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402衙门要判刑,梁王氏救子

    感谢【兰妮】、【rain雨76】、【叶随风起舞】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嘟嘟冰莫】、【featherlee】亲的平安符。

    ---------分割线---------

    陈冲坐在梁家的东屋,接过梁田田递来的水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梁家众人都看着他,这么晚过来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有事儿。

    果然,陈冲一张口就让大家面面相觑的。

    “我今儿去了趟县城,拐人的案子十天后宣判,梁铁锤也会那会儿宣判,还有咱们村的蔡包子,我就是想问问你们家,去不去。”按理说他们是苦主,应该过去的,甚至都应该上堂,不过陈冲也纳闷这事儿,衙门似乎忘了这家有两个孩子被绑了似的。

    梁守山迟疑一下突然道:“一定要去吗?”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虽然做出这种事儿,可梁守山想想还是觉得挺难受的。

    “那倒不是。”陈冲多少明白他的心思,就道:“我就寻思你们家田田和球球被绑走了,或许想去听听。”

    “哦。”梁守山应了一声,也没说去,也没说不去,就道:“到时候再看吧。”

    陈冲点点头,他就是过来通知这事儿,话带到了,去不去是梁家的事儿。

    梁守山转而说起自家想盖房子的事儿。“这房子当时村里人帮盖的,是土坯房。我想着盖个砖房,已经定了石头和砖了,这样好好盖一个,冬天也暖和,还有那院墙我也想修一下,这土坯的下几次雨,有的地方都塌了,我怕冬天山里野兽下来,再闯进来。家里孩子多也不安全。”

    陈冲一听就明白了,当即点点头,“是该好好修修。”随即蹙眉道:“就是这银钱只怕得不老少,守山啊,要是我说,不如先住着。过两年你们手头富裕了再翻修。”这盖房子和院墙都是不小的银钱,陈冲这也是好心。

    “叔,我们家手头多少还有一些,暂时够用,我就想着趁早修一下,上次野猪的事儿可把大家伙吓坏了。我也担心这冬天了野兽下山。咱们这叫老狼洞,山上狼多。这万一下山了,我们家这小矮墙也防不住啊。”

    陈冲一听,知道他们家手头没那么紧,就点点头。“那行,啥时候干活跟叔说一声,趁着这秋收之前也好帮你们家干干活。”

    “我合计这几天就动手呢。”梁守山道:“正要麻烦叔呢。”

    土坯的院墙又不结实又矮,他们家这盖暖棚可是金贵的东西。梁守山想着先把院墙修起来再盖暖棚。还有这房子……时间上有点儿紧。

    梁田田出主意,“要不爹。房子先这样,咱们先把马厩、院墙修起来,然后就盖暖棚。房子毕竟是第一年盖的,咱们来年天气暖和了再盖就行了。”

    “爹倒是没啥,就怕冻坏了你们。”梁守山不想让孩子们再跟着吃苦。

    梁满囤那边大大咧咧的道:“这有啥的,想当初在老宅那边,挨冷受冻的我们都忍了。冬天屋里搭个炉子,啥事儿都没有。”

    “放心,爹不会让你们再挨冷受冻的了。”梁守山打定了主意,“回头在炕沿下面这砌一个火墙,半夜起来烧一次,屋子就不冷了,比炉子还管用。”

    “可是我还想要炉子。”球球撅着嘴,“我想烤地瓜吃,有炉子好。”

    吃货又在努力刷存在感,梁守山忙抱起他,“好,给我儿子留着炉子烤地瓜。”

    “我要烤肉。”虎子也大声嚷嚷着。

    “好好,给你烤肉。”梁守山在这种小问题上面绝对是宠着孩子的。

    第二天一大早,梁守山交代了一下家里的事儿就去了府城,他这一次去估计要几天的时间,毕竟暖棚的师傅不是那么好找的。

    梁守山没拿梁田田那些现银,身上还有银票,带那么多银子也不方便。梁田田本来挺担心爹的,有心让顺子叔一起去,可梁守山不放心他们,硬是让顺子留下照顾家里,这才出门。

    一大早,梁王氏家里也迎来了里正,当得知儿子九天后会宣判的时候,整个人就一顿哭闹。

    “我的铁锤啊,你这是咋地啦,被人陷害了,娘救不了你啊,黑心肝的,都看笑话啊……”

    陈冲一听就不乐意了,他之所以没昨晚来就是怕遇到这场面,到时候得把他气的睡不着觉。

    “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你们家铁锤那是咎由自取,当叔叔的,纵然不是亲叔叔也不能害侄子、侄女吧,他可好,上赶着勾结拐子把两个孩子拐走了,如果不是他们命大,现在还不知道被卖到哪去了呢。你倒好,还说别人黑心肝,我看就你生出的儿子最黑心肝了。”说完怒气冲冲的走了。

    梁王氏不死心,追出去嚷嚷道:“我们家铁锤那也是被坏人给害了,他从小胆子就小,根本就不是那人,你别冤枉我们家铁锤。”

    “他都要卖掉侄子、侄女了,这胆子还小?”陈冲气的没法,“你说我冤枉你们家铁锤,难不成官府也冤枉他?那官府咋没冤枉别人呢,咋就冤枉你们家人呢?你咋就不合计合计这个。”

    “那是因为……”梁王氏词穷了,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话来堵他。

    梁守林死命的拽着她,“娘,你别说了,快回屋吧。”这左邻右舍都出来了,看到了算咋回事儿。

    “我干啥回去,我不回去,我又没做啥亏心事儿。”梁王氏还是大声嚷嚷。

    “不可理喻!”陈冲怒气冲冲的走了,就知道来这一趟没好事儿。怪不得他让老婆子过来通知一声,说啥也不来呢,这是知道梁王氏就是个麻烦。

    眼瞅着陈冲走了,梁王氏气道:“你拽着我干啥?”梁王氏恨铁不成钢,“你有本事儿去把你二哥救出来啊,你个完蛋玩意。”两碗是这心里乱糟糟的,儿子被抓进去了,这要是判了刑,那不得蹲大牢啊,她指望抱孙子的事儿不就不成了。

    “娘,二哥犯了错,被关在大牢里呢,你让我咋去救他。”梁守林不爱说话,并不等于不会说。“说来说去还不是娘你给惯的,上次我就说二哥跟那人不靠谱,你和二哥都骂我,不让我说话。”要不是他进山打猎去了,说不得娘都得让他跟过去,那样他也得蹲大牢。

    “你不能救他,你不会求求那梁守山去啊。你没办法,他还能没办法。”梁王氏斜着眼睛道。

    梁守林气的直喘粗气,“娘,二哥差点儿把田田和球球卖掉,大哥没因为这事儿打上门来你就知足吧,你还想让我去求大哥,我可张不开这嘴。”他回头蹲在门口堵住房门,他不会去找大哥求情,也不会让娘去闹的,那样就太对不起大哥了。

    “瞅你那熊色。”自己生的儿子,梁王氏还能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里外你都分不清,你那大哥是你啥大哥啊?那是你爹捡来的孩子,都不是你爹的种,你认的哪门子大哥?”梁王氏越说越生气,“你个完蛋玩意,小时候就看你傻,分不清谁亲谁近的,这越长大还越回去了,完犊子的,你二哥那是你亲二哥,你们两个都是娘肚子里爬出去的,不比那梁守山亲哪,瞅你那熊色,里外分不清,我呸……”

    梁守林叹了口气,从小到大这种话他早就听够了,“娘,不管咋地,二哥都不能卖了田田和球球,就是一个村子住着也没有二哥这么办事的,娘你啥也别说了,反正我是不会去求大哥,我张不开这嘴,你也别去,大哥是不会答应的。”

    “我去他不能答应,你去他咋能不答应呢。”梁王氏跑到门边,好言相劝,“三儿啊,你看看你二哥,受的罪也够多了的了,这都在大牢里关了这么些天了,你大哥那就是有气也出够了。你去求求他,他对你好,自小就把你当回事儿,你去说了他肯定不能拒绝,咋地都先把你二哥救出来再说,大不了让他打铁锤一顿。”梁王氏这话似乎下定了极大的决心。

    梁守林有些意动,可想了想又摇头。

    “娘,大哥就是一普通人,他也不是官老爷,他平时都跟官府说不上话,你让我去求情,那大哥跟谁去求情?”

    梁守林这话一说,梁王氏也傻眼了。

    是啊,梁守山那人,他也就是个庄户人家,顶多厉害点儿会打猎,他就是想救人也没招啊。

    梁王氏失望透顶,忍不住大骂。

    “完蛋玩意,就知道跟我老婆子面前逞能耐,还不是救不出铁锤,他有啥好得瑟的。”这又开始骂梁守山了。

    梁守林干脆抱住头不听,反正只要不去烦大哥,娘爱咋地就咋地吧。

    梁王氏骂了半天,也累了,就躺在炕上休息。

    梁守林看着时候差不多了,就起来去做午饭。田田他们包的饺子,昨儿给送来不少,他们娘俩没一顿都吃了,梁守林准备把剩下的几个给娘热热,他就着咸菜吃口剩饭就行。

    屋里梁王氏一看儿子离开了门边,腾的一下从炕上坐起来。

    不行,不试试怎么知道那梁守山救不了儿子,他还得去问问,哪怕是跪着求他呢,铁锤一定要救回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