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15花 痴

    感谢绝噬小妖、紫桑儿、指间亦扬、美丽的疼痛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_318、旧年木乔桥、笑笑52亲的平安符。

    ----------分割线----------

    “多谢壮士救命……”孙元香一张俏脸吓得惨白,车里母亲磕破了额头正在呻、吟,知道自家马车闯祸,她忙出来道歉,结果一抬头就愣住了。

    马背上高大的男子侧过头,虽然只是一个侧脸,可那刀削一般的面孔还是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此以后多少个午夜梦回之际都让少女忍不住牵挂的一张侧脸。

    世上竟真有这般丰神玉朗的男子,孙元香觉得十九年的人生总算没有苦等。

    英雄救美,戏文里的那些故事可不就是当街上演了吗。

    痴痴的望着那张脸,孙元香傻了。

    梁守山只是往后面瞟了一眼,就冷冷的道:“你们家马车不配车夫吗?怎么让这马车在街上横冲直撞的,这要是伤到了人,你们负责的起吗。”

    梁守山大怒,今儿要不是自己在,还不知道他们闹出什么事儿呢。

    “夫人、小姐,你们没事儿吧。”一个小厮突然从后面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哭得满脸花,“小姐你们没事儿吧,我不知道这马咋突然惊了,呜呜……”

    孙元香只痴痴的看着梁守山,似乎没听到那小厮说话。

    人家小厮来了,梁守山这也教训了一顿,随即看也不看的跳下马。眼看菊花婶子还坐在地上,忙过去,“嫂子你没事儿吧?”

    菊花婶子脸色惨白,捂着腿不住的流汗,显然还是受伤了。

    “不……不要紧的。”菊花婶子牙齿在打颤,脚腕扭了一下。疼成这样,不知道断了没有。

    “娘,娘你咋了,你别吓我啊。”小花吓哭了。想要看看娘的脚,不过这里可是大街上。

    “菊花啊,你咋样啊?”陈奶奶也吓坏了,之前眼睁睁的看着那马车差点儿撞到媳妇,都要吓没魂了。

    梁田田他们听到动静也跑过来,此时大街上堵了一堆。

    “没……没事儿。”被一群人指指点点的,菊花婶子脸红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挣扎着想起身,结果往起一站就是疼的钻心,一下子又摔了回去。

    “婶子快别动,你这是伤到骨头了。”梁田田忙按住她。大声道:“诸位叔叔、婶子们,哪里有医馆,还请告知。”

    “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医馆,小姑娘快带着人去吧。”有好心人主动让开一条路。

    菊花婶子在梁田田和小花的搀扶下想要起来,结果又疼的摔回地上。额头直冒冷汗。

    “这可怎么是好?”陈奶奶急的落泪。

    梁田田就看了一眼自家爹。

    梁守山深吸口气,“嫂子,得罪了。”一弯腰抱起菊花婶子,大步就往医馆走。

    众人:“……”

    “守山,这可使不得……”最初的慌乱后菊花婶子傻眼了,这男女授受不亲的,再说这么多人看着呢……

    “哎呀。都要命的时候了,哪有那么多讲究。”梁田田咋咋呼呼的嚷了一句,架着看傻眼的陈奶奶,“哎呀陈奶奶,婶子都不能动了,也不知道这脚是不是断了。可怜见的,以后也不知道能不能走路了……”偷眼打量陈奶奶,也不知道这老人会不会多想。

    “呜呜,娘,你咋样啊……”小花一听就吓哭了。却也不忘奶奶。

    陈奶奶愣了那么一会儿,也不知道在想啥。被小花一哭就哆嗦了一下,“快……快去看看你娘,先别哭了……菊花啊,你可不能有事儿啊。”大步就跟了过去。

    梁田田松了口气,总算是暂时过了这关了。这古代啥都好,就是这穷讲究让人挺受不了的。

    眼看着到医馆了,梁田田总觉得有一道火辣辣的视线似乎追逐着他们,下意识的回头,就看到孙元香那痴迷的目光,浑身一激灵。

    不会吧,当街拦个疯马而已,难不成还真勾、搭一个富家小姐?

    不能不能……

    梁田田失笑,否定了这个想法。

    戏文里的故事而已,哪有那么多巧合。

    终究还是低估了梁守山这个中年帅大叔的本事。

    医馆里菊花婶子被脱去鞋袜看伤,梁守山急忙避了出去,陈奶奶和小花担忧的守着,梁田田小声劝慰着。

    好好的出门闹出这样的事儿来,一行人都挺郁闷的。

    大夫出来了,大家伙忙迎了上去。

    “大夫,我娘怎么样了?”这么一会儿功夫,小花眼睛就哭肿了。她已经没有爹了,要是娘再出事儿……小花都不敢想。

    “没事儿,就是扭到脚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回去抹药油,记得一个月别下地,应该没事儿。”大夫是个上了岁数的老人,说话慢条斯理的。

    一听没有大碍,众人都松了口气。

    正当这会儿功夫,孙元香扶着一个妇人进了医馆,那妇人头上还捂着一个绯红的帕子,显然是受伤了。

    “大夫,我娘受伤了,你快来看看。”孙元香也是一脸焦急,不过一抬头就看到了梁守山那高大的身影,顿时一张俏脸就红了。

    “小女子孙元香多谢壮士救命,敢问壮士尊姓大名。”声音娇滴滴的,一双眸子像是要滴出水来,痴痴的看着梁守山。

    梁田田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这姑娘脑子不会是有问题吧。那眼神……怎么像是要把自家爹给吃了似的。

    梁满囤皱眉上去,“爹。”像是示威似的站在梁守山跟前,还拉住了他的胳膊。

    梁满仓眯着眼睛过去,叫了一声爹,也站在跟前。

    梁田田笑眯眯的,“爹,你真是太英雄了,刚才拦住那疯马,好帅。”梁田田花痴一样跳过去。哼。小丫头,想惦记自家爹,你还嫩了点儿。她可不想这么快就找个后娘,特别是这姑娘一脸花痴。一看就傻呵呵的。

    球球这小屁孩向来是懂得刷存在感的,一看大家都过去了,忙伸出小胳膊。“爹,抱!”

    梁守山还以为儿子吓坏了,忙抱起他,“没事儿了,球球别怕。”小家伙搂住爹的脖子,警惕的看着那孙元香。

    虎子眼气的看着那一家人,过去就抱住梁守山的大腿。

    这么片刻功夫,梁守山身上就吊了五个孩子。跟超生游击队似的。

    孙元香微微张开小嘴,似乎有些吃惊。这么年轻的英雄,没想到孩子都有五个了。再仔细看他的孩子,一个个粉雕玉琢的,真跟年画里的童子似的。真是漂亮啊。

    想来他的妻子也是个漂亮的人吧,不然何以孩子都这么出色呢。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莫名的心酸,似乎有什么要离他而去,怪难受的。

    “敢问壮士尊姓大名?”孙元香见梁守山没有回答她,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梁守山蹙眉,“不过举手之劳。倒是你们家那马车,下次可看好了。”声音有些冰冷的疏离。

    孙元香浑身一震,一双眸子水汪汪的望着他,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似的。按照戏文里说的,这个时候壮士不应该问候一句“小姐可是受惊了吗?”怎么好像跟想象中的不大一样?

    小厮这会儿停好了马车,急吼吼的进来。“夫人,您的伤,大夫,大夫,快给我家夫人瞧瞧。”总算是还有人记得那夫人是受伤的了。

    孙元香这才想起来。忙跟着往里面的诊室走,进门的瞬间还不忘回头深情款款的看了一眼梁守山。那眼神……梁田田觉得怎么那么幽怨呢。

    “小妹,你说那女人脑子是不是也撞坏了。”梁满囤比较敏感,显然是察觉了不对劲。

    “谁知道呢。”梁田田想到那姑娘说话文绉绉的,却像是个缺心眼似的,没准就是脑子有问题。瞧着挺漂亮的一姑娘,这什么事儿还真是不好说。

    菊花婶子受伤了,大夫开了药油,告诉了用法,又开了两服药调理着。

    人受伤了,他们这也不好继续逛街了。梁守山去取马车,让他们在这等着。

    梁田田他们陪着菊花婶子他们在屋里等着,虽然擦了药油,不过菊花婶子这脸还惨白惨白的,显然是痛极了。特别是之前检查的时候,简直觉得脚都要断了。

    “菊花啊,你没事儿吧?”陈奶奶红了眼圈,“这县城也太不安全了,我就说不能来,下次可不能出来了,这要不是守山,那马车撞到身上,命都得丢了,太吓人了。”至今还是心有余悸的。

    小花忙不迭的点头,“是啊,太吓人了,差了一点儿,就差一点儿。”娘就要被撞了。小花紧紧的拽着娘的手,浑身忍不住的轻颤。

    陈奶奶坐在一边抹泪,“菊花啊,咱们以后可别出来了,这县城的人横冲直撞的,太吓人了。”

    梁田田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这一家三个女人,菊花婶子就是顶梁柱,今天的事儿,真是吓坏了这一家人了。

    那边孙元香的母亲包扎好了伤口,也从震惊中缓和过来了,知道自家马车险些酿成大祸,忙过来探望菊花婶子。

    “对不住了,我们家的马突然惊了,没想到的事儿,我们母女当时在马车里也吓坏了,没曾想撞到了你们……这汤药费我们都出了,这位夫人还请给我们个补救的机会。”说话客气又充满了歉意,让人不自觉的生起好感。

    ps:  跟大家说几个事儿。

    首先28号到7号粉红票双倍,恳请大家把粉红票投给一浊。

    第二我要回家了,稿子不多,定时发布了,另外的更新我会想办法,大家不要担心。一浊还没有过断更记录

    九月以来粉红票我们一直第七名左右,现在掉到了第九名,28号开始月票双倍,老家没网,也不知道我定时发布期间亲们还会不会爱我,真心忐忑啊。

    亲们多爱我一点,等我回来给大家加更,提前感谢大家。

    第三要为回家做准备,今天先一更,明天开始三更,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会想你们的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