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07老天开眼,恶有恶报

    感谢【林燕非非】、【rain雨76】、【老珑出发】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亲们,周一求票。

    --------分割线---------

    梁铁锤他们这一行人被发配的时候梁田田他们家没去人,倒是梁守林借了他们家的马车拉着梁王氏去了,回来的时候娘俩都双眼红肿。

    梁田田偷偷问梁守林,听说梁铁锤人瘦的都不成人形了,在大牢里显然是受了折磨了。听说他们这一批人都挺惨的,毕竟之前挨了板子,又没有大夫给他们看伤,缺医少药的当然就严重了。

    发配到宁古塔,一去就是十年啊,听说梁王氏当场都哭抽了,梁铁锤哭着喊着想让人救救他,可官府都宣判了,谁敢救他。

    梁守林把这一切都怪到了虎哥头上,提到那个男人他恨的牙根痒痒。

    该死,这一切的事儿都是虎哥弄出来的,结果那个罪魁祸首却逍遥法外。且等着吧,等他有本事的,一定会亲手抓住他。

    府城一处奢华的府邸,华服少年凭窗而立,眉宇间似乎掩饰不住的忧虑。

    老仆悄然过来,送上一个托盘。“少爷,梁姑娘送的东西到了。”

    少年猛的回头,惊喜慢慢爬到脸上。

    “她做的核桃酥吗?”少年整个轮廓瞬间变得明亮了,结果掀开绸布一看,里面竟然是翠绿的十几捆东西。“这是什么?”少年拿起一根,放到鼻端闻闻。好像有一股清香味儿。

    “少爷,这是梁姑娘送给少爷的,说是挂面。”老仆人笑了,果然,那位梁姑娘就是少爷最好的一剂良药。“梁姑娘说了,那核桃酥太甜,吃多了不好,不过头晕的时候或者饿了也可以吃一块。这一次她送来了许多挂面,带着方便。想吃的时候用水煮一下就好了,说是跟面条一样,梁姑娘还送了不少调料,说煮面的时候直接放在一起吃就好。”

    欧阳文轩很是新奇的摆弄这些东西,“怎么还带颜色的,这绿色的。还有红色的,怎么都不一样?”这丫头是怎么想出来的,颜色花花绿绿的,看着就有食欲。

    “说是不同口味的,就比如这绿色的,是黄瓜味儿的。还有这个,西红柿味道的。还有茄子味道的……”反正家常的菜基本上都有,各种味道都全了。

    欧阳文轩抿着嘴笑,“真不知道她怎么想出来的,这脑袋就是比别人活泛。”

    老仆含笑,并不说话。

    欧阳文轩爱不释手的摸着那些挂面,笑着道:“煮一碗尝尝吧,我正好饿了。”

    “好。少爷,不知道少爷要吃哪个口味儿的?”终于肯吃饭了。这小祖宗啊,早知道就让人快马加鞭把这些东西送来了。

    老仆心道:两顿饭没吃了,能不饿吗。

    “就尝尝这个黄瓜味儿的吧,绿油油的看着就有食欲。”欧阳文轩笑了,随即正色道:“东西不多,可省着煮了。”别一次吃完以后没了。

    老仆失笑,“少爷且放宽了心,梁姑娘送来好多,说是这挂面能久放不坏的。”再说了,如果少爷喜欢,大不了再去找梁姑娘要一些就是了。

    谁曾想欧阳文轩那边却道:“这东西做起来肯定极为不易,每根都要一样长,差不多粗细,她那么小也不知道有多辛苦,就算多也要省着吃。”

    老仆叹气,少爷还是这么善良,却也答应了。“梁姑娘说这个最好配一些青菜、鸡蛋吃,口味更好。不知道少爷想配些什么。”

    “照着她说的给我做一份。”欧阳文轩似乎有些迫不及待,“别问我了,去问问带这东西回来的人,让他去厨房盯着。”

    老仆含笑答应一声,忙去了。

    小半个时辰热腾腾的挂面就送上来了,还没吃,那股子清香味儿就惹的欧阳文轩食指大动,再咬上一口面条,觉得整个人都舒坦了。

    呼噜噜一碗吃完,还有些意犹未尽。

    “这挂面真好吃。”簌了口,欧阳文轩由衷的感慨。

    “梁姑娘蕙质兰心,这做出的吃食也同旁人不一样。”老仆人知道少爷爱听这个,就道:“听说他们家在砌墙呢,似乎花了不少银子,看来梁姑娘家这日子越过越好了。”

    “是啊。”欧阳文轩想到一年前,他们家吃饭尚且困难呢,那会儿吃个大饼似乎都挺难的。终于熬出头了。

    “少爷,为何要放过那个领头的虎子。”老仆状似不经意的提起,也只有选择在少爷心情好的时候才敢问。

    欧阳文轩冷笑,“他们不是都暗地里帮忙不想他死吗,那我就干脆放他一马,左右案底已经在灵山县衙了,说到底他也是一个逃犯。我倒要看看,这样的人才他的主子还会不会继续用他。”不用的话会让其他的属下寒心,如果用了……欧阳文轩笑了,那他们就等着自己给他们编织的罗吧。

    老仆若有所思,眸子渐渐亮起,少爷真是越来越聪慧了。

    梁家的院墙终于完工了,院墙的四周都有台阶可以上到院墙上面,梁田田爬上去,站在这上面可以看到老狼洞的全貌。

    虽然银子流水似地花出去,可梁田田站在这上面心情却好。这样高大的院墙别说是猛兽了,就算是突厥兵来了也能抵挡一二。

    还差个大门,不过爹已经找人做了,说是因为工序复杂,至少也要半个月才能出来。就那一个大门就花了二十两银子,梁田田是特别期待。她虽然财迷,却是个不怕花钱的性子。钱赚了就是用来花的,难不成还留在手里等着下崽儿不成?

    梁田田一向觉得赚钱才是本事,那些整日里想着怎么攒钱的,莫不如想着怎么赚钱才是。

    球球和虎子也撅着屁股爬上来,在墙上连跑带跳的,可把梁田田吓坏了。这墙上虽然还有一道墙挡着,可毕竟不高,这要是一不小心掉下去,那可是要摔个好歹的。

    “你们两个小家伙快下去,以后没事儿不许上来。”梁田田唬着脸训斥道:“听到没有,不听话让爹打屁股。”

    “坏人!”虎子瞪着她,一脸不服气。

    球球也撅着小嘴,显然不高兴。

    家里刚有了新墙,小家伙们这热情度正高,梁田田这一盆冷水可够冰的。

    梁守山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来的,笑道:“没事儿,那墙够高,他们两个暂时还翻不出去,以后他们上来咱们都盯着点儿就是了。”又板着脸对两个小家伙道:“以后上来必须有大人跟着,听到没?”

    “听到了爹。”球球笑眯眯的抱住他大腿,“爹你真好。”

    “坏姐姐。”虎子接了一句,还挺顺溜的。

    梁田田哭笑不得的,“你们两个臭小子,这么快就倒戈了。”两个小家伙也不看她,就跟梁守山撒娇。

    梁田田好笑,这才多久啊,这么容易就被收买了。

    眼瞅着进入十月了,天气开始冷了。家家户户开始收割地里的庄稼了。

    梁田田他们家因为都种了青菜,这也没啥好收拾的,就把院子里那些青菜都摘光了,这一下子青菜也没有了,虽然摘下来不少,可显然是吃不了太久的,顶多一个月就要没有青菜了。

    白菜还要等一阶段才砍掉,梁守山跟人约定好来搭暖棚的这几天就要到了,梁家也是难得清闲几天。

    老宅那边梁王氏病的越来越重,一次大半夜的梁守林上门,说是梁王氏高烧都说胡话了,吓得梁家众人忙起来。

    梁守山就要去镇上接韩家人,梁田田拦住了,他们过去了老宅,梁田田找出韩家当初送来的药丸做幌子,给梁王氏吞了一个退烧药,还别说,没多久这温度就降下来了,也算是有惊无险了。

    梁守山和梁田田在那跟着守了一夜,梁王氏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看到他们还有点儿晃神,待知道是吃了他们的药才好的,整个人也沉默着,问啥说啥都不吭声,跟哑巴似的。还把头埋在被子里,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梁田田也纳闷,这老太太是想继续闹腾,还是良心发现知道再闹下去也不会有好果子吃了?

    希望是后者吧,不然就算她闹腾,也不会有人理她的。说归说,梁田田他们还是心善的,虽然梁王氏做了那么多的缺德事儿,可要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梁王氏病死,他们也做不到。

    “地里的粮食收了没?”梁守山拉着梁守林悄悄问道。

    梁守林一脸尴尬的摇头,“娘病的厉害,跟前离不开人,我也没倒出功夫。”

    梁守山拍拍他的肩膀,兄弟还不满十五岁呢,还是个半大孩子。“你放心吧,大哥帮你收回来。”真去地里收庄稼了。老宅这边有几亩地种的都是水田,那稻子得割下来晾干了才拉家来。不过发生了突厥兵抢粮食的事儿,大家伙都挺不放心把粮食放地里的,家里地方大的就都直接拉家里来晾干。

    梁守山一天的时间就割了几亩地的稻子,一马车就拉回来了,又去收旱地的粮食。

    梁田田问起梁王氏怎么突然发烧了,结果没等梁守林答话,一直装死不说话的梁王氏突然哭了。哽咽道:“我梦到铁锤了,那瘪犊子说后悔了,他……他死了……”说完嚎啕大哭。

    梁田田:“……”傻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