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98财帛乱人眼,拿人

    感谢【红红子】、【微笑迷失】、【yanzhuoyu】、【小五2011】、【鹫恋】亲投的粉红票

    月末最后一天,姑娘们,求票

    双倍进行时,姑娘们,求票

    即将启程,求一路顺风,姑娘们求票

    艾玛,求票的理由好多

    就说一个,等我回来给大家三更一周,求票(*^__^*) 嘻嘻……

    -----分割线-----

    十二月十四这天是守望大伯家山杏成亲的日子,梁守山带着儿女都来参加送亲。

    热热闹闹的亲事过后,第二天一家人就又回了县城。

    年底了,梁家也开始忙碌,给各家的年礼也要开始准备了。

    梁守山忙着安排内卫,这段时间内卫彻底隐伏起来,整个辽东府看似平静,可梁守山清楚,在这平静的外表下却隐藏着波涛汹涌。几个成年皇子把各自的人手都撒到了辽东府,让本就复杂的辽东府局势更加[顶][点]小说 不明朗,这个时候没人敢乱来,万一捅了马蜂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段时间不光内卫低调,锦衣卫也是蛰伏不出,就连定远侯府也是闭门谢客,原因吗,当然是定远侯夫人过世,定远侯世子爷病重。

    府城那边隐隐有消息传出,定远侯府的四少爷似乎在大丧的时候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儿,已经被欧阳家族除名了,听说人都被赶出了欧阳家。倒是成了不少人家的谈资。

    梁田田已经看过了欧阳文轩的来信。信里那种隐隐的失落叫人忍不住心疼。她看的分明,欧阳文轩这个少年,纯粹是被人逼着硬生生走到了这一步。今天他能对同父异母的兄弟下得去手。来日官场上,想来他也不会再受伤了。

    梁田田给欧阳文轩回信,信里都是家庭琐事。

    “山杏姐成亲了,我们全家人都去参加。大哥和二哥准备参加明年的恩科,整日里关起门读书,饭差点儿忘了吃。虎子又闯祸了,偷偷溜上街。结果跟人发生冲突,把一个少爷揍了,结果被人家家人找上门来。爹赔了一笔银子,虎子被抽了二十鞭子,现在还在炕上趴着,结果二哥知道。偷偷溜出去把那户人家的兄长又揍了。爹知道后又抽了二哥一顿鞭子云云……”

    府城里,欧阳文轩懒洋洋的靠在炕上,看到这样的信件,让他眼角眉梢都挂着笑意。他羡慕梁家兄妹感情好,喜欢那种浓浓的亲情。想着梁家,他就愈发在这冷清的清风堂待不住猛的起身叫道:“来人,给我备车,哎呦……”

    老仆忙冲进来。“我的主子啊,您怎么起来了。”他心疼的掀开被子一角。叹气道:“看看,伤口裂开了不是。”把人扶着躺下,他叹气道:“都已经说好的事儿,族老们都做主驱逐了四少爷,您又何必自罚三十板子,您这身子骨刚好,这三十板子结结实实的打下去,身体如何受得住啊。”为了一个四少爷,主子这样也太不值得了。

    欧阳文轩痛的龇牙咧嘴的,他第一次知道,原来打板子是这么疼。梁家那几个小子似乎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挨一顿板子,他们是怎么忍的呢?

    他歪着头靠着,有些想不明白。

    老仆无语望天,又来了。

    “主子,您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老仆发现主子这爱发呆的毛病好像愈发严重了,偷偷瞥了一眼炕上的信件,那娟秀的字体,好像不是梁家那位小少爷写的。难道是……老仆松了口气,难怪主子这样,是情窦初开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为了欧阳文宇不值得?”欧阳文轩突然开口,也不等老仆回答,轻声道:“我不是为了他,我是为了爹。”他摩挲着信纸,喃喃道:“即使爹什么也不查,也知道这事儿跟我脱不了干系。上官月陌死爹不会说什么,可是老四的事儿……”到底是爹的儿子,他得给爹一个交代。三十板子换欧阳文宇被驱逐,他这打挨的一点儿都不冤枉。

    “那您也没有必要在祠堂里挨打,那板子打的一点儿也不掺假,主子这身体如何受得了?”老仆想起这事儿就自责,主子被抬出来的时候他差点儿疯了。

    “没什么受不了的,这不也挺过来了。”欧阳文轩似乎一点儿都不在意,他趴在炕上,喃喃道:“满仓、满囤他们也老是挨打,如果都这么痛,他们是怎么忍的?”

    老仆撇嘴,无奈道:“主子,板子和板子也是不一样的。”人家那是家法,爹亲自打,跟族里这种严肃的惩罚怎么能一样。

    “也是。”欧阳文轩似乎一瞬间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些奢望,如果能挨一顿梁家的家法就好了。倒不是他自虐,只是希望身边也有那么多人关怀着,心至少不会冷。

    这样想着,他不自觉的愣住了。

    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

    他眨眨眼。

    也许,是太羡慕他们家那种温情了。

    少年自动摒弃了一些其他的想法,纯粹的让人无语。

    一个小厮匆忙进来禀报,“门外有人送来年礼,是灵山县那边的,来人没说姓名,让把这个送进来。”小厮送来一封信。

    老仆接过来一看就乐了。

    “主子,是满丰少爷的信。”球球那孩子的字他也是认得的。

    “是球球给我送了年礼?快让人进来。”欧阳文轩迫不及待的打开信,“田田的信也刚送来没几天,球球怎么又想着给我写信了?”一目十行的看过去,欧阳文轩微微蹙眉。

    “怎么,出事儿了?”老仆忍不住担忧,梁家那可是主子心尖尖上的。可千万别出什么乱子啊。

    “曹家死性不改,依然去梁家提亲,球球说满仓和满囤气够呛。满囤差点儿冲进县衙找曹洁羽算账,差点儿又被梁叔揍了。”欧阳文轩捏着信纸,眸子里冰冷一片。“明知道曹洁羽是个废人,还要去祸害人,这个曹清然,真是死性不改。”曹清然招惹旁人他管不着,可招惹了梁家。就是该死。

    老仆蹙眉,“这个曹清然,事到如今还不知道收敛。前些日子他派人给主子送礼。被咱们赶了出去,按理说就应该夹起尾巴做人,现在谁给他的胆子?”上官月陌都死了,曹清然还有什么资格这样猖狂?主子之所以没这么快出手。是因为曹清然毕竟是朝廷命官。他还没想到完全的法子。却没想到曹清然这样不知死活,连梁家都敢动。

    难道他不知道梁家有定远侯府和内外同时罩着?

    至今为止,无论是欧阳文轩还是老仆,都不知道梁守山的身份,也就不知道梁家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谁给他的胆子?只怕是利欲熏心。”欧阳文轩侧身躺着,“梁家财富颇多,曹清然只怕也明白,自己在那个位置坐不了太久。他这是想要积累财富呢。”用一个废材儿子,换取梁家大量的财富。倒是打的好算盘。

    老仆瞠目结舌的,“可是,就算他能提亲成功,梁家不单单是梁小姐一个孩子,还有四个儿子呢。”这财富,怎么算都不可能是曹家的啊。

    欧阳文轩嘲讽的牵起嘴角,“只怕曹家不会那样想,既然想动手,自然就是想要算计梁家的所有财富,我想人家已经做好了接手梁家财富的准备了。”

    欧阳文轩猜的不错,曹家的确是准备好了算计梁家。

    曹家的书房里,曹清然坐在上首,曹洁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满地乱窜。

    “爹,您老到底决定了没有?我都想好的办法了,这样一来那曹家的财富也是我们家的,不比让我娶那个梁家的乡下丫头强?”他只是想玩玩,他的正妻,怎么能是那样一个乡下丫头。

    “我想,让县学的教谕去给你提亲,如果这一次再不成,咱们就动手。”曹清然眉头紧锁,这件事儿显然也是犹豫不决。

    定远侯夫人过世了,死的莫名其妙的。虽说自从进入冬月人就病了,可不过三十几岁的人,突然就这么没了,不得不叫他怀疑。更可怕的是,四少爷竟然因为犯错被逐出了欧阳家族,这无异于一个危险的信号。

    曹清然也不是傻子,知道这是定远侯世子开始反击了。

    他这个县令是怎么来的他自己比谁清楚,眼下赶紧卷走一些财富,将来丢了官老老实实的做一个富家翁,比什么都强。

    想要发财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梁家这个诱饵落入曹清然的眼里,就拔不出去了。那庞大的产业,让人做梦都能惦记。

    可惜,梁家根本不给他面子,几次提亲都被拒绝了。他本想着自家好歹是官家,梁家怎么的都得给几分面子,却不想一次比一次态度恶劣,昨儿派去的媒人竟然被人打了出来。

    “哎呦我的亲爹啊,您还想什么呢?梁家都这么落咱们家的面子了,一个猎户出身,咱们管他们家做什么。”曹洁羽觉得这就是他的耻辱,根本就不想娶梁家小姐过门,怒道:“要我说,他们家既然不识时务,那就干脆按我说的去做,回头把人关进大牢,梁家的家产还不都是爹你说了算。”至于那个小丫头,该怎么玩弄,还不是他说了算。

    “可那个凌旭是内卫,你也说了他认识梁家,如果真抓了梁家,会不会让内卫再找上门?”这种事儿有一次就够了,曹清然还真有点儿害怕。

    曹洁羽真是膈应死爹这畏首畏尾的性子,忙道:“凌旭也不过一个小小的内卫,怎么都是外人。爹,梁家是什么东西,一个猎户,您是县太爷啊,还怕了他不成?”

    曹清然眯着眼睛,突然一拍桌子,“那就让人动手。”(未完待续。。)

    ps:元旦要出门,接下来的章节都定时了,熬了几个晚上,总算把稿子攒够了。

    姑娘们,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吃好玩好,路上注意安全的说\(^o^)~

    恩,啥也不说了,这几天都是双倍,一直到七号呢,姑娘们多爱我一点,把票投过来,这个月最后一天咱们别掉出前二十,等我回来给大家加更一周,好咩(v?v) 先谢谢大家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