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74下人

    感谢、、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亲打赏的平安符

    粉红票已经25票,三十票加一更,亲们加油哦

    -------分割线-------

    梁田田觉得这件事儿有点难办了。

    万万没想到那方文胜那样一个孝顺的人,竟然是个一心钻营的。

    梁田田倒不觉的他攀高枝看上大户人家的小姐有什么不对,不过勾引还没及笄的小姐……及笄啊,十五岁才及笄啊,放到她那个年代那就是未成年人,犯法的好不。就算是古人早熟,这方文胜也决计不是什么好东西,梁田田才不会让小花嫁给他呢。

    只是这样一来,菊花婶子怕是要上火了。

    至于小康子……

    那小康子不过是凌旭捡来的孤儿,方文胜却是秀才,哪怕梁田田知道凌旭有救驾之功,小康子将来的前途必定不会差了,可此时此刻,凌旭的身份说不得,小康子一个孤儿又怎么能让菊花婶子动心。

    唉,仔细一想,这事儿还真是麻烦。

    梁田田的眉头皱成一个川字。

    凌旭心疼的帮她抚平,“是我唐突了,这事儿还是得从长计议。”时不时的就会拿自己的眼光看问题,殊不知他已经不是前世的国公爷了。 “菊花婶子那里,还得你去说一下。”虽然不妥,总比自己这个明显是外男的说去好。凌旭想了想,“我也认识不少秀才,要不你问问菊花婶子的意思,我帮忙介绍两个。”

    梁田田白了他一眼。“你还真当上媒人了。”一个男人,传出去算怎么回事儿。

    凌旭讪讪的笑着,“我这不是怕你为难吗。”

    这倒是真的。

    梁田田心里乱糟糟的。却也知道不好冲凌旭发火。她就是怕菊花婶子那边期望值太高了,回头再上火。其实仔细想来也不是个事儿。毕竟两家也没下定,只是个意向罢了。

    “这件事儿谢谢你了,回头我去跟菊花婶子说。”梁田田想到之前还想让小花做她嫂子的打算,难道真是天注定,小花早晚要进他们家?

    这样一想,这件事儿没准还能变成好事儿呢。

    就是自家哥哥还太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窍。

    “跟我还客气什么。”凌旭笑着道:“我倒是愿意为你效劳呢。”像是玩笑,又说的格外认真。

    梁田田只当他又乱说。也没当回事儿。 挑了一个小花去镇上赶集的日子,梁田田难得没有一起,特意去找了菊花婶子提了方文胜的事儿,把个菊花婶子吓得够呛。

    “你这孩子,可是当真的?这话你是从哪听来的?”自己竟然差点儿把女儿推到火坑里,菊花婶子只要一想到那方文胜为人师表的,竟然还在人家勾搭小姐,就是一阵后怕。

    本以为他们家日子过好了,可以给女儿说个好亲事,就算是高攀了又如何。嫁女儿。哪个不是高嫁的,又不是娶媳妇。

    可没想到这男人也是惦记“高娶”的,那样贫寒的家庭。竟然还妄想大户人家的小姐……菊花婶子只要一想就气得浑身哆嗦。

    亏她还把那方家老太太想的多好,没想到她儿子竟是这样的,她就不信出了这种事儿方家老太太会一丁点都不知道。

    菊花婶子真被这事儿气到了,却也断了马上给小花定亲的打算,总想好好看看人再说。

    这样更合了小花的心思,她也不用天天拘在屋子里,偶尔也过去梁家找梁田田。

    毕竟年岁大了,小花来的次数也比以前少了。

    日子就这样进入九月中旬,地里的庄稼该收了。

    梁家的香瓜和西瓜早就没了。他们家没种高粱,园子里也都是青菜什么的。田庄那边自然有田庄的人收拾。经过了上次丢瓜的事儿,刘管事倒是真的负责。渐渐的严厉起来,田庄倒也让他管得有模有样。

    梁守山一次提起还道,以后田庄还是交到刘管事手上才好。

    凌旭也终于不用吃那些难闻的药汤了,在梁家磨蹭了一个多月,不但身体好了,看着气色愈发红润了,就是个子都跟着长高了。

    凌旭还笑称,梁家的风水养人。

    惹得梁守山一阵白眼,这小子可不会看吗。他宝贝闺女手里那宝贝,种出来的东西能一样吗。那丫头又偷偷换了凌旭的人参,这一个月,凌旭都不知道吃了闺女多少宝贝,看到他就不大顺眼。

    倒不是说梁守山不喜欢凌旭,只是一想到自家的闺女被这小子整日里惦记着,做爹的,大致对女儿都是这样矛盾、复杂的心思吧。

    好在凌旭不是真的毛头小子,人前总是规规矩矩的,倒也让梁守山挑不出什么错处。况且凌旭所作所为他看在眼里,知道凌旭是真心疼自己闺女的,对于凌旭在自家出没的事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说过什么重话。

    梁家的暖棚已经搭起来了,别人家忙着收庄稼,梁田田他们家一边收拾暖棚,一边忙着腌制酸菜、辣白菜,今年准备扩大生产了。

    不过这些事儿今年却不用梁田田动手了,梁守山从外面买了五个下人回来,以后梁家这的事儿就准备交给他们了。

    五个人是一家子,姓王。两口子带着三个半大孩子。

    王家夫妇都是老实、憨厚的人,看手掌的老茧就知道是做惯了农活的人。老家也是庄户人家,夏天的时候家里那边发大水,什么都没了,出来讨饭,活不下去了就卖了身。

    梁守山买他们的时候,王家十一岁的女儿高热不退,差点儿被人牙子给扔到乱葬岗。梁守山好心买下了这一家人,却没有急着带回来,在田庄上安置了一段时间,如今过来人已经不似最初买来的时候那样瘦骨嶙峋的,王家大丫头的病也好了,对梁家一家人感激涕零的。

    像是这样能一家人都被买主买走的事儿,毕竟不多。王家那两个小子,一个十三岁,一个才六岁,大的还好,小的什么都做不来,一般人家是不会愿意买的。

    王家一家人暂时住在梁家的西屋里,好在梁满仓兄弟如今已经去了镇上住,剩下梁守山带着三个孩子住在东屋倒也宽敞。

    王家一家人起初来的时候还有点儿拘谨,待看到梁家人没有什么架子,渐渐的也就好了。

    梁守山这个家主没有架子,做什么事儿都亲力亲为的。主家没架子,下人也好做活。王家夫妇也是做惯了农活的,老实巴交的又是有眼力见的人,梁守山买的时候就仔细过了。

    球球和虎子还小,没有主子的概念,倒是和王家小儿子很快玩到了一起去。三个孩子都差不多大,王家夫妇怕淘气的小儿子闯祸,耳提面命的告诉那是主子,不能淘气,王家的小儿子倒也老实。

    梁田田一个成年人,自然不会做出虐待下人的事儿,不过她也没有像爹似的什么都主动做,毕竟有了下人,有些规矩就得慢慢立着。前世她就出身好,这些事儿天生就懂。她也在暗中观察王家的人。

    王家夫妇就不必说了,都是勤快又有眼力见的人。

    王家老大已经十三岁了,生的倒是挺高的,许是日子不好过,倒是瘦的就剩下一把骨头了。许是家里老大的原因,不大爱说话,整日里闷头干活,很少出声儿,到叫人容易忽略了他。

    王家那丫头是个机灵的,平日里爱说爱笑的,不过做活也勤快,就是手笨,无论是绣花还是针线上都不大好,这点儿据说随了她娘。

    王家媳妇种地是把好手,可不知道为什么,做衣服、做饭这种女人的活计反而不大擅长,尤其是针线,让梁田田很头疼,看来这衣裳啥的想指望他们娘俩是别想了。饭倒是凑合能吃,就是家里人吃惯了梁田田的新奇花样,再吃王家媳妇那平淡无奇的饭菜就有点儿食不下咽了,连王家二丫都嘟囔,“娘做饭没有小姐好吃。”让她娘背地里好一顿教训。“主子也是你背后能说的?”被发卖之前,他们在人牙子那里也是学过了规矩的。

    日子就这样进入了十月份,村里人也知道梁家一下子多了五口人,议论纷纷的。

    梁守山对外只说是家里来了亲戚,并不想张扬,毕竟买下人,他们家还是老狼洞的头一份。

    有人旁敲侧击的问,是不是梁田田娘那边的亲戚。毕竟梁家老爹就哥一个,大家伙都知道。

    梁守山没多说,算是默认了,渐渐村里的人也就不议论了,只是偶尔会提上两句,“这么多年倒是第一次看到老大媳妇的娘家人上门。”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梁田田突然发觉,他们家好像没有外祖家。她问了梁守山一句,结果换来的是爹在窗边坐了一夜,第二天更是发呆了一天。

    梁田田愈发好奇,却也知道是触动了爹的伤心事儿,索性也就不再问了。

    倒是里正陈冲那,这些事儿不好瞒着。不过陈冲在知道这些都是奴才的时候,着实惊讶了一把,以前那点儿小心思也彻底收起来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跟梁守山比,他还真比不得。不过也愈发肯定,梁守山也是看不上他这里正的位置就是了,也叫他暗中松了口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