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76反常

    感谢【辣白菜辣辣辣】、【墨绿歪歪商】、【a羽之灵】、【书友113164479】、【飞仙流影】、【銘言】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粉红票过三十了,明天三更哦。

    亲们加把劲,顶到六十票,那明天我拼命四更(*^__^*)嘻嘻……

    ---------分割线--------

    抢窝的游戏用的就是这种毛球。窝是洞,把毛球打进去的洞。谁以最少的次数用弯头棍把毛球先打进洞里,谁就赢了。

    这种游戏是打马球的副产品,打马球,古代称“打球”或“击鞠”,是从西域传来的,在唐代比较盛行。但打马球需要较大的场地和经过调教的马匹,运动也很激烈,常有折马伤人的事儿发生,显然不适合儿童游戏。而不骑马,在地上挖个洞当球门,两个人拿球杆就可以玩起来,更适合不善骑乘的妇女和儿童们玩耍。

    韩恩举也是一次无意中听到家里送货的小厮提起京都那边贵人圈子里流行这游戏,想到了梁家几个孩子,就特意让人在京都寻摸了这么一个毛球过来。

    韩恩举说了玩法,不过球球和虎子还小,棍子也不用,几个小家伙抱着球直接去院子里玩了。梁田田问起韩恩举明年乡试的事儿,没想到韩恩举跟凌旭的想法竟然一样,都不准备考了。提到这事儿韩恩举似乎还有些惆怅。

    “韩大哥是有事儿?”梁田田觉得很奇怪,看韩恩举这样,似乎挺愁的。“要是想考就去试试呗,韩大哥还年轻,左右试试也没什么,大不了几年后再考呗。”她以为韩恩举怕失败。就如是劝道。

    不料她想的跟韩恩举的实际情况差着十万八千里。

    “我的人生已经不由我,又何必去考。”近乎于呢喃着说出这话,韩恩举的神情似乎更加落寞。

    梁田田眨眨眼。她听清楚了韩恩举的话,却没明白。

    那边韩爷爷似乎有所察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孙子,轻轻叹了口气。

    韩家年轻一代医术最好的就是这个孙子,太医院他离开了,现在还有他的侄子在太医院,韩家想要维护家族的荣耀,就必须有能挑大梁的人继续待在太医院里。

    年轻一代后继无人,韩恩举是那个最好的,不得已。他的路也只剩下进太医院一途。明明知道孙子百般不情愿,可为了韩家,韩老爷子也是没有办法。

    好在还有几年的时间,这也算是他给孙子争取到的福利吧。

    韩恩举厌恶那个家族,却又无法改变姓韩的事实,这段时间他很痛苦,却又找不到一个可以诉说的人,整个人都显得恹恹的。

    梁田田哪里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韩恩举左右不过十几岁,却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让她很不理解。

    “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就去做,人生得往前看。不要被眼前的事儿束缚住了。”虽然不知道韩恩举出了什么事儿,梁田田还是想着劝两句。

    “就算是考上了又能如何?”难道能改变要为那个家族效力的事儿?说起来他对进入太医院没有太大的反感,左右他喜欢治病救人,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只是一想到那个家族曾经逼死了自己的母亲,韩恩举就充满了抵触。

    凭什么?

    凭什么他们母子落难的时候没有人理会,他学业有成却要为那个家族效力,凭什么?

    “考上了就是举人了,举人就有机会做官,即使不能做官。那还可以更进一步,回头参加会试、殿试。韩大哥如果都过了,那就可以做官了。”梁田田笑眯眯的说着轻松的话题。“就算是韩大哥不喜欢做官,可是举人的身份总要比秀才更厉害一些,以后做什么事儿也方便。”…

    “再说……只有自己变强了,以后做什么事儿才能够随心所欲不是。”这话她说的很轻。

    “随心所欲?”韩恩举品着她的话,脑子里有什么一闪即逝。

    “当然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其实也不一定走科举的路子。就算是那低人一等的歌舞坊中女子,如果技艺达到一定的程度,也被人称为一代大家,哪怕是皇家都对其礼遇有加,更遑论普通人了。所以韩大哥也不必在意,就跟着自己的本心走就是了。”梁田田不知道他有什么烦心事儿,却也不想他这样整日里困顿。

    “跟着自己的本心走?”韩恩举仿佛醍醐灌顶,这一瞬间竟然是想通了许多事儿。

    他的本心是什么?

    就是医术达到巅峰,不再受那个家族控制!

    袖子里的双手渐渐握成拳头,韩恩举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田田,谢谢你。”这一瞬间,韩恩举想通了许多事情。遇到事情发愁是不对的,这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有那时间不如多读几本医书来的实在。

    “韩大哥想通了就好。”梁田田笑眯眯的道:“那韩大哥还参加明年的乡试吗?”梁田田本以为韩恩举想通了会去参加,不想他想都没想就摇头,“走科举不是我的路子,我只想在医术这条路上走的更远。”他从没有像现在想的这样明白。

    梁田田:“……”

    好吧,有追求的人生她搞不懂。

    球球和虎子突然跑进屋,虎子大声道:“爹,顺子叔让你过去,前面来人卖货,好大一车东西。”已经十月了,气温都零下了,两个小家伙却一头的汗水,也不知道怎么疯玩了。

    韩老爷子一听是有生意上门,忙道:“你去照看生意吧,不用管我们。”也不是外人。

    梁守山也没客气,道:“那我就失陪了,韩大叔你和恩举先坐着,我去去就来。”

    梁守山这个“去去”就一下子走了一个时辰。韩家老爷子年纪大了,就躺下眯了一会儿,韩恩举坐着跟梁田田说话。外面院子里三个小家伙跑来跑去,倒也不觉得时间多漫长。

    韩恩举看着梁田田绣花。突然道:“田田,你能帮我做个荷包吗?”说完这话他自己先脸红了。

    炕里正在假寐的韩老爷子嘴角抽搐一下,心里却美滋滋的。

    这个榆木脑袋,今天总算是开窍了。

    不过荷包……那东西能随便管女孩子索要吗?

    这一瞬间韩老爷子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就怕梁田田拒绝,伤了孙子的心。

    果然,梁田田愣了一下。

    韩大哥今天很不对劲。

    不过就一个荷包,她觉得没什么。

    “那韩大哥喜欢什么图案的。我回头就给你绣一个,不过咱们说好了,我的手艺不好,你可不许笑话我。”梁田田笑眯眯的,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事儿。在她心里,是把韩恩举当大哥一样亲近的。

    韩恩举也没想到梁田田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反倒让他挺尴尬的,“那个……我……”终究是想要一个她亲手做的,就道:“不论什么样子的,只要是你做的就好。”说完这话他偷偷吐了口气。这比他参加考试还要紧张。

    “这样啊。”梁田田想了想,“那就绣兰花吧。”

    兰外形简洁素雅、叶形细长柔软,花姿优美、素淡幽香。具有“色清、气清、神清、韵清”气质,又曰君子兰。

    兰花是与君子是接近的。

    自古文人就偏爱种兰、赏兰、咏兰、画兰、写兰,有着挥之不去的兰花情节。

    从中国传统美学来看,兰品被当做人品的象征,兰骨是风骨的写照,通过借助兰花来寄予感情、节操,成为中国知识分子追求崇高志向、远离污浊政事、保全自己美好品格的化身,传达着自身热爱国土、至死不渝的坚贞信念。兰花幽香清远,只能生长在幽谷净土。开放在人们的理想境界中。

    梁田田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只觉得韩恩举沉静温润的气质。和兰花很像,故而才想到绣兰花。再者男子佩戴的饰物。其他的花草也不好乱绣,兰花素来被文人喜欢,又与君子相近,选择这个再合适不过了。

    韩恩举是知道兰花的优点的,一听她竟然要绣兰花,不知不觉中,笑意爬上眼角眉梢,渐渐的在脸上晕开,整个人都像是水墨的中国画,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柔润、谦和。

    如果时间能够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多好!

    不过韩恩举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且不说这丫头还小,就说自己,现在的他又有什么资格留住她呢?

    或许,他该走出这一方小天地了。

    韩恩举深吸口气,再看向梁田田的目光充满了眷恋。

    “能先给我绣荷包吗。”韩恩举突然道。

    “啊?”梁田田眨眨眼,看看手上的衣裳,这是给大哥准备的冬装。之前的还没怎么穿就小了,他们这个年纪正是长个的时候,倒是二哥还能捡大哥剩下的穿,所以眼下只准备大哥的衣裳就好。

    “我有点儿着急。”韩恩举讪讪的笑着。

    “哦,那好,我现在就去挑料子,先给韩大哥做。”难得韩恩举开口,虽然有点儿怪异,梁田田也没多想。

    “那我跟你一起去。”下次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想多待一会儿。

    “好啊。”两人去了梁田田的房间选料子,炕上假寐的韩老爷子睁开眼睛笑骂了一句,“这小子,今儿怎么就开窍了?”不过终究是好事儿,梁田田这丫头他看着长大的,是越来越满意。

    老爷子笑眯眯的,殊不知,孙子今天的反常造成了一件极大的后果,险些酿成大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