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84大家一起来找茬【三更粉红90+】

    感谢【yh_yh1166】、【快乐无罪288】、【午夜蓝调3355】、【cpl12039】亲投的粉红票

    感谢【dfsの】亲打赏的平安符

    还差十票明天咱们可以继续爆发呢,姑娘们加油

    今天是平安夜,大家节日愉快

    --------分割线--------

    曹家的后院,曹洁羽架着一条腿躺在炕上,下半身的被子支起来老高。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生孩子呢。

    曹洁羽对这种情况也很恼火,奈何下身有伤,只好这么撑着。

    “大哥,你跟我说实话,我下面的伤还能不能好了?”这几天伤处没有那么疼了,家里来大夫的时候越来越少,曹洁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相比于弟弟的聪慧,老大曹洁雪在哪方面看起来都显得很是木讷。

    “二弟,你别瞎想,爹不是给你想办法了吗。郭家镇那个御医就要回来了,你别担[顶_点]小说心。”他掀开被子看了一眼,鼓励道:“看着就是有点儿肿,比当初好多了,没事儿,肯定能好的。”这话说得他自己都不相信。下面的东西都踩碎了,听说宫里以前太监都是这么阉割的,他这二弟,也是废了。

    曹洁雪突然升起一股“要撑起这个家”的错觉,二弟成了废人,以后的曹家,可不就得看他的了。这一刻他竟然说不上是该欣喜还是难过了。

    “可我怎么对女人还是提不起兴致?”曹洁羽蹙眉,“大哥。你……你跟爹说说,再给我找两个女人试试。”他还是不死心,这都大半个月过去了。他要是真废了,那以后生活还有什么乐趣。

    曹洁雪一听就换了一张苦瓜脸,“二弟,家里的丫鬟你都试了个遍,连爹的通房你都试过了,为了这事儿娘把爹的通房都发卖了,你还想咋的啊?”说是发卖。那是好听的说法。家里人都知道,后院的井都快被塞满了……

    “许是家里这几个总看着,就没啥感觉了。”曹洁羽却不管这些。“大哥,你也不想看着我成为废人。你就跟爹说说,从外面给我找两个女人,就两个。我试过不好使就不找了。咋样大哥?”他苦着脸哀求,“大哥,难道你就想看着你兄弟下半辈子不男不女的过日子?”

    曹洁雪是个耳朵根子软的,当即点点头,“我这就去跟爹说。”

    曹洁羽松了口气,大哥到底还是个没主意的。他在心里鄙夷嫡亲的大哥,面上却一副讨好,“大哥。这点儿小事儿也不必麻烦爹了。为着我的事儿,爹、娘也够伤心的了。大哥只消去那青【和谐】楼里挑两个姿色上等的。多给些银子,让他们来伺候也就是了。”

    曹洁雪愕然,“二弟,那青【和谐】楼里的姑娘叫出来可不便宜啊,没个十两八两的那姿色上等的根本不可能叫的出来。”听二弟这口气还得是那种当红的,只怕这银子更多。

    曹洁雪不乐意了,“这得多少银子啊?”都够买一两个普通的丫头了。

    “银子的事儿大哥别担心,我这里还有二十多两银子,大哥先拿去应应急。等我的伤好了,咋地都不能忘了大哥的好处。”曹洁羽咬牙,这种事儿他也不好安排旁人去办,眼下也只能舍得银子了。

    曹洁雪看到银子,伸手接了,直接塞到怀里。“那好说,二弟你先养伤,大哥这就去给你找个姑娘回来。”自己顺便也能喝几天花酒,嘿嘿。

    要说这爹娘也是偏心,老二在县学读书,结果这银子花的跟流水似的,爹娘从来不说一句。自己在县衙费劲巴力的一个月没几个银子,家里还不给他喝酒的银子,这也太偏心了。

    不知道为什么,曹洁雪的心里有点儿不期盼二弟的伤好了。临出门前他突然道:“对了,如意楼今儿重新开张,二弟,你是那的常客,要不大哥就去那给你找个姑娘。”

    “什么!”房间里一声咆哮,曹洁羽目眦欲裂,“如意楼不是被爹封了吗?怎么又要开张了?大哥,到底怎么回事儿?是不是爹不想给我报仇了?”他一声接一声的质问,大半个身子支起来,看他那怒气冲天的模样,如果不是身体不便,估计就要扑上去了。

    看到这样失态的二弟,不知道为什么,曹洁雪的心里竟然是说不出的畅快!

    “如意楼又没犯什么错,爹也不好老封着不是。听说是上面有人发话了,爹就让如意楼开张了。”这次他倒是没说假话,事实上他也纳闷如意楼为什么又重新开张了。

    曹洁羽一脸恨然,“居然又重新开张了。”该死!“大哥,那个混蛋找到没有?”

    曹洁雪知道他问的是那个西域富商,摇摇头,“爹把灵山县附近都找遍了,根本就没找到,许是真的回了西域也说不得。”

    “不会,他说过还会回来的,就一定会回来的。”曹洁羽握紧了拳头,“不要让我抓住他。”他要一寸一寸打断他的腿,一条都不留。

    二弟的表情狰狞的可怕,曹洁雪有点儿打怵,就道:“二弟,没啥事儿大哥先走了,晚上就把人给你带来。”

    “姑娘的事儿不着急。”曹洁羽突然就改了主意,“大哥,我上次求你的事儿怎么样了?”

    “什么事儿?”曹洁雪一脸茫然。

    曹洁羽的脸当即就黑了,“大哥,你到底有没有记得我说的话?就是我让你叫县衙的捕快教训教训梁家兄弟的事儿。”果然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烂泥扶上墙。

    “啊?”曹洁雪当日喝多了,对这事儿却有印象。为难道:“二弟,秀才啊,咱们不好动手的。就是爹那边……”

    “大哥,你还是不是我大哥了?我就问你,到底帮不帮我!”曹洁羽怒了,就那么瞪大了眼睛盯着他,把个曹洁雪看的浑身发毛,最后妥协了。“好好,我明天就让人教训教训他们兄弟。你别生气。”

    “给我狠狠的揍一顿才解气。”曹洁羽恶狠狠的,想到在梁家吃的亏,就是一阵恼怒。

    “好。好,我知道了。”曹洁雪匆忙离开了,想想只是揍两个县学的秀才,应该不是多大的事儿。

    府城的一间酒楼雅间里。一身雪白狐裘的少年凭窗而立。高挑的身姿配上尊贵的狐裘,看起来竟是说不出的相得益彰。

    路边走过的大姑娘、小媳妇忍不住偷偷去瞄,发现那少年似乎真的很年轻,就有那好信儿的打听这是哪家的少年。

    可惜,没有人知道。

    就连酒楼的掌柜的都不知道这酒楼是被谁人包下的,只知道这位客官说不出的尊贵。

    老仆应邀到了酒楼,远远的看到二楼的少年,愣住了。

    这家伙。这几年执掌内卫向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今儿怎么这么高调过来了?

    老仆心里没底。内卫主动约谈,还是内卫的一把手,这让他心里打怵。

    “见过指挥使大人。”老仆不敢托大,到了房间恭敬行礼。

    内卫同锦衣卫的编制一样,最高长官也是指挥使,正三品。

    凌旭今年不过十六岁,却已经是正三品的大员了,这在许多人一辈子都是不敢想的事儿,于他而言,却是唾手可得的荣华。

    “不用那么多虚礼了。”凌旭抖抖手,穿了这么一身,可真别扭。

    “今儿找你来,是说说曹清然的事儿。”凌旭坐在主位上,也没有让老仆坐下的意思,轻轻的敲着茶盏,“灵山县曹清然已经碍了我内卫的事儿,本来呢,我看着人是你们定远侯府的,给定远侯面子没有动。不过最近曹清然手伸的太长,如果我们内卫不出头,倒让人瞧扁了。”他想到锦衣卫,笑的愈发得意。这一次,可叫锦衣卫在辽东府的损失大了,小小一个灵山县却牵动了整盘的棋局,凌旭想想就开心。

    他也没有藏着掖着,当实力到了他这个层次,也不屑于用手段了。

    “曹清然父子我是要收拾的,人毕竟是你们定远侯府出去的,又跟京都那边有关系,怎么收拾咱们两家还得好好商量商量。”说是商量,实际上完全就是通告。

    老仆眉头紧锁,听了凌旭的办法,只觉得没有比这更好的了。既解决了曹清然,又让京都那边发现不了跟定远侯府和内卫的关系,这是最好的办法。就是定远侯府来做这事儿,也不会这样顺利。

    只是……

    “敢问指挥使,为何要帮我们主子?”内卫和自家主子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凌旭这一次不但是解决了曹清然,更是断了上官月陌的手臂,他们再动上官月陌就好办多了。

    “我可不是帮你们主子。”提到欧阳文轩,凌旭撇撇嘴,“你们主子现在病有了起色,有人拖我给你带句话,让你这边不要担心。”凌旭想到岳父大人,又是一阵磨牙。到底把谁当女婿啊?好不容易建起的山庄,不请他先去住也就算了,居然让欧阳文轩那家伙单独跟小丫头住在那,岳父大人……真是老糊涂了。

    “我家主子,还好?”老仆激动的上前,“他……怎么样了?”尽管知道梁田田办法多,可他还是忍不住担心。

    “放心,死不了。”凌旭没好气的道:“眼下我就跟你说一声,赶紧解决了那曹清然,免得拖得太久我麻烦。”他有时间还去陪小丫头呢,哪有功夫墨迹这等小事儿?

    老仆仔细想了这里面的利弊,就点点头,“请指挥使大人放心。”这就是答应了。

    凌旭刚要离开,就听身后低声道:“这等小事儿,为何劳烦了指挥使的大驾?”

    凌旭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我的千户大人我请不动,只好我自己来了。”

    老仆心领神会的点点头,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下意识的就给想歪了。(未完待续。。)

    ps:跟大家说个不靠谱的消息。

    本着深入钻研的精神【就是闲的手欠】,做了一个小动作,然后......就木有然后了。实际情况是,本人脚受伤了,短时间内不能长距离挪动,所以你们放心,过节段更什么的苦逼事儿肯定不会出现【因为作者已经苦逼了】

    哭死,我是得罪谁了~~~~(>_<)~~~~

    姑娘们,求温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