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79中毒【第一更】

    感谢【dragon_318】亲打赏的平安符么么

    今天第一更,姑娘们,求票

    ----------分割线---------

    辽东府的冬天,天黑的早。申时左右天就已经黑了,路上已经很少能看到行人了,两辆马车却匆匆忙忙的出了灵山县城。

    梁田田掀开车帘,望着不断后退的景色,心里莫名的平静了。

    她突然就明白了之前心慌的缘由。

    “小姐,你先睡一会儿吧,路远着呢,只怕要明天一早才能到府城。”崔婆子贴心的带了两床棉被在车里,一床厚的铺在身下,还有一床堆在一边给梁田田靠着,这样赶路不至于太难受。

    “哪里睡得下呢。”梁田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文轩到底病的怎么样?”之前孙维仁带着人急吼吼的到了梁家,二话不说就让她跟着走。梁田田自然不肯,待问明白是欧阳文轩那边出了事儿,她给家里人留了口信,甚至等不到大哥他们回来就急忙出门了。

    早就告诫过那家伙要看病,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弄的,现在居然要派人来请自己。她哪里会什么医术,只不过比旁人多了一些救命的药罢了。

    梁田田摸摸身边装模作样放着的药箱,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得了他。

    夜晚寒气大,也幸好这几日是晴天,不然下了雪路滑赶路更慢。

    马车赶的飞快,一路颠簸。梁田田在马车里冷的缩成了一团。汤婆子早就凉了,被扔在一边。崔婆子把棉被裹在她身上,自己抱着她取暖,主仆两个一路上昏昏沉沉的,时不时的眯上一会儿,等到第二天天光大亮醒来的时候,发现马车已经到了府城。

    前面的马车停下了,孙维仁派人过来回话,“前面有家客栈。府上的人已经打点好了,小姐先下车收拾一下吧。”

    这赶了一夜的路,又是饿又是困的,梁田田也着实难受。这些还都不是特别难熬,她也憋的够难受了。

    “好。”她只说了一个字,发现嗓子哑的厉害。

    一行人匆忙进了客栈。已经有人备了洗漱的东西,另外送来一套干净的衣裳。“小姐,我家老爷说了,事急从权,委屈姑娘了。”

    梁田田一看,是一件小厮的衣裳。跟孙维仁身边那小厮的衣裳是一样的。她没有矫情,这年头女人抛头露面的不方便。何况她如今身份还不一样了。“没关系,我马上就好。”

    有人送来了热粥和包子,梁田田匆忙吃了一口,换好了衣裳,眼看着娇俏的少女就变成了低眉顺眼的小厮,梁田田将眉毛简单的修饰了一下,低垂着头。倒也不打眼。

    “崔婆婆,您是定远侯府的老人。就别跟去了,我去就行了。”

    “那小姐可多加小心。”崔婆子知道定远侯府的水深,忍不住提醒道:“小姐凡事千万忍着,小侯爷定能护住您安全的。”她这是怕梁田田一个冲动,给自己惹来麻烦。

    梁田田点头,“放心吧。”她是来给欧阳文轩看病的,不是来拉仇恨的,不然也不用打扮成这样了。

    提着药箱,跟着孙维仁出了门。马车直接到了欧阳文轩住的院子才停下。

    远处有人在窥探,梁田田一下子就发现了,却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舅老爷,你们可来了。”老仆一早就已经在等了,看着孙维仁下车,激动的忙过去扶着他。

    孙维仁腿脚不好,这一路上也被折腾的够呛,“文轩怎么样了?”

    “舅老爷,进去说。”老仆压低了声音,下意识的往马车里打量,结果没有看到想看的人,就愣了。“舅老爷,那人……”他之所以派人去灵山县,最大的原因是为了梁田田,对孙维仁只是顺带而已。

    孙维仁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不会自己看啊。”然后就拄着拐大步往前走,“文轩,小舅舅来看你了。你说说你,好模好样的怎么还病了呢。”他一路碎碎念着往里走,梁田田无语的摇头,看了老仆一眼,“老人家,我在这呢。”随即跟上孙维仁,一路直接去了欧阳文轩的卧室。

    一进门梁田田就被那浓郁的汤药味儿熏的一个喷嚏,这屋子是多久没通风了?

    “文轩,文轩……”孙维仁坐在床边,不住声的唤着。床上的少年紧紧闭着眼睛,一张圆润的脸蛋瘦的就剩皮包骨了。

    梁田田眉头蹙的老高,这才几天啊。

    “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小侯爷的病我真是无能为力啊。”

    梁田田这才注意到,床边不远处跪着一个人,不住的磕头。

    “把人先带下去。”老仆摆摆手,有小厮过来拖着那人就走。

    “这屋里也不通风,你们要把他憋死吗?”孙维仁突然起身,指挥老仆,“去,把窗子打开,先通通风。”

    老仆忙拦着,“舅老爷,可使不得啊,少爷高热不退,哪里受得了风寒。”

    “高热?”孙维仁吓了一跳,伸手一摸,果不其然。“这人怎么烧成这样?”他也是一脸骇然,“这可如何是好?”

    梁田田一听只是高热,倒是不急了。“麻烦让让。”她过去摸了摸,又装模作样的把把脉,随即道:“给我拿一坛子烈酒来,再送碗温水,无关紧要的人先出去。”她不是真正的大夫,一般的病或许没有办法,这高烧还真是有办法的。

    “喂,丫头,你行不行啊?”孙维仁看着人抱来了烈酒,忙道:“这个我会,我来就行。”显然也知道用酒水降温的法子。“这个我来,我来,以前我生病我娘也给我退烧过……”

    “你先出去。”梁田田发现有点儿受不了他的唠叨,忙对老仆道:“烦劳您守着门,我治病不想有人在旁边打扰。”屋里那股子汤药味儿浓的呛人,梁田田也忍不住道:“把离床远的窗子先开开,不要紧的。”

    老仆对梁田田的话倒是很相信,忙去做了,又吩咐大家都出去,待轮到孙维仁的时候,他直接道:“舅老爷,我扶您出去吧。”

    孙维仁傻了吧唧的道:“这退烧是得脱衣裳的,她一个小丫头,不大方便吧。”这个时代的女人不应该都是很含蓄的吗,这小丫头怎么……

    老仆一把捂住他的嘴,直接拖着人出去了。

    舅老爷是真傻还是假傻,这种要命的时候,说那么多做什么?

    再说,人家梁家小姐都不说什么,舅老爷瞎操的什么心?

    到底是哪一头的啊?

    屋里就剩下梁田田和昏迷不醒的欧阳文轩,梁田田叹了口气。“你呀你呀,怎么每次见你都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幸好自家人这几年没什么毛病,她这空间里的药品几乎没动过。

    梁田田找到退热的针剂,直接给欧阳文轩打了一针。之前还有点儿担心他突然醒了,结果她折腾半天,人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梁田田这心就愈发往下沉。

    欧阳文轩这个样子可不妙。

    她不敢大意,又给他吃了退热的药,这才用物理疗法降温。

    衣裳什么的直接扒掉,只留了一条犊鼻裤给他遮羞。梁田田才没有那些迂腐的思想呢,直接爬到床上给他推拿。

    直忙活了大半个时辰,梁田田才叫人进来。

    “把床铺整理一下,给他换身衣裳,然后叫个大夫看看,情况怎么样了。”梁田田折腾的满头细汗,坐在桌边喝茶。

    老仆忙亲自收拾了床铺,待看到自家主子被扒的只剩下一条裤子的时候,脸颊抽搐了一下。换衣裳的时候发现,主子的下身也被揉搓过,他的脸色就愈发的不自然。

    这位梁姑娘,到底对主子做过什么?

    他检查的仔细,发现主子的屁股有一块有血迹,轻轻按了一下,发现竟有个针眼。老仆蹙眉,不动声色的擦拭了身体,随即换了干净的衣裳。

    大夫很快就来了,苦着一张脸给欧阳文轩把脉,结果眼睛一亮。“高热退了,好现象。”他又研究一会儿,眉头依旧蹙起,“毒依然未解。”

    梁田田一口茶呛住,“你说什么?他中毒了?”怪不得折腾这么半天人都没醒呢,梁田田无语死了,感情下药不对症啊。

    孙维仁一把拽住那大夫的衣领,“文轩怎么会中毒的?他明明好好的,到底是怎么中的毒?”

    “我……不关我的事儿啊,我就是一个郎中,是被你们府上拉来的,我就是一个草头郎中,没什么本事的……”郎中都要哭了,之前还纳闷呢,怎么定远侯府突然请了他,还以为走了大运,谁曾想是这小侯爷要死了,这是找替罪羊啊。

    郎中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老爷啊,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小儿子,求求你们了,放了我吧,我保证什么都烂在肚子里,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的……”

    “你特么的说什么呢?”孙维仁脸色难看,“你的意思是文轩没救了是不是?我告诉你,如果他有事儿,我让你全家陪葬!”

    梁田田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呦,好大的气势啊。这才来了几年啊,就把纨绔的习性学了个通透。

    孙维仁被她盯的不好意思,尴尬解释道:“这帮庸医,你不吓唬他们,他们都不尽力,我就是吓唬吓唬他们。”

    大夫堆在地上,双腿之间一股难闻的气味儿,哭了。

    尼玛,吓唬人你不早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