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31争抢

    陈冲开口了,把梁守山的重要性强调了一下,你们凌家村不是眼馋吗,那就继续眼馋好了。

    陈冲此时有一种扬眉吐气的快、感,这么多年一直被凌家村压着,这会儿觉得这个解气啊。

    故意装作没看到凌家族长难看的脸色,陈冲突然热络的道:“凌家老哥,你说找守山有事儿,这人都来了,有啥事儿你就说呗。”一脸殷勤。

    凌家族长这个气啊,感情自己说了半天他们都当放屁了。这老狼洞欺人太甚!这要是放在之前,他早撂挑子走人了,才不会在这里受气。

    只不过今非昔比,现在可不是惹气的时候。

    “贤侄啊,你也知道,突厥兵来了,这是祸害人的东西啊,这要是过来凌家村,凌家村几百户人家可就全完了。”凌家族长顿了顿,“凌家村不像是老狼洞,还有你给操练操练这些后生,我寻思着,你这边老狼洞要是完事儿了,就去凌家村住上一段日子,你放心,凌家村啥啥的都给你们一家子准备好了,就住在我们家,有空屋子,米面油啥的,衣裳啥的你们一家人都不用犯愁,就放心去住着。”

    白吃白住啊,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好事儿?

    梁田田一听就撇嘴,“凌家村这是想把我爹养起来咋地?”

    “不光是你爹,你们兄妹也一起住过去,好闺女,爷爷给你们准备了好吃的,肉管够吃。”与命比起来。那点儿小东西就不用计较了。

    陈冲听的直蹙眉,“这是要让我们守山落户凌家村咋地?”这不是明着过来撬墙角吗?亏他们凌家村做得出来。

    “老弟,话不是那么说的,就让守山过去住一段时间。”凌家族长笑了,“你们老狼洞也不差守山这一家人吧。”打的主意真好。突厥兵不可能一直在灵山县待着,那边官府也派出人剿灭他们了,用不了太久这批人就会备抓住。梁守山过去住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天底下还有白吃白住的好事儿啊?”梁田田一副天真的开口。

    凌家族长怕梁守山理解错了,忙解释道:“也不是白吃白住,有突厥兵来的时候给抵挡一下就好了。”这是想拿梁守山当枪使了。

    “不行。我们老狼洞还需要守山呢。”陈冲也懒得跟对方扯皮了。

    “老弟,这行不行的还得守山自己做主不是。”凌家族长显然是有备而来,笑眯眯的道:“另外凌家村也不会白让守山过去的,族里商量了一下,准备拿出十两银子给守山贤侄,这住在凌家村的花销也都是凌家村出。守山贤侄,你看看咋样?”

    凌家村为了让梁守山过去可是下了血本了。十两银子啊,能买上两亩半地的上好水田了。一般庄户人家两年也花不完十两银子啊。且不提那还有这段时日的花销,凌家村,人家村子大,这真是下足了本钱了。

    想想也是。什么有命值钱呢。突厥兵来了,梁守山是要去挡灾的。也怪不得凌家村肯舍得这些钱财了。

    “你们凌家村这么做,让我们老狼洞咋整?”陈冲一听就急了,“你们凌家村那人是人命,我们老狼洞的人难道就不要活命了?”怪不得要把梁家一家子都接走呢,感情打的是这样的主意。

    “老弟,别急嘛。”凌家族长这下不急了,笑眯眯的道:“你也说了。守山都已经操练了老狼洞的后生,想必就是突厥兵来了。这些后生也足以抵挡了,我们凌家村可还没有操练呢,我们比你们更需要守山贤侄。再说了,这事儿是守山贤侄自己的事儿,老弟你这可不能挡着守山贤侄赚钱不是。”挡人财路无异于杀人父母,凌家族长就不相信,在金钱面前还有人会不动心。

    十两银子啊,也就是凌家村这样的大村子能拿出来。老狼洞?还不是他瞧不起,有本事他们也拿出十两银子来。

    陈冲脸色难看,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儿,老狼洞家家户户日子过得都不富裕,想拿出十两银子,那无异于痴人说梦。可是梁守山……这要是离开了,老狼洞的事儿就靠那几个年轻后生,真不一定镇得住场面。

    凌家族长笑眯眯的,这下轮到你们老狼洞哭了吧。

    所有人都看着梁守山,凌家族长是一副志在必得,陈冲忧心忡忡的,只有梁田田对自家爹有信心。别说十两银子了,就是一百两银子,爹也不会为了几两银子就把村里的乡亲扔下的。

    果然,就听梁守山道:“梁守山一个人护不住凌家村那么大的村子,况且老狼洞的乡亲我也不能扔下不管,凌家村的好意我心领了,如果没什么事儿,我就告辞了。”说着抱着梁田田就走。

    陈冲松了口气。

    凌家族长傻眼了,眼看着梁守山要走,忙道:“贤侄,可是嫌银钱少,我们还可以商量的。”

    梁守山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梁守山怎么能因为几两银子就对父老乡亲不管不顾,这种戳脊梁骨的事儿,凌家族长就不要再提了。告辞!”

    “唉,守山贤侄,咱们再商量商量……”后面响起凌家族长不死心的声音。陈冲的声音懒洋洋的响起,“凌家老哥,守山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这路上不太平,我看你还是尽快回去吧。”也没有了寒暄的心思,这是要撵人了。

    回去的路上梁田田趴在爹宽阔的后背上,咯咯的笑着。

    “小丫头做什么这么高兴?”似乎是被闺女的笑容感染,梁守山也牵起嘴角。

    “爹,你没发现吗,你一下子就成了抢手货了。”之前陈爷爷那脸色难看的,很怕爹走似的。

    “嗨,你这丫头,还调侃爹。”梁守山失笑,“这也就是这时候不安全,不然凌家村才瞧不起咱们呢,没看你的婚事……”提到这梁守山闭嘴了,猎户这个身份还真是不光彩,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因此给几个孩子拖后腿。梁守山以前并不觉得,现在却想着,之前的身份,彻底放弃了,到底对不对呢?

    “爹,别理会那些小人,我们现在很幸福。”怕爹多想,梁田田小声劝着,“再说了,哥哥还小,等再过两年能下场了,也考个秀才回来,那时候还谁敢说闲话?”

    梁守山深以为然的点头,却又觉得自己这个爹没能给孩子们带来的,还要靠儿子,总觉得挺失落的。“闺女你放心,爹肯定不会给你们拖后腿的。”实在不行,重操旧业又能怎样呢?

    梁田田显然是误会了爹的意思,笑着道:“其实爹你也可以下场考试啊,到时候和大哥、二哥他们一起考,咱们家一下子有三个秀才,传出去也好听。”想想那场面就觉得挺好的。爹也是识文断字的,学问不差,梁田田觉得这事真的可行。

    梁守山苦笑,这丫头想一出是一出的,科考啊,他都一把年纪了还去干吗?

    梁田田似乎看出了爹的心思,笑眯眯的道:“爹,我听说人家六七十岁还去参加科考呢,爹你还不到三十岁,这男人四十一枝花,爹你正是含苞待放的时候,一朵花还没开呢,怕啥?”

    梁守山一口气没喘上来好悬没憋死。

    就他,都五个孩子的爹了,还一朵花没开?这丫头,竟扯淡。

    父女两个说说笑笑的往回走,梁家的宅子在半山坡上,旁边就是官道。

    远远的就听到一阵急切的马蹄声,梁守山猛的停住脚步,微微蹙眉。只有一匹马的动静,按理说这才刚出去没多久,顺子他们就是去镇上也没有这么快回来的。而且这动静,也太急了吧。

    “丫头,你先回去。”梁守山直觉出事儿了。

    梁田田的耳力并不比梁守山的差,目力甚至更胜一筹,趴在梁守山背上直起腰,远远的就看到一个人伏在马背上,“爹,是陈家三叔!”梁田田惊呼,待人再近了一些惊道:“陈家三叔好像受伤了。”人竟然趴在马背上一动不动的,那马只是机械的往回狂奔,像是后面有什么撵着他似的。

    梁守山这会儿也看到了远处狂奔而至的马匹。

    糟了!

    村口可都是陷阱,这马要掉到里面不但没命了,就是马上的人都要出事儿。

    关键时刻梁守山把梁田田放在地上,身体一纵就窜了出去,梁田田想要拦着的时候已经晚了。梁守山整个人奔着那惊马就冲了过去。

    也不见他怎么动作,过去准确的抓住了马缰绳,双腿像是钉到了地上,竟然死死的把那狂奔的惊马给拖住了。

    “老三!”梁守山大叫,陈家三叔后背上两支箭矢,屁股上还插了一支,马屁股上更是插了三支,不用问也知道,这是遇到突厥兵了。

    陈家三叔虚弱的撩起眼皮,看了一眼梁守山,眸子里迸射一道亮光,努力道:“突……突厥人……顺子,快去……”

    梁家院子里涌出一堆人,陈家三婶尖叫一声,“孩儿他爹!”陈家三叔嘴唇动了动,整个人就晕了过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