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58千丝万缕的关系

    感谢【宁静雨夜83】亲打赏的平安符

    转折章节,不要跳章!

    周末,求票

    --------分割线--------

    看这少年眉眼五官一般,只是眼角微微上挑,看人的时候不自觉的喜欢翘着一边嘴角,稍显轻浮。

    来人有点儿眼熟,凌旭知道肯定在哪里见过,可惜,怎么都没想起来。

    凌旭客气的抱拳,“恕在下眼拙,你是?”仔细打量,这人肯定不是官场中人,脸上那股子怎么都无法掩饰的骄傲,一看就是出身不错。还有那身行头,家境应该也是不差的。

    印象中没有这样的人。

    这也怪不得凌旭,他认识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前世今生各种人加在一起,那都是大人物,哪里认识这样的街头一抓一大把的毛头小子呢。

    就在凌旭打量那少年的时候,少年也在打量凌旭。

    辽东府上一届的府案首,好大的名头啊。

    听说凌旭家境不大好,可现在看着,这打扮也是不俗,出行都有马车相送了,看起来也不是简单的人物。难道自己认错人了?

    少年当初跟凌旭也不过一面之缘,还挤在一群贺喜的人中,也知道凌旭不认识自己是正常的。可他心里就是一阵不舒坦。

    凭什么凌旭这样的毛头小子能够得到府案首,被整个辽东府称赞。而他十五岁考中秀才,明明已经很值得人称赞了。偏偏一批人里有凌旭这样的妖孽挡住了所有的光环,让人津津乐道的也是凌旭,凭什么老天这么不公平,凭什么?

    少年眸子里有愤恨一闪而过,凌旭恰巧捕捉到了。

    难道是仇人?

    凌旭想不起来,脸色却渐渐沉下来。

    整个辽东府,还没有几个是他凌旭不敢招惹的。而眼前这小子,明显不在这几个人里面。

    就在凌旭即将不耐烦的时候,曹洁羽笑了。“还以为认错人了。原来真是府案首。说起来你我还是同科,我叫曹洁羽,想当初还拜会过府案首,只怕府案首已经不记得我了。”他说的客气,脸上也始终带笑,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就是让人看着不舒服。

    “原来是曹兄。失敬。府案首一事儿就不要再提了,都是过去的事儿。”凌旭抱拳,当初他考完就急着回灵山县,倒是不记得有这么一号人,不过对方既然开口了,那想必是没错的。

    “曹兄也是灵山县之人。今年我有事儿,咱们改日再聚。”他不喜欢这人。也没想跟他接触,当即找了个托词。

    “哦,我也是刚刚搬来灵山县,这里是凌兄的家吗?”曹洁羽一副热络的模样,从善如流的改了称呼。他抬头一瞥,就看到门楣上写着“梁府”两个大字,显然不会是凌旭的家。忙道:“是亲戚家吧。”

    凌旭点点头,不置可否。

    “大哥。我先进去了。”不知道怎么的,梁田田很是不喜欢这少年,低语一声就进了府。

    曹洁羽眼角瞟过一道翠绿的身影,匆忙扭头只来得及看到一个少女的侧脸,有些晃神儿。

    好俊俏的小丫头啊!

    曹洁羽的眸子里瞬间爆发精光,目光追随着那道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宅子里。

    梁府?

    他心中喃喃,突然觉得今儿运气格外的好。

    本以为灵山县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都没法跟府城的繁华热闹相比,可现在看来,也不尽然吗。至少,这灵山县的姑娘就不比府城的差。他想到昨儿在花灯巷睡的那清倌人,真是说不出的滋味儿。那小骚、蹄子伺候人的手段,如果不是看到那点点红痕,他真要以为自己是被骗了。

    不过他随即想到自己的身份,晾那些老鸨吃了雄心豹子胆也是不敢欺骗于他的。

    这样一想,心头火热,就忍不住又忘了一眼内宅。可惜,照壁阻隔,什么都看不到。

    凌旭目光渐渐冰冷,在心中冷哼了一声。

    这人,如果只是欣赏还好,如果抱着不该有的心思……他凌旭绝不介意假公济私让内卫练练手的。

    “凌少爷,上车吧。”崔安低声催促,瞟了一眼远处的曹洁羽,微微蹙眉。到底要不要告诉小侯爷呢?算了,爹娘都嘱咐了,他们如今已经是梁家的人了,不可以随便给小侯爷传递消息的。

    可是那个人……如果没看错,只怕是对小姐不怀好意。

    少年的心思都掩饰在低垂的眼睑里,或许可以找个机会跟娘说说。娘会提醒大小姐的。

    凌旭点点头,“曹兄,先告辞了。”不管怎样,他都没失礼。

    “那咱们改日再聚。”曹洁羽笑的一脸阳光,只是眸子有些冷。

    凌旭点点头,上了马车。

    马车走出一段路,付山带着人过来,凌旭上了付山赶来的马车,对崔安道:“你先回去吧。”

    崔安恭敬的点头,没有多嘴。

    凌旭一脸阴沉的上了马车,付山满心欢喜而来,看到主子这样,不免在心里打鼓。

    “主子旅途劳顿,先歇歇吧。”他本要禀报事情的,这么一看也不敢开口了。

    凌旭却道:“让人去查一个叫做曹洁羽的人,和我是同年秀才。查查他的身份来历。”

    “曹洁羽?”付山却是一愣。

    “恩?你认识?”凌旭眸子冰冷,想到那人看着小丫头时那不怀好意的目光,就恨不得好好教训他一顿。

    “属下不知道主子说的跟我知道的是否是同一个人。”付山暗自警惕,隐隐猜到了几分可能,忙道:“灵山县新来的县令就姓曹,曹清然,刚到任不到半个月,他的长子叫曹洁雪,是个童生,被安排在县衙做了一个书吏,次子曹洁羽,是个秀才,刚刚被安排进了县学,不过十七岁,不知道和主子说的是否是同一个人。”

    凌旭眉头不但没有舒展,却蹙的老高。

    “我记得灵山县的县太爷早就定下来了,好像不是这个曹清然。”这事儿作为内卫的一把手,他是一早就知道的。怎么出去不过一个月,就突然换人了呢。

    “的确不是这个曹清然,可就在临上任前被换人了。”付山说到这,诡异一笑。“主子或许不知道这曹清然,可却知道他背后之人。”

    凌旭挑眉,越来越觉得这里的事儿有意思了。

    “曹清然此人,之前一直籍籍无名,虽然是进士却也没有什么大的作为。他的一个远房姨娘,竟然是定远侯的继室,不知道怎么的,这位和定远侯的那位继室联系上了,正巧那位手里缺人,就给安排到了咱们灵山县,听说定远侯世子那边可是气坏了。”作为凌旭的心腹,付山多少知道一些自家主子对那位定远侯世子的不喜,因此说这话的时候就带了几分调侃的语气。

    “定远侯继室——上官月陌!”凌旭微微翘起嘴角,笑的一脸诡异。

    居然把手伸到了灵山县,也不问问他的意思,就这么捞过界,真的好吗?

    一个女人而已,凌旭突然吐了口气。

    这个世界上,除了小丫头,没有旁的女人值得他操心。

    既然人是上官月陌的人,那他就不操心了。这个麻烦还是交给欧阳文轩吧。那家伙三不五时的偷偷派人去梁家,别以为他不知道。

    念在他这几年还算本分,凌旭什么都没做。其实也是怕惹恼了小丫头。不过既然他跟小丫头有关系,自然是要出些力的,不然梁家那些好东西岂不是白白喂了狗。

    上官月陌那人凌旭不喜欢,可对欧阳文轩他更谈不上喜欢,只是也不讨厌罢了。

    凌旭不介意亲手收拾这个烂摊子,不过欧阳文轩当初是被小丫头所救,这家伙如果连个继母都不能彻底收拾了,那他真会瞧不起他。

    “找个人告诉欧阳文轩,他继母捞过界了,我,很不高兴!”凌旭抿着嘴,“哦,对了,顺便告诉他,别玩的太快,我还想看热闹呢。”上官月陌他不想亲自动手,可那个曹洁羽……似乎长得也不错。

    不知道怎么的,凌旭突然就想到了当初郭家镇的那个虎哥。那家伙不是喜欢玩男人吗,他就用了些手段,让他一辈子都不缺男人玩。

    宁古塔那种苦寒之地,被发配的人不少,可能活着到那里的人却不多。那里戍边的将士平日里连个消遣都没有,一年到头女人的面都很少碰到,听说那边比较流行兔爷雌伏的。虎哥那人面皮白净长得斯斯文文的,凌旭甚至都没用打招呼,只是隔断了某个人的关照而已,那个虎哥自然而然的就在宁古塔得到了最好的关照。

    凌旭可忘不了,如果不是虎哥那一伙人。小丫头和小舅子也不会被人劫持,更没有那么多的惊吓……他凌旭从来不是个良善之辈,也不介意用些卑鄙下流的手段。

    曹洁羽!

    凌旭默念了一下这个名字,愈发觉得有点儿女性化。

    曹洁羽、曹洁羽、曹婕妤?

    婕妤显然是当不成了,不过当个兔爷雌伏也不错。

    凌旭嘴角挂着诡异的笑,淡然吩咐道:“派人查查曹家父子,我要最详细的资料。”如果他们官声还不错的话,他就权当自己想多了吧。

    “是。”付山答应一声,莫名的头皮发麻。主子笑的这么妖【和谐】娆,这是又想算计谁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