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70腹黑大哥手段多

    感谢【宁静雨夜83】亲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亦柳絮亦浮尘】亲投的粉红票

    ----------分割线---------

    “恕罪恕罪,让诸位久等了。”

    梁满仓兄弟一进门就先告罪,“不知道诸位同窗今天过来,怠慢了。”

    县学的众人本就是被曹洁羽临时拉来的,人家兄弟摆出这样的态度,他们倒是不好挑理了。

    曹洁羽没有见到想象中的那位姑娘,其实他一直弄不清楚那位姑娘是什么人,就有些失望。再看梁家上茶的人虽然规矩懂礼,却都是一些媳妇子和小厮,就更让人郁闷了。

    “听说两位兄弟在内宅,怎么?难道有美人儿伴读乐不思蜀了?”曹洁羽目的不纯,就故意往这话头上引。

    “美人儿倒是有一个。”梁满仓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不过却是舍妹。”他目光扫过众人,看到曹洁羽的表情僵了一僵,就微微眯起眼睛。

    &“小妹在内宅绣花,让我们兄弟帮忙花个花样子,就过去了。”梁满仓随口解释,心里却盘算着曹洁羽的目的。

    这家伙,肯定不会真的没事儿窜门就对了。

    “只知道梁家兄弟有两个聪明的弟弟,却不知道原来还有一个妹妹,怎么没见过呢?”曹洁羽像是无意中提起,笑着道:“初次登门,没带礼物倒是唐突了。不过前几日我给表妹寻了一对耳坠子很漂亮,不如借花献佛先送给梁小姐。”这下人要出来致谢。岂不是就看到人是不是当日那个小丫头了。他算算年纪,没准还真就是的。

    之前开口那位富商的公子郝秀才失笑,“曹兄。只怕你这提议不妥,哪有初次上门就送人家女眷东西的。虽然咱们辽东府风气开放,可传出去毕竟不美,我看你那怜香惜玉的心思就收起来。”他倒是有几分公正的心思。

    紧挨着曹洁羽的一位秀才却道:“郝兄弟这话可就错了,咱们跟满仓兄弟是同窗,他们的小妹自然也就是咱们的小妹,当大哥的送给妹子见面礼。这有什么的?难道我们辽东府的人就这么不堪,喜欢乱嚼舌头?又不是那无知妇人。”他说的理直气壮,实则没安好心。就算在座的秀才能管住自己的嘴。难道还能管住他们带来的下人的嘴?

    “说的是,我这本就是好意,要是梁家兄弟觉得不妥,就当我没说。”曹洁羽这一招以退为进。算是玩的炉火纯青。

    可梁满仓兄弟是谁?

    他们从小可是跟各种人物斗智斗勇过的。又在山林里跟野兽搏杀过,梁守山可真是穷养儿子富养闺女的典范,闺女练武就亲自喂招,儿子就直接丢到山林里,虽然有他盯着,可兄弟两个这几年也没少吃苦头。他们本就不是温室里的花朵,哪里会被这几个秀才难为住。

    梁满仓抿着嘴笑,似乎一点儿都不生气。手指轻轻敲了敲椅背,含笑道:“舍妹年纪虽小。却也是宫里出来的嬷嬷从小教着规矩的,咱们辽东府的规矩的确不大,可是舍妹从小跟着宫里的人学了一套规矩,倒是从来不敢逾越半分,哪怕是我们兄弟去见小妹都要让丫头通传的……曹兄的好意我带小妹心领了,君子不夺人所爱,曹兄的东西还是送给表妹。”

    他说的云淡风轻,最后忍不住调侃了一句,“表哥表妹情意长,曹兄倒是懂得怜香惜玉呢,我们兄弟可是自叹不如啊。”他语带调侃,让人挑不出错来,偏生却暗示大家:曹洁羽表兄妹不干不净。这样的笑话在男人里本也无伤大雅,可梁满仓之前又说了梁家规矩大,就忍不住让人多想了。

    有几个聪慧的当即察觉不妙,郝秀才更是隐隐后悔趟了这趟浑水。这曹洁羽哪里是来拜访的,就是来踢场子的。

    他就没闹明白,梁家兄弟来私塾不到一个月,之前看曹洁羽各种拉拢,怎么突然间……他们家可以说是灵山县首屈一指的富贵,官面上也有几分关系,知道曹家的背景,倒也不至于多怕,却也不愿意得罪。此时他见了梁家的大厅摆设就知道这样的人家也不是好惹的。

    心里只想着两不相帮,郝秀才期望不要引火烧身才好。

    曹洁羽就纳闷了,不过一句话而已,怎么让梁满仓这家伙说出这么多看似没事儿实则陷阱重重的话来?他当时说话的时候也不过有个隐约的想法,被他这样一点,倒像是自己处心积虑似的。

    曹洁羽暗自磨牙,这小子比自己小三岁呢,也太难斗了。

    如果让凌旭知道他此时的想法肯定是嗤之以鼻,大舅哥前世就以腹黑见长,这一世也不知道怎么了,似乎比前世更加变本加厉。凌旭这样的老狐狸都不敢轻易招惹,曹洁羽这货纯粹是自己往枪口上撞。

    没那本事还非要自不量力,可不就是等死吗。

    还没等曹洁羽说话,梁满囤阴阳怪气的道:“这幸好我大哥拒绝了,在座的也没有那长舌妇,不然有那缺心眼的二货给传出去,还说曹洁羽你跟我小妹私相授受呢,天地良心,我小妹连你是方的是扁的都不知道。宫里的嬷嬷知道了只怕会敲鸣冤鼓告你一状。”他装作愣头愣脑的,这番话说出来,场面一时间有点儿冷。

    众人这是第几次听到宫里的嬷嬷这词了?

    大家伙面面相觑。

    宫里的嬷嬷即使出宫了不也是那些高门大户才用得起的吗,什么时候传说中的土包子也能请宫里的嬷嬷来教养姑娘了,是假的?

    能考中秀才的,都不是多笨的,稍微一想,众人就觉得这水太深,一时间谁都不说话了。

    梁满仓哼了一声,“满囤,不许乱说。曹兄就是一番好意,你这样说话将曹兄置于何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什么险恶用心呢。我们梁家和曹县令家井水不犯河水,不过做点儿小生意,让那无知的人听了去,还以为是曹县令以权谋私要夺我们梁家的产业呢,你这样说话,让曹家情何以堪?”

    众人瞠目结舌的听着,曹洁羽都傻了。

    尼玛,他就是惦记梁家一个小丫头,怎么就突然间的上升到政治高度了?

    似乎哪里不对劲?

    没按剧本演啊!

    梁满囤垂着头,“大哥我错了,不该跟外人一样败坏小妹的名声,我跟小妹又没有仇。”他愣头愣脑的加了这么最后一句,让曹洁羽好悬没郁闷的吐血。

    说的像是他曹洁羽跟梁家小妹有仇似的,按照梁满仓那话的意思,就是曹家跟梁家有仇。可这两家人都是刚搬来灵山县的,这他么要是传出去,没准真成了曹县令要谋夺梁家的产业了。

    问题是梁家就一个破皮货铺子他知道,有什么好谋夺的?

    曹洁羽欲哭无泪,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错觉。

    梁满囤这个二货,平日里怎么没看出这么缺心眼。这种话难道也是能摆在明面上说的?这样的事儿,难道不应该是心照不宣吗?

    梁满仓冷哼,“你这样没头没脑的话岂不是让人误会?回去自己领十下家法,算是惩戒。”

    梁满囤似乎很吃惊,惊呼一声。

    “又不是我惹得事儿?”

    众人的目光就忍不住落在曹洁羽的身上,好像是这家伙没头没脑的非要送人家妹子什么礼物才惹出的事端。

    梁满仓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不是你惹的事儿,难道还怪曹兄不成?人家是客人!”

    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曹洁羽要是再不说话,这事儿将来传出去,他也就不用在县学混了。

    “梁兄弟,是我口不择言没有思虑周全,你别介意。”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挤出一丝笑容解释道:“我跟令妹都没见过,哪里谈得上是有仇,不过是爱屋及乌,想着跟两位交好,就想着送些东西……”

    “那我们跟你交好,回头送你嫂子一副耳坠子可好?”梁满囤梗着脖子,愣头青一样开口。

    给他嫂子送东西,这是要给曹家戴绿帽子怎么的?

    曹洁羽的脸色当即就变了,这事儿可不能忍。

    梁满仓却在他开口前大声呵斥了一句,“满囤,不得无礼。难道旁人犯错你也要有样学样不成?爹平日里教的规矩都忘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大哥,是我错了。”梁满囤似乎对认错这事儿很在行,当即就说道。看那可怜兮兮的模样,不知道的以为他多委屈呢。

    梁满仓又跟曹洁羽笑着解释,“他就是打一个比喻,就像是曹兄对舍妹没有仇一样,满囤对曹兄的嫂子也没旁的心思。”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曹洁羽就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偏偏有口说不出,也只好尴尬的吞了。

    曹洁羽眯缝着眼睛,心里恨极了梁家。

    好啊,他本想和平解决这事儿,既然梁家兄弟不识抬举,那就不要怪他不择手段了。

    目光落在那些精美的瓷器上,他笑了。

    官窑?

    官窑好啊!

    只有皇家和高官才能用的官窑,突然出现在了一个普通商人家里,这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就算他们狡辩不承认又如何,他爹是县令,说那是官窑,它就得是官窑。(未完待续。。)

    ps:明天一浊生日,跟姑娘们求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