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95文轩终下狠心【三更】

    感谢【memory_zj】、【涳谷~茗杺】、【rain雨76】亲投的粉红票。

    双倍期间,姑娘们赶紧把票砸过来吧吼吼

    三更,求票

    ---------分割线---------

    府城定远侯府,昔日的大红灯笼已经撤下,府里的下人穿着一身白衣,门前几个小厮忙活着,把府门前的灯笼挂上了白色的。

    府里出出进进的到处是穿着白衣的人,到处一片愁云惨淡。

    定远侯夫人病逝,这在辽东府可是不小的事情,听说已经有人给边关送了消息过去,也不知道这几年未归家的定远侯会不会回来。

    听说边关突厥人异动,定远侯回来的可能性只怕不大。

    定远侯夫人过世,定远侯世子病重,整个辽东府的人似乎都在观望,就连京都的一些势力也在徘徊。

    清风堂里此时却是另一番景象。

    “主子,侯爷派人送信回来,边关突厥异动回不来。另外京都那边的人盯得紧,侯爷这时候是不能动的,府里的事儿让您全权做主。”老仆看着面色红润的少年,心里说不出的喜悦,只是脸上依旧淡然。

    欧阳文轩正靠在炕上喝汤,这是梁田田教他做的素烩汤,回来他就教给了府里的厨子,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做不出她的味道来。

    回来几天了,这冷不丁的没有人天天扎针了。他这浑身反而不舒坦了。

    真是贱皮子。

    欧阳文轩暗骂自己一句,想到梁田田,有些出神。

    每天亲自给他扎针,那丫头,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呢。

    她说自己是她的手帕交,虽然当时为了刺激他,不过看她那意思,没准还真是这么看自己的。

    欧阳文轩突然笑了。

    那丫头,总是那么与众不同。

    他心里倒是没有那些旖旎的想法。于他而言,梁田田是一个特别的存在,特别的跟他父亲一样重的地位,却没有旁的心思。连带着爱屋及乌,他对梁家兄弟都多了一分别样的亲情。

    “主子,主子。您在听吗?”

    老仆的话把他的思绪拉回现实,欧阳文轩一脸茫然,“什么?”

    老仆顿时黑了脸,主子的病是好了,怎么瞧着这精神似乎不大对劲呢。这一天要走神几次啊。

    “哦,你说什么?”欧阳文轩眨眨眼。一脸无辜。不知不觉的,他就学上了球球的表情。还真是被梁家那几个孩子感染了。

    “老奴说侯爷嘱咐的事儿。”不得已,老仆又把事情重新说了一遍。

    欧阳文轩点点头,“父亲那边走不开,我知道。府里的事儿眼下是最重要的,人都处理干净了吧。”他微微眯起眼睛,之前一直觉得下不了手,可真的动了手。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都安排好了,主子就放心吧。”这一刻老仆的眸子里有杀机涌现。他担忧的看了一眼主子。希望主子不要临时变卦才好。

    欧阳文轩却一脸淡然,已经是死过两次的人了,他要是再不学的聪明一点儿,只怕是害人害己。

    “今天就有祭奠的人陆续登门了,事情做得别太大,丢了咱们定远侯府的脸面就不好了。”欧阳文轩的表情淡淡的,仿佛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儿。

    老仆彻底松了口气,他的主子,终于长大了。

    “主子放心吧,定远侯府的脸面,到底是主子您的,不会做得太过分的。”说是不过分,其实也是做绝了。

    欧阳文轩突然摸上脸颊,“我这脸色是不是太好了一些?”这样可不像是大病的样子。

    老仆点点头,“是很好。”主子自从回来就脸色红润,虽然偶尔也咳嗽两声,却是无关紧要了。对于梁家那位小姐,他一直是心存感激的,现在更是多了几分敬畏。

    一个大夫都说了不行的人,却被那样一个小丫头生生的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这样的人怎么会是普通人。可怜自家主子,也不知道把握。

    老仆着急,可有些事儿,他却不好说。

    欧阳文轩让人拿来铜镜,随即道:“去厨房给我取些生姜来,再把我的衣裳用药熏了,记得,多熏几套,里里外外都熏过了才好。算了,干脆弄些药材就在这屋里熬着。”做戏自然要做全套的,这样才不会让人看出破绽来。

    老仆一一按照吩咐做了,不一会儿就看到欧阳文轩用那生姜在脸上涂涂抹抹的,很快就变成一张蜡黄的脸,再加上那一身的药味儿,还真是重病缠身的模样。

    老仆暗暗竖起大拇指,主子出去一趟,脑子似乎灵光了不少。浑然忘了之前的腹诽了。

    欧阳文轩满意的对着镜子,喃喃自语,“球球这法子还真挺管用的。明明这么管用的法子,怎么会被田田识破的呢?”

    老仆嗅着那生姜的味道,忍不住提醒道:“如果没有药味儿的遮挡,这东西刚涂好味道这么大,铁定会被发现的。”欧阳文轩恍然,原来是这样。他美滋滋的,“这样就没事儿了吧?”

    老仆点头,回头让人搀着主子,谁能知道主子是好好的人呢。

    主仆两个商量了一会儿,有人说族里几位族老过来祭奠,欧阳文轩看了老仆一眼。

    “主子放心吧,已经安排好了。”

    欧阳文轩点点头,下地,老仆忙过去亲自搀扶了。

    欧阳文轩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老仆身上,一副虚不受力的模样,被人架着出去了。任谁看了这样的定远侯世子都会觉得他将不久于人世了。

    大厅里,几位欧阳家族的老人在座,说着定远侯府的事儿,几位老人都是微微蹙眉。看到欧阳文轩被人架着进来,几位老人不敢托大,忙起身行礼。

    “几位长辈来了,文轩重病不能……咳咳咳……不能相迎……咳咳……真是……呼呼……咳咳……罪过……”一句话被他大喘气说完,急的几个老人都见了汗。

    “世子怎么病的还是这样严重,可请了大夫了?”一位族老担忧的上前,就被欧阳文轩那一身的药味儿呛的够呛。

    “请了……咳咳……”欧阳文轩捂着胸口大声的咳嗽,似乎要把肺咳出来,急的几个老人颤颤巍巍的,很怕这定远侯世子一口气上不来过去。

    “主子,主子……”老仆忙拿出一方手帕捂住欧阳文轩的嘴,欧阳文轩喘息一会儿,似乎好受多了。一个没抓稳,那帕子落地,被眼尖的族老看到,当时就惊呼一声。“世子,这是……”白皙的帕子上一抹嫣红,瞬间刺痛了众人的眼睛。

    欧阳文轩大口的喘息,突然眼睛一翻,晕死了过去。

    “主子,主子……”老仆一阵惊呼,当即过来几个小厮,众人乱七八糟的围住了欧阳文轩,把几位族老挡在了外面。

    “还不快送主子回清风堂,来人,快去请大夫。”老仆大声的张罗着,几个族老都傻眼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婆子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大声道:“不好了,不好了,四少爷那边出事儿了。”四少爷欧阳文宇是上官月陌的儿子,欧阳文轩同父异母的弟弟,今年才十四岁。

    “文宇怎么了?”一位族老担忧的上前,他向来跟上官月陌母子走得近,当初害欧阳文轩就有他的手段。上官月陌这个定远侯府的当家主母突然病逝,让他察觉出不同寻常的味道,可欧阳文轩病重,他又不肯定。如果欧阳文轩死了,这定远侯府早晚是要落入嫡出的四少爷欧阳文宇的身上,这样关键的时候欧阳文宇出事儿,无异于晴天霹雳。

    “二哥别着急,问问清楚就是了。”一位族老上前,蹙眉道:“你这婆子是在哪儿做事儿的,怎么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定远侯府这时候可不能乱,不然让外人看笑话。

    婆子哆哆嗦嗦的,“老奴是夫人院子里负责洒扫的,刚刚去收拾夫人的屋子,结果听到里面有动静,还以为是夫人回来了,谁曾想……”婆子脸色煞白,浑身不住的哆嗦,却是不敢再说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就在这时候,欧阳文轩悠悠醒转,低声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我听着怎么像是四弟出事儿了?”他虚弱的靠在老仆身上,轻声道:“四弟年幼,母亲又刚刚去世,定是你们这些婆子没伺候好,仔细我……咳咳……仔细我回头罚你们。”他声音不大,却吓得那婆子浑身颤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回世子的话,是四少爷,他在夫人的房里把夫人身边的大丫头飞烟睡了……”

    一句话,大厅里瞬间安静了。

    欧阳文轩咳嗽声响起,怒骂道:“你胡说,来人啊,把这婆子拉下去,杖毙!”这是准备灭口了。

    几位族老虽然觉得有些狠辣,却觉得这样没错,家丑不可外扬,无论事情有没有发生,这样都能保住定远侯府的脸面。

    那婆子却一声哀嚎,“世子饶命啊,老奴没有胡说,夫人院里的几位丫头、婆子都看到了,那飞烟浑身是血,夫人身边伺候的婆子说,是……”

    “是什么?”

    欧阳文轩蹙眉,怎么好像跟事先安排的不一样。他狐疑的看了一眼老仆,发现老仆也是一脸茫然,心里咯噔一下。

    难道事情出了差错?这可如何是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