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33紧张

    梁守山他们来到那处被他射死的人跟前,捡起了那个箭筒。突厥人的弓箭都是特制的,这可是好东西。

    之前那三具尸体死的太恶心,箭矢也被那些狼祸害的够呛了,也就没捡。

    半个时辰后走出森林,梁守山把顺子送上马,看到梁守林在远处发呆,就招呼了一句。“守林你做什么呢?”就去捡个箭矢吗,难道是被吓到了?

    也是,这孩子从小到大没杀过人,估计今天被吓到了。

    “大哥,这人死的好生奇怪。”梁守林在远处招呼梁守山,梁田田一看,那人可不是被自己用石头砸死的吗。

    “怎么奇怪了?”梁守山过去一看,“咦,我还以为这是从树上掉下来摔死的,怎么脑袋这边有血?”翻过那尸体一看,另一面脑袋竟然没有伤痕。

    顺子控制马过来,“大哥,可能摔了一下没摔死,自己翻身了呢?”

    梁田田在空间里嘴角抽搐,这个二货。

    你家脑袋被砸扁了还能翻身啊。

    梁守林怪异的看了顺子一眼,怎么觉得这人这么不靠谱呢。

    “大哥,是不是有人暗中帮咱们?”

    梁守山想到之前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围。“时候不早了,走吧。”并没有多说。

    三人上马,顺子道:“大哥,还去不去取长枪?”这里离镇上可没多远了。

    梁守山点点头,“那就走吧。”早取回来也省心。看今天这样,谁知道突厥兵哪天还会过来呢。

    梁守山看了一眼那尸体,把尸体拖上马,“给郭家镇的里长带去,让他去跟官府说一声。”郭家镇这边出现了突厥兵,官府应该派兵来剿的,这也是给当地百姓做了一件好事儿。

    梁田田没有再跟着爹,而是出了空间仔细检查了一下铜钱的伤。用消毒水给铜钱清洗了一下伤口。本来还担心铜钱不老实,结果铜钱很乖巧的趴在地上,远处二十只狼瞪着绿油油的眼睛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生物,一脸警惕。

    元宝也从空间出来了。趴在铜钱旁边帮他舔干净身上的血迹,还用头蹭他,像是在安慰。

    梁田田给铜钱的伤口涂了一些消炎药,又摘了一些水果给他。“乖铜钱,快吃吧。”这些果子灵气多,应该对铜钱的伤势有好处。

    铜钱和元宝经常能吃到这些东西,并不觉得怎样。远处那二十只狼在梁田田拿出水果的瞬间就有点儿躁动,终究是怕了铜钱,没敢乱来。

    梁田田心中一动,从空间里又摘了不少水果出来。小心的扔了过去。

    二十只狼猛的扑过去,尽管已经分食了三个人,还是对这些水果来者不拒。吃光了就凶巴巴的看着梁田田,像是研究是不是把她分食了一样。

    梁田田叹气,果然。狼这种生物不是那么容易驯服的。自家这铜钱也幸好是从小养大的。

    梁田田又扔了一些水果,那些狼分吃了以后要消停了不少,一个个闭着眼睛趴在那,似乎是在消化食物。

    这些狼六亲不认的,真要带走未必是好事儿,梁田田想了想,干脆放弃了。让铜钱驱散了狼群。梁田田把铜钱收到了空间里,直接回了家。

    当梁田田从外面走进家门的时候,正好看到大哥、二哥在跟人吵架,一看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里正陈冲。

    “放开我,我要出去。别拦着我。”梁满囤被陈冲拽着后脖领子,正在那挣扎呢。别看陈冲六十多岁的人了,那手劲不小,竟然把他抓住了。

    “不行,外面有突厥兵。说啥我都不能让你出去。”陈冲板着脸大声道。

    “陈爷爷,我们知道有突厥兵,我们不会乱来的,就是去找找小妹。”梁满仓急道:“小妹刚刚不见了,她不是那会乱走的人,许是就在周围呢。”

    “已经让人去找了,你们两个小的不许出去。”陈冲说啥都不同意。

    梁田田一听竟然是为了找自己,心里说不出的感动。“大哥、二哥我没事儿,我回来了。”忙进院。

    梁满囤一看到她也不挣扎了,眼睛瞬间就红了,“小妹你去哪了,到处找你。”

    梁满仓冲过去抓着她的肩膀就是一阵检查,“有没有受伤?”一眼看到她裙子边的血迹,惊呼道:“你受伤了?这怎么有血?”

    陈冲也急吼吼的冲过来,“丫头你这是去哪了,可急死我们了。”

    看着大家焦急的脸,梁田田忙道:“元宝刚刚跑出去,我就追了出去,结果元宝去接铜钱了,这不嘛,铜钱受伤了,我这蹭了一点儿铜钱的血,我没事儿的。”

    一听她没事儿,大家伙松了口气。梁满仓心疼的道:“铜钱这怎么又受伤了,伤的重不重?”拨开他的毛一顿检查。

    铜钱蹭蹭他,老老实实的让他检查。

    “没啥大事儿,我已经涂了药。对了陈家三叔咋样了?”梁田田忙道。

    “你三叔没啥大事儿,幸好伤的不重,不过他中了几箭,黄大夫说怕是要在炕上趴一段时间了。”中了足足三箭,虽然离得远射的不深,可这也见血了,得好好养一段时间了。

    没伤到脏腑,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别担心,我们家有韩爷爷留下的药,只要伤的不重,肯定能尽快愈合的。”梁田田一听没大事儿,忙松了口气。

    “对了丫头,你爹他们呢,那……顺子他咋样了?”陈冲已经知道了,关键时刻是顺子救了自己儿子,还不知道那人咋样了呢。

    梁田田不好说看到了人,就道:“我没看到爹他们,不过看铜钱这样,应该是没啥事儿,不然铜钱也不能自己回来。”

    梁田田这么一说,梁满仓兄弟没看到人终究是担心的,就跑到门边等着。好在这一次没嚷嚷着要跑出去。

    陈家三叔还在梁家,梁田田进屋去看。人就躺在东屋的炕头上,这炕头也不知道咋了,先是顺子躺着养伤,现在又轮到陈家三叔了。

    陈家三婶坐在炕边抹眼泪,“你说说你,好模好样的出去干什么,遇到突厥兵了吧,这次是你命大,这中了三箭呢,你是没看到,那肉都割开了,得多疼啊。这也就是射的浅了,要是再深一点儿可就没命了……他爹,你下次可不敢这样了,你这要是有个好歹,让我和孩子们咋活啊?”

    陈家的三个孩子都趴在炕边抹眼泪,陈家三叔听着媳妇的数落本来还挺不好意思的,毕竟这么多人在这呢。可看到老婆、孩子通红的眼睛,他又说不出什么。半天才道:“放心吧,下次不会这样了。”也怪自己,看到突厥兵就顾着逃命,结果才被射中的,要是像顺子一样勇敢的冲过去,估计就没这事儿了。

    想到顺子,陈家三叔忙道:“顺子呢,他回来没呢,他咋样了?”当时情况危急,顺子就让他逃命。陈家三叔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都懵了,只顾着傻跑,倒把顺子给忘了。想起了就一阵后悔,当时那么危险,顺子比自己还小呢,咋能扔下他自己跑了呢。

    “三叔,顺子叔他没事儿,你就好好养伤吧。”梁田田进屋,掀开被看了一眼,后背上都裹着白布,那上面都透出血迹了,屁股也露着,那也裹了伤,显然这伤口都处理好了。

    陈家三叔挺尴尬的,这谁过来都掀开被子看看,他这伤的不是地方,怪难为情的。

    “那啥,顺子回来了?”陈家三叔就道。

    “还没呢,不过铜钱回来了,他跟着顺子叔一起去的,如果顺子叔有事儿铜钱是不会扔下他的。”正说话的功夫,门外梁满囤一声惊呼,“爹回来了。”然后就听到有人大喊,“看,还有守林和顺子,他们都平安回来了。”院子里一阵欢呼。之前大家伙虽然嘴上没说,其实一直都紧绷着一根神经,很怕他们出事儿。现在人回来了,大家伙都跟着松了口气。

    顺子是被梁守山抱回屋里的,他脚上有伤,身上还有多处擦伤,也要上药。

    顺子被送回屋,陈家三叔和他一阵感慨。梁守山要给顺子看看伤,女人们忙躲了出去,倒是梁田田,一个小丫头也没人在意,她端着一盆水,又找出剪刀和纱布、还有韩爷爷留下的药,就坐在炕边等着帮忙。

    顺子脱了上衣,梁守山这才发现后背竟然有一道刀伤,从左肩一直划到右边胯骨,幸好只是被刀锋划了一下,伤口不深。不然这一下人就没命了。

    “你这小子,怎么不吭声呢,竟然还跟我跑去了镇上。”梁守山一看那刀伤就忍不住数落一句。利落的给他涂药,脸始终板着。

    “呵呵,没事儿,就是一点儿小伤,当年咱们兄弟比这重的伤又不是没受过,没事儿,死不了。”顺子大大咧咧的,许是感受到了屋里气氛紧张,就冲梁田田挤挤眼睛,“丫头,看你顺子叔叔是不是很厉害?”一副等着人夸的二货模样。

    “少插科打诨的,赶紧把衣裳脱了,给我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伤势了。”梁守山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顺子尖叫一声。“哎呀大哥,屁股里面落了一根箭头,你给我轻点儿……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