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15醉酒小可怜,虎子的身世

    感谢、亲投的粉红票

    感谢亲打赏的平安符

    月票告急,姑娘们,求支援

    --------分割线--------

    几个孩子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到了一起就有说不完的话,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

    梁满仓笑着道:“瞧我,都给忘了,凌旭大哥刚回来还没看过凌伯父吧,可巧凌伯父中午在这喝高了,就在客房休息呢,凌旭大哥要不要过去看看。”

    “跟你们说着说着就忘了时间了。”凌旭也挺尴尬的,每次到家都先往这跑,也就是自家爹总是迷迷糊糊的,不然早数落他了。“我这就去看看爹。”

    “我陪凌旭大哥过去。”梁满仓起身,梁满囤也跟着站起来,“我也过去。小妹,让厨房准备酒菜,凌旭大哥今晚就在这吃了。”

    “这还用你说,我早就安排厨房了。”梁满仓接过话,“回头把韩爷爷再请过来。”

    几个大男孩出了门,梁田田抻了个懒腰躺在炕上,“这一天吃了睡,睡了吃的,我都要成猪了。”

    球球躺在她身边咯咯笑道:“姐,你要是成了猪,那我成啥了?”家里他才是最胖的那个,为这事儿姐姐没少说他。 举着怀表看了看,球球叹了口气。

    “怎么了?”梁田田忍不住捏他,“别一天到晚老学大人,你才多大啊,怎么总叹气。”

    “还不是跟姐姐学得。”球球往她跟前蹭了蹭,枕在她胳膊上,“怀表虽好。可惜不是我的。”小家伙把怀表塞到梁田田手里,“姐,还是给你吧。免得回头虎子看到了,怪凌旭大哥偏心。这东西。估计凌旭大哥是准备送给你的。”

    梁田田没接,他知道弟弟聪明,却没想到能考虑的这么多。

    “凌旭大哥给你的,你就留着吧,回头我的给虎子。”左右她空间里有好几块表呢,不差这个。

    “还是算了,那还不如给大哥、二哥呢。”球球就道:“我们还小,拿这么贵重的东西。别让人说闲话。”

    梁田田想想,也是这个道理。

    “我们球球长大了。”梁田田习惯性的揉着他的脑袋。

    小家伙也不恼,躺在她怀里,小声道:“姐,你以后真要嫁给凌旭大哥吗?”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梁田田所问非所答,弟弟太妖孽了也不好。 “我觉得凌旭大哥挺好的,对你好,对我也好。就是……”小家伙状似为难,小声道:“我觉得姐姐要是嫁给凌旭大哥,韩大哥和轩哥哥会难过的。”明显感觉身边的姐姐一僵。球球抬起头,“姐,你也知道他们喜欢你对不对?”

    韩大哥去年回来一次。待了两个月的时间,大部分时间倒是在他们家。球球不小了,偷听了大人的一些话,就猜到了一些。

    “韩大哥我是当哥哥的,你别乱说,小心崔婆婆听到教训你。”梁田田想到韩恩举那双沉静的眸子,就有点儿头痛。

    “那轩哥哥呢?”球球咕哝道:“别看轩哥哥不来,也不说,不过我知道。他是喜欢姐姐的。每次轩哥哥给我写信都问姐姐,用姐姐的话说。这叫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你个小屁孩,懂什么啊。”梁田田心里有点儿乱。突然道:“你怎么还跟文轩通信了?”

    “轩哥哥说认我当弟弟的。这两年我们就一直在通信。”球球眼珠乱转,有些心虚。

    当年欧阳文轩救了他们姐弟,的确说认了球球当弟弟,不过当初梁田田只觉得是一句戏言,倒是没放在心上。

    却没想到,他们之间竟然在通信。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联系的,我怎么不知道?”梁田田蹙眉,欧阳文轩的身份,她不想让家里牵扯太多。

    “去年开始的,轩哥哥知道我去私塾了,就经常给我写信,还夸我字写的好呢。”球球小声道:“姐,你会嫁给轩哥哥吗?”八岁的孩子懂得不多,却喜欢八卦。

    “不会!”梁田田斩钉截铁的道。欧阳文轩那样的大家族,她可不想过去。

    “为什么?”球球又好奇了,“那还是要嫁给凌旭大哥了?”想想,也没什么不好,凌旭大哥对他也好。

    “你个小屁孩,不许说这些事儿。”梁田田哪有心情跟他讨论这个。“倒是你,怎么让虎子喝酒了?”刚刚绿柳过来说,虎子喝多了,拳打脚踢的,崔安忙活坏了,差点儿忙活不过来。

    “不怨我,我一个没照顾到他就喝了。姐你也知道,虎子就比我小几个月,我哪里能管住他。”球球撅着嘴,“虎子不高兴,他想学功夫,爹不教他,心里难受就喝酒了。”

    “是这样啊。”梁田田蹙眉。虎子练功的事儿她跟爹说过几次,小家伙前两年就想学功夫,都被爹以年纪小为由头岔开了。现在球球都练功了,爹都不教虎子,梁田田觉得不对劲就跟爹谈了。

    爹似乎有什么隐情不愿意说,被她催问的急了才说。虎子只要读书就好,不需要练功。

    梁田田想到爹当时的复杂目光,隐隐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事儿,这才帮着爹安抚虎子。可虎子也不是傻子,他一天天的大了,爹总是不教,难免让虎子觉得爹偏心,这样可更不好了。

    到底爹在隐瞒什么?

    梁田田不由得想到虎子和爹他们刚回来的时候,虎子似乎很排斥爹他们,就是现在,虎子对顺子叔也亲不起来,似乎总像是有一层隔膜。

    还有爹,有时候看着虎子的目光很复杂。不像是在看儿子,倒像是……

    梁田田不敢想,她不想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安逸小家被人破坏,虎子,总像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

    崔婆子过来请示晚上的菜单。梁田田看了一眼,捡了几个凌旭爱吃的填上,“中午大家都喝多了。晚上的东西就清淡一些。虎子也喝醉了,熬些梗米粥给他喝。”

    崔婆子应了一声过去了。球球又陪着梁田田躺了一会儿,姐弟两个去看虎子。

    炕上虎子睡得迷迷糊糊的,感到身边有人,就嚷嚷道:“水,水……”

    “你这孩子,这么小就喝酒,逞能做什么。”梁田田给他喝了水,摸摸他头。“难受不?”

    虎子靠在她怀里蹭了蹭,“姐,我头疼。”平日里小牛犊子似的孩子,靠在她怀里,难得的撒起娇来,“姐,我难受。”虎子皱着眉头,迷迷糊糊的。

    “是要吐吗?”梁田田帮他擦脸,“来,多喝点儿水就好了。”

    虎子就着她的手又喝了水。抱着她的腰,突然哭了。

    崔安吓了一跳,低着头退了出去。

    “我们虎子怎么了?”一起生活了四年。虽不是亲弟弟,可也是看着长大的,梁田田对他跟球球也没差多少。特别是虎子很少掉眼泪,这么一哭,梁田田的心都要化了。

    “姐,我难受。”虎子哭的压抑,似乎不敢放开声音。

    球球看的着急,一时间眼圈也红了。“虎子你别哭了,小哥哥给你好玩的。”球球掏出怀表递过去。

    虎子看也没看。趴在梁田田的怀里不住的摇头。

    梁田田摆摆手,球球不吭声了。

    “我们虎子怎么了?都是大孩子了。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能哭鼻子。”梁田田拍着他的后背。“是不是有人欺负我们虎子了?”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虎子在私塾,不提有两个哥哥,就他自己也是个不吃亏的,听说有一次跟人冲突,跟人打起来,都打坏了,对方居然没来闹。后来她才知道,感情虎子打了一个比他大五岁的,当时私塾的先生都吓坏了。

    这小子就不是个吃亏的,他不欺负旁人就不错了。再说身边还有个机灵的球球,他们两个还真不像是能让人欺负的。

    果然,虎子摇头,只是一味的哭。

    “到底怎么了,你不说,姐也不知道啊。”梁田田头疼,是不是喝多的人都这么愁人?

    “姐,爹不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不是亲生的。”虎子含糊不清的开口,梁田田却听懂了,一时间都傻了。

    同样傻眼的还有球球,小家伙瞪大眼睛,“姐,他说啥?”

    虎子不是爹亲生的?

    球球眼珠乱转,想到小时候的事儿,模模糊糊的他还有印象。

    “虎子,别乱说,你怎么可能不是爹亲生的。”梁田田严厉的训斥,严肃的看着球球,“你先出去守着,不许乱说。”直觉要发生什么大事儿。

    “哦……”球球慌乱的看了一眼虎子,心里乱糟糟的。

    “虎子跟姐说,怎么突然想起了这个?”梁田田试探的问道:“是不是有人说了什么?你别听外人乱嚼舌头,他们就是看不得咱们家好,故意瞎说的。”

    “不是的。”虎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抽抽噎噎的道:“我梦到好多人,带着我跑,爹跟顺子叔他们杀了那些人,就把我抱走了……姐,我不是爹亲生的,所以爹才不喜欢我,也不教我功夫,呜呜,爹不喜欢我,我肯定不是亲生的……”

    梁田田脑子嗡的一声,一时间震的她说不出话来。

    虎子当年也快四岁了,总会有些记忆的。

    她想到爹有时候看虎子那种复杂的目光,难道虎子真不是爹亲生的,是抱来的?

    可是爹他们为什么杀人?

    虎子说还有顺子叔……梁田田想到了三叔和四叔他们,脑子里隐隐抓住了什么,却总联系不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