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86窘迫【周一求票】

    打劫,打劫!

    各种推荐票、粉红票,统统交出来,不然......哼哼,让凌旭哭给乃们看【话说这样是不是比球球还吓人】咔

    ---------分割线----------

    熟悉的一张脸闯入眼帘,那人似乎很着急,大步就要离开。

    “站住!”匆忙之间凌旭大喝一声,周围许多人看过来。

    那人吓了一跳,低着头更是加快了脚步。

    凌旭愈发肯定自己没有认错人,猛的追过去,“让你给我站住。”一把扣住那人的肩膀。

    “小兄弟,你认错人了。”那人的脸埋在脖领里,沙哑着嗓子道。

    “我有没有认错人我自己清楚。”凌旭眯着眼睛,“倒是阁下,何不调过来让我看个清楚。”

    “不用看了,小兄弟,你就是认错人了。”那人垂着头轻声道,挣扎着想要离开,奈何凌旭死死的扣住他,根本动弹不得。

    这臭小子,竟然有一身这么好的功夫,以往倒是低估他了。

    周围已经有人开始指指点点,凌旭不耐烦的蹙眉,低声道:“华文江,你是不是要我把你大哥,我的岳父大人叫来才肯跟我走?”看着对方错愕的表情,凌旭微微翘起嘴角。华文江,岳父大人——梁守山的结拜兄弟,排行老四。

    这人,不是跟着老三秦川去追那个桂红艳了吗,怎么人突然出现在灵山县?看他一身打扮,明显是落魄了。抱着个包裹去典当行,不用问也知道是去做什么。

    “你……你想要怎么样?”华文江微微蹙眉,他不忌惮凌旭,却怕这事儿被大哥知道。当初大哥把全部身家都给了他们。他们不但没有找到小妹,还弄得一身狼狈,哪里还有脸面去见大哥。

    “想知道怎样?”凌旭上上下下看了他一眼。才二十多岁的人弄得灰头土脸的,看他的气色就知道最近日子过得不好。“找个地方说话吧。”这里人来人往的也不方便。

    “好。”华文江咬咬牙。也不怕凌旭一个小子弄出什么花样来。结果刚走到巷口,就听凌旭道:“秦川呢,怎么没看到他。”说着一脸狐疑的看着他。

    少年单薄的身影堵在胡同口,身后是一条死胡同,华文江微微蹙眉,这小子是故意的。

    “三哥他……他没跟我在一起。”华文江说话的时候目光躲闪。凌旭笑了,“你知不知道,自己有个毛病。”声音淡淡的。说不出的轻柔,像是暖风拂过,在这大冷天却让人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因为不真实,所以华文江顿时升起一股警惕之心。

    “你想说什么?”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如果可以,他真不想跟这人有所牵扯。

    “何必说谎呢,大家都不是孩子了。”仿佛是轻声叹息,凌旭继而道:“难道还让我一家客栈一家客栈的找过去?”

    华文江豁然抬头,面露警惕的咬牙道:“你到底要做什么?”他们已经很低调了,他就闹不明白。这小子到底要做什么。

    凌旭也不恼怒,他知道华文江这人,本事不错。只是性子有些拿不起放不下。这样的性子要是女人还好,可惜了他一身的本事。不过那个秦川倒是个人才,难得的精明。如今手下正缺人,凌旭很看好这两个人。

    “我不想做什么,只是想帮你们摆脱困境罢了。”不管怎样,这人都是岳父大人的结拜兄弟,既然碰到了,凌旭就不可能不管不问。

    “四叔,走吧。”凌旭突然笑了。“带我去三叔那,不然岳父大人将来知道我看到你们却不帮忙。只怕我这个准女婿又要吃排头了。”他这样的口气,反而让华文江松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的凌旭让他有一种很不真实的错觉,似乎是面对往日的大哥。

    “小旭,我知道你是好意,不过这件事儿你还是别管了,就当没遇到过我们。”华文江叹了口气,“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凌旭堵在巷口,华文江蹙眉,“怎么?”竟然还不让路。

    “四叔,难道我话说的不够明白?”他叹了口气,“今天我要是没遇到你也就算了,可是现在三叔有难,你说我要是袖手旁观,还是人吗?”

    “你怎么知道三哥他?”华文江傻傻的开口,猛然醒悟,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

    “四叔,走吧。”凌旭侧身让开了道路,“你放心,既然你们不想让人知道,我就先不跟岳父大人讲,不过你要是这么磨蹭,我可不敢保证岳父大人会不会知道此间的事儿。”

    “大哥也来了县城?”华文江一愣。

    凌旭耸耸肩,算是默认。

    华文江警惕的看了看周围,咬牙道:“你小子,要是给我出去乱说,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啊。”满是威胁。

    凌旭失笑,心道:打又打不过,你还能怎么不客气?嘴上却道:“四叔教训的是,我一定不乱说。”说漏嘴就不好说了。

    华文江点点头,“我信你。”带着凌旭挑那偏僻的小巷子走,七拐八拐到了一家颇为破旧的客栈,“就在这里了。”

    凌旭看到华文江就知道他们生活的很窘迫,可真正看到秦川的时候他才知道,他们的情况远比自己想象中的更糟糕。

    大车店里住着的都是赶脚的客人,都是粗糙的汉子,这大冬天的屋子里也不通风,一个大通铺睡了几十个人,凌旭一开口,一股子夹杂着臭气的热浪扑面而来,饶是以他的阅历都差点儿被熏个倒仰。

    这人,怎么选择这么破旧的地方住了。

    此时是白天,大车店里的人不多,炕上三三两两的卧着几个人,炕头的位置有个还算整洁的床铺,凌旭一眼就看到床铺上瘦的不成模样的人。

    “三哥,我回来了,你怎么样?”华文江一进屋就扑去炕头,先是摸摸秦川的额头,又去摸了摸他身下,皱眉道:“这炕怎么这么凉,伙计,伙计,这都什么时辰了,怎么还不烧炕?”

    伙计正好提着大茶壶路过,闻言就蹙眉道:“这还没黑天呢,大白天的烧什么炕,你当那柴禾不要钱怎么的?”这大车店住一晚也就几个大钱,都是赶路的苦哈哈,因此小伙计说话就没那么客气了。待看清楚问话的人是华文江,脸色就更不大好看了。

    “我说你们哥俩啊,这房前都欠了半个月了,我们东家心眼好使收留你们,可也不能老这么白吃白住吧。”半个月没付钱不说,东家看他们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竟然还管饭,这两个穷鬼,也不知道打哪儿来的,没钱就算了,还得了病,也不知道会不会传染人,没的害了店里的生意,回头他都要挨骂。

    华文江被说得脸色通红,他们兄弟现在的确是没钱,要不是东家好心让他们继续住着,说不准就要露宿街头了。本来就是露宿街头也没什么,想当初在草原什么苦他们没吃过,奈何三哥病了,本来就是个普通的伤寒,谁曾想这拖来拖去竟然是越来越重。

    三哥现在这样,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害得他都不敢离开多久。要不是三哥拦着,他真想去找大哥帮忙。可当时走的时候他们带走了大哥的全部身家,如今三哥病成这样,大哥还有一大家子要养,老幺顺子还得靠着大哥养活,就是三哥不说,他哪里好意思去麻烦大哥。

    “等我当了东西就还钱,你容我一时半刻。”华文江瓮声瓮气的道。

    小伙计似乎还要说什么,凌旭却道:“他欠的银钱我给了,欠了多少?”

    小伙计眼睛一亮,上上下下把凌旭打量一遭,怎么看他也不像是个有钱的,就道:“不多,一天十五个大钱,他们两个人欠了十八天的房钱,一共是……”

    凌旭打断他,“这是一两银子,不用找了,就当他们的饭钱了。”

    小伙计接过银子掂了掂,眼睛一亮,“多谢客官,那您忙着,您要是住店就招呼小的一声。”眉开眼笑的。

    凌旭懒得搭理这种小人,走到炕边看了一眼秦川,这么吵闹他都没醒,这病的显然不轻。微微蹙眉,“怎么没请大夫?”随即想到他们的窘迫,就叹道:“你等等,收拾一下跟我走。”

    华文江一愣,随即摇头,“不行,我不能跟你走。”这要是回去郭家镇,让大哥知道怎么办?

    凌旭猜到了他的顾虑,“就是换家客栈,三叔这样也不适合搬动。”华文江低头看了看昏迷不醒的三哥,有些犹豫。

    凌旭冷笑道:“怎么,你想看着他这么病死?他才多大?还没三十岁呢,难道就要跟这些苦哈哈一样死在这大车店里?”凌旭冷声开口,“机会我给你了,是你不知道把握,若是将来他有个什么好歹,那也是你的责任。”华文江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这副优柔寡断真的让人头疼。

    还好,华文江是个重情义的人。

    “好,我跟你走。”就算是将来他们要怪,有自己担着就是了。

    凌旭找了一家条件好的客栈,直接花钱租了一个小院,把华文江和秦川安排进去,又拿了银钱让华文江去请大夫。

    付山幽灵一样出现在小院里,凌旭轻声道:“守着他们,等人好了,带去咱们的地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