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10报喜

    感谢亲打赏的平安符和粉红票,我记得这好像是本月第四次了,谢谢亲爱的么么。

    梁家有喜,亲们同贺!

    --------分割线--------

    球球一听,果然迟疑了。

    “姐姐说的也是。”却觉得哪里不对劲似的。

    “那是吧。”梁田田笑着牵着他的手,“走,咱们吃饭去。私塾不是放了两天假吗,待会儿咱们去骑马。”

    “恩。”姐弟两个到了前院去吃饭,一家人走坐好了。梁满囤忍不住道:“大哥,算算日子,是不是快出成绩了?”他嘴上说不关心成绩,到底是第一次下场,难免紧张。

    “二哥,你不用担心,你和大哥一定能考上秀才的。”球球笑眯眯的,“肯定还是那种廪生,到时候你们去县学读书,爹说了,咱们一家就搬到县城去住。”

    “还没有个一定呢,别胡说。”梁满仓板着脸,十四岁的少年,模样已经有了几分阳刚。他长得跟梁守山很像,眉宇间的沉稳也有了梁守山的影子。

    嘴上数落着,却给弟弟夹了一个他最爱的小笼包,“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球球笑眯眯的,也不着恼。

    “就知道大哥最疼我了。”就知道挑好听的说,也难怪谁见了他都喜欢。

    梁满囤刚扒好的鸡蛋刚要放到他碗里,闻言抽回手放到了梁守山的碗里,“爹,儿子孝敬你的。”回头瞪了球球一眼,那样子,哪里有当哥哥的样子。

    “看看。球球,这是你不会来事儿爹才落个鸡蛋吃,真是。怪不得人家说,养儿子都白扯。还得我闺女孝顺,知道惦记爹。”梁田田给梁守山盛好了粥,夹了几样他爱吃的小菜放在碟子里,可比几个臭小子强多了。

    “爹,我们冤枉死了。”梁满囤不满道:“还不是小妹把你和虎子都照顾的好,我们这当哥哥的,不能看着球球可怜没饭吃,这才照顾他的。”那副委屈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梁守山多偏心呢。

    “你们自己看看,球球都胖圆了,还可怜啊?”梁守山哭笑不得的,“行了,别耍宝了。你墨轩大伯不是说了吗,你们考中秀才不成问题,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两个小子,别以为他不知道,整日里就知道惦记这事儿,最近练功都不上心。 “我这不是担心考不中廪生。回头去县学麻烦吗。”梁满囤叹气,“哎,早知道去年就考了。这样考不上今年还能再考一次。”

    县学,是国家承办的一种县级学校。

    县学设教谕一人,训导三人。教授、学正、教谕掌教诲。所属由生员训导佐之。各级生员因供给廪膳,称廪膳生。后来数额扩充,又有增广生、附学生的编制。

    县学招收的廪生是有数,一般的县学也就三十个人的名额,每年可以从新考中的生员里面招收十五人。这十五个人不但免费在县学读书,县学还免费供饭,吃的比较好。相当于一般中等人家的水平。

    这种“义务”教育是多少人挤破头想要抢到的名额。灵山县几十万人,每年的新科秀才也只收五十人。想要考中前十五名就更难了,也难怪梁满仓兄弟一直担心。

    当然了。凡事也有例外。

    除了这种完全吃“公家饭”的廪生生员可以进入县学,另外也有一些可以进去的。增广生和附学生也就是了。增光生的地位不如廪生,附学生顾名思义就是额外增取﹐附于诸生之末﹐则称附学生员,是在里面排在最末等的生员。

    县学增广生的数目与廪膳生相同,附学生数额不定。

    按理说以梁家的条件,只要考中了秀才,花些银子去县学也就是了。不过梁满仓兄弟要志气,非要自己考入,这也是他们拖到今年才考秀才的原因之一。

    “去年也能考上,不过我觉得大哥和二哥今年考正好。”梁田田知道自家哥哥的本事,就笑着道:“这样你们就不是辽东府最年轻的秀才了,那名头还是凌旭大哥的,这样你们去了县学,也不用被人记恨,这样多好。”闷声发大财才是她的根本,枪打出头鸟那种傻事儿不适合他们家。

    梁满仓兄弟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当初他们家日子好了,可不就被人惦记了,几个小的都是心有余悸。

    明明知道是这么一回事儿,梁满囤却凑到梁守山跟前挤眉弄眼的。

    “爹,你瞧瞧小妹,这还没嫁给凌旭大哥呢,就向着他。很怕我和大哥抢了他辽东府最年轻的秀才的名头,居然狠心的不让我们去年下场。人家都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小妹这还没嫁过去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梁满囤笑嘻嘻的,一脸玩味。

    梁满仓抿着嘴笑,低头匆忙掩饰。

    “爹,你还管不管了,二哥他欺负我。”梁田田恼羞成怒的嚷嚷道。

    这种事儿梁守山这个当爹的自然不好参与,还得板着脸训斥儿子。“什么话都敢胡说,你妹妹的名声你也敢败坏,看我不揍你小子。”

    “爹,不带你这么偏心的啊。”梁满囤唬着脸,“我知道咱们家儿子多,爹也不心疼我们这些当儿子的,动不动就打屁股,可是我都十三岁了,爹你还打我啊?”

    “你就是三十岁了,那也是我儿子。老子打儿子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梁守山皮笑肉不笑的,“怎么的,这秀才还没当上呢,就不想认爹了?”一脸玩味,看样子是想动手了。

    梁满囤那机灵劲上来,哪里肯吃亏。

    “爹你说什么呢?我可向来以给您当儿子为荣,别说打我了,就是打死我那也是儿子做了不孝顺的事儿。”说的理直气壮的,一脸真挚,不知道的还真要被他骗过去了。

    “你个机灵豆子,少贫嘴。给你妹妹道歉,以后不许乱说这种话,传出去算怎么回事儿。”梁守山唬着脸,心里却美滋滋的。这种其乐融融的场面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总之他很喜欢。想到当年他刚回来,几个孩子眼里的戒备,仿佛还在昨天。

    真心,其实是要真心来换的。

    梁满囤笑嘻嘻的,“小妹你别跟我生气,这不是在咱们家里,也没有外人我才说的吗。你放心,出去我绝对不会乱说,你要是不喜欢凌旭大哥,二哥再给你找好的。我和大哥的同窗好多,多的是年轻的俊彦。”说着冲她挑挑眉,“回头他们再邀我和大哥,我们带你一起去见识见识。”自家小妹这么好,多挑挑也是正常的。

    梁田田哭笑不得的,“二哥,我不怪你了,你就饶了我吧。”

    “二哥,今天不是打猎去吗,带上风、雨、雷、电,咱们还回老狼洞呗。”虎子吃的差不多了,就抬头道。

    “恩,成,他们四个也许久没看到爹娘了,带他们一起回去。”风雨雷电是当初铜钱和元宝的四个小狼狗,如今他们都长大了。

    一顿饭大家伙吃的热热闹闹的。

    梁守山道:“估计很快就能有结果了,你们也别玩的太久了。回头咱们还得搬去县里住,你们顺子叔老嚷嚷一个人在那边打理铺子无聊呢,咱们过去就好了。”去年梁守山在县城开了一家山货铺子,梁守山是下了决心的,不管怎样都不会和孩子们分开,就是赚钱也不成。起初是他两头跑,后来还是顺子看不下去了,主动去县城打理铺子。

    “爹,你咋知道大哥和二哥一定能考上秀才?”虎子傻乎乎的问道。

    身后当即过来一脚,“臭小子,你就不盼着你二哥好。”一脚踹中他屁股,好悬没给虎子踹趴下喽。

    “二哥,哪能啊,我不就是问问吗。”虎子龇牙咧嘴的,根本不敢反抗。在这个家里,他也就跟球球对付两下,其他人……秒杀他。

    外面崔大和儿子崔安已经准备好了马匹。

    粮满仓兄妹五个准备了三匹马和一辆马车,崔大跟着,几个人就要出门。

    虎子嚷嚷着要去骑马,梁满囤正在训他,最后没办法,干脆自己带上他。

    梁田田刚爬上车,就见球球钻进来,奇怪道:“你怎么没跟着一起去骑马?”

    “我要来陪姐姐。”梁田田还来不及感动,那边球球眼珠乱转,吸吸鼻子,“嘿嘿,姐,你新做的点心呢,我都闻到香味儿了。”一脸讨好。

    “你个臭小子,属元宝的啊,这都能让你闻到。”从身后拿出点心匣子,“喏,少吃点儿甜食,回头又胖了。”

    球球拿起一块糕点,先给梁田田咬了一口,随即自己塞到嘴里,含糊不清的道:“哪有胖啊,我还长身体呢,好累的。”自从练功,他这饭量也跟着渐长,都瘦了好多,姐姐还担心他胖,真是的。

    马车缓缓启动,外面梁满仓催马前行,“驾……”清脆的鞭子声响起,却也只是吓唬马而已。

    “当当当……”

    “报喜了报喜了…….梁家大喜……”

    一个报喜人便飞也似地跑来,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气。

    这报喜人通常都是一拨一拨儿的,来得最早的那个当然拿得赏钱也就最多。这个报喜人为了拔个头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见门前有人,他马上一边飞跑,一边敲响铜锣,扯着脖子喊。“恭喜梁家两位少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