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68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感谢【dfsの】、【yh_yh1166】亲打赏的平安符

    粉红票告急,姑娘们,求帮忙

    -------分割线-------

    梁田田觉得这个世界真是稀罕,青【和谐】楼楚馆的姑娘跟人谈什么糟蹋身子,听着就稀奇。

    可是看老鸨一脸的讨好,倒是不像是生气的模样,梁田田就愈发奇怪了。

    那瓶子里装的东西,难道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药?

    白色的粉末,到底是什么呢?

    梁田田也想不出来,就干脆躲在一旁看热闹。

    “我的儿,娘知道是委屈你了,可你也知道,你这模样出挑,娘这也是没办法。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如何?”她笑的一脸谄媚,“娘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你这一次依了娘,我的儿,娘是不会忘记你的好处的。”

    玉如意面色变换,似乎有些心动。可还是冷着脸道:“妈妈上一次就说过这话,上上一次还是这话,我都不知道该信妈妈哪一次的了,我这身体,现在可是被糟蹋坏了,妈妈且看我这里,曹公子已经几日没来了,我总是拿小日子搪塞,这身体刚刚见好,妈妈就又送来这个,是不想我活下去了吗。”

    梁田田瞪大眼睛,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可还是云里雾里的。

    老鸨笑的愈发谄媚,“我的儿,娘保证,这肯定是最后一次了。”她笑的畅快。“这富商可是西域来的,有的是金银好处,我的儿,这也是当娘的惦记你,只要你伺候好了他,还愁这赎身的银子不够吗?到时候何必指望你那个曹公子?”

    她的话到底是打动了玉如意,犹豫着点了点头。

    “我的儿,娘就知道你是最知道娘的。”老鸨笑着把那瓷瓶塞到她手里,拍了拍她骨节分明的嫩手。“放心吧,已经细细筛过十几次了,巧儿办事儿你就放心,不会太难受的。”

    玉如意此时却冷了脸,“不难受?那妈妈怎么不让旁人试试。”

    老鸨脸色尴尬,“他们不是没有我的儿会办事儿吗。要是露馅了,砸了咱们如意楼的招牌,咱们娘俩可就全完了。”

    玉如意冷着脸,带着一股子自暴自弃。“真到了那时候,遭殃的也是妈妈,我大不了换一家就是了。在哪儿还不是卖这身皮肉吗。”

    “我的儿,你这说话。娘可是要伤心的。”老鸨假装擦了擦眼角,“娘这不也是为了你们好吗。”到底是玉如意答应了她的要求,就是老鸨也不好说什么重话。

    “真的为我好,就把卖身契给了我,让我找个良人嫁了。”玉如意巴巴的看着她,“妈妈可愿意成全我?”

    老鸨的笑僵在脸上,“我的儿。娘突然想起来,还有事儿去做。你可快点儿扮上。那西域客商待会儿就过来了。”

    玉如意死死攥着那瓷瓶。“妈妈就不怕曹公子知道了怨怼?曹公子可是县太爷的公子呢。”虽然明知道没有希望,她还是想挽救一下。

    果然,老鸨冷笑一声。

    “县太爷的公子又如何?要是县太爷我或许还怕他一怕。不过是个公子而已,还是个次子……”老鸨冷笑,“听说那曹公子还是县学的学生,他就算知道了如何,大不了我就把事儿捅出去,他要是敢闹,我就让他县学的身份都没了。”看她这满不在乎的模样,还真不像是狐假虎威。

    玉如意想到楼里的姐姐们说过,这如意楼不像是表面那么简单。现在看老鸨一副连县太爷公子都不怕的模样,她也就歇了某些心思。

    老鸨也有了几分火气,皮笑肉不笑的提醒道:“我的儿,你可要记得,你伺候曹公子的时候可不是什么真的清倌儿,就算是曹公子知道了这件事儿,第一个要找的也是你的麻烦。”说完话,转身就走。留下房间里玉如意铁青着脸。

    老鸨带来的那个巧儿也惨白着一张脸走了,很怕留下来会被玉如意牵连。这楼子里的姑娘,一个个在客人面前软语温存的,对待他们这些没伺候人的小丫头可没那么客气了。只要不是弄花了脸和身子,一般老鸨也是不会管的。他们平日里在客人那边受了气,就更是变本加厉的折磨人,巧儿被玉如意打过几次,当时都是用针扎的,身上一点儿痕迹看不出来,却足足疼了十几天,差点儿死掉,现在一看到这玉如意就是一阵后怕。

    玉如意冷着脸坐着,也不化妆了,就在那发呆。她贴身的小丫头过来,看到那瓷瓶,哭着道:“这妈妈也太狠了,怎么又给姑娘送这个,这不是糟蹋人吗。”说着就夺了那瓷瓶,“我去扔掉。”

    玉如意叹了口气,死死拉住她。“傻妹妹,扔了又如何,还不是要送来新的。今晚到底要接客的,没了这东西她还不扒了我的皮。”到底是贴身伺候的,多了几分香火情,两人感情倒是不错。

    小丫头哭道:“那也不能这样糟蹋人啊,上个月姐姐才用这东西伺候了曹公子,要是再用,那身子怎么受得住。”

    玉如意叹了口气,“有什么办法呢,咱们就是干这个的,不就是用自己的身体伺候爷们喜欢吗。”她拿着瓷瓶走向床铺,“不然你以为,如意楼的名声为什么这么响,外面都传咱们如意楼的清倌儿多,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漂亮又乖巧的清倌儿,还不是妈妈这手段用得好。”她看着瓷瓶,眸子里毫不掩饰的恨意,似乎在看着那老鸨。

    “妈妈倒是会赚钱了,可就苦了楼子里的姐妹。”小丫头哭道:“上个月跟我差不多大的青黛姐姐梳了头,结果妈妈就用这法子让她连着接了几个客人。结果……”小丫头哭着道:“前些日子青黛姐姐就病了,昨儿我去看她,高热不退,已经不认得人了,怕是要不行了。”

    玉如意脸色愈发难看,“青黛也是好命。”

    小丫头:“……”瞪大了眼睛错愕的看着她,“姐姐你说什么呢?青黛姐姐都要死了。”姐姐一定是被气糊涂了。

    “早死早托生,离开这里,来世投胎到个干净地方。有什么不好的。”她轻轻抿着头发,“我也想死呢,可就是狠不下心了结自己,结果就要受这份罪。”

    “姐姐,你可别吓我啊。”小丫头吓得抱住她,“姐姐。曹公子说过的,会给你赎身的,姐姐你可别做傻事儿。”

    “男人的话你也信。”玉如意叹了口气,“好了,我也要用这个了,你还小。先出去吧。”

    小丫头欲言又止,红着脸出去了。

    梁田田莫名的心里发堵。虽然不知道那瓷瓶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可此时多少猜出来,肯定不是好事儿就对了。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其实这话掉过来听,也是不差的。

    这玉如意,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竟然就产生了这样轻生的念头。也是个可怜之人。

    梁田田莫名的心塞,却也知道自己不是救世主。这样的世道。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儿……她大抵只能看着了。

    玉如意上了床,放下了透明的纱帐,窸窸窣窣的脱了衣裳。

    梁田田朦朦胧胧的看着,想着果然不错,到底还是为了那事儿的。

    倒了些白色的粉末在手上,玉如意喃喃自语,“这瓷器磨成了粉末,也到底是瓷器,我这身体,也不知道还能受得住几次。”妈妈说的什么最后一次的话,她就当成了放屁,根本就信不得。

    梁田田瞪大了眼睛,眼看着她把那东西塞到自己的身体里,瞬间就明白了。

    现代社会科技发达,有这个修复那个修复术的,古代人的智慧也忽略不得。就有那姑娘婚前破了身,婚后不想被夫家发现的,用了一些手段规避,这样新婚之夜也会有落红,就不会让人发现问题了。

    她曾经在一本书看到过,有用黄鳝的某个部位装了鸡血备用的,还有半夜偷偷换了元帕的,方法千奇百怪,却也不少。

    她记得看过最血腥的一个法子就是在里面塞了细瓷粉末或者干脆是玻璃粉末,也会落红……这本就是青【和谐】楼楚馆常用的手段,却没有想到,今天能够亲眼见到。

    遇到了这样的事儿,梁田田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迷迷糊糊的离开了如意楼,梁田田心里闷闷的,她有点儿后悔,就不应该来这种地方看热闹。本来想着找到那个玉如意,看看是什么样的人,将来好设计那个曹洁羽。可是真的到了这里,她又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回到家里,躺在了床上,梁田田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这一晚不过一个时辰的经历,却让她某些思想有些颠覆。

    也不知道折腾到了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梦里总是曹洁羽和玉如意这两个人反复出现,也看不清脸,就觉得他们纠缠在一起,似乎有闹不完的事儿。

    最后的梦境是玉如意被曹洁羽逼迫着,拿着一块碎瓷片割向自己的脖子,梁田田猛的惊醒,“不要!”出了一头的汗。

    “小姐,小姐,小姐可是做噩梦了?”绿柳担忧的看着她。

    梁田田吁了口气,“没事儿。”她想到梦里的种种,摇摇头,心里乱糟糟的。

    如意楼、玉如意、曹洁羽,几个名字在脑子里反复的过,直到早晨练完功她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

    直到梁满仓兄弟出门跟她打招呼,梁田田想到了县学,脑子里有光亮一闪。(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精彩大戏马上开演,姑娘们表错过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