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22谁都有秘密

    周一,亲们,求票!

    亲们多爱我一点,一浊努力码字(*^__^*) 嘻嘻……

    -----分割线------

    “爹,你回来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梁田田站在了两人中间。

    老仆松了口气,这梁守山,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梁守山点点头,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那老仆,似乎怕他骤起发难似的。

    “爹,这是文轩派来的人。”梁田田硬着头皮解释了一句。

    梁守山释然,冲老仆抱歉,老仆同样点了点头。梁田田这才觉得那股无形的压力一下子放松了。

    目送老仆走远,梁守山父女这才回了院子。

    “丫头,那人很危险,以后没事儿你离他远点儿。”梁守山蹙眉,小侯爷身边的高手,怎么突然来他们家了。

    难道是为了自己?

    不怪梁守山多想,他的身份尴尬,小侯爷别有用心也是有的。

    “他过来说了什么吗?”梁守山突然道。

    “没什么。”梁田田摇摇头,犹豫了一下,还是从怀里掏出那块怀表。“文轩让人送来了这个。”

    梁守山没见过怀表,拿在手里研究了半天也没看明白。梁田田忙告诉他这东西的用法,“就是看时间比较方便。”

    竟然送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梁守山当即就是眼皮一跳。“这东西既然是给你的,就好好收着吧。”梁守山有些犹豫,有些话他不知道应该不应该说,看着女儿天真的脸庞,他担心这孩子行将踏错,那可是一辈子的事儿啊。

    “丫头,你……”梁守山犹豫着怎么开口。

    梁田田多聪明的一个人啊,一看梁守山这样就知道他有话说。“爹,有啥话就说呗。咱们父女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梁田田笑眯眯的,想到几个月前还无法张嘴叫爹,此时竟然叫的这样顺溜,可见人生的境遇。有时候真的很难测。

    “那个文轩,你知道他的身份吗?”梁守山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应该坦白,自家孩子不像是普通的小孩子,一个个的都特别精明,这样说开了或许更好。

    “爹指的是什么?”梁田田也觉得爹是知道什么的,只是他一直没说破罢了。

    梁守山没有直接开口,而是提起那个老仆人。“他的功夫不在爹之下,或许更厉害一些。这个世上从来不缺能人,不过能让一个能人心甘情愿去当奴才的,又怎么会是普通人呢。”梁守山顿了顿。“丫头,爹这么说话你明白吗?”

    梁田田果断的摇摇头,“不明白。”说了一堆,到底要说什么?“爹你有话就直说吧。”她不喜欢这样猜来猜去的,一家人。何必设防。

    “文轩,他不叫文轩,他复姓欧阳,你可知道在咱们大乾朝,复姓家族都是传承了百年甚至千年的世家,没有大乾朝的时候这些世家就已经存在了,无论朝代怎么更替。世家是谁都无法取代的。而欧阳家族在大乾朝更是有拥立之功,欧阳家长房嫡子更是被封为定远侯。”

    梁守山顿了顿,“丫头,你可知道,那文轩表面上是一个富家少爷,实际上是定远侯府的嫡子。他是小侯爷啊。”如果可以,梁守山是不建议闺女跟欧阳文轩走的太近的。虽然他从来不觉得自己的闺女比谁差,可是定远侯府那种高门大户,他却从未想过让闺女嫁过去。一入侯门深似海,梁守山没有野心。更没有想过要用自己的儿女换取利益,就不可能坐视不管。欧阳文轩那种人,还是远离的好。

    梁守山目光灼灼的盯着梁田田,在这样的目光下她觉得无所遁形,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道:“我知道。”承认知道欧阳文轩小侯爷的身份。

    “你知道?”这下轮到梁守山错愕了。一直就觉得这丫头待欧阳文轩的态度怪怪的,现在他突然反应过来,那是一种朋友间的熟络,难道……

    梁田田觉得有些事儿与其费劲的隐瞒,倒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

    “我和球球是文轩救的,当时我们住在县太爷家里,县太爷夫人告诉我文轩的身份,我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的。”这些事儿刚回来的时候梁守山不方便问,后来许多事情就耽误了,梁守山竟然是这时候才知道。感情两个孩子当时是寄托在县太爷家的,这是怎样一种荣幸和不幸啊。

    梁守山却从她的话里听出了画外音,“难道你以前就认识小侯爷?”这不现实啊。可要说不是,为什么自家儿女出事儿的时候,小侯爷的人费劲巴力的去救,如果他们之前认识,那一切似乎就说得清了。

    可是,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定远侯府世子,一个是偏僻小山村的小村姑,这不现实啊。

    “我救过他。”梁田田想到那个可怜兮兮的身影,文轩在他心里或许永远都是那个坐在门槛等她出现的可怜少年,永远也无法跟那个高高在上的小侯爷挂钩。

    意识到自己走神,梁田田失笑。“去年,就在后山那林子里,我捡到了受伤的他,给他送了点儿吃的,就认识了。”梁田田略过了许多细节,她相信那些细节不会有任何人知道的。

    “原来是这样。”梁守山恍然,怪不得觉得两人之间怪怪的呢,竟然是旧相识。

    欧阳文轩堂堂定远侯府世子竟然遭人追杀落魄到森林里没饭吃,梁守山不用问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虽说如此,以后也离那人远一点儿吧,高门大户的争斗太多,丫头,你还小,以后就懂了。”梁守山不希望自家闺女跟欧阳文轩有什么牵扯。出身于高门,从小见识了高门大户的那些龌龊,梁守山宁可把闺女嫁给普通的庄户人家,也不会让她进高门的。

    梁田田却没想那么多,在她心里只把欧阳文轩当成朋友,或者说是弟弟更贴切一些,那少年有时候挺让人心疼的。

    “爹,你让我远离他只怕晚了。”梁田田笑眯眯的道。

    梁守山浑身一震,“怎么?”难道他们私定终身了?这是梁守山第一个想法。想到那块怀表,他浑身不安的颤抖,欧阳文轩,你敢!

    “刚刚那个人是文轩身边的,他看到咱们家的香瓜,跟咱们定了所有的香瓜,愿意五两银子一个收购,我已经答应了。”

    梁守山莫名的松了口气。

    五两银子啊,可真是大手笔啊。只怕这里面的含义还是值得深究的。

    不过……“小侯爷府上不缺银子,倒是这稀罕物事缺的多,他们既然愿意买,他们自然乐得卖。”梁守山摸摸闺女的头,“我闺女能赚钱,爹都被落下了,可得想想做些什么生意赚钱贴补家用了。”估计这丫头兜里的银子比自己还多,这可不是好现象啊,当爹的,怎么能让闺女养着呢。

    “爹,那你准备做什么生意啊?”梁田田笑眯眯的抱住爹的胳膊,老爹真是太帅了,也不怪那些姑娘们犯花痴。这样帅气的爹才二十七岁,竟然已经有了五个孩子,说出去只怕都没人相信。

    “还没想好,先把咱们家暖棚和后山那些大树处理了,不着急。”父女两个往屋里去,提起前几天梁守林受伤的事儿,梁田田懊恼道:“三叔之前就说要帮忙,被我拦住了,没曾想还是偷偷去了。顺子叔也是的,咱们这后山能有什么敌人啊,他还玩偷袭,结果把三叔伤了。”当时手上的口子可挺深的,还是找了黄大夫包扎的。

    梁守山知道顺子那是条件反射,在突厥那边待的久了,时刻都要面临威胁,顺子那是本能的反应。

    “也不怪你顺子叔,他也是怕出事儿。”梁守山抱起闺女,现在闺女让抱了,可真是不容易啊。心里高兴,梁守山就笑着道:“好在你三叔伤的不重,不然才是糟心呢。”老宅那边老太太病了,梁守林再受伤,那可就得他们家去管了。而无论是孩子还是他,都显然不想管梁王氏。

    梁田田却不往那边唠,大眼睛眨啊眨的,“爹,顺子叔那功夫,可实用的紧。顺子叔说他的功夫都是杀人的功夫,不适合比试。”之前三叔想跟顺子叔过招,结果被拒绝了,这话就是当时顺子说的,梁田田记在了心里,趁着今天索性问出了心底的疑问。

    “爹,你和顺子叔都杀过人吧。”很肯定的语气。

    梁守山面色一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围,“别瞎说。”却没有否认。

    梁田田心道:果然!自家这爹看来跟自己想的一样,有许多秘密呢。

    “爹,你和顺子叔之前真是做生意了吗?你们做的是什么生意?看爹对西域那边那么熟悉,想必爹是去了西域吧?”梁田田噼里啪啦一堆问题,把梁守山问蒙了。

    这小丫头,就说今儿怎么这么缠着自己呢,感情在这等着自己呢。

    梁田田大眼睛眨啊眨的,眸子里清澈一片。

    梁守山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描摹她眼睛的轮廓。

    像,太像了……媳妇就是有这样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就在这样恍惚中,梁田田的声音诱、惑般的响起:“爹,你当初去了突厥,是为朝廷做事儿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