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67亲事【二更】

    感谢、、、亲的粉红票。

    九月咱们粉红票十一名,十月二十一名,亲们,十一月,我多码字,咱们努力往前冲

    月初,亲们保底粉红票砸过来吧。

    ----------分割线----------

    梁田田本来是想去菊花婶子家的,结果路上听说了这事儿,突然不知道见了小花说什么,干脆带着球球和虎子回家。

    结果两个小家伙非要带上河边的鱼。

    这鱼是陈家大郎抓的,梁田田就让陈家三婶把鱼带回去。她看了,里面有两条一斤沉的鱼,都够吃一顿的了。

    陈家三婶却道:“大郎天天不是抓鱼就是打猎,这鱼我都吃了一个月了,可不想吃了,给球球和虎子拿回去玩吧。”说是玩,其实还是送给他们吃了。

    梁田田一听也没客气,就找了几根蒿子把鱼串了两窜,一个小家伙拎着一窜回去了。

    回到家里梁田田找了个大盆给他们放鱼,这鱼还没死透,留着晚上一家人吃。

    “姐,爹去哪了?”球球突然道:“这几天都没咋看到爹。” 更新467亲事梁田田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小家伙还挺敏感的。

    爹在干吗?

    爹在空间做苦力呢。

    那么一大堆的水果,可不得做成果酒吗。如今果酒都有几百坛子了,要不是空间扩大了,那些酒坛子都没地儿放置。

    还好有爹这么一个苦力,不然梁田田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后山不是养了五百只鸡吗,爹没事儿得看着点儿,不然让野兽给吃了咋办。”梁田田随口胡诌。反正后山大,也不怕他们去找。

    “铜钱和元宝不是在后山看着吗,咋还要爹去呢?”球球歪着头问道。

    “那也得有人添水、喂食啊。铜钱和元宝又不是人。”自从后山种了果树,梁田田家里买了几百只鸡崽过去。铜钱和元宝大部分时间也待在后山守着那些鸡。不知道是不是铜钱的关系,还真没有鸡被野兽叼走的,吃的又好,所以这批鸡崽倒是没糟蹋几个。

    “姐,铜钱和元宝都不在家了,阿大他们也去了田庄,咱们再养几只小狗呗。”球球抱着梁田田的胳膊撒娇,“小灰都下了一窝小兔子了。咱们再养几只狗崽呗。” 更新467亲事“这事儿回头跟爹说,让爹看看能不能弄到狼狗。”比起一般的土狗,要说这凶性上面还是狼狗好一些。只是这狼狗崽不好踅摸。

    梁田田突然想到了凌旭,听说前些日子来信了,说是会赶在八月十五之前回来。

    也不知道他去山东府做什么去了,这一走就是大半年。

    “咯咯咯……”

    院子里鸡下了蛋在叫,虎子蹬蹬蹬跑进来,手里拿了两个鸡蛋,“这个是热乎的,刚下的。”

    “放在篮子里吧。晚上给你们蒸鸡蛋糕吃。”院子里养的是去年留下的母鸡,现在天气正热,也不大爱下蛋了。

    “那吃鱼不?”虎子歪着头问。

    “就知道吃。”梁田田看看天色。大哥、二哥那边快回来了,就起身去收拾鱼。“还不过来帮忙。”

    梁田田抱着大盆出去,球球忙拿了小凳子,虎子一把抄起菜刀就跟了出去。“姐,给你刮鱼鳞。”

    梁田田哭笑不得的,“这菜刀危险,不是告诉你别拿吗。”虎子这孩子,胆子太大,似乎根本就没有他怕的东西。

    果然。就听他道:“我才不怕呢。”

    “那也不成,刀啊、斧子啊。这些都是危险的东西,你们还小。不能随便动。”梁田田一边收拾鱼一边教他们。

    两个小家伙一边一个蹲在她身边,眼睛紧盯着盆里的鱼。姐姐做的糖醋鱼是他们最稀罕吃的,可惜鱼这东西卖的少,家里忙也没有人去摸鱼,所以很少吃到。所以就更加期待。

    鱼鳞、内脏这些东西也是鸡爱吃的,不过梁田田可没准备就这么给他们吃了。

    院子的大门打开,把那些处理过的东西倒在院外,自有一群“吃货”飞奔过去。

    “球球把凳子搬屋里去,虎子去后院帮姐姐掐几根葱叶来。”梁田田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两个小家伙都乖乖的办事儿。

    趁着他们不注意,梁田田把空间里忙碌了大半天的爹放出来。

    梁田田仔细看他,并没有出现什么疲惫的神色,这爹的体格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哪来的鱼啊?”梁守山道:“下次这东西留着爹收拾,你一个闺女,可别把手伤了。”说着就接过了活计,准备做饭。

    “爹,还是我来吧,球球他们说要吃糖醋鱼,不过我看这还是鲫鱼多,还是做个酱焖鲫鱼吧。”爹做饭不至于难吃,可跟好吃也不是多搭边,家里好不容易吃一顿鱼,还是她亲自下厨吧。

    “行,那爹给你烧火。”梁守山一点儿架子都没有,就蹲在灶坑那烧火。

    鱼下锅,那香味儿一下就飘出来了。球球巴巴的守在锅台边,虎子直接递过来几个鸡蛋,“还得蒸鸡蛋糕呢。”这小子,有鱼吃还不够,还想吃瘪的。

    “好,给你蒸鸡蛋糕。”梁田田也不忙着盖锅,让梁守山那边小火先烧着,这边找了一个大碗,飞快的打了鸡蛋,又放了葱花、油、盐,添了水,很快鸡蛋就打好了。坐在锅叉上,盖上锅,就等着开锅吃饭了。

    球球和虎子跑出去迎大哥、二哥,梁守山就道:“新一批的果酒爹都给你酿好了,不过你那可放了太多的果酒,咱们家都快能开酒庄了。”几百坛子都是五十斤装的酒,也就是那地方,不然都放不下。

    “酒庄我可没想开。”梁田田笑眯眯的道:“回头等后山那些水果成熟了,咱们就开始卖一些。再拿出一部分送人。以后水果能卖的多了,就没有那么多酿酒的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一想到那空间里东西的成熟速度。梁守山真有点儿害怕了。以前觉得那是个好东西,现在看来……好吧。还是好东西,就是太累人了。他这身体忙活了三四天才酿好了所有的酒,可这眼瞅着新一茬的水果又下来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要不咱们也开个水果铺子得了。”梁守山有些无奈的道。

    “就咱们郭家镇,开了水果铺子我怕东西也不好卖。”梁田田摇摇头,如果可以,她早就说了。

    梁守山也就是赌气的话,实在是空间里东西太多。看着有点儿累罢了。

    晚上梁满仓兄弟回来,难得的顺子也跟着回来了。看到有鱼,顺子眼睛就亮了,“嘿,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啊,看我这点子,一回来就赶上大哥你们做好吃的。”洗了手就坐在桌边,跟球球和虎子大眼瞪小眼的,一副孩子气。

    梁守山失笑,“你啊。”跟个孩子似的。真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才好。

    问了几句店里的事儿,知道没什么事儿,梁守山也没关心。这个季节不是做皮货生意的好时候。如今他们主要以收皮子为主。

    大家伙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饭,梁满仓兄弟收拾桌子,梁田田随意提起了今天看到陈家三婶的事儿,顺嘴就说了小花在议亲的事儿,梁满仓刷碗的手一顿,也只是一顿而已,就又恢复了常态。

    梁田田看到了大哥的小动作,却也没多想。

    大哥才多大?

    冬天出生的,满打满算的还不到十二岁呢。能懂什么啊。

    倒是梁满囤,听说小花议亲还挺关心的。“说是哪的人没有?我们私塾人多,我让人给打听打听。别嫁给一个二流子。”倒是一副热心肠。

    顺子听了好笑,“你没听田田说吗,是个秀才老爷,哪来的二流子啊。对了满囤,你这都从哪儿听到的话啊,你知道啥是二流子啊?”这小子,比较对他脾气,不像满仓,动不动就端着。

    “我咋不知道呢,二流子就不是好人呗。”梁满囤挑眉道:“秀才咋了,秀才就不能有坏人了?这读书好坏跟品质可没关系。”道理还一套一套的。

    梁守山进屋照着他肩膀拍了一下,“你这都跟谁学的啊?”有点儿无奈。别人家的孩子是不懂事儿让长辈操心,他们家的孩子倒好,太懂事儿了,让他这个做爹的有点儿自责,总觉得亏欠了孩子们。

    “凌旭大哥告诉我的。”梁满囤说的理直气壮的。

    “凌旭?”梁守山暗叹一声,“也不知道那小子游学怎么样了,南边那闹白莲教,这小子真不该这时候出去。”

    “不是说快回来了吗,爹你也别担心。”梁满仓说这话的时候偷眼打量自家小妹,见她并没有什么异状才松了口气。但愿凌旭大哥平安回来吧。

    “凌旭大哥也是的,游学做什么啊,要我说啊,直接考举人,到时候他就是咱们辽东府最年轻的举人老爷了,多风光。”提到凌旭,梁满囤掩饰不住的羡慕。总有一天他也会像凌旭大哥一样有本事的。

    “你当举人老爷是那么好考的啊?”梁守山笑骂了一句,“人家凌旭那是有心,知道自己的斤两。趁着年岁小多走走,也能增长见闻。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梁满囤笑的贼兮兮的,“爹,你这么夸凌旭大哥,是不是看好他啊?”

    “那还用说!”梁守山挺起胸膛。

    梁满仓冲大哥挤挤眼睛,“看到没大哥,我说什么来着,爹还是喜欢凌旭大哥的,到时候他还得是咱们妹夫。”别看他们现在叫他大哥,早晚有一天得掉过来。

    ps:感谢十月份、、、、、、、、、、、、、、、、、、、、、、、、、、、、、、、、、、、、、、、、、、、、、、、、、、、、、、亲的粉红票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