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73捉【和谐】奸

    感谢【猫窝儿】亲的粉红票

    感谢【dragon_318】、【dfsの】、【宁静雨夜83】亲打赏的平安符

    头痛中,找不到原因~~~~(>_<)~~~~

    --------分割线---------

    在梁家憋气,在家里看窝囊的大哥更憋气,曹洁羽晚上索性就去了如意楼。

    如意楼里漂亮姑娘多,软语温存的,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

    曹洁羽更是色、中、恶、鬼,别看年纪小,却也是花丛老手了。

    本来曹洁羽还挺惦记那个玉如意的,毕竟是他给梳头的,这心里就多了一分别样的心思。自从知道那玉如意被西域富商包【和谐】养了,他这心里总像是有一团火在烧,恨不得把那玉如意抢回来才好。

    可他一听人家三百两包了一个月,结果人也没睡,就放在那了。他这心里就又像是得到了安慰似的,没有闹事儿。偶尔到了如意楼还去看看玉如意,有那么一两次两人甚至成就了好事儿。

    自古人家就说,这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曹洁羽一想到这玉如意是被西域富商包了月的,他们两个这偷偷来往,就有一种偷【和谐】情的错觉,每每想起来都觉得兴奋。

    今儿到了如意楼,他也不例外,首先想到的就是玉如意。

    几天没见那小骚、蹄子,还别说。心里怪想得慌的。

    如意楼的老鸨看到曹洁羽,顿时像苍蝇看到了屎似的,乐颠颠的迎上来。

    “曹公子来了啊,我们楼里新来了两个唱曲的姑娘,曹公子去听听。”老鸨在他胸口拍了拍,压低了声音道:“有个可是扬州瘦马,虽然不是清倌儿人,可这伺候过人的,更懂得怎么让爷们乐呵不是。”她眼波流转。“怎么样?给曹公子安排一下?”

    曹洁羽有些心动,可转念一想。这扬州瘦马什么时候睡都成,倒是玉如意那女人,那西域富商包月可就快到一个月了,他再不去,这偷的感觉不就没了。

    这样想着。他就摇摇头,“不了,我今儿还去玉如意那。”

    还真被那狐狸精给迷住了。

    真当她是什么贞洁烈妇啊,都不知道伺候了多少男人了。

    老鸨心里鄙视,面上却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曹公子。你也知道,如意那丫头让西域来的富商给包了一个月。我们如意楼也是要做生意的,这做生意,可不就得讲究一个诚信吗……”

    曹洁羽随手扔过去一个元宝,足足有十两银子,老鸨顿时喜笑颜开的闭了嘴。“巧儿,巧儿,来。带曹公子去后院。”那西域客商自从包了玉如意,起初她还不敢胡乱安排玉如意接客。怕被那西域富商发现了。可一来二去的,这都一个月了,也不见那西域富商来几次。今儿天也晚了,眼瞅着那人也不会来了,老鸨才不会放着好好的银子不赚呢。

    十两银子啊,果然是县令的公子,倒是舍得。

    老鸨心花怒放,觉得玉如意这丫头真不错,不是清倌儿人也不是头牌,可就是这拌清倌儿的功夫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为此她可没少赚钱。

    “让人好酒好菜送去玉如意那。”老鸨乐颠颠的吩咐一声,又去招呼其他人了。

    曹洁羽熟门熟路的去了玉如意所在的小院,小丫头看到他来,喜滋滋的通传了一声,玉如意就俏生生的迎出来。

    一张俏脸不施粉黛,在灯笼下却有一番别样的美感。

    “公子,你可来了,叫奴家好想。”明明前一刻还恨不得对方死在哪个姐儿的肚皮上,可真看到了人,她这副欲语还休的模样,顿时让曹洁羽心里起火。

    “如意,可叫爷好想。”曹洁羽扑上去,照着那张俏脸就是一顿乱啃。

    这曹公子也太急色了。

    小丫头羞红了脸,忙去关了院门。

    玉如意心里鄙夷,面上却一副羞羞答答的模样,“公子,有人看着呢,咱们屋里去。”被她那嫩嫩的小手一揉搓,曹洁羽心头更热,大手摸进了衣裳,直接塞到了胸围子里。“美人儿,可叫爷想死了。”恨不得马上就办了这个小妖精。

    玉如意眼波流转,一双眼睛柔情蜜意的,像是要涌出水来。

    还没等小丫头送上酒菜,两人就情不自禁的滚到了一处。

    如意楼的前院,突然闯进来一群人。个个凶神恶煞的,看着就吓人。

    为首的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看他手上那青玉的扳指就知道,这人非富即贵。

    “娘个蛋的,玉如意呢,给老人滚出来!”这人进来就嚷嚷,身后带来的十几个人同时跟着叫嚷,“让那小贱、人滚出来,我们家老爷来捉、奸了。”气势汹汹的,一看就是来闹事儿的。

    到如意楼来捉、奸,还真是稀奇!

    有那家里的女人是母老虎的,十年八年的倒也闹过一次来青【和谐】楼捉、奸。

    可这男人跑来青【和谐】楼捉、奸的还真是蝎子粑粑——独一份。

    大家伙看热闹的盯着,在看清楚那西域富商还是个中年男子后,大家就忍不住八卦。“难道是他养的什么小童偷偷跑来青【和谐】楼嫖了,被这人知道了?”好像也就这一个可能。

    如意楼里也有看场子的人,当即跳出来几个。一看这场景就以为是来闹事儿的,就想把人赶出去。

    那西域富商冷哼一声,“老子花了三百两银子包了一个姑娘,你们如意楼竟然敢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趁着老爷不在就让那玉如意勾搭小白脸,当大爷不是本地人就好欺负啊!你们如意楼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了?”

    众打手一听。顿时知道这人就是那西域富商,当时就犹豫了。

    有人忙去找了老鸨来,一时间场面有些僵滞。

    老鸨本来正在教训一个如意楼新买的姑娘,这良家女子到了这里,一般都是要经过好一番调教的。老鸨这边刚叫了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准备好好调教调教那姑娘,结果就有人说,那西域富商来闹事儿了。

    老鸨顿觉不好,一面让人去给后院玉如意那边送信。一面去堵住那西域富商,准备拖延一下时间。

    “哎呦爷,今儿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就说吗,这一大早的喜鹊怎么就叫唤呢,原来是大爷来了。”老鸨人还没到。那甜腻腻的声音先脆生生的飘过来。

    西域富商却不买账,冷笑一声,“那你可想错了,这喜鹊专吃腐肉,既然跑你们如意楼门口叫唤,我看是你们如意楼要死人了。”他也不听老鸨多言。“去后院,把玉如意那个小贱人和那奸夫给我揪出来。狠狠的打,打死了算爷的!”看来是动了真火了。

    “老爷你就瞧好吧。”当即十几个壮小伙拎着棍棒就冲向了后院,似乎知道那玉如意在哪里。

    大厅里看热闹的人瞠目结舌的,青【和谐】楼里打架不是没见过,为了一个姐儿争风吃醋的也有。可为了一个这样的姐儿闹出人命的还真不多。

    有些人胆怯,觉得事儿要不好,就偷偷的先溜了。

    还有那不怕事儿的。要过去看热闹,看看是哪位“好汉”翘行。偷吃了人家包下来的姐儿。

    一时间如意楼乱糟糟的,鸡飞狗跳。

    老鸨彻底傻眼了,怎么事儿就闹腾的这么大呢?

    “爷,爷,你听我说,这事儿是我安排不周,让人专了空子,爷你别生气,我再给你安排个清倌儿,爷犯不上跟玉如意生气。”老鸨瞬间想明白了,今儿这事儿可大可小,要是让县太爷的公子死在了如意楼,就算他们如意楼有靠山,只怕背后之人也不能容她这个老鸨了。

    “我不怪玉如意,她一个卖肉的,干的就是这个,还不是听你们这老鸨的。”西域富商一巴掌把人拍飞,“我倒是要看看,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偷吃老爷我的人。”他咬牙切齿的,似乎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打,狠狠的打,给我打断那小子的腿,我看看他还敢不敢偷吃。”西域富商冷笑着,大步往后院去,“我倒是要看看,谁这么大的胆子。”明摆着一副不能善了的架势。

    老鸨这下可是真的怕了。“爷,爷,您听我说,听我说啊。”她也顾不得疼痛,紧赶慢赶的撵上人,“爷,那人不是别人,是本县县太爷的儿子,您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个事儿就算了吧。”她怕西域富商不知道曹洁羽的身份,压低了声音解释一句。做生意的都是以和为贵,想来这人在灵山县做生意,是不想得罪当地的官老爷的。

    不想那西域富商一声冷笑,“县太爷的儿子就可以随便玩别人的女人了?这是他娘的谁家的道理?我倒要看看,是县太爷哪个儿子跑如意楼玩人家的女人。”他说话的声音老大,似乎一点儿都不怕把事儿闹大。

    老鸨差点儿吓瘫了。

    这是哪儿冒出来的棒槌啊。

    今儿这事儿,就算是能善了,传出去县太爷的儿子在青【和谐】楼争风吃醋,他们也算是得罪了县太爷了。问题是那曹洁羽还是县学的学生,这下事儿可真大发了。

    “爷,您听我说,三百两银子我还给您,我另外再给您挑个清倌儿,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着我们女人一般见识。”老鸨彻底怕了。

    那富商一脚丫子把她踹到一边,“他么的,也不看看,爷像是缺银子的人吗。”他大步闯进了玉如意的院子,“把那小子给我拖出来,看爷不打死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