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06老宅消停了

    感谢【隔着距离】、【无人可应】、【*海盗路飞*】、【皓霜】、【迷幻仙姑】、【小兔妮】、【畛炙】、【心缘平安是福】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dragon_318】、【宁静雨夜83】亲的平安符。

    ---------分割线----------

    案子审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剩下的一群人有的是帮忙跑腿的,有的是打杂的,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虎哥的勾当,纯粹做事儿的。那些人判的就没这么重了。

    县老爷宣判了,当即一班衙役上来就行刑。

    梁铁锤也被人按在地方去了衣,看他一脸的惶恐,浑身不住的哆嗦,竟然都吓傻了,叫都不知道叫了。也不知道这些天在大牢里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整个人竟然都瘦了一大圈。

    梁田田刚看到梁铁锤被扒了裤子,听说本朝律例行刑都是要去衣的,衣指的是裤子,转眼间堂上就一片白花花的屁股。

    梁铁锤要挨打了,梁田田觉得挺解气的。这正瞪大眼睛准备看他挨揍呢,眼睛上突然蒙了一只大手。

    “好了,小丫头别看这个,会长鸡眼的。”耳边响起顺子戏谑的笑声,“也听完了结果,叔带你回去吧。”

    梁田田:“…….”

    尼玛,精彩就这么错过了,下次再想看到这种被打板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刚刚出了人群,就听到里面传来嘶声裂肺的叫声。跟杀猪似的。人群嗡嗡的都没能挡住那声音,也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梁铁锤在叫嚷。

    梁田田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这幸好没在那看,不然这血腥的场面也够吓人的。

    时间都已经过了晌午,两人找了一家包子铺简单吃了一顿,梁田田想买一些东西带回去,不过这骑马也不方便,顺子说去郭家镇再买,梁田田也没异议。

    去客栈取了马。顺子给了那人两个大钱,两人这才晃晃悠悠的出了灵山县城。不少乞丐暗中传递着消息,他们的行踪已经被人掌握了却不知道。

    出了县城到了大路上两人骑马就走了,后面几个乞丐大步追出来,一阵叹气。“快,快去禀报。人跟丢了。”谁曾想他们突然跑了。

    顺子可不知道后面有人跟着,回去的路上逗梁田田,“害不害怕?”

    梁田田摇头,顺子就快马加鞭,风一般的走了,倒是无形中甩掉了跟踪的人。

    大掌柜得到消息人跟丢了。气的拍桌子。“这帮饭桶。”跟个小丫头都跟不住。“让人去找,顺着那方向。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找,我就不信还找不到了。”眼看着主子就回来了,要是让他知道他们兴师动众这么久还没有结果,不得骂死他们啊。所以说,这一次说什么都要有结果。

    梁田田可不知道有人为了她的身份焦头烂额的,到了郭家镇,她买了十几斤干豆腐。这才回了家。

    梁守山听到了梁铁锤的宣判结果,什么都没说。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倒是球球巴巴过来问,“那蔡包子呢?”

    梁田田挠头,“走的太急给忘记了。”都是顺子叔,她就说好像忘了点儿什么吗。

    顺子尴尬一笑,“别担心,回头他爹回来肯定也能知道。”一个村子就这么大,到时候还不得一窝蜂似的传开啊。

    “啊?”球球撅着小嘴走开了,拉着虎子的手去后院,一边走还一边嘟囔,“你看我就说,肯定给忘了。”小大人似的。

    梁田田瞪大眼睛,这臭小子,敢背后讲究她?

    虎子疑惑道:“问他干啥?”

    “他欺负过我,我想知道他会不会被打板子。”球球奶声奶气的道:“上次他推我下水就被打板子了。”

    梁田田摇摇头,这跟上次的事儿是两个概念,只怕这一次不止打板子那么简单。不过球球这小家伙,都过去那么久的事儿了,没想到他这还记仇呢。

    没几天,果然传来消息,蔡包子被打了三十板子,判了两年。这也就是他年纪小,不然绝对不会这么轻的处罚。

    蔡宝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整日里也不出门,听说就在屋里待着,人都瘦了一大圈。还是陈冲这人心眼好使,去劝了一次。

    蔡包子毕竟是没被发配,就在灵山县,蔡宝要是想看儿子,走通狱卒那边也不是看不到。相比起梁铁锤半个月后要被发配到宁古塔那简直是太幸福了。

    经过了这事儿,蔡宝也不敢在村里嚷嚷自家儿子没错了,要是真没错,咋衙门还把他判刑了。好好的一个孩子,这要是蹲了两年大牢再出来,只怕日子也没那么好过了。

    蔡宝不得已接受了这个事实,另一边梁家就没那么好过了。

    梁王氏病倒了,平日里连个头疼感冒都没有过的人,这一次生病来势汹汹的,梁守林请了村里的黄大夫给瞧病,还差点儿去镇上请了韩恩举,后来梁王氏的病情控制住了,反正就是得吃药,人一下子蔫了,整日里躺在床上也不骂人了,这下老实的才像是个上了年纪的人。

    听说梁王氏病的不轻,梁田田还直叹气。家里砌墙每天都要留人吃两顿饭,梁田田干脆每天送过去两餐饭,量都不小。别管是看谁吧,梁王氏一个老人也不容易,她虽然没少给他们兄妹出难题,可现在遇到这种事儿了,就当是帮帮三叔好了。

    梁守林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看到梁田田还挺不好意思的。

    “三叔你怎么老躲我。”梁田田都不是第一次发现这事儿了,上次她在村里走,离老远看到他,喊人都没停下,相反还越走越快了。就像她是什么毒蛇猛兽似的。

    “没有啊。”梁守林垂着头不敢看她。

    “还说没有,都不想跟我说话,三叔你是不是不想认我这个侄女了?”梁田田作势要哭。

    梁守林慌了,“没有没有,我不是那意思,田田你别哭,我就是……”

    “就是什么?”梁田田大眼睛瞪着他。

    “唉,你知道的,我不敢面对你们,觉得对不起你们姐弟。”梁守林突然抱住头蹲在地上,一脸的痛苦。“二哥做出那种事儿,我没脸见你们。”

    梁田田叹了口气,“三叔你都说了,那是梁铁锤做的事儿,跟你有啥关系,你干嘛不好意思见我们?”梁田田无语,这老实人就是实在。“你这样躲着我们,还以为你不想认我们了呢,倒叫人误会。”

    “我不是那意思。”梁守林脸憋得通红,“田田,我是真不知道,要是知道二哥跟着那些人是要害你们,我说啥都不能让他去。”这样二哥就不会被发配了,娘也不会生病。

    梁田田真是服了他了。

    “梁铁锤要是那么好劝的,也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儿了。”梁田田不想提他,把篮子递过去,“饭菜我都送来了,是大骨头炖的豆角,我特意挑了两块骨头,还有大米饭,三叔你也别费事儿做饭了,我们家砌墙,我给你送过来。家里做的多,你也别说那客气话。”

    梁守林眼圈发红,自从出了二哥的事儿,村里人都不待见他们,就是黄大夫都不愿意上门给娘看病,这也就是嫡亲的亲人才想着他们娘俩。

    “田田我……”梁守林声音哽咽。

    “三叔,说客气话可就外道了。”梁田田忙道。

    梁守林重重的点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他懂!

    “娘病了,等娘好点儿我就去帮你们家砌墙,等三叔打猎了,把最肥的猎物给你们送去。”梁守林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激,就这样道。

    梁田田笑眯眯的,“那好,我就等着三叔打猎了。”接了空篮子走了。

    房间里梁王氏清清楚楚的听到外面的动静,把脸埋在枕头里哭了。也不知道是良心发现还是想她的铁锤了,谁都不知道她的想法。

    梁家的院墙热火朝天的盖着,村民说啥的也都有,大家伙还没看过这样特别的院墙的。大家感慨最多的还是这样的院墙用了那么多的砖和石头,到底要糟蹋多少银子。

    有人暗地里猜测,这梁守山是在外面发财了,不然咋一回家骡马、大车置办上了,现在好好的院墙都拆了重新砌墙,这要是没钱也不能做这事儿啊。

    再看看人家这干活供饭吃的是啥,大米就不提了,那可是细粮啊,管够了吃。还有那菜,虽然都是庄户人家的青菜,可每天菜里都有肉,虽然偶尔是山上的猎物,可就算是猎物那也是能卖钱的,这要不是发财了敢这么祸害吗?

    大家伙说啥的都有,羡慕的、嫉妒的、说酸话的,不一而足。

    这些事儿当然是背着梁家人说的,不过大家伙也就敢嘴上说说,梁守山当年一个人能打回熊瞎子的事儿大家伙记忆犹新,当时那人扛着一头大熊瞎子回来,跟血葫芦似的,可是彻底震撼了老狼洞。听说这人前几天还打了一头野猪,可不是还那么厉害吗。

    这人天生就是欺软怕硬的,一看到这样厉害的梁守山,就算是心里再怎么羡慕嫉妒恨也不敢表现出来。相反因为想多吃几顿饱饭,还得可着劲的巴结着。就算是干活的时候想偷懒那也得看人家请来的师傅的脸色,一个不合格那是要被骂的,次数多了不用旁人说,他们自己也待不下去啊。

    日子就这样过去,梁家的院墙终于修好了,那边梁铁锤他们也要上路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