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71大哥,小妹的话不是这么解释的

    感谢【dragon_318】、【别再胃痛】亲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书友080910205917581】、【书友100224221240258】、【禾树组合】亲投的粉红票

    谢谢亲们的祝福(*^__^*) 嘻嘻……

    -------分割线--------

    场面一时间闹得挺尴尬的,正好到了饭时。梁满仓兄弟张罗着请大家到饭厅用饭。

    曹洁羽哪里还有心情吃饭啊,气都要被气饱了。

    可是事儿是他引起的,人家梁家兄弟都大度的没说什么,他要是这样一甩脸子走了,明儿还指不定怎么传他,怎么传他们曹家呢。

    曹洁羽现在骑虎难下,就是想走都走不了。

    反观梁满仓兄弟,像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似的,热情的招呼大家伙。

    “曹兄,这里你最年长,来,请上座。”梁满仓那张脸上始终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如果不是@顶@点@小说 刚才的一幕,曹洁羽真的以为什么都没发生过。

    梁满囤呢,对旁人很是热情,只是看他的时候目光有些怪异。不知道是不是曹洁羽的错觉,总觉得那家伙的目光带着很强的侵略性,每次那家伙目光落在自己脖子上的时候,都让他有一种毛骨悚然的错觉。

    梁家的厨子本就是特意招来的,梁田田又提前吩咐,因此酒菜都是上好的。

    梁家兄弟和五个县学的秀才吃吃喝喝。一时间饭桌上也很热闹,当然,众人心里怎么想的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郝秀才作为局外人倒是看明白了。梁家这两个兄弟。就不是省油的灯啊。别看这年纪小,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兄弟两个配合的天衣无缝,这简直就是一对妖孽。

    他暗自告诫自己,招惹谁都不要招惹梁家这两兄弟。

    饭桌上,梁满仓拿出长子的风范,无论是劝酒还是说话都让人觉得很舒服。梁满囤则扮演着一个憨头憨脑的形象,跟大哥一比,他这个弟弟可就有些冲动了。特别是偶尔那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谁身上。都让人觉得渗得慌。

    梁满囤暗自好笑。

    高大上什么的就教给大哥好了,他就做自己的莽夫,做一个谁都不敢轻易招惹的莽夫,挺好!

    一顿午饭。吃的有人欢喜有人忧的。

    吃过了午饭。梁满仓主动提及,天气正好,不如大家出去骑马。

    曹洁羽当时就拒绝了,以喝多了为借口,匆忙离开了。

    众人也相继告辞,梁满仓兄弟客气的送大家出了梁家,直到众人上马车的上马车,坐轿子的坐轿子。大家伙都离开了他们兄弟才往回走。

    倒是郝秀才,最后一个离开。只是离开前委婉的表示。家中有个年方十三岁的妹妹,不知道方便不方便到府上跟梁家的小姐走动。他倒是不是看好了梁家兄弟,而是惦记着梁家有位宫里的嬷嬷,不管是真是假,先结个善缘,回头仔细打听了,要是真的,不妨让小妹过来学学规矩。哪怕不用真的学呢,就是跟过宫里的嬷嬷,传出去将来小妹嫁人这也是一个噱头不是。

    商人逐利,郝秀才自然考虑过利弊。他自己不跟梁家兄弟走的太近,将来哪怕是有什么事儿,也可以说是小女儿家不懂事儿。再者,万一梁家胜出了呢?他这可算是提前预备了一条路。

    要说这郝秀才,人不坏,就是心思太重了。

    梁满仓笑着道:“两人年纪相仿,如果合得来,倒是欢迎郝家小姐前来做客。”他说的委婉,却也表示了足够清楚。这事儿还得小妹自己拿主意。

    郝秀才倒不是那得寸进尺的,有这话他就知足了。如果想拉近两个小姐的关系,方法真是太多了。

    送走了郝秀才,梁满仓兄弟往宅子里走。

    梁满囤顿时收起了之前的愣头愣脑,微微蹙眉,“大哥,咱们今天这么得罪曹洁羽,以后只怕是彻底撕破脸皮了。”当时大哥暗示,他就得配合。现在想来,却觉得有些唐突。

    梁满仓微微翘起嘴角,“人家都算计到小妹头上了,如果我们还能忍,那还叫男人吗。”他收起笑容,脸上的煞气很浓。“我本来还不想招惹他,可他算计谁不好,竟然算计小妹。说什么表妹的礼物送给小妹,还不是处心积虑的上来就不安好心,这事儿我们要是忍了,回头爹还不得把咱们屁股打烂了。”

    梁满囤吓得抱住屁股,“没那么严重。”

    梁满仓突然停住脚步,“如果是四年前,我们还是老狼洞的普通庄户人家,这事儿当然没那么严重。庄户人家的闺女为了生计抛头露面这是难以避免的事儿,何况小妹还小。可今时不同往日,咱们梁家不说爹的身份,就是明面上的地主身份,也不允许有这样的事儿发生,曹洁羽,是明知故犯,我又岂能饶他!”他说的咬牙切齿,显然是恨极了。梁田田就是梁家人的逆鳞,曹洁羽这一次真是犯到手上了。

    梁满囤点点头,“是我想得不周全。”他眯起眼睛,“竟然敢算计小妹,呵呵,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他眼珠一转,“大哥,你说,我找个戏子,出点儿银子让他去曹家闹一场如何?”他本就是极聪明的人,从小就不按常理出牌,这一出主意也都是馊主意。

    梁满仓这一次竟然没呵斥他,却摇摇头,“戏子都是男人,就算是闹一场又如何,顶多是说他包【和谐】养戏子,咱们辽东府男风虽不胜,可我听说,许多大户人家也喜欢养漂亮的小厮,这就算是传出去也没什么。顶多让人议论几天的。”不知道怎么的,他说这番话的时候突然想到青山书院里孙维仁身边那个唇红齿白的小厮,顿时就是一激灵。

    天啊。那个孙院长,不会真的有什么怪异嗜好?

    “大哥,大哥?”梁满囤推推他,“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梁满仓掩饰性的垂头,再抬头已经恢复了云淡风轻。“不过你这主意倒是不错,咱们虽然不方便用戏子,用女人就没错了。”他笑得意味深长。

    梁满囤一拍大腿。“大哥,你不会时想到了如意楼那个玉如意。”

    梁满仓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你说呢?”弟弟竟然突然开窍了。难得。

    兄弟两个对视一眼,笑得贼兮兮的。

    梁满囤突然耸耸肩,想到前些日子提到曹洁羽的时候大哥就是这样的表情,当时好像就在说那玉如意的事儿。

    难道大哥那个时候就已经在布局了?

    他一想到大哥竟然这样老谋深算。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幸好这人是自己的亲大哥。不然怎么被算计死的都不知道。

    “大哥,爹让我们低调,我们这样得罪了曹洁羽,你说爹会不会不高兴?”梁满囤想到另一个问题,就担心自己的某个部位受伤。

    梁满仓蹙眉,“不好说。”

    “怎么讲?”梁满囤的心都跟着提起来了。一想到曹家涉及到定远侯府内部的争斗,他就有点儿头疼。

    梁满仓边走边分析,“爹之前说有些事儿让我们兄弟自己处理。明明是存了历练的心思,这件事儿我觉得就是个历练。再有。爹却说明了曹家和定远侯府的关系,不让我们乱参合。我又觉得爹是不想我们乱来。可仔细想想这事儿就是矛盾的。”

    “我也是这样觉得的。”梁满囤道:“刚刚我还在想,爹到底是想我们怎样?”明显吩咐的就前后矛盾。

    “也许爹怎样都没想,就是想让我们自己做决定。”梁满仓笑了,“其实我们不用想那么多。事已至此,曹洁羽肯定不会放过我们兄弟的,我们呢,也不想放过他。那就不妨斗斗,野兽我们都拼得过,不过一个七品县令之子,我们怕他做什么?”他说的大气,似乎根本没有把七品县令放在眼里。

    梁满囤听着听着眼睛就亮了,“大哥,你的意思是,咱们先跟曹洁羽斗,如果那家伙敢用官府的力量,咱们就让爹出来。”他越想越兴奋,“县令不过是七品官,爹可是内卫的千户,正五品,哈哈,完胜他七品的小县令……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爹也太厉害了。”

    梁满囤突然明白过来,他也是个官二代啊,以后在灵山县就可以横着走了,因为除了凌旭大哥没有人比他爹的官大。至于凌旭大哥吗……哈,他好像还惦记小妹,所以,可以选择性的忽略了。

    得了癔症的某人被梁满仓一巴掌就给拍醒了。

    “你也知道爹是正五品的千户,你听过直接归天子管辖的内卫用官级压人的吗?你长不长脑子啊。”他点了点弟弟的头,恨铁不成钢的道:“没听过那句话吗,杀鸡焉用牛刀。”

    梁满囤福至心灵,“哦,对了,可以找顺子叔,他好像刚刚升了百户,是正六品?压他七品也是完胜。”

    梁满仓冷笑,这一次都懒得搭理他了。

    梁满囤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大哥?”他到底哪错了,大哥也说明白啊。

    “真想知道?”梁满仓挑眉。

    “嗯嗯……”梁满囤点头如捣蒜。

    “那待会儿领十板子。”梁满仓说的淡薄,梁满囤却一声尖叫,“不是大哥,不过在外人面前演戏,为什么又要打我?”

    “因为小妹说了,屁股决定了脑子,你这脑子不好使,就让屁股着点儿罪,也许脑子就清醒了。”

    梁满囤都要哭了,“大哥,小妹的话不是这么解释的!”(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