “爹,怎么了?”梁田田看他脸色不好,一脸担忧。

    “看看这个。”梁守山早就想好了。这件事儿瞒不了孩子,至少不能瞒着闺女。

    “郝家竟然是文轩的人。”梁田田愣住了,一看那情报就傻了。喃喃道:“原来文轩身边的老人姓郝。”她指的是那个老仆。

    梁守山蹙眉。这才是他觉得棘手的地方。

    如果人是欧阳文轩的人,不管郝家是不是故意做的这件事儿,只怕都难办了。欧阳文轩那边,梁守山自认是不会看错人的。

    这时候就听梁田田道:“文轩肯定不会害咱们家的。”就算是害也不会用这种低级的法子。况且那东西是欧阳文轩自己送的,虽然不知道梁守山的身份,显得违制。可他小侯爷的身份送东西,就算是普通人摆放了又能如何?这官司打到御前也不是个多大的事儿。毕竟官窑也是分级别的。

    “我也觉得不会。可这事儿……”梁守山有些迟疑,到底要不要追查下去呢?

    梁田田也蹙眉,“爹。这件事儿,如果你放心,就交给我做。”欧阳文轩那边,她相信。至于郝家……她直觉这件事儿跟他们应该没关系。

    “好。”梁守山虽然觉得把事情扔给闺女不好。可想着他们家和定远侯府的关系,这事儿也就闺女出面才好。

    梁田田回屋也没顾得上吃饭,急忙写了一封信,让人快马加鞭送去了府城。这个时候送去,连夜赶路明早就能到。

    梁田田这边等了一天,第二天傍晚老仆就找上了门。看他风尘仆仆的,显然是刚下马。

    老仆进门就来拜见梁田田,看到她就跪下了。“这件事儿老奴定给姑娘一个交代。老奴这就去郝家。姑娘不放心就派个人随了我去。”他没有第一时间去郝家,就是铁了心要处理这事儿了。如果真是郝家人做的。他只怕不会手软。

    一想到今早主子看到信儿怒的牵动了伤口,老仆就是一顿自责。是他没看好家人,连累了主子。如果因为这件事儿让梁家姑娘跟主子生了嫌隙,那就不妙了。

    梁田田却是一脸平静,“您老快起来,这是做什么?”梁满仓兄弟也在,忙过去扶着人起来。梁田田这才道:“我本就不是怀疑您老,更不会怀疑文轩。说实话,这件事儿,我们多半还是怀疑曹家做的。可不管是曹家也好,郝家也罢,都跟定远侯府有关系,我这是没法子,想着世子和我们家的关系,与其互相猜忌不如把事情说开了。”

    她前一个称呼用了“文轩”让老仆松了口气,可后一个称呼却用了“世子”,老仆一下子就听明白了。这是公私分明。他当然也明白了梁田田的意思。

    “如果两位少爷方便,不妨跟我走一趟。”老仆恭敬道。他也认为自家子侄不会做出这等小人行径,却也不敢打包票。

    梁田田看了一眼两个哥哥。

    梁满仓微微蹙眉,似乎有些犹豫。

    梁满囤大大咧咧的道:“去就去,我也不相信郝秀才会是背后告黑状的小人,我就当面问问他。”闻言梁满仓也点头,“我也不相信。”这个台阶很好,满囤也不是一味的莽撞吗。

    一行人出了梁家,直奔郝家。

    郝家也住在灵山县的东城,马车只走了一小段路就到了郝家。

    老仆下了马,脸色阴沉似水。

    “去,把郝文秀那小子给我带到大厅。”他长驱直入,郝家门前的人只是一愣,随即都让开,还有人忙不迭的行李,“见过叔老爷。”

    郝文秀的父亲是老仆大哥的儿子,大哥已经过世,他又一辈子没成家,真是把这一家当成自己嫡亲的孩子,却不想他们竟闯出这等大祸。这件事儿既然梁家怀疑了,那肯定就是郝文秀做的有不对的地方,他也不信郝文秀会背后告密,只骂他糊涂,大意行事让小人钻了空子,害的自家主子跟着难受。

    这事儿,说什么都不能轻饶了。

    郝文秀的父亲没在家,县学如今放假,明年朝廷有恩科的消息已经放出来了,郝文秀也在家里准备来年的乡试,因此一听老仆到了忙不迭的过来见礼。

    “叔爷怎么有空过来了。”郝文秀平日里跟这叔爷很亲,人没等进大厅就高兴嚷嚷,结果看到里面的人,就愣住了。

    “两位梁兄弟怎么也在这?”他眨眨眼,看到叔爷面沉似水,就更加不解。叔爷可是定远侯世子身边的人,如果没有这一层关系,他们家还是在乡下做小买卖的货郎呢,怎么可能几年时间就闯下这么大的家业,这一切可都是靠着叔爷。

    可问题是,梁家是怎么认识叔爷的?

    且看梁满仓兄弟坐的位置,竟然隐隐让叔爷坐了下首,这是怎么回事儿?

    县学里的同窗,梁满仓兄弟不敢托大,忙起身回礼。“郝兄。”梁满仓苦涩一笑,“今儿打扰了。”他突然后悔了,其实之前就有些犹豫,这一趟其实不该来的。不为旁的,毕竟都是县学的生员,今儿闹了这一场,以后可怎么见面。

    可不来,他又不甘心。到底自家差点被人抄家,这事儿怎么想怎么别扭。

    郝文秀弄不清楚情况,刚要说几句场面话,就听叔爷冷喝一声,“给我跪下!”

    郝文秀不敢怠慢,哪怕心里存了狐疑,依然直挺挺的跪下,乖巧道:“叔爷,不知道为何生这么大的气?如果是文秀年轻做错了事儿,叔爷尽管打骂,千万别气坏了身子。”叔爷也是六十几岁的人了,他哪里敢刺激。郝家的一切,可都仰仗这位呢。

    老仆却不领情,“你倒是乖巧。”随即喝了一声,“来人,给我请家法。”

    郝文秀瞪大眼睛,茫然四顾。

    “叔爷,不知道文秀犯了什么错?”今儿叔爷带着两位县学同窗突然到访,郝文秀真是糊涂了。

    “既然不知道犯了什么错,那就打到你明白。”有下人送来藤条,老仆一把抓了,踢了郝文秀一脚,指着那春凳,“自己趴上去。”

    郝文秀自小就怕这个叔爷,从小在他手底下吃的藤条也不在少数,哪里敢违背。可今儿到底不同,两位同窗在这,他要是被扒了裤子挨打,这以后脸面还往哪儿放。

    “叔爷,文秀到底哪里犯错,还求叔爷给指个明路。”不然就这么挨罚,他到底年轻不服气。

    梁满囤眉头微蹙,想说点儿什么。梁满仓微微摇头,他下意识停住脚步。

    这个时候,外人根本不好插嘴。

    老仆今儿这么做,一方面是气得,要给主子那边一个交代,另外一方面也是做给梁家看的。见郝文秀还不糊涂,他暗自点头,板着脸道:“梁家前日被官府查了,县太爷说是有人告密,梁家私用官窑……结果问了之后说是你告的密,你自己说,你该不该罚。”

    起初郝文秀还吃惊的张大嘴巴,听到后一句就傻了。

    私用官窑?

    他突然想到那一日在梁家说的话,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

    梁满仓目光一缩,危险的眯起眼睛。

    老仆心里一咯噔,“真的是你!”藤条劈头盖脸的打下去,只把个郝文秀打的不住惨叫。

    老仆想到自家主子身上带伤还记挂这事儿,哪里肯饶了他,恶狠狠的抽下去,也不管是脑袋还是屁股,“你这个混账,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同窗你也敢陷害,是谁教你的道理……”

    郝文秀疼的在地上翻滚,不住的惨叫,想要辩解几句,结果那藤条一下紧过一下,竟让他都没有个张嘴的机会。他努力忍着不想丢人,偏生一下也忍不住,痛的整个人都哆嗦了。

    痛的狠了,郝文秀只来得及喊上一句,“叔爷饶命!”(未完待续。。)

    ps:满仓兄弟开始步入社会,为嘛我会有一种不舍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矫情⊙﹏⊙b汗。

    新的一年新的起点,满仓和满囤都长大了,姑娘们,还不给点票当红包吗?

    满仓、满囤先谢过大家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