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19爹的决断

    亲们,双倍第一天,大家手里有粉红票的赶紧砸过来吧,一浊三更,感谢大家!

    ----------分割线-----------

    陈冲重新坐在梁家的炕上,看着一脸淡然的梁守山,他突然觉得这个子侄有些陌生。

    四年前的梁守山沉着、冷静,却没有现在那种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上位者的感觉。虽然这不是他故意为之,可身份不同了,人的眼界不同,做事的手段自然也就不同了。

    “你要买下后面那林子?”陈冲觉得还是难以置信。“那可是上百亩的林子啊,又是一个枯木林,没啥好东西。别怪叔没提醒你,守山啊,那林子买来也做不来啥。”

    “叔,这个我知道,不过村里人多,今儿是伍德荣摔断了腿,明儿要是谁掉到那陷阱里,是不是我们家也要被讹上?”一句话问的陈冲哑口无言,一直以来梁守山都没吭声,却不代表他没有气。

    “守山啊,叔也是没办法,这么大一个村子,家家户户都要顾忌到。”陈冲羞愧,“我这刚接手村子一年就发生了这么多事儿,叔有时候也是力不从心啊。”这算是认错了。

    不过显然,梁守山并不买账。只不过他也不想跟陈冲计较就是了。

    “既然问题出了,就得想办法解决。”梁守山顿了顿,“叔,我决定把后山买下来,以后这后山就是我们家的,再有人随便进去那就是祸害我们家东西,别说他摔坏了腿了,就是丢了性命也赖不上我们家。”他们家到时候还得追究闯入之人的偷盗之罪呢。

    陈冲愕然,“那么大一片林子啊,怕不得有上百亩啊。”除了山上那些树木,又能干啥呢?

    梁守山点点头,“这才是一劳永逸的法子。”这就是铁了心了。

    陈冲没有当场答应。“守山你再好好想想,叔也去找族老们商量商量。”就算是要把那山卖了,还得给大家伙商量商量这价格啥的,再有就是村民那边。也得知会一声。

    “叔,我是决定了,就等着你们那边的消息了。”梁守山把人送出大门外,如是说道。

    陈冲点点头,步伐有点儿沉重,万万没想到来了一趟竟然是这个结果。

    关上了大门,梁田田若有所思,爹买一座山,可不像是因为赌气,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顺子竖起大拇指。“大哥,有气魄。”之前他还想呢,没曾想大哥真的就把山买下来了。

    “一边去,你当我买山是为了玩啊。”梁守山没好气的笑骂了一句,看自家闺女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笑着解释道:“咱们家也不能老靠着你那暖棚,我合计着那山挺大,土也厚实,种些果树也是一个收益。这荒山价格比田地要便宜的多,正好手上有银子,就当给我闺女提前预备嫁妆了。”说着摸了摸梁田田的头。

    梁田田蹙眉,什么叫给她提前预备嫁妆。她才多大啊。

    不过要种果树?

    梁田田眼珠一转,“爹,树苗我去弄吧,我以前在县城认识一个人,他那有不少好的果树苗儿。”是想把空间里的果树苗儿拿出来。

    “这个不着急,那后山树木太多。想要种果树还得把那些大树清理了,这也是一个繁重的活计,只怕还得雇一些人才行。”不然就靠他和顺子,一冬天也别想砍下那些树木。

    “这有啥的,爹。你花钱,按一棵树多少银钱定价,谁砍了树回头送过来,银钱咱们一付就成了。”梁田田出着主意,“回头那些大树咱们能卖钱,小的树还能搭架什么的。”提到这事儿梁田田又想到一茬。“后山树木多,荒山价格是不贵,可那么老多树木,只怕也不会便宜了。”怎么忘了,那些树木卖掉也是不少的一笔收入。

    顺子却是一挑眉,“这就看你们那个里正的了,他是村里的里正,价格他定,到时候去官府报备的时候,谁知道你们家这后山有多少树木,到时候也没有人来查探,这价格还不是随意的。”

    “话是这么说,不过也不能太过分了,想必里正找族老们就是商量这个事儿。”梁守山估算了一下,后山大树虽然不是太多,可也不少,都是上了年头的,卖掉也是不少银子,这样一算,那后山只怕还真不能便宜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些树木,只怕也不能少卖钱了,两相里一折,还是很划算的。

    相比于那树木,梁田田更惦记将来种果树的事儿。如果明年春天能把树苗儿种了,用不了几年就能有收益。后山可不光是果树,还可以种蘑菇,养鸡,养猪,到时候配套着来,只怕这一个后山就能有不错的收益。回头再找合适的地方种些人参,那收益就更多了。

    这样一想,梁田田觉得真是好多事儿要做,人生瞬间充满了斗志。

    梁家没等来陈冲的答复,却等来一位意外的客人。

    看着红肿着双眼的凌晓楠,梁守山和顺子都避了出去,却让球球这个小滑头跟着进屋去偷听,梁守山这是担心闺女吃亏。因为他已经知道,这个凌晓楠就是昨儿摔断了腿那个伍德荣的媳妇。

    梁田田给凌晓楠倒了一碗糖水,庄户人家,能舍得白糖招呼客人,这已经是很高的礼遇了。

    凌晓楠喝了一口,就有点儿舍不得放下,直到喝了一大碗才觉得身上有点儿热乎气了。

    昨天夜里相公滚下山坡,她跌跌撞撞的去找人,当时也摔伤了,不过只是划伤,伤的也不重。不过脸上也有两道划痕,对于爱惜容貌的她来说,这也是很大的事儿了。

    凌晓楠放下碗,先捂着脸哭了一通,梁田田也不说话,就等着她开口。

    凌晓楠这哭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安慰,许是觉得无趣,也就不哭了。“田田,让你笑话了。”凌晓楠从怀里掏出一方桃红色的帕子,擦了擦眼睛。就这一个微小的动作就让梁田田笑了。这个凌晓楠,不但没有一丝庄户人家的土气,相反,这样的做派,倒像是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就是这做法未免小家子气了。

    “姐姐今天来是有事儿吧。”梁田田又给她添了一碗水,只是这一次没有加白糖。已经礼遇过了,懂不懂事儿那就看她自己了。

    听着梁田田笃定的语气,凌晓楠想到村里关于这小丫头野蛮的传说,就有点儿胆怯。不过想到婆婆交代的,她又不敢不开口。

    “田田,我这日子难啊。”说着说着就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梁田田也不说话,拿起一块没绣完的帕子开始绣。之前那点儿好印象,只怕今天都要消磨殆尽了。对于她的来意,梁田田多少能猜到几分。不过她也没准备惯着就是了,想欺负他们家人,早先那些人都不成,就更别提现在的梁家了,可不是任人揉搓的。

    梁田田不说话,凌晓楠没办法,只好自己开口。“田田,你不知道,我是倒了大霉了。”顿了顿,还没等到梁田田开口,却拿眼皮撩了她一眼。就这一眼,让凌晓楠有一种被人看穿的错觉。

    “我也不瞒你,说起来咱们还有些关系。本来我是凌家村的闺女,跟你的未婚夫婿凌旭还是叔辈姐弟……我爹也是个童生,家里之前是准备给我找个秀才老爷的,后来伍德荣去提亲,他们家条件不错,我就嫁过来了。”本来以为这样说能勾起小丫头的好奇心,结果凌晓楠发现,对方好像跟没听到似的。

    硬着头皮,凌晓楠继续开口。

    “本来这日子也挺好的,他在田庄当个管事,虽然一年到头也没有几天在家的,可家里日子总算还过得去。可谁曾想,相公的腿摔断了,田庄那边眼瞅着就年根底下,这事儿也多,人家那边用不用他还不知道呢,这伤筋动骨一百天的,家里的日子还不知道怎么过呢,婆婆也看我不顺眼,整日里的骂我,我这日子难啊,我这也是没办法……”

    “姐姐。”梁田田突然张口打断她,“你这一通抱怨我也听明白了,是想说夫家不好,婆婆又虐待你吧。姐姐,恕我直言,这话你不该找我来说,如果你不满意这宗婚事,那就尽管回去找你的父母。哦,姐姐的父亲是童生是吧,那就回家去说呗,不满意可以和离啊,姐姐没必要来我这哭诉。不管咋地我都是老狼洞的人,姐姐似乎找错人了。”

    梁田田笑眯眯的,并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行了,姐姐的委屈我也知道了,时候不早了,姐姐还有孩子,就回去吧。”

    “可是我……”我不是想说这个啊。

    凌晓楠急了,她故意绕个圈子不过是想找个突破口罢了,想说的话还没说呢。

    梁田田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姐姐,我们家里没有个女人,家里爹和三叔两个长辈,虽然我是女孩子,可毕竟才八岁。姐姐新嫁过来的小媳妇,不适合在我们家多待,要是传出闲话就不好了,我送姐姐出去。”就算凌晓楠不用避嫌,自家爹还不想招惹麻烦呢。

    凌晓楠稀里糊涂的被送出院子,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家门口。听着屋里相公的叫嚷,凌晓楠叹气。梁家,哪里是那么好算计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