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95墨轩不傻

    感谢、、、、、、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亲打赏的平安符。

    -----------分割线-----------

    饭菜都做好了,等了一会儿不见韩老爷子过来,梁守山不好让凌墨轩久等,就道:“咱们先吃着,慢慢等。”

    凌墨轩跟韩老爷子也相熟,倒也没在乎那些虚礼。

    梁守山拿出闺女酿的果酒,给凌墨轩倒了一碗。

    “墨轩大哥尝尝,这是我们家自己的苹果酿的酒,度数不高,味道不错。”说话的功夫给顺子和自己也满上了。

    酒水一倒出来就是一股掩饰不住的果香,期间还夹杂着酒液特有的香味儿,别说几个成年人了,就是几个孩子都巴巴的看着。

    虎子干脆道:“我也要喝。”

    球球凑到梁守山跟前,“爹,能给我舔舔不?”

    金宝倒是没说话,不过大眼睛望着梁守山,也是一脸期冀。

    小花感叹道:“这味道真好闻啊。”

    梁田田哭笑不得的,感情自己做了一桌子菜还不如那果酒有吸引力。 “这个果酒度数低,凌旭大哥和小花你们都尝尝。”梁田田搬过酒坛子递给凌旭,随即对几个小家伙道:“酒你们是不能喝,不过我这里有果汁,谁要喝啊?”幸亏她有准备,不然还搞不定几个小家伙呢。

    球球和金宝忙道:“我喝果汁。”虽然自家有水果,不过也就苹果和梨经常能拿出来。旁的梁田田还是不敢,所以这果汁也不是经常喝的。

    凌旭那边给自己和小花倒了果酒,看着梁满仓兄弟。笑着道:“你们也尝尝?”

    两人早就想要了,只是之前爹没发话没敢吭声。凌旭这么一说,梁满囤忙道:“那我就尝一碗,然后喝果汁。”堵住了爹即将出口的话。

    凌墨轩喝了一口果酒,“这味道真是好,比我喝过的许多酒都好。”又对满仓道:“你们也能喝,不过年纪小,可别贪杯。”

    梁满仓忙道:“是。”恭恭敬敬的。

    众人面前的碗都满上了,虎子到底还是缠着凌旭喝了一小口果酒。砸吧砸吧嘴,觉得没那么好喝,又回去喝果汁了。 梁田田那勺子给球球和金宝也尝了尝,对于新鲜的物事谁都会好奇,与其讲道理莫不如让他们自己感受。果然,尝了果酒,三个小家伙都不嚷嚷要喝了,乖乖的去喝果汁。

    倒是小花,喝了半小碗,脸蛋红扑扑的。拉着梁田田咬耳朵。“甜丝丝的,还挺好喝的。”

    “度数不高,却后反劲。你可别喝多了。”梁田田担心小花半夜难受,就给她倒了果汁,小花自然不会再要酒。

    顺子喝了一大碗酒,突然叹道:“三哥最好这杯中之物,如果在这肯定高兴,也不知道三哥、四哥去哪里了?”一直都没有消息传来,如果不是知道两个哥哥的本事,他都忍不住要担心了。

    “放心吧,老四或许江湖经验不足。可老三那样一个机灵的人,总不会有事儿的。”提到自家兄弟。梁守山也灌了一大口酒,有些难受。

    桌子上的气氛有些沉闷。凌旭有心告诉他们两人的消息,又怕更喝不好这顿酒,正压抑的时候,外面传来动静,原来是韩老爷子过来了。

    梁守山忙迎出去,梁满仓大步跟着,凌墨轩父子也坐不住了。

    看到大家伙都迎出来,韩老爷子忙道:“天冷,大家快进屋。”…

    梁满仓接过药箱抱在怀里,梁田田打了热水给他洗手,大家伙忙忙碌碌,等到韩老爷子坐在炕头才吁了口气。“这天儿真是越来越冷了。”

    “可不是。今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天气特别冷。”凌墨轩有感而发。

    “喝口酒暖暖身子。”梁守山递过来一碗酒,道:“那肖八斤咋样了?”没个结果,韩老爷子怕也不能这么快回来。

    喝了口酒,韩老爷子觉得舒坦不少。叹了口气,“不成了,就今晚的事儿。”他自认在医术上还没走过眼。

    一时间房间里有些沉闷,大家伙虽然跟肖八斤没啥关系,可一想到一个人要走了,心里难免悲凉。凌墨轩叹了口气,“都是命啊!”喝了一大口酒。

    顺子却冷哼一声,不赞成的道:“什么命啊,还不是他自己捉的,那么一大把年纪了祸害人家小姑娘,自己孙子可劲惯着,都不知道管教,出了这事儿也怪不得旁人。”

    梁满囤附和道:“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已经听说了这事儿,对梁田田轻声道:“现在不用咱们报仇,这也算是恶有恶报了。”

    梁满仓深以为然的点头,想当初肖家把他们兄妹逼到什么份上了,要不是小妹,弄不好满囤的命都没了。

    凌墨轩也想起这事儿,摸了摸满囤的头,“委屈你了。”

    桌上大家伙大概都知道这事儿,只有梁守山和顺子一脸狐疑。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梁守山笑的不大自然,“我怎么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

    梁满囤看了一眼大哥和小妹,没吭声。当初那么惨,现在想想还觉得挺窝囊的。

    凌墨轩也叹气,“都是我没本事,没护住他们兄弟。”

    这下连顺子都看不下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一时间没有人说话。

    韩老爷子喝了口酒,“这事儿还是我说吧……”就把当初梁满囤和肖富贵的事儿说了,末了道:“当初满囤这孩子可是被打坏了,我知道消息也晚,如果不是田田这丫头拼了命,满囤咋样还不好说呢。”

    梁守山眼睛都红了。狠狠的灌了一大口酒。

    这种仇人没等自己动手就已经被解决的事儿真是太窝囊了……

    顺子突然明白当初大哥回来几个孩子为什么那么抵触了,原来他们活的那么难。

    “都过去的事儿了,咱们不提那些不开心的。”梁田田笑着道:“今天我和小花可是忙活了好久才做出这么一桌子吃食。大家快尝尝。”气氛太压抑了,再这样下去大家就不用吃饭了。

    梁田田给几个小的夹拔丝苹果。“今天这个做的特别好,看,这丝多长,你们几个多吃一点儿。”

    “田田姐做的拔丝苹果最好吃了。”金宝大声道。

    “我也爱吃。”球球嘴里塞的满满的。

    虎子则夹了一大块肉往嘴里塞,咕哝道:“我要先吃肉。”

    饭桌上有小孩子,很快就热闹起来。

    大家伙有说有笑的,几个小的很快就吃饱了,倒是几个大人。喝酒比较慢,梁田田把几道菜热了一下,几个小的吃饱了就先下桌了。

    小花是要在梁家住几天的,坐在炕梢拿满仓他们的书看,球球凑过去,小花小声的考校他。虎子和金宝在玩毛球,几个孩子其乐融融的。

    大人们看着孩子就笑了,凌墨轩道:“满仓、满囤这两个孩子书读得好,我看来年不如先让他们考了童生。”童生试是考秀才最初的一关,没有这个资格也不能去考秀才。

    梁满仓和梁满囤都老实的坐在桌边陪着。闻言有些紧张。

    梁守山虽然喝了不少酒,还不至于糊涂,摇头道:“墨轩大哥。满仓和满囤还小,这才读了两年书就考秀才,是不是太早了?”就算自家儿子聪明,也不至于是神童吧?梁守山担心,两个孩子考上了倒好,考不过去再受到打击,反而以后没有了进取心,那就得不偿失了。

    凌墨轩显然有点儿喝的高了,闻言呵呵笑道:“谁说让他们考秀才的。就是先让他们把童生考了,至于秀才。再等一年下场也不急。”

    凌墨轩也有自己的小心思,明年满仓才十二岁啊。满囤更小,十一岁。这两个孩子别看读书的时间短,他却很看好。考秀才虽然不是十拿九稳,却也大有希望。

    考不上吧,会打击孩子。

    这要是考上了……凌墨轩想着自家儿子可是辽东府最年轻的秀才,这名头挂了还不到一年呢,这要是被满仓、满囤给比下去……就算凌墨轩为人正直,私心里当然希望自家儿子更好。

    再者说了,凌墨轩看出儿子那点儿小心思,巴巴的要娶梁家这小丫头呢。再看守山老弟似乎不是很满意,如果自己的儿子被他的儿子比下去了,这媳妇不是更难娶了吗。

    谁说凌墨轩是书呆子的,其实这小心思多着呢。

    不过他也是真心为梁家两个孩子考虑,秀才或许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童生吗,那是十拿九稳的。

    梁守山听他这样一说也就释然了,“那就试试吧,不管成不成的,反正他们年纪还小,以后有的是机会。”梁守山这样说,也是心疼儿子,怕他们有太多压力。退一万步讲,就算儿子不走科举的路子,家里的银钱也会让他们以后生活的很舒服,梁守山倒不觉的一定要走科举的路子。当然,能考上自然更好。

    梁满仓兄弟对视一眼,都有些激动。读了两年书,身边又有凌旭和韩恩举这样的榜样,他们当然也想检验自己。

    梁守山看到他们跃跃欲试的表情,笑骂一句,“这还早着呢,瞧你们那出息。”

    “年轻人,有点儿闯劲总是好的。”嘴里咬着拔丝苹果,韩老爷子想到自家出去闯荡的孙子,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