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82闭门受罚【第一更】

    <】、【ygong】、【657muzi】亲投的粉红票

    今天咱们依然三更爆发。《

    姑娘们求票!

    ----------开启全新一天,早安亲们---------

    “爹,你是老糊涂了吧!”梁满囤急的直跺脚。“小妹还不知道怎样呢,你怎么就不着急啊。”

    梁满仓也道:“爹,小妹的安危要紧,现在旁的都是次要的。”他看着梁守山的目光也是一副“看老糊涂”的架势,这样的眼神显然让梁守山很不爽。

    “你们今天都不用去县学吗?”梁守山突然开口,说的话跟他们兄弟南辕北辙。

    梁满囤下意识的摇头,“不用去,县学放了三天假。”

    “那就好。”梁守山点点头,“你们两个给我过来。”语气出奇的严厉。

    梁满仓兄弟对视一眼,梁满囤低声道:“大哥,是不是小妹不是自愿去的,被绑架走的吧。你看爹,脸色好像不大好看。”

    梁满仓深以为然的点头,“事情只怕比我们想象的更麻烦,凌旭大哥昨晚过来一趟,然后就没再出现,也不知道小妹那边怎样了。”他说着就叹了口气。小妹就留了口信说去定远侯府,至于什么事儿都没说,他们能不担心吗。

    “你们两个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梁守山在前面不悦的道。

    兄弟两个答应一声,忙跟了上去。结果到了后院就傻眼了。

    “爹。你这是要干嘛?”梁满囤看着他手里的鞭子,不住后退。

    梁满仓还算镇静,却也声音发颤的道:“爹。小妹那边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咱们家里可不能内乱。”

    梁守山都被气乐了。

    内乱?

    亏他说得出口。

    “真把你爹我当成了老糊涂是不是?”梁守山板着脸,“自己搬凳子去,别等着球球和虎子醒了,到时候更难看。”这是铁了心要打啊。

    “爹,为什么啊?”梁满囤都要哭了,“我都十三了。爹,下个月眼看着我就十四岁了,爹。你还打我。”他下意识的抱住屁股,都没弄明白哪里招惹了爹。

    梁满仓蹙眉,“爹,现在小妹的事儿要紧。其他的事儿回头再说好不好?”他也觉得之前兄弟两个说话的口气不大对。赶紧给满囤使眼色。

    梁满囤福至心灵,“爹,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们这一次吧。下次不敢了。这不也是担心小妹吗,爹……”他小心翼翼的凑过去,抱着梁守山的胳膊撒娇,“爹,我知道错了。这次就别打了。”不同于小时候的巴掌,现在可是鞭子抽。一下两下还没什么。一旦超过十鞭子,铁定会见血,几天都坐不了,睡觉都得趴着,别提多难受了。

    “你们小妹的事儿不用你们操心,爹自会处理。”梁守山板着脸,“我已经得了信儿,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回来的,至于你们两个……”梁守山指着他们,“一个个的,长大了翅膀硬了是不是?”

    一听小妹没事儿,兄弟两个同时松了口气。

    梁满仓眼珠一转,“爹,我记得今天郝兄约我去笔墨铺子选砚台,我刚想起来,这就走了啊。”

    梁满囤忙道:“大哥等等我,我也去,我跟你一起去。”他可不想在家挨揍。

    “都给我站住。”梁守山一闪身,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笑骂道:“臭小子,跟你爹玩心眼是不是?还男子汉大丈夫呢,有错都不敢承认,大丈夫个屁,大豆腐吧!”

    “爹,你这么说我可就不爱听了。”梁满囤梗着脖子,“不就是一顿鞭子吗,有啥啊。”光棍的跑到屋里,抱着春凳哐当堆在院子里。

    “不就是一顿鞭子吗,爹你说多少吧,我都挨了。”他认命的趴下,“是我说爹老糊涂的,不关大哥的事儿,爹你打我吧。”动作熟练的褪了裤子,双手抱头,“要打快点儿,等会儿我还要补一觉呢。”一会儿球球和虎子醒了,丢脸死了。

    “爹,是我当大哥的没教好弟弟,还是打我吧。”梁满仓过去,一把拽起梁满囤,自己趴了上去,“爹,你要打就打我吧。”

    梁满囤忙拦着,“大哥,哪有挨打还上赶着的,你赶紧的,这事儿跟你没关系。”

    “你们两个,一个也跑不了。”梁守山直接搬了一个春凳,并排放了,“都给我老实趴上去。”

    兄弟两个对视一眼,认命的趴上去。

    辽东府的十月中旬,早上气温零下二十几度,兄弟两个光着屁股趴在院子里,白皙的臀肉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吓得。

    “每逢大事有静气,先生教的你们都忘光了吧。”梁守山也没着急动手,挥舞了一下鞭子,甩了一个清脆的鞭花,开始教育儿子。

    “你们也都不小了,再过一个多月,你们一个十五岁,一个十四岁,可你们看看你们自己,遇到屁大点事儿就慌了,就你们这样,我怎么放心让你们出去。”梁守山说着,啪的一鞭子甩下去,梁满囤白皙的臀部顿时出现一道淤痕,疼的他一抽搐。

    梁满囤撇撇嘴,爹还说他们呢,昨儿回来一听说小妹去了府城,是谁第一个变了脸色的?

    居然好意思教训他们……

    啪……

    梁满仓疼的直缩脖子,偏生一动不敢动。

    “满仓,你是老大,说说错在哪儿了。”梁守山鞭子不断,左一下右一下,不偏不倚。很快两人屁股上并排出现一道道血痕,那叫一个整齐,可见梁守山这鞭子耍的多好。

    “不该对爹……恩…….不敬…….哼……不该遇到事儿……啊……慌乱……”大冷的天。梁满仓头上薄薄的一层细汗,疼的他小脸煞白。爹这次真是动怒了,比上次他自【和谐】残打的还狠。

    梁满囤被打的直翻白眼。没好气的嘟囔道:“什么啊,还不是因为我说爹老糊涂……啊……好疼……”他龇牙咧嘴的,疼的大口喘气,“爹,别打了,您都抽了十五鞭子了,再抽下去鞭子断了。”

    梁守山脸颊抽搐。好烂的理由。

    梁满仓疼的直抽冷气,咬牙道:“满囤,爹教训的对。你别打断爹,让爹打。没听说吗……嘶嘶……棍棒底下出孝子,爹这是怕我们不孝呢……哎呦爹,好痛…….”

    院子里的动静终于把两个小屁孩吵醒了。球球没穿鞋跑出来。扑到院子里跪在梁守山脚下,“爹,爹,别打大哥、二哥了,他们知道错了,爹,球球求求你了,别打大哥、二哥了……”

    虎子衣服也没穿利索。趿拉着鞋窜出来,惊呼一声。“屁股都抽烂了。”随即一脸怪异的打量梁守山,“爹,你是不是又吃错药了,咋一大早就打人呢。”

    梁守山都被气乐了。“你个臭小子,怎么跟你爹说话呢,找打是不是?”扬起鞭子作势欲打,吓得虎子忙跳开,一下子扑到梁满囤身上,“爹要打就打吧,反正爹也不心疼儿子,总打我们几个,爹要打就打个够。”

    “嘿,你还来着招!”梁守山眨眨眼,再眨眨眼,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爹,别打了,大哥、二哥都流血了,屁股打烂了都没法睡觉,可疼了呢,爹……”球球拉长了软软糯糯的声音,各种卖萌哀求。

    “好了,赶紧起来吧,出门鞋都不知道穿。”到底是心疼小儿子,梁守山一把抱起他,随即摸了摸他冰凉的脚丫,“着了凉怎么办?也不知道穿个鞋。”过去一把夹起虎子,“你个臭小子,说我吃错药了,回头就揍你。”紧紧的护住小家伙,很怕被风吹到。

    虎子咯咯直乐,“爹最好了,才不会打我呢。”他爬过去搂住梁守山的脖子,在他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爹,姐今天回来不?”

    父子三人有说有笑的往屋里去,梁满仓兄弟相互搀扶着挪到屋里,屁股上没一块好肉了。

    今天来了这么一出,功夫显然不用练了。

    梁守山一大早就让人出去请了大夫,大张旗鼓的,很怕谁不知道他们家有病人似的。

    梁满囤疼的难受,趴在炕上说酸话。

    “请什么大夫啊,又不是第一次挨打,涂了药也就好了。”现在知道心疼了,打的时候想什么来着?

    倒是梁满仓,趴在炕上若有所思。

    “爹,我和满囤挨了打,是不是就不能出门了?”

    梁守山意外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不错,你们两个从今天开始就在家里乖乖养伤,年前暂时就不用去县学了,爹回头给你们请个先生,就在家里读书。还有球球和虎子,年前也不要出去了。”

    梁满仓肯定了猜测,“爹,是不是外面出了什么事儿?跟定远侯府有关?”

    梁守山意外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也没有否定。“外面的事儿你们兄弟不用管,就在家里好好读书就是了。其他的事儿别操心。”

    梁满囤这会儿也明白了,大呼小叫的,“爹,你就为了找个理由一大早的抽了我们一顿鞭子?我的屁股啊!”

    梁守山一巴掌拍在他鞭痕累累的屁股上,“本来我也没想揍你们,是你们自己不争气,怪得了谁?都给我老实点儿,特别是你满囤。”抬手拍了拍他的屁股,“下个月十八可是你十四岁生日,可别再挨一顿鞭子。”警告意味儿十足。

    大门处一阵马嘶声,丫头绿柳急吼吼的跑进来,“老爷,小姐回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未完待续。。)

    ps:姑娘们,要反攻喽(*^__^*)嘻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