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08壕沟里爬出来的死人

    感谢erhh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粉红票又被人爆了~~~~(>_<)~~~~亲们求支持

    大半夜的我这章节名是不是有点吓人,不过相信亲们会喜欢这一章的(*^__^*)嘻嘻

    -----分割线------

    这老太太,不是傻了吧?

    梁田田有点儿摸不准,这做梦的事儿还能当真?

    那边梁守林一看娘这病刚有点儿起色又伤心,忙劝道:“娘,做梦而已,你别哭了,二哥他没事儿的,他就是被发配了,那宁古塔我打听了,是比咱们这冷,不过其他的跟这边没啥差别,咱们都送了两套棉衣了,二哥肯定没事儿的。”

    “你不知道,你二哥他死了,病死的,我都梦到了,我的铁锤啊,你死的好惨啊……”大白天的,梁田田愣是被她哭得后背冷飕飕的。

    “别哭了,人家都说这梦是反的。”梁田田实在听不下去了,就劝道:“你要是继续这么哭,这人没事儿都被你诅咒的有事儿了。”

    “真的?”梁王氏一听立马不哭了,要不是看到她之前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梁田田都以为她又要耍什么心眼。

    “真的,人家有文化的人都这么说。”梁田田就道。

    梁王氏一愣,“有文化的?你那小男人说的?”小男人自然指的是凌旭。

    梁田田顿觉头大,没好气的“嗯”了一声。看她这是没啥大事儿了,就道:“三叔,球球和虎子在家我不放心。就回去了。”

    梁田田走了,梁王氏没好气的道:“你瞧瞧她那是什么态度,哪有这么对长辈的?没大没小的,也就那凌家的小子肯要她。”一脸嫌弃。

    梁守林气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娘,你以后别提那凌旭了,田田和他们家退婚了,你别一口一个小男人的。田田是个女孩子,这名声可重要了。”

    退婚了?

    梁王氏错愕的张大嘴,随即冷笑道:“果然是老天开眼。我说啥来着,她这种不知道尊敬长辈的,到底让人嫌弃了吧。就说嘛,那老凌家人可不是善茬。还是读书人家。咋能看上她呢。”

    “娘,你不知道就别说。”梁守林的耐心都要被耗光了。最重要的是,本就觉得对不起大哥一家,现在娘还这么讲究人家。“是大哥退婚的,不是凌家要退婚,为了这事儿凌家族长都来了,不过大哥没答应。娘你以后可别乱说,你生病这段日子可多亏了大哥一家了。田田天天送饭菜过来,你也知道。你这心里咋还这么对他们呢,要说对不住,也是咱们对不起人家。”

    梁王氏不吭声了,她也知道自己理亏。现在就这么一个嫡亲的儿子在身边了,她也不敢闹腾了。

    “三儿啊,你说,你二哥真的没事儿?”梁王氏想到那个梦境,那么的真实,铁锤都跟她道别了。“我梦的真真的,你二哥病死了,身上的棉衣都被抢了,那个惨啊,被人扔到壕沟里了……”说着说着又开始抹眼泪了。

    “娘,肯定是你想二哥了,就梦到了。你没听田田说嘛,这梦啊,是反的,二哥肯定没事儿,就算是病了也能遇到贵人相助的。”梁守林有啥办法,只好宽慰。

    “真的……”梁王氏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时不时的问上一句,梁守林都要魔怔了。

    ----------

    府城外七十里地的官道上,一个小毛驴驮着一个胖大妇人吃力的爬着,牵驴的老人时不时的催促两声,鞭子高高扬起,却并不曾落在驴子身上。

    本就驮人辛苦,又何必难为呢。

    驴背上一个胖大妇人悠闲的嗑瓜子,时不时的催促两句,“怎么这么慢啊,这样啥时候能到府城我妹子家啊?”

    牵着驴子的老人这时候就会大声催促两句,那驴子又倔强的加快几步,可渐渐的底气总是会不足……

    冯寡妇,今年四十岁,跟这个年纪风韵犹存的女人不同,冯寡妇男人死得早,她又是个好吃懒做的,家里没有一儿半女的,丈夫留下的基业被她败活的差不多了才想起要好好经营。如今家里只有一个杂货铺子,倒也过得小有盈余。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在郭家镇,冯寡妇还算是日子滋润。

    家里有老两口的仆人,小日子倒也悠哉。

    如果梁守林在这里,一定会认出来,这女人竟然是当日他卖山货时在郭家镇调、、戏过他的人,也就是那天梁田田要了铜钱回去养着。

    亡夫这边没啥亲戚了,冯寡妇有个妹子嫁到了府城,所以她闲来无事也会想着走动走动。妹子家里日子过得不咋好,可妹子儿子多,冯寡妇想着过继来一个给自己养老,这亲妹妹的孩子跟自己生的也没啥区别,总比自己老了没人养强。再说这自家还富裕,也不会委屈了她儿子。

    妹子对这事儿一直挺期待的,不过这事儿妹夫一直不大高兴,她这次过来是想继续努力努力。

    冯寡妇这些年也不是没想过再找一个,不过她看上眼的看不上她,看上她的吧又没啥好条件,这一来二去的她也岁数大了,绝了自己生养的心思。

    如今妹子的孩子最小的也有五六岁了,再过两年大了可不好教了。冯寡妇也是个有思量的,这孩子还是趁着岁数小养着才能跟你亲,太大了都懂事儿了,很难养成自家的。

    正走着呢,路边的壕沟里突然爬出来一只黑乎乎的手,可把冯寡妇吓坏了,“妈呀”的尖叫一声,“啥玩意啊这是?”

    牵驴子的老人一看。“夫人,是个人,好像受伤了。”此时梁铁锤身上枷锁已去。就连囚服都被扒了,身上只穿了一身小衣。这辽东府的天气如今可凉了,寒风中他瑟瑟发抖,发出微弱的“救命”声儿。

    老人看了不忍,“夫人,这人看着好像是生病了,咱们搭把手吧。”

    冯寡妇当即冷哼一声。“搭把手?你说的倒是轻巧,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让我咋搭把手?是你背着他啊还是让我扛着他啊?”

    老人一脸为难。“可是,也不能看着人死在这吧,夫人,咱们做做好事儿。佛祖会保佑夫人的。”老人心善。见死不救的事儿做不出来,奈何是奴才,也不敢多说太多。

    “这天底下要帮忙的人多了去了,我救的过来吗我。”冯寡妇没好气的催促道:“快点儿赶路,今儿要是到不了府城,看我怎么收拾你。”

    “救命啊……”路边的男人继续求助,发出微弱的声音。

    老人为难的看着冯寡妇,“夫人?”这大冷天的要是把人扔在这。许就要出人命的。“夫人,你看这人衣裳都没有。许是遇到土匪了,咱们就救救他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夫人好人有好报啊。”老人期望这样能打动这狠心的女人。

    冯寡妇白了他一眼,“我可不指望那个。”都是扯淡的,她都求神拜佛多少年了,准了吗?

    佛祖要是真有心,这么些年了咋没赐给她一个男人呢?生个一儿半女的也是好的啊,可你再看看……

    咦,等等……

    恍惚中一张还算帅气的脸映入脑海,冯寡妇当即就是眼前一亮。

    难道佛祖显灵了!

    终于听到了她的心声?

    冯寡妇突然跳下驴背,看她那么大一坨,还挺利索的。

    “你去看看,把那人的头抬起来。”一脸焦急,很怕自己之前是看错了。

    “唉,唉,我这就去。”老人也不管主子咋想的,反正眼看是要救助这人了,老人忙过去抬起梁铁锤的脸。

    虽然有点儿脏,可一张还算是清秀的少年的面孔出现在眼前,让冯寡妇眼前一亮。

    好一个俊俏的小后生啊,也不知道成家了没有?

    “救……救救我……”梁铁锤努力抬起头,期待的看着妇人。

    冯寡妇渐渐的走向前,想要努力的看清楚他的脸。

    梁铁锤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的扑过去,一把拽住她的裙子,“救……救救我,我会报答你的。”这一刻他求生意志特别强。自从被扔到这壕沟里面,他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却不想竟然奇迹般的挺过来了,现在他再也不要感受那种死亡的痛苦了,他要活着,努力的活着,好好的活着……

    “哎呀,男女授受不亲,你快撒手。”妇人突然一副娇羞的模样,让人看了心里发寒。这也幸好是周围没啥人,不然她这么一副野猫怀春的模样非得吓坏了路人不可。

    至于那位老人,早就见怪不怪了,哪一次自家夫人看到年轻俊俏的后生不是这样一副饥渴的模样就怪了。

    老人感慨,幸好这后生生了一副好皮囊啊,不然这小命都没了。

    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梁铁锤哪里肯放过这最后的救命稻草,死死的抓着妇人的裙子,咬着牙坚持道:“我愿意娶姑娘为妻!”一字一顿似乎下了极大的力气。

    冯寡妇的眼睛亮了,像极了每次狩猎时铜钱看到猎物的眼神。

    “当真?”妇人小心肝噗通噗通乱跳,难道佛祖终于看到自己的诚意了吗?

    梁铁锤重重的点点头,“如果我负了你,让我不得好死!”

    冯寡妇笑了,一脸的肥肉都跟着抖动。

    “哎呀公子,说这个可不叫奴家心疼吗。你,还傻站着干嘛,快把公子扶上驴背啊。”那娇滴滴的声音让见识过的老人依然不寒而栗。心里为梁铁锤默哀,这小身板,希望能扛得住吧……(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