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61逗比舅舅和无奈外甥

    感谢【shang2001】亲投的粉红票

    -------分割线-------

    青山书院占地几十亩,在灵山县城这种地方,虽然不是什么黄金地段,能占用这么大的面积,也是不俗了。

    一座座房舍掩映在绿树花海之间,微风吹来带着一股清新自然的气息,整个学院竟然都被植被包裹住了。不过刚刚落成两年不到的青山书院,也不知道怎么的有这么多的植被环抱。

    学院里随处可见蓝白相间文士袍的学子,每个人的胸口都用青色的绣线绣着“青山”二字,所有的学生竟然都是统一的装饰。

    每个岔路口都有指示牌,标明了位置。

    如果梁田田在这里,一定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这里的一切,竟然跟前世那些高等学府很相像。

    此时,青山书院一座清幽的小院里,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厮捧茶进入书房。书房里面两个男子相对而坐,仔细看两人的面容有些相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对兄弟。

    其中年长的那人随意的靠在迎枕上,一条腿粗一条腿细,明显有些不足之症。

    坐在他对面的少年目光落在他的腿上,眸子里有着毫不掩饰的心痛。

    “何必还执着呢,我都放下了。”男子看起来已经有二十几岁了,可一开口却有些跳脱,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总让人觉得他似乎在玩闹。

    “舅舅。”少年微微蹙眉。“我怎么觉得您出去几年,这性子变好也忒大了些。”

    “有什么变不变的,你如果像我似的死过一次就知道了,这人生啊,其实除了生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青年接了茶,“快来尝尝,这是我新做的蜂蜜柚子茶,一般人我都不给喝,你是不知道。这柚子皮处理起来多麻烦,我怕他们处理不好,自己亲自动手,结果弄得一手的泡,你看看,这都没好利索呢……”男子明显有化身话唠的趋势。

    少年忙阻住他。“好,好,我这就尝尝。”他接过茶盏随意喝了一口,眼睛一亮,“东西不错。”虽然跟他平日里喝到的蜂蜜比味道差了一些,不过这味道也挺特别的。不错。

    “才不错啊?”青年似乎不是很满意,难道哪里出了问题?他喝了一口。味道没错啊。

    皱眉道:“文轩你这小子就是不喜欢说实话,小小年纪弄得跟老夫子似的,这样可不好。”青年舒服的喝了一大口,“多好的东西啊,纯天然无公害的,那柚子上甚至还有小小的虫眼,难得啊难得。我告诉你小子。别生在福中不知福。”

    虫眼?

    欧阳文轩嘴角抽搐,“小舅舅。你到底给我吃的什么?”不带这样整人的。

    “放心吧,毒不死你。”青年白了他一眼,明明二十八岁的人了,看性子比欧阳文轩还跳脱。

    此地的两人一个正是定远侯的嫡子欧阳文轩,另外一个吗,也不是外人,青山书院的院长——十八岁的探花郎——孙维仁。

    孙家是欧阳文轩的母家,孙维仁是欧阳文轩的小舅舅,这可是嫡亲的关系。

    当然,这一层关系梁守山是知道的,毕竟这事儿在辽东府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梁家兄妹如今还不知道罢了。

    “什么东西?当然是好东西。”孙维仁挑挑眉,“要不是看你最近气色不好,我还不给你吃呢。”他收起玩笑的嘴脸,认真的打量少年半天。虽然我不是大夫,也看的出来你的情况有点儿不对劲,他微微蹙眉道:“你的脸色可不大对劲,有没有去看大夫?”

    “看了,就是风寒。”说话的功夫,欧阳文轩似乎觉得嗓子有什么堵的难受,微微咳嗽两声,脸憋的通红。

    孙维仁把茶递过去,“喝口茶压一压。”随即咕哝道:“这么小就跟个小老头似的,真是无趣。也不知道将来哪个姑娘才会看上你。”

    欧阳文轩一口茶堵在喉咙里,指着孙维仁一阵咳嗽,憋的脸都红了。

    “行了行了,我不过随口一说,你好歹也是定远侯的嫡子,典型的富二代、官二代,不知道多少小姑娘恨不得把自己打扮成小白羊送到你面前呢。我大外甥最抢手了,行了,别跟舅舅生气了。”一副哄孩子的口气,弄得人哭笑不得的。

    欧阳文轩就知道,跟这个向来不按常理出牌的小舅舅就说不明白。

    “我这次来,一是看看小舅舅,您这学院不错。小舅舅在这里我很放心。不过新来的灵山县县令曹清然是什么身份想必小舅舅也清楚,我怕那女人铤而走险做出对您不利的事儿,送来了二十个人,小舅舅留他们在学院里做个普通下人,关键时候也能保护您。”梁守山都调查出来的事儿,他自然知道。只是之前不大在意,得了凌旭那边的提醒也不得不让他重视。

    提到这事儿他还挺郁闷的,内卫建了几年,就在辽东府的地盘上,他居然前些日子才知道内卫的头领是凌旭。

    凌旭啊,那个小毛孩子凌旭,竟然是内卫的头领。他郁闷的差点儿吐血,也说不好为什么,就是觉得别扭。

    那小子好像比自己还小着两岁呢,竟然已经是内卫的头领了。

    要出生他比旁人都高一等,要身份地位旁人也是无法比的,却没想到被一个庄户人家的小子给压了一头。

    凌旭,真是好样的啊。

    欧阳文轩不得不承认,那一刻,他有些羡慕嫉妒了。

    不过也仅此而已。

    他和凌旭谈不上什么过节,虽然没有什么交情吧,可因着梁家的关系。对待凌旭,他也是当成半个自己人来看待的。

    提到这事儿,孙维仁的眸子里有杀机一闪即逝。

    “放心吧,舅舅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任人宰割的小舅舅了。”当年被撞断了腿的瞬间,真的孙维仁就已经死了,他只是一个承载了孙维仁记忆的异世魂魄罢了。

    前世他天生不足待在轮椅上几十年都没有放弃自己的人生,今生不过是一条腿不方便罢了…….老天待他不薄,他自然要活出一个不一样的人生来。

    “舅舅这几年走南闯北,倒也收罗了不少人在身边。倒是你。你娘走得早,留下你一个人孤苦无依的,你爹那人又是个只知道打仗的莽夫,这些年你那后妈也没少祸害你。舅舅这一次带回来的人里有不少高手,你挑些在身边,关键时候也能护得你安全。”孙维仁占了这身体。也就承载了这具身体的感情和记忆,虽然对欧阳文轩没有太多的责任吧,可不知不觉的就想要关心照顾他。也许这就是来自血脉的感动。

    “多谢小舅舅了,不过我身边如今并不缺人,倒是您,要保护好自己。”欧阳文轩心里热乎乎的。舅舅回来了,这种被亲人关照的感觉让他觉得好过多了。

    外公一家都在京都。小舅舅却到了辽东府开书院,想来就是为了关照他吧。

    欧阳文轩哪里知道,孙维仁不过是选了一个最习惯的地方生活,之所以选择了灵山县,也是因为这里大抵就是他前世的家。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定远侯府的事儿,欧阳文轩突然道:“小舅舅,我这一次过来。还有个事儿要跟你说。”

    孙维仁倒是稀奇了,“难得看到你这样吞吞吐吐的。怎么?有了心上人了?”他打趣道:“说起来你这年纪也有十七了吧,虽然还未成年,但是也不耽误娶妻生子。你要是有看上的姑娘就跟舅舅说,舅舅先帮你上上眼,合适你们就成亲。别学那些老夫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是放屁,娶媳妇是给自己娶的,可得挑好了。”

    欧阳文轩痛苦的以手触额,每次来见舅舅,似乎都要被他说教一番。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小丫头的身影,欧阳文轩愣住了。

    梁田田,那个小丫头还是个孩子,自己怎么想起她来了?

    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几年前,梁田田梳着双丫髻,捧着大饼给他吃……那个时候的他,觉得她是世界上所有的美好,就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

    “真的有心上人了?”耳边一声嬉笑,把欧阳文轩拉回了现实。“哪有的事儿,不过是想起了一件事儿。”欧阳文轩别看年纪小,却不像孙维仁那样把什么都摆在脸上。“这件事儿跟小舅舅有关,有两个孩子要来舅舅的私塾读书,我希望小舅舅帮忙照顾一二。”欧阳文轩怕小舅舅再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忙开口道。

    “两个孩子,多大的孩子?”

    欧阳文轩一看小舅舅两只眼睛发亮,就知道他肯定又在想那些脑洞大开的问题,忙道:“两个弟弟,一个八岁叫梁满丰,一个七岁叫梁满硕,舅舅你别再逗了。”真是够了。

    孙维仁也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儿过了,不过他每次看到这个俊俏的跟大姑娘有一拼的外甥都忍不住调侃一下。基因好就是好啊,看看人家这模样长得,前世那些什么所谓的花美男都是弱爆了。

    “你放心吧,我肯定给你照顾好。不过你倒是说说,为什么要照顾这两个孩子?”孙维仁很好奇,这个向来对什么都表现的很冷漠的外甥,为什么对两个孩子这么上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突然想起《天龙八部》里的凌波微步和《鹿鼎记》里韦小宝那个忘记名字的功夫,反正就是用来赶路一等一的好。

    心塞啊,我怎么就不会那等高手的功夫呢,不然赶路何必还坐车,晕的整个人都不好了~~~~(>_<)~~~~

    谁有武林秘籍啥的教教我咋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