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04误会

    晚上凌旭带着一颗脆弱的玻璃心从梁家出来,叹了口气。

    娶妻之路,磕磕绊绊。

    偏偏小丫头还总是一副糊里糊涂的模样,岳父大人……不提也罢。

    好在大舅子、小舅子们还没开始找茬,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在梁家装了一天的“奴才”,凌旭一出来,被这呼呼的西北风一吹,顿时精神了不少。

    痛并快乐着,大抵就是他此时的心境吧。

    “谁!”凌旭突然看向阴影处,袖子里一把小巧的尖刀垂落,正好落在手心。

    “主子,是我。”小康子从暗处出来,凌旭松了口气。“有什么事儿吗?”最近小康子跟着付山,凌旭想让他尽快多学一些。

    “那两个人,要见您。”小康子向来不喜多言。

    凌旭嘴角微翘,鱼儿,终于上钩了。

    清冷的月光洒落,照的四周白花花一片。

    凌旭心情大好,少年身姿挺拔,尽管还年少,却已经有了几分气势。尽管是粗布旧衣也难挡他珠玉般的气质。

    凌旭进屋的时候看到下人正往下撤桌子,扫了一眼上面几乎没有动过的菜色,凌旭微微挑眉。 是因为太紧张都吃不下去饭了吗?

    心里这样想着,脸上却一副关心。

    “三叔、四叔,可是饭菜不合胃口?”凌旭一脸关切,吩咐道:“让厨房重新做好了送过来。”

    下人忙恭敬的应“是”,态度恭谨。上午付山莫名其妙的挨打,这帮人都谨慎着呢。

    “不用忙活了,我们不饿。”秦川打断他,指了指炕边的位置,“小旭。坐。”

    “三叔,看你脸色不好,身体还好吧。”凌旭顺势坐在炕边。关切的道。

    “老了,不中用了。”秦川叹了口气。“想当初跟着大哥东奔西跑的也没这样,真是老了,跟你们年轻人比不了了。”

    华文江脸颊抽搐,三哥好像还不到三十岁,至于吗。就算你想打亲情牌,也不用这样吧。不过他老实的坐着没有要插嘴的意思,自己没有三哥的智谋,如果三哥都搞不定的事儿。他插嘴也白扯。

    “三叔说笑话了,你要是老了,那我就还是孩子。”凌旭打趣道。

    秦川觉得这话不对味儿。

    要是这天底下的孩子都凌旭这么妖孽,那他们真是老了。 好吧,不是纠缠这个的时候。

    “大哥还好吧?”秦川突然开口。

    凌旭一怔,没想到他这个时候会问这个。

    倒真是沉得住气。

    不过也就是一愣神的功夫,凌旭点头,“梁叔很好。”随即一副长谈的架势,笑着道:“前几天喝酒的时候梁叔和顺子叔还提到三叔、四叔了,我想着。三叔的事儿别让梁叔他们担心,就没有说。也是惦记着,三叔好了。自己去给他们一个惊喜,这样显得更郑重一些。”轻轻松松就把自己摘出去了,回头谁也别想拿这事儿做文章。

    要说就算是做文章凌旭也不怕,只是岳父大人那防她跟防狼似的,凌旭不放心。

    秦川从未想过用大哥威胁凌旭,自然也就不知道这小子说这些是为了给他打预防针,还以为凌旭真是为了套近乎呢。这也正合他意,说来说去,他也只是在和凌旭谈条件罢了。

    结果两个互相误会的人。说了半天都是围绕梁家的,偏生什么实质性的内容都没有。

    华文江有点儿着急。这么说下去,什么时候能说到正事儿啊。

    “三哥。时候可不早了。”华文江忍不住提醒了一句。这是在人家地盘上,三哥还以为在自家炕头咋地?

    不曾想他一开口,凌旭还以为赶他呢,忙起身道:“是我疏忽了,三叔大病初愈,还是早点儿休息吧。”反正着急的人不是他,这件事儿慢慢来最好,免得撕破脸大家不好看。凌旭最终的目的还是留下两个人,当然先要顺着他们的意思来。

    凌旭要走,秦川哪里同意。

    “小旭,你坐下。”秦川显得有些急切,“我有事儿跟你说。”终于要摊牌了。

    “好。”凌旭再次坐下,空气似乎都有些凝滞。

    一时间房间里谁也没有说话,只听到炉子里树枝燃烧的噼啪声儿,特别急促,像极了此时众人的心情。

    秦川深吸口气,“小旭,我们不谈公事,三叔问你一件事儿。”这就是以私人的身份问的。

    凌旭坐正了身体,“三叔,你说。”

    “你们……是锦衣卫吧。”秦川开了口,就觉得接下来继续说下去容易多了,他轻叹了一声,“你也不用瞒着我,锦衣卫我还是见过的。你的这些属下,看着像是普通人,却都是军中的好手,我说的可有错?”目光灼灼的盯着凌旭,很怕错过他一个表情。

    凌旭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

    他知道秦川和华文江不是普通人,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看出自己手下这些人不一般,最主要的他们提到了锦衣卫。

    难道……

    这一瞬间凌旭想到了许多,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隐隐好像忽略了什么,这个很麻烦。

    “三叔说的对,也不对。”凌旭先卖了个关子。“三叔别急着问我原因,我只能说,不会骗你们就是了。我现在只想知道,三叔是怎么知道我这些人是来自军中,又怎么猜到的锦衣卫?”凌旭觉得自己隐隐好像抓住了什么,偏还是没有什么头绪。

    对,也不对?

    这会儿轮到秦川傻眼了,他只纠结之前的问题,“什么意思?难道你们不是锦衣卫?”不对啊,这帮人,来自军中,却混迹于市井之中,如果不是锦衣卫,那是什么?

    逃兵吗?

    怎么可能。

    这些人,一看就是军中好手,又这么年轻,谁会放着大好的前途不要当逃兵,太儿戏了。

    “三叔,好像是我先问你的。”凌旭似笑非笑,就是不回答他的问题。如今严格来说,秦川他们是阶下囚,凌旭并没有责任回答他们的问题。

    秦川摇摇头,“这件事儿对我很重要,如果你不说,我不能决定是否要说。”凌旭眉头一挑,秦川却继续道:“你也不用威胁我们,这件事儿事关许多人的性命,我知道你们锦衣卫的刑罚,可我也有法子在你们用刑之前了结了自己,不信你大可以一试。”

    话说到这份上就有点儿图穷匕见了。

    凌旭哭笑不得,就没闹明白,怎么事情弄到这份上。

    “三叔,我怕你们是误会了,我从未说过要要你们的性命。”不说岳父大人那边,就是小丫头知道自己随意取人性命,估计都不会有好脸色。

    华文江和秦川面面相觑,两人又不懂了。

    “不要我们性命,那你千辛万苦捉了我们来做什么?”难道不是因为当年的事儿?

    “三叔,四叔,我觉得我们真是误会了。当初我也是偶然遇到的四叔,根本不存在处心积虑什么的,更别提捉你们了,我就是偶遇了。”天地良心啊,他哪敢算计他们啊。

    凌旭觉得有些事儿有必要说清楚,干脆道:“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我现在手下急需人手,我知道三叔、四叔都是有才华的人,所以想让你们为我做事……不知道两位怎么就误会了。”凌旭也憋屈,好好的事儿,结果闹成这样。

    “就这样?”秦川和华文江迟疑,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

    “还能怎样?”凌旭苦笑,“三叔、四叔多少应该知道我们家同梁叔的关系,您二位是梁叔的结拜兄弟,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算计你们啊。”好吧,只是不敢坑而已,该算计的时候还得算计。

    “那你上午打了那个人……”华文江欲言又止,难道不是为了吓唬他们?

    提到付山,凌旭有点儿尴尬的挠头。“如果我说,我只是借题发挥打打那小子的嚣张气焰,你们信吗?”这事儿,还真是巧了。

    好吧,凌旭绝对不会承认,他就是一石二鸟之计。

    “这事儿让我想想。”秦川觉得脑子有点儿乱,直觉的自己病还没好利索。

    华文江忍不住道:“那你们是怎么回事儿?真是锦衣卫?”如果这事儿真像凌旭说的是误会,那这个误会还真是巧了。

    “是,也不是。”凌旭犹豫着,“抱歉二位,有些事儿事关机密,在你们还不是我们的人的时候,我不能说。”这已经是他的底线了,毕竟内卫的事儿还是个秘密。

    秦川这会儿似乎考虑清楚了,只是道:“那我不问别的,只问你一件事儿,你们到底是不是锦衣卫?”这件事儿事关许多兄弟的身家性命,由不得他马虎。

    “不是。”凌旭直接道:“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们,我们绝对不是锦衣卫。”明显感觉两人松了口气,凌旭奇怪道:“三叔、四叔,你们不会是跟锦衣卫有过节吧。”别怪他多想,一直以来两人不断的提到锦衣卫,那个重视程度,有点儿过了,绝对不是普通人对锦衣卫的敬畏,好像还隐藏着深层次的什么东西。

    自己凭着前世的记忆找上这两人,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呢?

    凌旭迟疑了。

    ps:欠了大家一章,顺延一下,有点卡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