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96天才

    感谢、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亲打赏的平安符。

    我最近加班累傻了,突然好想休息两天,亲们可以不?~~~~~~~~

    ---------分割线----------

    这顿饭吃到掌灯时分还没完。

    几个小家伙最先挺不住,白天精力旺盛的虎子趴在炕上打瞌睡,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瞌睡像是会传染似的,球球和金宝玩了一会儿也凑在一起犯迷糊,不一会儿也睡着了。

    凌旭带着梁满仓兄弟把三个孩子抱到隔壁的房间去睡觉,几个大人还在喝,没了几个小的,他们喝的更畅快。

    梁田田招呼一声小花,两人也回了自己的房间说悄悄话去了。

    几个孩子不在屋里,凌墨轩操着不大清楚的舌头含糊道:“守山老弟啊,不是大锅说啊,满仓他们天赋都不错,考个秀才肯定是没问题的,至于举人,用功些也可以…...我教了这么多学生,有这样天赋的孩子不多,却也不是莫有,就看怎么教育……”

    不像凌墨轩和韩老爷子那么容易就醉了,这会儿顺子和梁守山还很清醒。

    梁守山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墨轩大哥说的是,我一定会督促他们的。”突然反思最近自己真是太忙了,竟然都没有问过两个儿子的学业。一心竟想着赚钱养家,却忽略了父子之间的交流,这可要不得。

    幸好墨轩大哥今天提醒了。

    凌墨轩想到伤仲永的例子,暗暗下定决心,他以后也要多多提醒儿子一下。虽然他们很聪明,可毕竟人生阅历少,总有犯错的时候。

    凌墨轩这会儿喝的明显是高了,呵呵笑道:“虽然满仓和满囤他们不错,可我也不看好他们。”一句话让梁守山脸色不大好看。倒也不是说他气量小,任谁听说别人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儿子的坏话,怕是心里都不会高兴。何况还是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

    可凌墨轩不是外人,又喝高了,梁守山自然不会跟他计较,只是心里难免不舒坦罢了。

    却听凌墨轩继续道:“这些孩子里面,要说我最看好的,还是球球这孩子……呃……”关键时刻打了一个酒嗝,凌墨轩觉得口干舌燥的,就去找酒,结果杯子里已经空了,他就四下里踅摸。

    梁守山一怔,随即微微蹙眉,有些莫名其妙的。

    球球才六岁,凌墨轩倒是考校过那孩子,却没正式教过,他这话是随口说的还是……

    正所谓关心则乱,事关自己家孩子,梁守山自然也不例外。

    “墨轩大哥,你说球球,他怎么了?”梁守山递给他一大碗温水,凌墨轩接过去大口大口的喝着,似乎还不大解渴,却道:“那孩子稳重,是读书的好料子,我教了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呃……酒呢……”

    梁守山哭笑不得的。

    得了,跟个酒鬼是说不明白了,还是等他清醒再说吧。

    梁守山觉得喝的差不多了,实际上韩老爷子已经靠着墙打盹了,凌墨轩趴在桌子上嘴里不停的嘟囔着什么,顺子好奇的凑过去,就听他念叨着,“状元之才……呵呵……状元之才……最差也得是个探花吧……”

    顺子瞪大眼睛,这不会说的就是球球那个吃货吧?

    啧啧,真没看出来,这果然是人不可看吃相啊……

    两人扶着韩老爷子和凌墨轩躺下,梁守山道:“我去韩家和凌家说个信儿。”虽然都是下人在家,也得让人知道他们主子的去处不是。

    …凌旭从外面回来,带来一股冷气。顺子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这大晚上的,你还出去了?”

    凌旭点点头,“我去给韩家送了信儿,顺便告诉了家里一声,今儿就麻烦梁叔了。”他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都留了这么多人,梁守山自然不会把凌旭赶走,道:“今儿喝的不少,大家早点休息吧。”就去捡桌子。

    凌旭当然不能看着,手脚麻利的捡桌子,碗筷甚至都刷干净了,一旁的炉子里还坐着热水,凌旭干活的功夫还给每人都倒了热水。

    那手脚麻利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专门伺候人的呢。

    “你去满仓他们那睡吧,时候不早了,早点儿休息。”梁守山也有点儿头晕,就准备休息了。

    凌旭又给水壶重新添满水放在炉子上,本来想提一下秦川和华文江的事儿,可看梁守山和顺子喝的都有点儿迷糊,就准备把这事儿压一压。

    过些天找个机会再说吧,况且这事儿,还得问问那两人的意思。

    第二天起来,梁田田特意做了清粥小菜。

    梁守山和顺子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依旧起来的很早来练功。

    梁满仓兄弟、梁田田也跟着学,就连小花都能打一个不错的桩。她时常去梁家,跟着学了不少。梁守山看的满意,指点她也很认真。

    凌旭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膜拜”岳父大人的机会,尽管是已经学过的东西,依然学的很勤快。况且在功夫一途,他真的不如梁守山。

    眼看着快要到了去私塾的时间,凌旭才把父亲和韩老爷子叫醒。

    宿醉的滋味儿总是很难受的,也幸好这里有个宫廷前太医,吃了两丸药,两人才觉得活过来了。

    凌墨轩苦笑,“喝酒误事啊。”

    简单的吃了早饭,两人就告辞。

    梁守山送两人出门,凌墨轩和韩老爷子却是不同的方向。

    梁守山并没有送到门口就完事儿,相反, 他让梁满仓兄弟先走,自己则散步似的陪着凌墨轩往私塾去。

    凌墨轩有点儿糊涂,“守山老弟,不是我昨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吧。”他虽然喝高了,总还是有一些模糊的记忆的。

    梁守山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倒是没有什么。”

    凌墨轩刚松了口气,下一刻就懵了。

    “但是墨轩大哥一直嚷嚷我们家球球是状元之才,不知道怎么解释?”

    “……”

    凌墨轩嘴角抽搐,在呼呼的西北风中彻底凌乱了。

    梁守山既然开口了,自然不会半途而废,所以回去的途中笑容就没淡过,一直到了家里眼角眉梢还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梁田田和小花在院子里带着三个小家伙玩毛球,看到就道:“爹,什么事儿这么高兴?”难道是赚了大钱了?

    想到这梁田田眼睛就是一亮。

    真是好久没有赚大钱的感觉了。

    梁守山的目光却落在肉滚滚的球球身上,只见小家伙抱着一颗球屁颠屁颠的往前跑,前面是闺女自制的一个所谓球门的东西,小家伙眼看着就要抱着球扔到球门里了,虎子却斜刺里窜出来,这小子也不按常理出牌,竟然下腿绊,一下子把球球绊倒了。

    毛球砰的飞出去,结果还不等虎子去捡,那边金宝倒是抱起来,飞快的扔进了球门。

    球球肉滚似的小身材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也幸好这是冬天,不然那一下还不知道摔成什么样儿呢。

    …梁守山看的有点儿揪心,多少有点儿埋怨虎子。

    本以为球球会哭闹,没想到这小家伙爬起来没事儿人似的对虎子道:“早看出你不怀好意了,我故意把毛球扔给了金宝。”

    虎子倒是利落的跳起来,惊讶道:“看出来你为啥不躲?”小家伙一脸好奇,“小哥哥你让着我?”

    “我……”球球眨眨眼,再眨眼,突然不说了。

    “到底是咋回事儿?”虎子一脸好奇。倒不是说他欺负球球,只不过玩游戏,小孩子哪里懂得什么谦让的道理,自然都是奔着赢去的。

    无论虎子怎么追问,球球就是不说,胖嘟嘟的小脸蛋一脸为难。

    这下别说虎子了,就是梁守山都挺奇怪的,就在旁边看热闹。

    梁田田作为裁判看的忍俊不禁,摸摸虎子的头,“行了,别为难你小哥哥了,给他留点儿面子吧。”

    球球奇怪的看了姐姐一眼,大眼睛一转,扑到梁守山腿上,“爹,姐姐欺负我。”这顿撒娇啊。

    梁守山倒是心情大好的抱起他,扔高……半空传来球球的尖叫,随即就是一阵哈哈大笑。虎子看的眼馋,纠缠道:“我也要,我也要,爹,扔我…..”金宝眼睛里也满是羡慕,却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小脸上满是渴望。

    梁守山跟儿子玩闹了一会儿,自然也没落下金宝,这才对梁田田道:“到底怎么回事儿?”自然问的虎子那个问题。

    梁田田咯咯的笑,“爹,你还没看出来啊。”指着球球道:“你看看他,吃得多,胖的跟球似的不说,还穿的那么多,都冒汗了也舍不得少穿点儿,跑起来这么笨拙,能躲开虎子就怪了。”

    “才不是呢,我就是,我就是……”球球明显有恼羞成怒的趋势,偏偏找不到理由,最后又耍无赖。

    “爹你看啊,姐姐欺负我,爹,你也不心疼球球,他们欺负我…..”小脸埋在梁守山腿上,一副“我不想理你们”的架势,逗的大家哈哈大笑。

    梁守山一把抱起儿子,“没事儿,儿子,这不丢人,回头爹带你打猎去,马上就能把这一身小肉膘甩掉。”

    球球咕哝着的小嘴终于放下了,高兴道:“那咱们啥时候回去?”

    “过两天哥哥们放假就去。”梁守山也觉得该是好好玩玩的时候了。

    球球拍着手,“太好了,大哥、二哥就要放假了。”这样就能陪他们玩了。

    梁守山突然道:“儿子,你想去私塾吗?”r1152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