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37掳人

    凌旭找来的人是驻扎在灵山县卫所的高旅长。

    “他娘的,这奔了一个多时辰才赶过来,结果没杀到人,这老狼洞是个啥地方,咋人都这么厉害,三十几个突厥兵都被这的人给杀了,带头的是谁,过来我瞧瞧。”高旅长这是起了爱才之心。老狼洞这地方,有陷阱,有探哨,他这个行伍中人,一眼就看出了不俗。

    凌旭昨夜无法进城,也叫不开城门,到了附近村镇找人先处理了一下伤口。直等到天亮他匆忙进城,一进去就直奔衙门。

    好在县太爷知道凌旭这个县案首,又知道凌默轩这个秀才。一听他说了情况,忙去了卫所亲自说明了情况,这才有高旅长带着人前来救援。

    就在这时候梁守林惊呼一声,“大哥不好,还有一个突厥兵,所有的院子我都搜过了,就咱们家我没回去。”说着疯了一般往家里冲去。

    梁守山一听也急了,顾不得理会那个什么高旅长,一挥手,“走。”几十个后生跟着就往梁家去。

    梁田田兄妹在高旅长他们来了之后就让铜钱把狼给赶走了,不然这么多的狼,这些马匹看了也会不安的。

    人在梁王氏家里,梁田田一听就忍不住叹气。

    这麻烦人什么时候都不消停,总是能给你弄出点儿事儿来。

    “二哥,走吧,过去看看。”他们兄妹没有跟着大部队走,而是绕到了梁家的后院,二人一狼偷偷摸了过去。

    梁守林最先跑回家,家里一切如常,可一进屋梁守林就傻眼了。

    “你快把人放开!”梁守林傻眼了,本以为是娘被人挟持了,可现在看着二柱子媳妇脖子上架着的砍刀,梁守林愣了,“你……你快把人给我放开。”

    二柱子媳妇都傻了。鼻涕眼泪一大把的,“守林,快救救我,快救救我啊……”

    梁王氏摔在墙角。一动不敢动的。

    “小子,想让你老娘和媳妇活命,赶紧让他们放了我。”阿史那思云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特意挑了老狼洞这样一个小村子,竟然还会全军覆没。尽管来之前已经做好了马革裹尸的准备,可真面临这一刻,他也胆怯了。

    能够活着,谁愿意死呢。

    “三儿,快救救娘啊。”梁王氏一看到儿子,最初的呆滞过后就手脚并用的往过爬。

    阿史那思云一脚就把她踹过去。“给我老实待着,不然老子一刀砍了你。”吓得梁王氏都不敢叫痛,缩在墙角哆嗦。

    梁守林急的没办法,皱眉想着办法。

    阿史那思云听着外面的动静,却不敢恋战。大声道:“给我准备一匹马,放我走,不然我就杀了你的女人。”说着刀往前一送,二柱子媳妇的脖子上顿时出现一抹血痕。

    “妈呀,守林救命啊。”二柱子媳妇早就没有了往日的彪悍,不住的哆嗦,眼睛里满是哀求。

    这个时候也没有人来纠正阿史那思云的错误。梁守山从外面走进来,沉声道:“我放你走,把人先放了。”村里已经死了不少人,不能再有损伤了。

    “放人?”阿史那思云冷笑,“把我当傻子吗?”放了人他还能活着吗。

    “那你想怎样?”梁守山冷哼。“你不要得寸进尺。”

    “少废话,不想这人死就赶紧的。给我准备一匹快马。”阿史那思云的大刀往前又送了送,二柱子媳妇脖子一痛,吓得大声求救,“救命啊,救命啊。守山大哥救命啊……”

    阿史那思云大喝,“你们如果不快点儿,难保我一会儿改变主意杀了她。”

    “妈呀,救命啊!”二柱子媳妇适时的尖叫,这个应时应景啊。

    “兄弟,想想你远方的家人、孩子,如果能活着岂不是更好。”梁守山循循善诱,一摆手,梁守林悄悄的退了出去。

    “那你还不快准备快马。”阿史那思云也受够了,如果可以,他当然想活着回去。不然一个家庭没了男人,他的妻子、女儿会沦为他人的性奴,他的儿子也会成为奴隶。这种事儿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

    “已经在准备了。”梁守山渐渐退出房间,阿史那思云大刀架在二柱子媳妇的脖子上,亦步亦趋的跟着梁守山。

    外面没有想象中的刀枪林立、人满为患,静静的院子里没有一个人,只有几只鸡在闲散。

    “我的人呢?”阿史那思云还有最后一丝期望。

    梁守山没吭声,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这样的态度让阿史那思云瞬间明白了。“他们都死了是吗。”是很肯定的语气。

    梁守山没说话。

    阿史那思云深吸口气,“我想要知道我败在了什么人的手里。”想他阿史那思云在草原也是出了名的英雄,却不想带来的人竟然都折损在这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落里。

    梁守山并没有报上名姓,而是淡然道:“你们败在了贪心上,败在大乾朝百姓的保家卫国之心上。”

    “好一个败在了贪心上,难道我们突厥的儿郎就应该饿肚子,难道我们就应该食不果腹,难道我们就应该活活被饿死?”阿史那思云冷笑,“凭什么大乾朝的百姓就可以锦衣玉食,凭什么他们就可以绫罗绸缎,凭什么他们就可以吃饱?”

    “这个世界从没有所谓的公平,我们不是神,没有理由去拯救你们,但是你们敢侵犯我们大乾,虽远必诛!”

    “哈哈哈,好一个虽远必诛!”阿史那思云冷笑,“那我就等着看你们的君王,是不是真的有本事诛杀我们。”开口恶狠狠的。

    梁守山轻轻吐了口气。“我怕你,是看不到了。”

    什么意思?

    阿史那思云瞪大眼睛,猛的察觉到身后的异动,下意识的拽着二柱子媳妇转身,结果就看到一头巨狼长长的狼牙闪烁着噬人的光芒扑过来。

    狼!

    千钧一发之际阿史那思云猛的送出怀里的女人,同时身体往侧面闪去。

    身后是梁守山,虽然这男人没动手,可还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左侧已经送出了二柱子媳妇,右边一个梁守林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

    “啊……”女人的尖叫在梁家上空响起,瞬间被巨狼扑倒,随即声音戛然而止。

    阿史那思云暗叫一声好险,可是下一刻……一口大刀从侧面斜刺里劈过来,阿史那思云想要架起长刀却已经来不及了。

    竟然被活活劈死在当场。

    梁守林第一次活活劈死一个人,那热血喷了一头一脸,他重重的喘着粗气,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累得,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好,好刀法!”隔壁的院墙上高旅长大喝一声,“这小子好样的,跟我走,当我的亲兵。”

    梁守林愣愣的,像是没听到。

    梁守山微微蹙眉。

    院子里呼啦啦涌进来一批人,是高旅长手下的那些士兵,众人弯弓搭箭就奔着那巨狼去了。

    梁田田和梁满囤从后院跑过来,“喂喂,停下停下,这我们家的狼。”兄妹两个把铜钱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众人。

    “我说那个小丫头啊,快躲开,你那后头是狼,小心伤到你,没看刚才都咬死人了吗?”那个高旅长别看长的粗狂,还是个面冷心热的,从墙上跳下来就招呼梁田田。“快到大叔这来。”同时扬扬手,就要下令射死那狼。

    “我们家铜钱才不随便咬人呢。”梁满囤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随即拍拍铜钱的大脑袋,“铜钱干得好,回去给你好吃的。”铜钱的大脑袋蹭蹭他,乖巧又温顺。

    高旅长瞪大眼睛,“唉呀妈呀,我没看错吧,这是狼还是狗啊?”似乎想要上前,铜钱看了他一眼,龇牙咧嘴的似乎想要咬人。

    高旅长吓得止步,皱眉看向地上的二柱子媳妇,“我说小子,这狼可是咬死了人啊,我看你还是把它交出来……”

    就在这时候,地上的二柱子媳妇突然“妈呀”一声跳起来,“唉呀妈呀,吓死我了,铜钱这家伙吓死人了,还以为他真要吃人呢。”看她一惊一乍的,似乎没被吓到。

    高旅长被吓了一跳,还以为诈尸了,结果一看人没死。

    “真没死啊。”他下意识的嘟囔了一句。

    梁满囤不满的瞪着他,“都说了我们家铜钱不咬人。”

    “嘿嘿,还真是。”高旅长挠挠头,“你们家这狼不错,那啥,小娃娃,商量个事儿啊。”

    梁田田一看高旅长眸子里那算计的光芒就充满了警惕,“什么不情之请的还是免开尊口了,我们家铜钱不外卖。”说着就护着铜钱往后退。

    高旅长:“……”瞪大了一双牛眼,“这谁家孩子,鬼精灵的。”周围大兵一阵嗤笑,有人小声道:“旅长,您别总是见猎心喜,这狼是人家孩子的,怎么看都不能给你。”

    “废话,老子看上的东西什么时候不能到手了。”说着就看向了旁边正被梁守山安慰的梁守林。

    “那小子,给我带走喽。”还不信了,他看上的什么时候带不走。

    当即过去两个大兵把梁守林架住,梁守林当即就是一愣。“你们做什么?”一顿挣扎竟然没挣脱。

    高旅长揉了一下下巴,狞笑道:“小子,老子看上你了,带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