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23不能说的秘密,突厥新况

    梁田田的眼睛有节奏的眨着,梁守山的眸子渐渐僵直,梁田田却愈发的紧张。

    这催眠的手法也不知道对梁守山这样功夫高强的人管不管用,之前她试过,竟然都无法让顺子失神太久。

    好在爹经常看着自己和球球的眼睛失神,这就是一个机会。

    “是啊,突厥,莫名的就为朝廷做事了,其实,是各取所需吧。”梁守山的声音有些空洞,像是从远处飘来,显得那么不真实。

    各取所需?

    怎么听着话里的意思竟然是跟朝廷合作?

    可是个人,怎么可能跟朝廷合作?

    “那爹去西域又是为了什么?”这催眠术坚持不了多久,梁田田也不知道梁守山什么时候醒来,就想着多问一些关键的。

    “寻亲。”梁守山说了两个字,突然浑身一震,眸子里有精光闪动,“我刚刚怎么了?”

    梁田田闷哼一声,胸口一阵翻腾。果然,这功夫高强的人不是那么容易被迷惑的。

    “没什么,爹,你饿不饿?”梁田田脸色不好看,却被刚刚得到的信息震撼了。

    寻亲?

    梁田田想到当初自家哥哥说过,爹并不是爷爷的孩子,而是爷爷捡来的。爹去了西域,难道爹的亲人在西域不成?

    梁守山虽然刚刚中了催眠术,却还是有些印象的。

    “丫头,我刚刚说了什么?”恍惚中,好像说了不该说的。

    梁田田定定的看着他,到底要不要说实话呢?

    拼了!

    “爹刚刚说,在突厥是给朝廷做事儿的,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梁田田准备揭牌,自己是他闺女,难道还怕他杀人灭口不成。

    果然,梁守山的脸色变了。一脸的肃穆,从所未有的严肃。变得梁田田都有些怕,下意识的缩缩身子。

    梁守山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经意间泄露了杀气,忙深吸口气,梁田田这才觉得好受多了。

    “爹。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梁田田小心翼翼的。

    梁守山苦笑,“丫头,你这好奇心也太大了。”虽然不知道之前怎么回事儿,可梁守山也意识到自己是说了不该说的话。一脸凝重的对闺女道:“丫头,记住,有些话听过就忘了吧,如果传出去,只会给咱们家带来无尽的灾难。你是聪明的孩子,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这样的话再也不要提起。不然……只怕会带来灭门之祸啊!”

    “这么严重!”梁田田傻眼了,猛的抓住他,“爹,你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事儿?”她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温馨的家,她绝对不允许有人去破坏。

    绝不!

    梁田田凶悍的表情吓坏了梁守山。“丫头,你快放开爹。”脖子上有窒息的感觉,这丫头,手劲这么大。浑然忘记了几个月来,这丫头的功夫突飞猛进,完全是他费心的结果。

    梁田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渐渐放松了对他的钳制。

    “爹。你到底做了什么?”眼看梁守山一脸为难,梁田田准备打亲情牌。“难道顺子叔可以知道的事儿,我们作为你最亲近的人都不可以知道吗?”这就看你是不是把我们这些儿女当成外人了。梁田田这话就是设了圈套。

    可惜,梁守山并不上当。

    “丫头,你还小,有些事儿爹不能跟你说。不过你相信爹。爹绝对不会做那种对不起良心的事儿,更无愧于大乾朝。你放心,爹做的事儿虽然麻烦,却也不是坏事儿,就算是有人知道了。给咱们家带来的也是好处。”梁守山一脸凝重,他知道这丫头不好糊弄,却也不想说的太明白。

    梁田田可不是八岁的小孩子,哪里会上当。

    “爹,既然不是坏事儿,那你干嘛还说可能是灭门之祸。”当她是三岁的孩子糊弄吗?

    梁守山:“……”

    孩子要不要这么聪明啊?

    “那是因为……”梁守山突然不知道从何说起了。如果想把这件事儿说清楚那就所有秘密都没有了,小孩子吗,闺女再聪明也只有八岁,万一哪天说漏嘴了那才是真的麻烦呢。

    “丫头,爹保证,肯定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也不会让你们兄妹有危险的。”梁守山显然捉住了梁田田的关键,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可是爹,你不说,我一样会担心。”梁田田准备打破沙锅问到底。

    梁守山摇摇头,这件事儿无论如何都不能说。

    父女两个就僵持在这,外面的大门突然响了,梁守山莫名的松了口气。

    该死!

    梁田田恼怒异常,好不容易创造的机会就这么失去了,下次想要问出来,只怕是难了。

    怒气冲冲的去开门,结果看到门口的老仆,梁田田愣住了。

    “您老怎么又回来了?”这不是刚走吗。

    “姑娘,我有话对梁员外说。”是想跟梁守山说话了。

    “哦。”梁田田想到之前两人剑拔弩张的气氛,不想让两人单独在一起,就把人带到屋里。“爹,老伯有话跟你说。”坐在炕边巴巴的听着。

    老仆一愣,“不敢当姑娘一声称呼。”又道:“姑娘,我有些口渴,不知道能否倒碗水。”这前后的矛盾,显然是不想让梁田田听到。

    梁田田郁闷,怎么一个个的有事儿都想瞒着自己。不过,哼哼……梁田田笑着道:“喝水也不解渴,我去暖棚给您摘个香瓜。”一出屋就钻到了空间里,随即又回了屋。这下看你们还怎么瞒着我。

    “梁员外,我今天过来,是有事儿嘱咐您。”老仆开门见山道:“不过话出了我口,我不希望有第三个人知道。”

    这么凝重,梁田田撇嘴,自己可不就是那第三个人吗。

    “您老放心,出的您口,入得我耳,绝对不会让外人知道。”梁守山这说话就显得狡猾多了。

    不过老仆就像是没听懂似的,低声道:“最近北边突厥不大安分,有小股突厥兵潜入进来,只怕要迫害当地百姓,朝廷正在组织兵丁揪出这些人……最近少爷、小姐出入都小心一点儿,私塾这几天收到消息也会放假,老狼洞虽然偏僻,您还是小心点儿吧。”这样的消息本来属于机密,泄露出去会引起民众恐慌的。老仆也是犹豫了好久,想到梁家对少爷的重要,最后还是忍不住回来告知。

    梁守山的表情越来越凝重,突厥,竟然还组织人来犯边,他们竟然还有余力组织人,看来……当初还是太手软了。

    老仆带来的这个消息太及时了,如今不比当初,他不可能从锦衣卫那边得来消息,这些对于他来说很重要。

    梁守山抱拳一拜,“多谢了!”有些话不必多说,彼此都懂。

    “我话带到了,好自为之。”老仆抱拳,大步往外走。

    梁田田在空间里都愣住了,一看老仆要走,这才急吼吼的出了房间,带着两个香瓜就从空间出来,正好迎上刚出门的老仆。

    “老伯,找了半天竟然还有两个,给您路上吃。”又恢复了笑眯眯的模样。

    “多谢姑娘了。”老仆也没客气,小心翼翼的揣到怀里,这才离开。

    梁守山亲自把人送到大门口,一脸凝重的回屋,一副欲言又止的。

    梁田田也不打扰他,她心里也乱糟糟的,想着应对的法子。

    时隔一年,突厥兵竟然化整为零来袭扰,这一次要怎么应对呢?

    好在家里狼狗也长大了,小心一些,应该能安全吧。可是……谁也不知道哪个是突厥兵,眼瞅着年根底下了,也不能不出屋吧。

    真真是愁人啊。

    梁守山快速想着对策,他也没想到突厥竟然这么快又组织了力量袭扰辽东府。看来前面定远侯虽然抵抗了大部分的突厥兵,小股部队还是无法真正抵抗的。

    也是,国境线太长,突厥兵又狡猾多端,动不动化装成普通百姓,防不胜防啊。

    突厥人少,都是牧民。他们平日里骑马放牧,关键时刻又能上门打仗,随便一个成年男子就是一个战士,这种情况给大乾朝带来了无尽的麻烦。想要彻底解决了这个麻烦,只怕不是短期能成功的。本以为上一次孤注一掷给突厥带来了巨大的打击,没想到他们还能组织反抗,这是当初梁守山没想到的。

    看来,自己当初想的还是太简单了。

    那么多的兄弟留在了草原,可还是让辽东府的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袖子里的双手握成拳头,梁守山的心口有一团火在燃烧。

    大丈夫谁不想要建功立业呢?

    本以为可以功成身退了,却不曾想,麻烦依然在。

    这一刻的梁守山突然有点儿犹豫,要不要重新出山呢?就凭自己立下的功业,就算是被朝廷知晓了真实身份,那也不会比现在更差。

    可是……一抬头看到小闺女担忧的目光,那双酷似媳妇的眸子,让梁守山没来由的心痛。

    他已经失去了太多了,不能再离开孩子们了。他们还是那样小。

    至于国家……就让该操心的人去操心吧。

    这一瞬间梁守山脸色数变。

    谁能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山里汉子,竟然曾是朝廷命官呢。

    “爹,你没事儿吧?”梁田田担忧的道。

    梁守山轻轻把她拥在怀里,“别怕,爹在。”一直都在!

    ps:

    多余的话就不说了,求票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