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63偷盗【第二更】

    亲们,第二更哦。

    求粉红票。

    ---------------分割线-------------

    四月中旬的时候突然传出山东府白莲教造反的事儿,多亏皇帝力挽狂澜,将匪首斩获……虽然皇帝已经回京了,不过白莲教的余波并没有因此散去,各地掀起一股抓捕白莲教余孽的行动,村村都有官府的捕快查访,主要抓捕最近一个月内到来的人,一时间人人自危。

    老狼洞倒没有因此受到什么影响,因为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外来人,顺子也是来了快一年了,这件事儿对梁家并没有什么影响。

    只是这里并不包括梁田田。

    凌旭那家伙去了山东府,他跟这件事儿有没有关系呢?

    一转眼两个月就过去了,梁田田家地里的香瓜和西瓜都熟了几茬,银子大把大把的落入兜里,可梁田田依然没有高兴起来。

    凌旭走了快半年了,一点儿消息都没有,那家伙不会真的出事儿了吧。

    梁田田去了几趟凌默轩那里,结果他这个当爹的也不知道什么消息,梁田田怕他担心,什么都没说。

    田庄那边种了西瓜和香瓜什么的,收益不少,结果到底引来了宵小的觊觎,一晚上瓜地被偷走了许多的香瓜和西瓜。东西丢了还不要紧,瓜地被祸害的够呛,梁田田和爹亲自去田庄看了,许多瓜秧眼看着是不能活了,被祸害的太惨了。 更新463偷盗田庄的管事是五十多岁的刘伯,人哭的什么似的。田庄上的事儿都归他管,他是知道田庄上这些东西的价值的,这一下损失了至少一百两银子。完了完了。这刚刚换的东家,还不知道脾气喜好呢,结果就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这下子可要卷着铺盖滚蛋了。

    “天杀的偷瓜贼,东家。你给我几天时间,老刘一定给你抓到偷瓜的小贼。”就算是为了自己,他也得抓住那偷瓜的小贼。

    梁守山什么也没说,而是进入瓜地走了一趟,又在堆积着树枝的地方走了一遍,发现几处脚印,有些竟然是往田庄去的。

    有人监守自盗。

    梁守山不动声色,只是道:“这件事儿就这么算了吧。以后晚上都要留人巡逻,如果再有这种事情发生,那么巡逻之人就移送官府好了。”梁守山说完大步走开了。

    刘伯:“……”

    东家就这么饶了他?

    看到梁田田在旁边若有所思的,知道这是东家最疼的小姐,刘伯忙道:“唉,小姐,这……”

    梁田田笑了,“刘伯,听我爹的吧。”像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梁田田也离开了。 更新463偷盗“爹。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在田庄吃饭的时候梁田田低声道。

    梁守山点点头,“什么都瞒不过我机灵的闺女。”算是默认了。

    梁田田蹙眉,“偷了那么多的瓜。不可能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我就不信田庄里一个人都没发现。就算是人不发现,难道那些狗也发现不了?”梁田田干脆道:“爹,我让铜钱和元宝他们在田庄上待一段时间吧。”如果下次再有偷瓜的贼人,就不会这么容易被他们逃脱了。

    “暂时不用。”梁守山摆摆手,“你别操心了,这些事儿爹来管。不过你说得对,田庄上还是狗太少了,闺女。要不咱们以后把阿大他们送来吧,爹也出去看看。再给你买几条狼狗过来。”梁守山偷眼打量闺女,怕闺女从小养大的几条狗。舍不得。

    梁田田却没觉得什么,“行啊,家里有铜钱和元宝就好了,爹你觉得合适就让阿大他们过来吧,我觉得这田庄是该好好整治整治了。”之前是信任那些庄户人家,没想到一下子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就该好好整治一下。

    知道闺女担心,梁守山摸摸她的头。

    “放心吧,这件事儿爹会处理的,你别操心。”

    父女两个在田庄吃了饭,刘伯又有些不安的过来,“东家,瓜地的事儿……”东家没说一句责备的话,反而让他不安。

    “刘大哥,这是意外,之前是我粗心了,以后加大大家巡逻力度就好了。”梁守山笑的和颜悦色的,“这样,我在田庄住几天,看看你们安排的怎么样。”

    “那我让人把房间重新给东家收拾一下。”刘伯显得诚惶诚恐的,“那大小姐是在这住着还是……”

    “一会儿我送她回去。”梁守山又待了一会儿,骑马带着梁田田去了镇上,到了铺子里一看,顺子正在那整理皮子呢。

    “大哥,你咋过来了?”顺子看到他们还愣了一下,这么忙还有功夫来镇上。“田庄那边都忙完了?”本来说好了忙完了地里的活计大哥一家子都搬到镇上来,结果这忙完了院子里的,还有田庄上的活计,到了现在这大宅子里还是他一个人住呢。也就是阴天下雨的时候,满仓和满囤能在这里陪陪他。

    “没有。”梁守山在店里坐下,“田庄那边出了点儿事儿,我要在那边住两天,查查事情的始末,你这几天早点儿关了铺子,回去陪着田田他们住,不然我怕他们害怕。”梁守山这才把田庄发生的事儿说了。

    顺子一听就火了,居然还有人敢惦记大哥的东西,真是找死。

    “大哥你不用担心,这事儿交给我,三天,三天的时间,我保证给大哥一个结果。”不就是几个小蟊贼吗,他一出手肯定能抓住。

    “不用你,你帮我照顾好田田他们就成。”梁守山沉吟道:“我怀疑是田庄有人监守自盗,田庄是新买的,难免有人不服气,这一次索性就都解决了。”

    一听是田庄的事儿,顺子就气不忿。

    “大哥,要我说你就是太好说话了,这次抓到人,大哥你交给我,看我怎么收拾他们,让他们下辈子都后悔做坏事儿。”顺子气的咬牙切齿的。

    “在孩子面前,说什么呢。”梁守山瞪了他一眼,“行了,这事儿你就别管了,你就给我照顾好这几个孩子就行了。”

    顺子撅着嘴不再说话,还是有点儿不服气。

    不服气归不服气,顺子还是不敢反驳大哥。梁守山老早先把梁田田送回家就去了田庄,顺子估摸着时间,私塾那边放学了,他就把铺子给关了,锁好了大门,接了梁满仓兄弟回家。

    梁满仓兄弟听说田庄的瓜地被祸害了,也气的够呛。顺子道:“你们也别担心,那香瓜和西瓜都放不住几天,那些人偷了那么多的香瓜啥的,肯定不能都自己吃,那东西金贵,肯定得找地方卖掉,那咱们就能发现。”顺子顿了顿,“我今儿已经跟镇上几个铺子打了招呼,一旦发现有人来卖香瓜就跟我说一声,大家伙都是一条街上的,总得给几分面子。”

    顺子看着粗心大意的,实际上心思挺细腻的。

    “不过这也不保准,还得防着点儿他们去周边的镇子,我想着明儿就到附近的镇子逛逛,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这办法虽然笨,却也是个实用的法子。“可惜,现在手头上的人太少。”不然周围的几个镇子都能盯住。

    的确是这样,大家伙都跟着点头。

    梁田田突然道:“等等。”

    “小妹怎么了?”梁满囤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法子?”

    “顺子叔的法子就是好法子,只是人手不够。田庄上的人我们不能用,不过咱们村里的人能用啊。”梁田田掰着手指头道:“陈家三叔、他大儿子、二柱子媳妇、铁蛋娘……”梁田田一口气提了几个相熟的人家,“也不用他们做什么,就帮着盯着点儿,顺便看看那些人的长相啥的,咱们每个人给点儿银钱,肯定能抓住那些小贼。”

    “田田这也的确是个法制。”顺子一拍大腿,“成,我这就去找里正,跟他说一声。不过这银钱怎么给?”

    “每个人一天二十个大钱吧,从明天开始盯着,谁要是发现了就给二钱银子,怎么样?”梁满囤出主意道。

    “可以的。”梁满仓拍板,“我和顺子叔去陈爷爷家,明儿就让人都出去。”

    “大哥,把钱顺便带上。”梁田田直接拿出一串大钱,“皇帝还不差饿兵呢,大哥,把钱给大家支三天的。”

    老狼洞这边陈冲一听需要村里人帮忙,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别说人家梁家还出钱了,就是不出钱,这乡里乡亲的也得帮忙。

    老狼洞这边开始行动了,梁守山在田庄的日子倒是优哉游哉的,每天穿着一身普通的庄户人家粗布衣裳在田庄里巡视,时不时的还指点一下大家伙的农活,显得再平易近人不过。偶尔跟村里的老人聊聊天,甚至和小孩子也能打成一片,倒是赢得了大家伙不少好感。

    田庄上的人发现,这个东家很好说话,一点架子都没有,就是村里的孩子也能聊上几句,渐渐的也都放得开了,跟他说话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田庄好多事儿也就不再瞒着他。

    晌午,梁守山坐在老榆树下面跟村里的老人下棋,“刘伯,您是咱们田庄上年纪最长的人,这田庄上的后生可都是您看着长大的啊,那可真是老资格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