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69凌旭

    感谢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亲们,周末还在苦逼加班的木有少更哦,求票鼓励想~

    ---------分割线--------

    方文胜。

    梁田田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满腹心事的离开了菊花婶子家。

    方文胜就是小花说亲的对象,梁田田准备回头让顺子叔帮忙打听一下。他在镇上做生意,认识的人多。方家又是郭家镇的老住户,肯定知道的人也多。

    还没到家,远远的看到家门口有个人立在那里,梁田田眯着眼睛,比爹矮,却比大哥高很多,这是谁呢?

    来他们家的人比较多,梁田田本没有在意。可等她走近了一些,看清楚了那人,顿觉浑身一震。

    笑容在少年的脸上绽放,像极了八月的太阳,火辣而炙热。

    凌旭快走两步迎上来,“丫头,我回来了。”他的小丫头又长高了,出落的愈发漂亮了。

    梁田田看着他尖尖的下巴微微蹙眉,虽然凌旭看起来很精神,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你还好吗?”这家伙,每次回来都弄得伤痕累累的,也不知道这次怎么样了。看个头倒是长高了。 凌旭愣了一下,“好,当然好。”他命大,替皇上挡了一刀,差点儿被活劈了却依然能够活下来,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当然好了。当时御医都以为他挺不过来了,可凌旭心中始终有一个执念,他还要孝顺父亲,他还要用大红花轿迎娶他的小娇妻,怎么能死在山东呢。所以他养了大半年,依然生龙活虎的回来了。

    梁田田仔细看他。面色红润,的确看不出什么。

    “什么时候回来的?见过凌伯父了吗?”两人往家里走。

    “昨儿到的,就是爹让我过来的。”凌旭笑着道:“我从京城给你带了一些特产。过来看看。”

    京城?

    梁田田心一跳。

    “不是说去了山东府吗?怎么又去了京城?”这小子,到底做什么去了。

    “路上遇到点儿麻烦。回头再跟你说。”凌旭不想瞒着她,他的路早晚是要她一路相伴的,告诉她也是早晚的事儿。

    两人进了院子,梁田田看到院子里停着一辆青布马车,凌家以前可没有这个,是凌旭的车?

    可他不是会骑马吗? 询问的视线望过去,凌旭咳嗽一声掩饰些许的慌乱,“东西多。想着赶车方便。”实际上是皇上派来的人不放心他的身体,硬是让他坐车。一路上从京城到这里,明明用不了多久,他们硬是走了一个半月,真把他当成重病人了。

    “姐姐,姐姐,凌旭大哥回来了。”球球从屋里跑出来,“凌旭大哥带了好多好吃的,还有好玩的,可有意思了。”半年没见。球球对凌旭依然很依赖,张开胳膊就往凌旭身上扑。

    小康子不知道突然从哪里窜出来,“梁少爷。我家主子身体不好,可不敢抱你。”

    “多嘴。”凌旭当即把脸一沉。

    球球眨眨眼,“凌旭大哥你是不是病了?”

    凌旭不好回答,偷眼打量身边的小丫头,果然,梁田田脸色不大好,狐疑的看着他。“你受伤了!”说的是肯定句。

    凌旭无奈的笑笑,“就是一点儿小伤,别听小康子大惊小怪的。”说着狠狠的瞪了小康子一眼。之所以带他过来没带别人,就是因为这家伙嘴巴紧。不像是小雷子似的唠唠叨叨的,结果上来就揭他的老底。

    别看小康子平日里不喜欢多嘴。那是对待无关紧要的事儿上面。在对待凌旭的问题上他却格外认真,“哪里是小伤,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太医嘱咐不许用力的,主子你可不敢乱来。”

    梁田田听的心直蹦,是什么样的伤势让人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

    太医?

    凌旭这家伙,不会用他那小身板跟白莲教火拼救驾去了吧?

    “多嘴!”凌旭这一次把脸撂下来,“去,后院蹲马步,我不叫你起来不许动弹。”这个混蛋,他千辛万苦的瞒着,结果都被他一招抖落出来。

    真是后悔带着这家伙。

    平日里看着挺稳当的,怎么今儿就多嘴了呢?

    小康子也不是傻子,因为知道梁家一家人在主子心里的地位他才敢多嘴,不然就是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提那些事儿啊。

    现在想想,当初的事儿还跟做梦似的。

    “梁姑娘也不是外人。”小康子咕哝一声,垂头丧气的去了后院。

    凌旭瞪眼,这家伙,还有理了。

    “怎么了?”梁守山听到动静从屋里迎出来,“罚什么呢?小康子怎么了?”听的一知半解,没听清楚。

    球球听了个明白,努力刷存在感。“爹,凌旭大哥受伤了,小康子哥哥说了,凌旭大哥不高兴,就罚他去后院蹲马步了,还不让起来。”凌旭大哥可真凶。

    梁守山微微蹙眉,“你受伤了?”随手抓住了凌旭的手腕。他是习武之人,多少懂得一些医理,凌旭这伤可不轻啊。“伤在哪了?走,进屋跟我看看。我那有些自备的药酒,回头给你带一些。”那些药酒可都是用空间的东西泡的,效果自不必说。

    老丈人还要看伤?

    凌旭苦着脸道:“梁叔,已经很久的事儿了,都已经大好了,您别听小康子乱说。这个看伤,就不必了吧。”他是怕吓到人。

    “你这孩子,叫我一声叔,我还能不管你咋地。”知道凌墨轩是个书呆子类型的人,估计自己儿子受伤都不知道。虽然如今两家没有姻亲关系了,可凌旭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哪能不管。

    进屋之前梁守山道:“田田去后院叫小康子别蹲马步了,一会儿我还要考校考校他的功夫进步没。”既支走了梁田田,又算是帮了小康子。

    凌旭苦笑。看来今儿这伤还是非看不可了。忙道:“就说我让他起来的。”不然那小子不会听话的。

    梁田田点点头,带着球球去了后院。

    “虎子呢?”两个小家伙形影不离的,今儿居然没看到。

    “虎子在屋里吃点心呢。凌旭大哥带了好多点心,说是在府城买来的。可好吃了。”球球歪着头道:“我没舍得吃,等着姐姐一起吃。”

    还是球球知道心疼人。

    梁田田摸摸他的头,“球球乖。凌旭大哥受伤了,别吵着他。”幸好那点心不是在京城买的,不然这么老远估计都得臭了。

    球球乖巧的点头,“我知道。”

    “康子哥,凌旭大哥让你起来呢。”梁田田笑着道:“正好我要摘瓜,康子哥帮我挑挑。”

    一听是凌旭的话。小康子忙收了架势,有点儿不好意思的道:“我也不是要揭主子的底,就是怕主人这伤反复喽。”实在是伤的太重了,看的吓人。他之前一度认为主子可能都挺不过去了。

    “凌旭大哥也知道你是为了他好,不然怎么让我叫你呢。”梁田田笑笑,并不想他们主仆有嫌隙。

    “我知道。”小康子别看话少,却不傻。如果主子真要罚他,就不是蹲马步了。

    “梁姑娘,主子有伤,说是不能吃西瓜。”在京都养伤。太医嘱咐过的。

    梁田田点点头,“西瓜咱们吃,香瓜他可以吃。”挑了几个成熟的瓜。又摘了一些青菜准备做午饭,梁田田这才回去前院。

    梁田田也不着急,就坐在院子里摘菜,小康子把瓜放到井里,然后帮忙。

    不一会儿梁守山从屋里走出来,神色凝重。“爹,凌旭大哥的伤怎么样了?”梁田田一直关心这事儿。

    “已经好了。”梁守山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点儿嘶哑。

    梁田田蹙眉,一脸狐疑。

    梁守山叹气,“爹没骗你。的确是好了,就是当初伤的太重。看着都后怕。”那小子,问他也不说。也不知道当初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那现在怎么样了?”说不担心绝对是假的。梁田田一想到凌旭才十三岁,这心里就一阵不舒坦。

    凌旭穿好了衣服从屋里走出来,笑着道:“伤不好我哪敢到处走啊。放心吧,已经没事儿了。”

    “话时这么说,可你元气亏损的厉害,这样。”梁守山想了想,“我教你一套功法,以后你每天都练习,用不了一年,身体就会好了。”就算是婚约取消了,凌旭也还是他的晚辈,梁守山只稍微考虑了一下就没藏私。

    “那就多谢梁叔了。”凌旭知道那功法,前世他也有练习。不过这时候自然不会多嘴。

    “你们先聊着,我去镇上买些肉回来。”尽管知道闺女空间里有鲜肉,不过这大热天的,梁守山自然不会留下把柄。

    “梁叔,您就别忙了,东西我都买了,让小康子拿给您。”不得不说,凌旭是个细心的人。

    “田田你们玩吧,爹来做饭。”梁守山是个好爹,再说孩子小,没那么多的顾忌。“凌旭你也去屋里歇着,伤好了也要养着。”

    跟小丫头在一起,凌旭自然没有异议。当即道:“小康子你帮着打打下手。”

    “是,主子。”小康子忙应了一声。

    凌旭让球球去东屋吃东西,拉着梁田田去了西屋,神神秘秘的。

    单独一个包袱放在炕上,看着那体积可不小,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这是我单独给你准备的。”凌旭把东西往前一推,期待的看着她。

    ps:感谢十月份、、、、、、、、、、、、、、、、、、、、、、、、、、、、、、、、、、、、、、、、、、、、、、、、、、、、、、、、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