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49真相

    亲们,周一求票。

    最近有点儿忙,周末都在加班,等我忙完这段找个时间给大家大爆发一下。

    厚颜无耻的求下粉红票,拜托亲们了

    --------分割线----------

    “守林虽然不是你爹的儿子,却是你爹亲手抱来的。”

    “黄伯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您老可得给我说清楚喽。”梁守山急了,一把拽住黄大夫。

    “你放心,我今儿既然找到你,自然会把事情给你说清楚的。”黄大夫顿了顿,“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当年梁王氏怀孕,黄大夫知道梁家老爹的身体情况,这还是他在一次诊治中发现的,毕竟梁家老爹以前是有过孩子的……

    在别人都没有怀疑的时候黄大夫就找到了梁家老爹。

    知道梁家老爹心里难受,黄大夫着实解劝了一番。

    许是出于男人某方面的面子,当时的梁家老爹已经四十多岁了,他也不希望自己不能生育的事儿被人知道,就求黄大夫保守秘密,梁王氏肚子里的孩子他也准备认下来。左右不差那一个孩子。

    那段时间梁王氏怀孕特别的猖狂,想要霸占梁家,怎么看都看梁守山不顺眼,终于把梁守山挤兑走了之后就在梁家耀武扬威的。

    也是梁王氏得瑟的太欢了,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九个月的时候梁王氏动了胎气,生下来一个孩子。结果没等出月子,孩子就没了。

    当时梁家老爹看梁王氏月子里哭得死去活来的,到底是心软,就亲自去抱养了一个孩子。当时孩子就是在灵山县城的一个破庙里抱来的,孩子身上当时有襁褓,看着不像是乞丐的孩子,倒像是被人遗弃的。

    梁家老爹抱着孩子等了一大天也没看到人来接孩子,这还抱着孩子回家了。

    孩子刚回来的时候就先送给黄大夫检查了一次,除了有点儿冻伤之外没什么毛病。梁王氏刚刚失去了儿子。还真就把心思都放在了梁守林的身上,再之后倒是没有再怀孕……只是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谁也挽救不了。

    梁家老爹郁郁而终,难保就跟当年的事儿有关。

    梁守山彻底傻眼了,黄大夫叹了口气。

    “本来我答应了你爹,不会对人说出他的隐疾。可是……”黄大夫顿了顿,“我听说梁王氏昨儿想去闹腾你们家,以前她是怎么对待你媳妇、孩子的,我都看在眼里,当时我就想说出去当年的事儿,可总是顾忌你爹这一辈子不容易。不过发生了这么多事儿。她那人又是个心里没有旁人的,我要是再不说出来。怕你们继续被她祸害。”

    黄大夫说完了这些,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拍了拍梁守山的肩膀,“守山啊,你是个好孩子,大伯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你爹没有白养活你一次。”说完老人就走了。

    梁守山在爹的坟前站了许久,神色黯淡。直到日上三竿。铜钱找来蹭他的大腿,梁守山才缓过神儿来。

    带着铜钱回家。两个儿子已经去镇上卖对联了,闺女做好了饭菜,大家伙还没吃饭就等着他呢。

    梁守山挺自责的,“这么晚了,咋还没吃饭呢。下次可别等我了。”看着顺子在旁边嬉皮笑脸的,梁守山叹气,“你怎么也跟着几个孩子胡闹,都这么晚了还等我干啥?”

    “大哥,这可不关我的事儿,你闺女、儿子非要等你,害得我也跟着饿肚子。”顺子倒开始诉苦了。

    “顺子叔,我姐都让你先吃了,是你自己不吃的。说谎,打屁股。”球球戳穿他。

    顺子并不觉得尴尬,反而嬉皮笑脸的。

    梁守山摇头,这个兄弟啊,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

    一家人坐着吃了饭,梁守山心事重重的,梁田田抽空问了他,“爹,是不是有啥事儿啊?”看梁守山蹙眉,就轻声道:“是不是跟爷爷有关?”

    梁守山看了闺女一眼,“没事儿,就是一些老黄历。”过去的事儿,他不好对闺女说。

    梁田田见爹不愿意说,也没追问。

    二十八这天,府城欧阳文轩那边,还有县城洪记都派人来了。

    梁守山当时没在家,梁田田接待的来人。一张嘴就把洪记的人嘴给堵上了。“你们是来拉青菜的吧,先别急,我们家还有点儿旁的生意。”说完冲大掌柜挤挤眼睛,顺便让球球和虎子招待人。

    还别说,两个小家伙像模像样的给客人端了热水,又上了瓜子。倒叫大掌柜战战兢兢的,根本不敢多说一句。

    梁田田去东屋招待老仆,“怎么是您亲自过来了?年底,忙吧。”

    “少爷惦记姑娘,派旁人来不放心,所以我就来了。”老仆很客气,实际上是欧阳文轩突然心血来潮想要偷偷跑来,原因还是梁田田的西瓜讨好了一位老祖宗,让少爷着实得了一些好处。欧阳文轩感念梁田田的好,就想过来看看她。

    老仆人这好说歹说把人给拦住了,不过就有了他亲自走这一趟。

    “其实还是想看看年底了,姑娘这里还有没有那西瓜和香瓜了。”老仆客气道。

    “小侯爷还好吧。”梁田田也客气了一句。说文轩惦记她?好吧,那家伙就是个长不大的男孩,估计是又遇到什么麻烦了。

    果然,老仆顿了顿,“少爷之前遇到一点儿麻烦,不过已经解决了。”他虽然说得轻描淡写的,不过梁田田还是从中察觉了不同。

    “他没啥事儿吧?”不是梁田田多心,实在是自从认识那家伙的时候就是伤痕累累的。由不得梁田田不多想。

    “少爷受了点儿轻伤,不过都是皮外伤。”老仆顿了顿,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

    梁田田蹙眉,深深的看了老人一眼。有他在欧阳文轩都受伤了,可见情况还是很严重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梁田田没有多说。

    “我这就去给您摘瓜,您老在这先坐着。”梁田田笑着招呼一声,“球球,过来陪老伯说说话。”

    老仆想要帮忙。被梁田田谢绝了。笑话,暖棚那是生钱的地方,哪能轻易让人看到。

    直接在空间里挑了十个大西瓜,梁田田又摘了两筐香瓜,算算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倒腾了几次把东西都倒腾去了前院。

    老仆也没多留。过了秤,付了银钱就要走。

    梁田田给他拿了一个包袱,里面装了挂面,酸菜和辣白菜也装了一些。“我们家新做的东西,给你们家少爷尝尝。”梁田田很郑重的交给老仆一个小包,“这里面有一些东西。亲手交给你们家少爷,他知道怎么用的。”里面只有两种药。一种是退热的,一种是消炎的。曾经她都给他带过。

    欧阳文轩是小侯爷,如果有什么事儿这些药救急后都解决不了,那就不是她能解决的了。

    “多谢姑娘,告辞。”老仆到这前后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带上东西就离开了。

    梁田田这才去见了大掌柜,大掌柜的意思和老仆一样。都是为了要一些香瓜和西瓜这种稀有的东西送礼。

    刚刚给老仆摘了那么多,梁田田情知很难瞒过洪记的人。不过还是给摘了五个西瓜和一筐香瓜。“年前也就这么多了,这还是我特意给洪记流出来的。”梁田田说的冠冕堂皇的,根本就不为撒谎而脸红。

    “多谢姑娘,多谢。”大掌柜一再的道谢,付了银钱,还不忘多给了一些,直接给凑了整。

    梁田田没多要,倒是把零头抹了。“让您等了这么久本来就不好意思了,剩下的您留着喝杯茶。”做生意吗,也不能太死板了不是。

    大掌柜千恩万谢的走了,吓出了一身冷汗。

    老仆不认识他,他倒是认识小侯爷身边的人。万万没想到这梁家竟然还跟小侯爷关系这么好,如果不是关系硬,区区几个香瓜怎么能让小侯爷的心腹出动呢?

    大掌柜直觉这梁家跟小侯爷的关系不简单,心头有一丝明亮。

    怪不得人家根本不把他们锦衣卫当根葱呢,一是人家地位高,二来是人家已经跟小侯爷搭上关系了,看不上他们这些小鱼小虾太正常了。

    千户大人居然跟小侯爷还有关系,啧啧,这可是个重磅消息。回头得跟东家说一声。

    明天就是二十九了,梁王氏在家里越想越想不通。

    凭什么老大一家就能吃香的喝辣的,自己一个人可怜巴巴的守着冰冷的房子,老了老了连个儿子都不能在跟前孝顺着啊。

    人就是这样,一件事儿想不通很容易就钻牛角尖,何况是梁王氏这种本就自私自利的女人。

    想不通,就不能让别人好过。

    梁王氏于是乎气呼呼的又去找梁守山,只不过这一次她学聪明了,小心翼翼的,很怕再遇到那些熊孩子。

    老狼洞四处都是山,梁王氏不想被村里人看到,就自然而然的从后山绕过去。结果还没等到梁家,就看到了梁守山。

    梁家后山今天是最后一天干活,山坡上还有不少人在伐树。不过大家伙离的都有点儿距离。

    梁王氏一眼就看到梁守山,怒气冲冲的道:“老大,这眼瞅着都要过年了,你们在家吃香的喝辣的,让我一个老太太冷锅冷灶的啥啥都没有的,你到底按的是啥心,你这眼里还有没有老人了?黑心肝的东西,别以为我们家三儿不在家你们就能欺负我老婆子。”一上来就是埋怨。

    附近的人视线都集中过来,梁守山放在斧子走过来,盯着她道:

    “其实你不来找我,我也想去找你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