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29草包旅长,坑爹的嫁女

    大厅里,高旅长开门见山。

    “梁兄弟,小林子和我闺女的事儿,他跟你说了没?”果然是当兵的作风,不喜欢那些弯弯绕。

    “说过了。”梁守山点点头。

    “说了就好。”高旅长道:“你们家长辈重病呢,我就跟你说了吧。小林子跟我闺女盈盈看对眼了,我呢,就这么一个闺女,心疼的紧,她也老大不小了,再拖下去就嫁不出去了,我看小林子也挺好的,你们家老太太不是要咽气了吗,这赶紧把婚事办了,免得还得守孝三年,啥事儿都耽误了。”

    站在梁守山身后的梁满仓脸颊抽搐。

    尼玛,这是亲爹?

    这样说话真的好吗?

    梁守山倒是没在意,反而觉得高旅长这人挺实在的。

    当即道:“我们这边倒是没什么,就怕委屈了姑娘。”毕竟冲喜这事儿不好听。

    “没啥委屈不委屈的,谁让她看上小林子了呢。都十九岁的老姑娘了,再不嫁出去,等上三年,人家孩子都能站队了,她这还没成亲呢,那才叫一个丢人呢。”高旅长大大咧咧的。“长兄如父,你同意就好。我挑了日子,下个月初六宜婚嫁,就把亲事儿给办了吧。”

    梁守山愣愣的看着他,饶是他早有准备,也被这个消息惊了一下。

    “下个月初六?是不是太草率了?”这就剩下十几天了,也太匆忙了。

    “草率啥啊。想当初老子成亲,看上了盈盈她娘,就看了一眼,三天后就成亲了。要我说这都是慢的,万一你们家老太太挺不住一口气咽了,这可不就晚了。”提到这个高旅长似乎不放心,“梁兄弟,你给我交个底,你们家老太太还能不能撑十几天?不行的话咱们也没那么多的规矩。今晚就让他们入洞房。”

    梁满仓的嘴张开,好半天没合上。

    那个高家小姐,何其不幸,摊上这么一个不靠谱的爹。

    梁守山也是愣了好半天没说话。

    这样生猛的人,他已经几年没见过了。

    高旅长看着他,傻呵呵的问道:“不会人已经死了吧?”紧赶慢赶的。难道还是晚了一步?这可不把闺女给耽误了吗。

    “没有。”梁守山的表情跟吃了苍蝇似的,说不出的难受。

    “那就好。”高旅长一把年纪的人了,一惊一乍的。拍拍胸脯,“没死就好。那啥,我带了礼物,六十年的老山参。别心疼,给老太太吊住命。找个好大夫瞧着,要是看着不好,就赶紧入洞房,那日子我看只要不是七月十五鬼节就行。”

    他这样大大咧咧的毫无忌讳,倒是让梁守山愈发觉得亏欠了人家姑娘。人家也就这么一个闺女,他也不想让人家大喜的事儿还弄得紧张兮兮的,就安慰道:“也不用这样匆忙。老太太许是看到了守林回来,这几日好多了。”

    梁守山本是好意。谁曾想高旅长听了一惊。

    “不是回光返照吧!”

    这下不单是梁满仓,梁守山脸黑的都像锅底似的。

    哪来的这种二货,懂不懂得人情世故啊?

    梁满仓严重怀疑,这种说话不经过大脑的人,是怎么坐稳今天的位置的?

    这也太…...好吧,说他二货都侮辱了这个词。

    真是受够了。

    “到底是不是回光返照啊?”高旅长脑袋缺根弦的追问道:“不行就今晚洞房吧。”

    “怎么这么着急?”梁守林正好过来,听到这话一个趔趄。

    “小林子你来的正好,你娘是不是不行了?挺不住了就赶紧洞房,把正事儿办了,免得你还得等三年,到时候你不着急,我闺女还着急呢。”高旅长急吼吼的,像是怕嫁不出去闺女似的。

    梁守林似乎早就习惯了他说话的方式,木然着一张脸。“没事儿,盈盈说下个月初六成亲,就定这个日子吧。大哥,你看呢?”根本没有要问高旅长的意思。

    高旅长也不着恼,一听是闺女定的,老实的歇了气。

    梁守山真有点儿弄不懂他们这些人,闻言点点头,“既然是高小姐定下的,那就这样吧。”他觉得时间赶,可看对方的意思,巴不得早点儿成亲,他就忍不住多想了:难道是守林跟那高家小姐没忍住,提前那啥了?要是珠胎暗结,可不得早点儿成亲吗。

    倒是没看出来,守林这样规矩的人,到了军队竟然也学坏了。梁守山暗叹,儿大不由娘,三弟也长大了。

    可怜的梁守林,老老实实的一个孩子,就这么被人给怀疑了。

    这也怪不得梁守山,实在是高旅长那表现太急切了一些,由不得他不多想。

    成亲的日子就被三个男人三言两语给定下了,梁守山道:“这成亲得过彩礼,回头我列一个彩礼单子给你,这些听守林说的时候已经准备了。”

    “大哥,你啥时候准备的,我咋不知道?”梁守林傻傻的问道。

    梁守山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咋咋呼呼的,怎么跟那高旅长一个德行。

    “大人的事儿,你听着就是了。”这兄弟,难道不懂得维护一下自家人吗?

    “彩礼不彩礼啥的都不重要,我闺女看上的是小林子这个人,又不是啥彩礼。”当初他到过老狼洞,见过梁家的条件,也就那样,还能指望啥?

    不过小林子这大哥……好像来头不小。

    要说闺女的容貌,多少军中的人都惦记求娶,可闺女是个死心眼,看不上那些人。说啥那些人都是看了她的漂亮脸蛋才对她好的。

    真是废话。

    男人看娘们,可不就看的漂亮脸蛋吗。

    本以为闺女都拖到这么大了,难嫁出去了。

    谁曾想,这个小林子,木头一个,都看不出来闺女是女扮男装的,傻呵呵的一个傻小子,倒是跟闺女王八看绿豆对上了。

    他至今都记得,小林子知道闺女是女扮男装后那傻兮兮的模样。他看着都有趣,也怪不得闺女会稀罕他。

    “已经让高小姐很委屈了,这彩礼我们一定会仔细斟酌的。”对方越是这样,梁守山越不想让弟弟受委屈。“事急从权,高小姐从家里那边嫁过来肯定是来不及了。我在镇上有处宅子,不如你们就搬过去住。到时候高小姐从那边出嫁。”

    “不用了。”高旅长大手一挥,“我让人在镇上给买了宅子,作为盈盈的嫁妆,回头就在自家庄子出嫁。”高家又不是没银子,就这么一个闺女,他当然得给办的风光一些。

    梁守山对成亲的事儿了解的也不是很多。按理说这种事儿最好有妇人跟着商量,可惜无论是高旅长还是他都没有个正经的媳妇,这事儿也就落在他两个大男人的头上。

    高旅长不耐烦这种小事儿,就道:“你别跟我说这些,我听着迷糊。盈盈的婚事我都让她自己做主,要不你去跟她商量商量。”他是真不擅长这些。

    梁守山听得瞠目结舌的。

    让他一个大伯哥,跟弟媳妇商量弟弟的婚事……这都什么事儿啊?

    梁满仓推推他,小声道:“爹,要不让小妹跟高家小姐商量吧。”他们家也没有个女人,可不得这样。

    梁守山茫然的点点头,“好吧。”似乎于理不合。可他们这个婚事,好像就没有一个是合乎常理的。

    小婶子跟侄女商量婚事,似乎……怎么听得那么别扭呢。

    高旅长耳朵尖,听到梁满仓的话就点点头,“那敢情好,让他们女人自己商量去吧,我最受不了这些,反正嫁妆早几年我就准备好了,我们高家的东西都是我闺女的,你们家呢也不用准备啥,把小林子洗干净了就行。”

    这话,听着可真够打脸的。

    饶是梁守山不在乎许多细节,听了也不好受。

    “高旅长放心,我三弟的聘礼总不会比高家的嫁妆寒酸就是了。”他动了火气。这种感觉弟弟是倒插门的错觉是哪里来的?

    高旅长似乎没听懂,大大咧咧的道:“那些都是小事儿。”绿豆般的小眼睛却不自觉的眯起,里面有精光闪过。

    早就举得这梁家老大不一般,上次他给自己看的那个小牌牌,好像……呃,屋里太暗,没看清,不过一看就知道来头不小。

    梁田田的房间里,换了一身女装的高盈盈身材娇小,那盈盈不堪一握的小蛮腰,看的梁田田双眼冒光。这样水灵的小白菜,不知道是怎么被三叔抢到手的。

    梁田田想到有点儿天然呆的三叔,就闹不懂了。高盈盈这样的美人儿,按理说应该有好多人上赶着求娶才是,怎么这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就砸中了三叔呢。

    人家都说傻人有傻福,这话真心没错。

    梁满仓过来传话。

    “爹和高旅长说,成亲的事儿田田你和高小姐商量就是了。按照高家的嫁妆,咱们家的聘礼不能寒酸了。”他故意当着高小姐的面说的这话,自然是为了给三叔争脸面。

    梁田田心中一动,忍不住去打量对面的高小姐。

    高盈盈似乎没有察觉,仍旧一脸恬淡。

    这人,不是心机太深,就是单纯的可怕。

    不管是哪一种吧,反正她对三叔好就成。

    梁田田笑了,“让爹放心,这件事儿我肯定给安排好了。”她这大包大揽的口气,倒让高盈盈侧目。(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月末最后几个小时,求粉红票

    姑娘们助我一臂之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