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99捕快闯进门

    感谢【小小萩】、【wdid007】、【圣女与巫婆】、【玉米ch】、【深夜的清泪】、【毛豆腐】、【your0222】、【fiona^o^】、【pesi】、【zoe923】、【禾树组合】、【泥猫儿】、【kein】、【清?歌】、【2423864121】、【nicole771202】、【nicole771202】、【葬8花】亲投的粉红票

    月末最后几个小时,求票

    --------分割线--------

    十二月二十,眼瞅着就要过小年了,整个灵山县都是热闹的气氛。

    梁家也是热热闹闹的,再过两天就是梁满仓的生日,大家伙凑在一起,商量着怎么给大哥过一个热闹的十五岁生辰。

    一大早练功后,兄妹几个等着吃饭的空隙就聊着这事儿。

    “小妹上次做的那蛋糕好吃,不如再做一次。”梁满囤提议道。

    “好吃,姐姐做蛋糕,我帮{顶}点{小}说 你搅鸡蛋。”球球撒娇道:“姐,下次我过生辰,也做蛋糕吃好不好?”

    “好的。”梁田田揉揉他的头,“你啊,小心长蛀牙,甜食不要吃得太多,免得成了小胖子。”

    “我练功很辛苦,才不会成胖子呢。”球球抱着她的胳膊不依不饶的,“姐,咱们啥时候做蛋糕?”他都馋了。

    “嘘,大哥来了。快别说了。”虎子大声嚷嚷一句,屋里马上安静下来。

    梁满仓负手进屋,“虎子。怎么我来了就不能说了?你们说什么呢,还不能让我听到?”梁满仓看向一脸不自然的二弟,“满囤,不会是你又惹祸了?我可告诉你啊,这眼瞅着就过年了,你可别闯祸了,不然下一年只怕你的屁股没好了。”老辈人常说。正月里挨打,那这一年都要挨打,梁满仓这是提醒弟弟呢。

    梁满囤不干了。“大哥,不带你这样咒你其亲弟弟的,我是那不靠谱的人吗?”

    “是。”梁满仓很认真的点头,“今儿怎么样?练功没难受?”这小子挨打可没几天。

    “没事儿。爹也就是吓唬我。打的不重。”坐下还是苏苏麻麻的疼,不过梁满囤都被打皮实了,也没觉得怎么难熬。

    “爹怎么还没过来?”梁田田道:“谁去看看,爹还没洗漱好吗?”每天梁守山可都是第一个完事儿的。

    “前院好像有什么事儿,我看爹去了前院。”梁满仓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

    结果这水还没倒入口中呢,就听到二门处响起梁守山嘲讽的笑声:“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最好都给我消停点儿。我们梁家可不是谁想搜就搜的。”梁守山的声音超大,很怕谁听不到似的。

    “搜?”梁满囤腾地站起。“大哥,好像出事儿了。”

    梁满仓自然也听到了,蹙眉道:“走,去看看。”又嘱咐梁田田,“小妹,照顾好球球和虎子。”说话的功夫人已经窜了出去。

    虎子撒腿就跑,要去看热闹,梁田田一把拽住他。“你给我老实点儿,跟在我后面。”居然有人能闯入他们家来搜查,难道是锦衣卫?

    梁田田也好奇,一手牵着一个小的,小心的往前面去。

    绿柳和绿蕊两个丫头紧紧的护着,崔婆子更是挡在梁田田前头。

    迎面就看到一队捕快进来,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镣铐、枷锁,看到他们就道:“来啊,来人啊,把人给我绑了。”

    “我看谁敢!”梁守山被两个捕快用刀架着,梁满仓兄弟也没跑了,都被人用刀架着脖子。不过一看来人竟然对闺女和两个小儿子下手,梁守山不干了。“你们要做什么?说我们家违制,倒是把违制的东西拿出来啊,我警告你们,这里是我梁家的内宅,要是有人敢乱来,别怪我梁守山不客气。”本来想低调处理此事的,可看眼下的情景,似乎哪里不对劲。

    那捕快是县太爷派来的,来之前就已经得了吩咐,哪里会怕他。当即冷笑道:“你要是敢反抗,就定你个谋逆大罪,来人啊,把他们都给我绑了。”

    当即过来几个捕快就来抓梁田田和球球。

    球球很乖巧,一脸疑惑的看着梁田田,“姐,咱们咋办?”看他那镇定的模样,还真没被吓到。

    弟弟的反应也让梁田田一愣,她也疑惑呢,刚要开口,那边虎子却一脚踹向一个捕快的裆部,大声道:“特么的想绑我,看小爷不揍你个满脸桃花开,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啊,杀人了……”那捕快尖叫一声,身体团成个虾米,躺在地上一抽一抽的。

    虎子还不绕他,过去狠狠的踹上几脚。

    “让你掐我,让你绑我,让你踹我,看小爷打不死你……”这凶残的熊孩子,一时间把所有人都看傻了。

    “反了反了,来人啊,给我绑起来,敢反抗,当场格杀!”领头的捕快大声呵斥,“还愣着做什么,给我绑了,绑了,这死孩子,打,给我狠狠的打!”

    梁田田瞪大眼睛,尼玛,居然敢格杀?当自己是皇帝老子吗。

    梁满仓一把踢开守着他的捕快,大声道:“还愣着做什么,都给我动手。”自家爹那是什么身份?当朝五品,一个小小的县太爷也敢派人来抄家,真是笑话。

    之前梁满仓之所以没动那是因为爹没发话,这一看弟弟妹妹要吃亏,他也忍不住了。

    梁满仓发话的前一刻,梁守山就已经动手了。噼里啪啦打倒了身边的几个捕快,反手又把梁满囤身边的人打趴下,梁守山护着两个儿子就到了闺女他们这边。

    地上十几个捕快蜷缩着不住的哀嚎。梁守山下手很有分寸,卸掉了他们的关节,虽然疼痛。却不至于致命。

    之前他弄不懂这些人的身份,没敢妄动,不过敢欺负自家孩子,就怪不得他了。就是天大的人物,想要对付他们家,也得做好被咬下一块肉的准备。

    领头的捕快被打的眼冒金星,大声骂道:“反了天了。敢殴打捕快,回头我禀告县太爷,治你一个大不敬!”

    县衙的人?

    梁守山一听气的牙根直痒痒。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儿。

    这是提亲不成来找茬啊。

    曹清然,好胆!

    “来人啊,给我把他们都抓起来!”既然是曹清然那个猪头县令派来的人,他也就不用顾忌了。

    前一刻还温顺的绵羊似的梁家下人。突然暴起。须臾的功夫十几个捕快就被捆成了粽子。

    梁守山面露寒霜,“把人都给我带去前厅。”他大步往前厅去,梁满仓兄弟自然跟着。梁田田本意去看看情况,又担心两个小的,就留下了。结果虎子撒欢的跑,“大哥、二哥,等等我,我也要去看热闹。”

    梁守山正气鼓鼓的在前面走。闻言一个趔趄好悬没栽倒了。

    这时候小孩子神马的难道不应该抱着大人痛哭流涕吗?怎么他们家的儿子这么特殊?

    还没等他开口,就听到球球拉着梁田田撒娇。“姐,咱们也去看看呗,我还没见过除了咱们家之外的人挨打呢。”这是认定了梁守山会打人啊。

    梁守山脸颊抽搐,有这样心大的儿子也是够了。

    梁田田犹豫一下,仔细看两个小的不像是吓到的模样,就点点头,“那咱们在一旁看着,不许出声儿。”球球忙点头,“我乖乖的不说话。”高兴的牵着姐姐的手就往前跑。

    虎子那边被梁满仓兄弟好一顿查看,发现小家伙没事儿,也就牵着他去了前厅。

    梁家的前厅里,一众捕快被捆成跪成了一排,有几个刺头不听话,被崔大过去一人狠狠的踹了两脚,当即老实了。

    两个挨了打的捕快破口大骂,“敢绑架公差,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痛快的赶紧放了我们,还能少遭罪。”

    崔大过去就是一巴掌,扇的那人鼻孔窜血。“早上吃屎了,不会说话就给我闭嘴。”他示意一下,当即过来两个小厮,塞了一个破抹布到那人嘴里。

    梁守山进来大厅正好看到这一幕,冷着脸道:“嘴里不干不见的,拖出去,给我打三十板子。”他目中有杀气,眼瞅着就要过年了,跑他们家折腾这么一出,真是晦气。

    这戾气怎么都压不住,梁守山干脆大手一挥,“都给我拖下去,先打二十板子。”

    “是。”崔大一脸平静,拽着那个领头的脖领子就往外拖。

    领头的捕快都傻眼了。

    都说捕快最凶残最没有人性,怎么这平头百姓看到他们不害怕,还竟然敢绑起他们了?看这架势,还真想打他们一顿怎么的?

    捕快能做到捕头的也不是傻子,他突然福至心灵道:“梁员外,我想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弄不好还真踢到了铁板,且看梁家人这个态度,哪里像是怕了县衙的。

    “误会?误会大了去了。”梁守山这早饭还没吃呢,又被这帮人搅合了好心情,能气顺就怪了。“先拖下去,给我打。”随即想起什么,“把嘴都堵上了,别打扰我们吃饭。”

    梁田田抚额,这个时候还惦记吃饭。自家爹什么时候也变成吃货了?

    虎子在旁边大声嚷嚷道:“我不吃饭了,我去看打板子。”

    梁田田黑着脸,自家就没一个正常的人。

    “打板子有什么好看的,走,跟爹吃饭去。”梁守山一把抱起虎子,“你以为那是爹打你们呢,三板子下去就见血,看了做噩梦,走,回后院,先吃饭。”几个捕快,打也就打了,梁守山一点儿没有压力。

    梁满仓兄弟狐疑的对视一眼,总觉得爹这个态度……似乎哪里不对劲。(未完待续。。)

    ps:萌妹子们,乃们看到这章的时候我已经在车上了,月末最后几个小时,我又出门了,存稿已经定时发布,粉红票就拜托给大家了。

    最后几个小时,别让咱们一个月的辛苦付之东流,努力保住前二十,拜托诸位了。

    谢谢大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