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81晕针【三更粉红60+】

    感谢【我靠这都行】亲打赏的桃花扇么么

    感谢【dfsの】、【dragon_318】亲打赏的平安符

    三更,姑娘们求票

    ------分割线------

    欧阳文鸳最近很郁闷,嫁了一个断了腿的侍卫不说,她整日里被同宗的姐妹笑话。都说这男人年纪大了会疼人,可她嫁的男人可好,整日里一张冰块脸,跟谁欠了他多少银子似的。

    哪怕晚上夫妻两个单独在一起的时候,男人也没有温柔的时候。

    就连在床上都像是例行公事一般……

    这样的夫妻生活真是够了。

    年少慕艾她也曾幻想嫁的是一个良人,男人读书写字、她红袖添香作伴,多好的画面,可生生的被那一张冰块脸给毁了。

    嫁给男人两年了,肚子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婆婆现在也不在意她宗室女的身份,开始给她说小话了。

    哼!

    生不出孩子怪她吗?

    明明就是那个断了腿的男人的错,她欧阳文鸳当初可是怀过的,谁知道 那男人断腿的时候是不是有旁的毛病?

    想到当年种种,欧阳文鸳心里就忍不住一阵犯酸气。

    就算是跟了那个下人,也比跟着这个生不出孩子还怪她的老男人强。可惜她那还未成形的孩子,生生的被打掉了……

    欧阳文鸳咬牙切齿的,她现在弄得这么惨怪谁?

    欧阳文轩那个堂哥她不敢怪罪。就把这一切都记在了梁家和凌旭的头上。

    梁田田那个死丫头,她有什么好的?凌旭那个臭不要脸的,居然敢看不上自己,如果当年他看上自己,是不是就没有这么多的事儿了?

    有些人,明明错过很多次,依然不知道悔改。

    欧阳文鸳就是这样的人。

    听说堂哥病的厉害,家里那个老男人惦记的紧,逼她过来瞧瞧。欧阳文鸳是一百个不愿意。欧阳文轩这堂哥,她一看就害怕。

    奈何家里男人催得紧,她不得不来。

    有时候她坏心眼的想着,家里那个把堂哥看的跟眼珠子似的,难道是他的私生子不成……这样一想,她心里就忍不住的畅快。如果欧阳文轩不是定远侯的嫡子。那岂不是就可以被她踩在脚下了……想到那样的日子,她整个人都说不出的痛快。

    有些人可怜的只能以自我想象来安慰自己,可惜,现实注定是血淋淋的。

    欧阳文鸳走到哪儿都是个不招人待见的,到了清风堂也没被得到允许进入,她气呼呼的刚要离开。就看到从里面走出一个眼熟的身影。

    梁田田?

    欧阳文鸳瞪大眼睛,这个身影。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哪怕时隔几年容貌变化,可她依然一眼就认出来。

    “你给我站住,梁田田!”欧阳文鸳大声叫道。

    欧阳文轩浑身一震,一个趔趄好悬没摔倒了。

    “做事儿毛手毛脚的,怎么弄的。”梁田田最先反应过来,手中的药箱往出一递,故意扔在地上。同时给那带路的小厮使了个眼色。

    小厮匆忙间蹲下去捡药箱。欧阳文轩也顺势蹲下。

    欧阳文鸳那边死死的盯着梁田田,一时间倒是没有注意旁人。

    梁田田似笑非笑的打量她。“我闹是谁呢,感情是你啊。”她大步过去,握紧拳头一拳狠狠的砸中欧阳文鸳的心口,痛的她脸都扭曲了。张着嘴大口喘息,偏生说不出话来。

    “夫人、夫人,您这是怎么了?”梁田田大呼小叫的,“快来人啊,夫人这是急病犯了,快抬进去,快点儿抬进去。”说话的功夫她又是一拳砸过去,痛的欧阳文鸳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旁边小厮都看傻眼了,欧阳文鸳那边的人不明所以,跟着大呼小叫的。

    梁田田忙招呼两个粗使的婆子,“还不快过来送夫人进清风堂,找个大夫好好瞧着,这病可拖不得,只怕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了。”她声音特别大,让随即赶来的老仆明白过来,忙招呼人把欧阳文鸳抬进了清风堂。

    来了多次都吃了闭门羹,欧阳文鸳这一次如愿以偿的进了清风堂。不过想要再出来,只怕也是难了。

    清风堂门口乱糟糟的,有人架着欧阳文轩上了马车,梁田田随即钻进去。

    带路的小厮过来赶车,低声道:“送您二位出城我就回来。”

    梁田田没拦着,城里的路她也不熟。

    走了这一段路,欧阳文轩满头是汗,靠在车上大口的喘息。

    “你还好吧?”梁田田担忧的帮他擦汗,“放心,一会儿就好了。”出了城,她就把马车直接收到空间里。

    欧阳文轩点点头,“我没事儿……”说不出的虚弱,似乎喘气都成了负担。

    梁田田伸手摸摸他的额头,遭了,又开始发烧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

    有心把人打晕了扎针,可看着他虚弱的脸,她哪里下得了手。

    梁田田咬咬牙,“我给你扎针,你趴下。”

    欧阳文轩笑笑,他以为扎针只是针灸,就虚弱的点点头,被梁田田扶着,慢慢的趴在马车里。好在马车足够宽敞,考虑到欧阳文轩的身体情况,里面铺了厚厚的棉被,趴着也不是十分难受。

    梁田田关紧了车门,嘱咐道:“把裤子脱了。”闭着眼睛开始在空间里配药。结果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一双眸子不解的看着她,欧阳文轩就着趴着的姿势艰难的歪着头。

    “你怎么还不脱……”梁田田的话卡在喉咙里,嘴角抽搐。“事急从权。你不用那么在意的。”她以为他在意男女大妨,别扭的解释了一句。

    欧阳文轩的回答却让她很无语。

    “我没力气了,你帮我脱吧。”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他的通房丫头呢。

    呸呸呸!

    想什么呢?

    梁田田难得的红了脸蛋,嘀咕道:“你把头转过去,不许乱看。”不管怎样,这扎针都不能被他看到。如果不是可怜他,干脆就把人打晕了。

    欧阳文轩理所当然的以为她在害羞,老老实实的把头埋在被子里。还画蛇添足的扯过被子盖住了头,“我不看,不看,肯定不看。”他声音虽轻,却带着轻微的笑意,明显是心情大好。

    想当初他衣裳都被这丫头彻底扒光过。屁股的伤也是她治的,在梁田田面前,他才不会觉得脱裤子有什么别扭的。

    左右也不是第一次了。

    当腰带被解开,欧阳文轩的心里竟说不出的有些期待。

    裤子被褪下了一些,冰冷的空气袭来,竟让他有些莫名的紧张。好在只褪下一点儿。不然他也会脸红的。

    一只手指在臀部按了按,随即就听到一声警告。“不许乱动。”

    “哦。”他闷闷的答应一声,随即刺痛传来,让他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

    “不许动!”

    低低的威胁声响起,欧阳文轩痛的揪紧了被子。这扎针也太疼了,这丫头,到底用了多粗的针啊。

    欧阳文轩怕疼怕的要死,不住的哆嗦着。梁田田叹了口气。捏住他两边的臀肉轻轻揉着,一管药这才缓缓注入。

    “好了。”收起针管。梁田田松了口气。

    等了半天没有动静,梁田田骇了一跳。

    人不是憋死了吧?

    急急忙忙的掀开了被子,就看到欧阳文轩惨白着小脸晕死过去了,嘴唇上还有一排清晰的牙印,显然是强忍着疼呢。

    梁田田痛苦的抚住额头。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把人打晕了。这家伙居然晕针。

    文轩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黑漆漆的,黑的看不到一点儿光亮,那种不知身在何方的未知恐惧悄悄蔓延,他努力的张大眼睛,可惜,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田田……”文轩颤抖着声音响起,他害怕了。

    “恩?”梁田田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文轩慌乱的躺在车厢里。“你醒了?”这家伙,晕个针还能睡过去,也是服了。

    “田田,咱们这是在哪儿?”

    手被人紧紧的抓住,梁田田眨眨眼,这家伙怎么怕成这样?

    随即想到这里是空间,为了方便她故意让这里漆黑一片,想来是吓到他了。

    “没事儿,就快到灵山县了,你再睡一会儿。”梁田田把被子裹在他身上,轻轻拍着他手臂。

    她还在身边,真好……

    莫名的松了口气,困意袭来,欧阳文轩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梦中,似乎有一只温暖的小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的,像是在抓痒痒……欧阳文轩怕痒,来回躲避,似乎也没能成功。那只小手暖暖的,柔柔的,不知不觉他竟然睡死了过去。

    梁田田费劲巴力的把温度计从他身上抽出来,还好,已经不烧了。

    这家伙,也够能折腾人的了。

    空间里灵气足,希望能治好他吧。

    梁田田控制着空间一路飞回了灵山县,梁家为了她的事儿都快吵翻天了。

    “爹,小妹怎么去了府城?他一个女孩子,定远侯府那种地方怎么能去呢?”梁满仓在大厅里绕圈,“不行,我不能等了,我这就去府城,把小妹接回来。”他越想越不安心。

    “已经过去快两天了,我也等不了了。”梁满囤急吼吼的跑出大厅,“崔大,崔大,套车,套车,城门一开咱们就走。”

    “满囤,咱们骑马去,快。”梁满仓拉着弟弟就要走。

    梁守山头疼的直磨牙,“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干啥去?给我回来!”儿子大了,这种无力感真是让人捉急,有时候恨不得把他们按住狠狠揍一顿才解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还欠姑娘们一更,明天继续爆发(*^__^*) 嘻嘻……姑娘们高兴咩,那就来几张粉红票吧。

    关于那个【蛋票】的事儿,姑娘们有免费票的投一下吧o(n_n)o谢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