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52甩手千户被逼宫

    感谢【on_318】、【mili】亲的粉红票

    -------------分割线----------

    陈奶奶傻眼了。

    “这跟小花又有啥关系?”在她看来,梁满仓和小花,梁守山娶菊花,这事儿压根就没啥大关系。

    这种事儿在庄户人家不是没有过。她甚至想过,小花将来跟亲娘在一起,在梁家的日子只会更好过。

    别怪老太太这么想,她一辈子几乎没出过村子,连家门都很少出,眼里的世界就是村子这么大,见过最大的官就是里正,遇到最要命的事儿就是儿子没了。

    一个庄户人家的普通老太太,你能指望她有多大的见识。

    幸好,这菊花婶子不是个糊涂的。

    “娘,我都跟你说了,人家大户人家不兴这个。您老也别说咱们都是庄户人家的话,如今满仓和满囤都是秀才老爷了,将来可能还是举人,他们家,已经不是普通的庄户人家了。就是如今咱们家,有了上百亩的田地,有了下人,那也不是普通的人家了,如果我再做出改嫁的事儿来,只会让人笑话的……”

    老太太似懂非懂,却也知道自己想的简单了。

    “那就这样委屈了你?”她有点儿不甘心。

    “娘,没啥委屈不委屈的。当年没有长富,我都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现在我已经知足了,给长富守着,我心甘情愿。”菊花婶子轻声开口,想到当年那个有点儿倔强有点儿腼腆的青年,眼光都柔和了。“再说,我们家就小花这么一个孩子,我不为了旁人。也得为小花考虑。”

    再一次提到小花,屋里的两人都不知道,门外少女捂着嘴,哭的泪人似的。

    “娘只怕还不知道吧,咱们大乾朝的规矩,女人三十以前夫死守节。五十以后依然没有改嫁的,旗表门闾、免除本家差役……这可是莫大的荣耀和实实在在的实惠,儿媳没有本事帮小花,咱们家不是什么高门大户,梁家却能越走越远,那我就慢慢守着。等到了五十岁,就让陈家给朝廷申请。咱们家也立个牌坊,到了那时,也算是小花的一个助力。”

    门外小花捂着嘴,张旺媳妇跟着红了眼睛,扶着她悄悄的回了西屋。

    陈家这一夜注定不安静,可经过了这件事儿,一家人就更亲近了。

    日子在弹指间过去。

    先是陈家给红秀和福生办了喜事。小小的热闹了一场。

    梁家这边梁田田又选了三个丫头。

    贴身的大丫头自然还是绿柳,一个跟绿柳年纪相仿的丫头。起名叫绿蕊,两个十二岁的小丫头,梁田田给他们起名绿萼、绿萍。

    大丫头绿柳是个勤快、稳重的,会功夫懂文墨,那是欧阳文轩精心给梁田田挑来的,不但懂得大户人家的规矩,还是个难得的稳重。

    梁田田挑的绿蕊是个南方来的小丫头,那皮肤叫一个白嫩细致,梁田田就喜欢这鸡蛋清似的肌肤,跟自己有的一拼,没事儿捏捏,觉得手感很好。

    要说她这没事儿捏脸的毛病,还是从球球那落下的。可惜,小家伙长大了,读书也忙,她不能时时捏来玩,看到绿蕊就稀罕上了。尤其是绿蕊那一口吴侬软语,听得她也觉得有趣。

    绿萼和绿萍两个小丫头都是北方人,年龄小,都是爱玩爱闹的年纪。绿萼稍微话多一些,娇俏可爱,绿萍稍显稳重,手脚倒勤快,是个眼里有活计的人。

    梁田田挑人,崔婆子都是上了心的,本就是百里挑一选来的丫头,又经过梁田田这么一挑,那自然都是极好的。

    这一次买了不少的丫鬟过来,崔婆子就委婉的提醒道:“要不要给大少爷、二少爷房里也放一个丫鬟伺候着。”大户人家少爷到了年纪,房里都留丫鬟的。

    梁田田一听头就摇得拨浪鼓一样。“我们家不兴这个,不说我大哥、二哥,就是我爹那也不用这些小丫头伺候。”她考虑到梁守山身边也该有人伺候的事儿,就道:“我爹那暂时您多麻烦一些,回头看有规矩的媳妇给我爹指派一个,也不用她干啥,收拾收拾屋子啥的就行。”

    家里球球和虎子年纪还小,梁田田又挑了二个年长的丫头过去伺候着。不过在这之前她也仔细敲打了一番,“宁可不说话,也不能胡乱鼓动主子,不然让我知道了,我们梁家的规矩,你们是知道的。”球球和虎子还小,如果不是怕照顾不过来,梁田田都恨不得亲自照顾。

    孩子太小,她怕将来被人教坏了,忍不住就要叮嘱,比自己的事儿还上心。

    至于大哥、二哥那边,总也要有人收拾衣裳啥的,就挑了两个稳重的媳妇过去。人都三十多岁,家里也有孩子,手脚都勤快,梁田田也不用担心。

    梁满仓和梁满囤每人都选了一个小厮,年龄都不大,都是十五岁。

    梁守山亲自看过了,两人根骨不错,是习武的料子。又都是识文断字的。人都是梁满仓选的,他给自己挑的是个一看就是个活泛的,叫子墨。给梁满囤选的那个叫子砚,是个闷葫芦,平日里话不多,做事儿很稳当,就是稳当的有点儿过分,梁满囤很不满意,闹了两次要换人,被梁满仓严词拒绝了。

    “你就是一个冲动的性子,我看子砚的性子跟着你最合适。”大哥的威严一拿出来,梁满囤想闹腾也没办法。

    于是家里小厮也就这么定下来了。

    两人虽然读书识字,功夫却没练过。梁守山把人给带走了。说好了过阶段再送回来。梁田田一听,索性让绿萼和绿萍两个小丫头也跟着去学一段时间。

    梁守山答应了,却不说把人送去了哪里,弄得神神秘秘的,结果惹的梁满仓兄弟一脸怀疑。

    梁满囤道:“大哥,你还记得吧,爹好像还有秘密没跟咱们说呢。”那是当时遇到了梁王氏母子的事儿,本来是要说的,给岔过去了。后来陆陆续续的家里有不少事儿。就给忘了。

    梁满仓也想到了这件事儿,眯着眼睛道:“马上要搬家了,先等等,回头找个机会问问爹。”他们都不小了,有些事儿也该知道了。这么多年,他们不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爹和凌旭大哥。似乎有好多事儿瞒着他们。还有小妹……从小就显得与众不同,似乎也有好多秘密。

    “爹能说吗?”梁满囤表示怀疑。

    “咱们也不逼他,能说就说,不能说就算了。”梁满仓想了想道。小妹之前有秘密他们也怀疑过,可是小妹不愿意说,他们这么多年也没有问。爹的秘密他们本也不想知道。只是年龄大了,他们将来也会遇到一些事儿。有些事儿凌旭都能知道,他觉得自家人就更应该知道。

    兄弟两个算计着自家爹,毫无压力。刚刚送了四个人到了内卫的训练基地,梁守山莫名的打了个喷嚏。

    谁念叨他呢?

    “千户大人。”有人过来行礼。

    梁守山淡淡的点头,“不是说新招了一些人吗,到了吗?”内卫这两年渐渐在扩大,虽然还不能跟锦衣卫那庞然大物相比。却也扩建了许多。

    “都是军中挑来的好手,先送来八十人。正等着大人呢。”来人恭敬道。

    梁守山点点头,一身青衣去了校场。

    都是军中挑出来的人,刺头一样。梁守山对此见怪不怪了。

    在这里,拳头大就是硬道理。

    连续打趴下几波人,梁守山冷冷的扫视校场。“每个人三十板子,明天给我开始训练。”校场上顿时一片哀嚎声,却再也没有人敢冒头了。

    家里正忙着搬家的事儿,梁守山又视察了一圈,没发现什么问题,就走了。

    付山送走了这位甩手掌柜,一脸无语。

    总是这样,发号施令后就走,跟自家主子一个德行。都把事儿撂给他们兄弟,这内卫到底是谁的差事啊?

    官大一级压死人,秉着乖乖做事儿的原则,付山跟个受气小媳妇似的,带着一帮兄弟去打板子了。

    八十个人啊,每人三十板子……打板子的也会手酸好不好?

    千户大人这越来越会偷懒了,以前有刺头他还连续奋战一段时间制服他们,现在可好,直接上板子了,然后训练。

    三十板子倒是打不坏人,可随即就训练,也让人吃不消。或许这些经历过战场血拼的汉子能扛得住。可这八月里,太阳火辣辣的,那汗水跟伤口这么一结合……付山倒吸一口冷气。

    千户大人,够狠!

    校场上一片吵嚷,梁守山已经顾不得了,快速出了山,回到家里就享受着闺女好吃好喝的伺候。

    “家里买了这么多的下人,以后这做饭的事儿你就别亲自去了,仔细把手都弄粗了。”梁守山吃着可口的饭菜,一下就吃出是闺女做的。

    “没什么,大哥、二哥帮我打下手,也不累。”梁田田给爹夹了一块酱牛肉,“凌家村摔死一头牛,碰巧遇到了,就买了不少回来,爹快尝尝。”耕牛属于管制物资,这牛肉一般可不常吃。

    “满仓、满囤怎么也下厨房了?”梁守山吃了一大口牛肉,狐疑道。

    “嘿嘿,爹,我们有事儿问您。”梁满囤笑眯眯的,择日不如撞日,他和大哥都不想等了。

    梁守山的米饭卡在喉咙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_<)~~~~ 姑娘们我脸又完了,有人跟我说这个毛病特别顽固,短时间不会好,早上被痒醒,日子没法过了,我都要涂牙膏了~~~~(>_<)~~~~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