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392热闹

    感谢【sandysd】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旧年木乔桥】、【蘭妮】亲的平安符。

    ---------分割线---------

    梁田田瞠目结舌的看着外面的一幕,捂着嘴咯咯的笑着。

    铜钱跃跃欲试的,不过被梁田田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梁田田瞪了一眼虎子,“刚告诉你不许让铜钱咬人,你还让他咬人,下次再这样可要打屁股了。”

    虎子撅着小嘴,“我就是吓唬她一下。”眼珠乱转,反正就是不承认。

    “姐,她是坏人。铜钱咬坏人。”球球看着她,有些不理解为什么不让咬。

    “坏人分很多种,她只是骂人,又不是像上次那些坏人想把咱们拐走,所以还不是特别坏,不能让铜钱咬人。”梁田田觉得跟小孩子交流其实也挺费劲的。

    “那啥是特别坏的人?”虎子仰着头问。

    “嗯……”梁田田想了一下,“想谋财害命啊,杀人啊,那种才是特别坏的人,可以让铜钱咬人。不过要是遇到那种人,要赶紧逃跑,因为铜钱可能也对付不了,就像是上一次,铜钱自己就受伤了。”

    球球很认真的点头,“铜钱差点儿死了。”

    虎子似乎被吓到了,缩缩脖子,看向远处梁守山的背影有些害怕。

    梁满仓注意到他的目光,疑惑道:“虎子怎么了?”似乎很怕爹的样子。

    虎子忙摇摇头。不说话了。

    大家谁都没多想,梁田田推推球球,“去玩吧。”小家伙还不忘叫上虎子。

    门口就剩下梁满仓兄妹,三人对视一眼,都挺纳闷的。

    “她好像很怕爹。”梁满囤蹙眉,“平时可没少闹腾咱们,她咋不敢闹腾爹?”

    兄妹几个大眼瞪小眼,寻思半天也没寻思出结果来。梁田田笑着道:“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好现象。咱们也别担心了。”总比梁王氏三天两头过来闹腾强。现在看来,这梁王氏也不是那么麻烦。这不有个知道怕的人吗。

    梁守山的形象顿时在孩子们的心中又高大了不少。

    梁王氏的事儿似乎没有影响梁守山的心情,他找出一把菜刀开始跟顺子收拾那野猪。菜刀不是很顺手,不过也对付用了。

    顺子看到大哥似乎一下子沉默下来,就知道他心里也不好受,忙转移话题,“大哥。这么大个野猪,要不要请一顿,叫村里大家伙都来尝尝?”庄户人家杀猪有请亲戚、邻居的习惯,不过杀猪一般不是过节也是选在冬天,这个季节不是年不是节的,也就他们家了。

    “叫上几个相熟的人家过来就是了。”梁守山低着头道。

    梁田田在烧水。那边梁满仓往过拽柴禾,看着那老大的野猪。“这大家伙咱们家还真吃不了,要不要提前跟泉叔说一声儿?”不然就是福满楼怕也不能一下子买几百斤肉吧。

    “是得说一声儿。”梁田田吵外面努努嘴,梁满仓就过去跟梁守山说了这事儿。

    “成,等会儿爹就去,你们先玩吧。”并没有指使孩子,难得孩子休息一天,这些事儿他就都处理了。

    梁满仓兄弟却是跑惯了的了。“爹,你们还得褪猪呢。还是我去吧。”

    “我跑得快,我去吧,大哥你帮田田烧火,估计家里事儿也不少,我跑的比你快。”梁满囤忙道。

    “成,那就你去。”梁满仓道。

    梁守山一看孩子们这么主动,就笑了,“也别着急,家里还有我和你顺子叔呢。”

    梁满囤去了镇上,梁守山他们这一通忙活大半个时辰也没研究明白怎么把那野猪褪毛,还是顺子出主意,直接把野猪皮扒了,这活计他做的也挺顺手的。这才把野猪分解了。

    这边野猪肉被分成了许多大块,梁守山拿着内脏什么的直接去了河边,不然这些东西在家里处理起来味儿太大了。

    看着这野猪挺大的,按理说应该很肥才是,不过这野猪毕竟不像是家猪,漫山遍野的一顿乱跑这肉质紧致,肥肉可比家猪少多了。

    梁田田一看这么多的瘦肉就先喜欢上了。

    这野猪就算是去掉内脏什么的也有三百斤,那猪油可不老少,就算是野猪,那也有几十斤的猪油,梁田田这些没准备卖掉,直接靠油。

    东屋炕大,这还得住人,就不能多烧火,梁田田就可着西屋的锅用了。那些猪油先切成小块,都是顺子操刀的,梁田田要靠油被顺子拦住了。

    “你是女娃,这靠油啊崩的到处都是,烫坏了小脸可不好,这样,满仓给叔烧火,我来靠油。”顺子也没有什么君子远庖厨的想法,看他切肉的熟练动作,显然是会做饭的。

    梁田田还挺纳闷的,“顺子叔你咋还会做饭呢?”

    “小时候娘走得早,就我和爹过日子,一来二去就会了,后来爹走了,剩我一个,更是什么都会做了。”顺子说的轻松,可梁田田由他想到自家兄妹,知道没有娘的孩子会是怎样的不容易。不过看顺子这样,还挺乐观的,也是难得了。

    “这靠油啊,得往锅里少放一些水,不然也冒烟,别看顺子叔是男人,可这厨房的活计,就是一般女人都比不上。”还别说,看顺子那熟练的动作,还有不时要求梁满仓加柴的熟悉口令,还真是个不差的。

    梁田田刷了两个大坛子出来,这是当初她酿酒买回来的,也幸好放在外面一些,不然这还不好拿出来呢。都是五十斤的大坛子,装多少肥油都够用了。

    那边顺子在熬油,梁田田挑了两块五花三层的肉,想着待会儿炖一颗大白菜。要是冬天就好了,这要是有酸菜,炖上一锅酸菜白肉,那才叫一个香呢。

    梁田田也没多准备,就这一个菜,却准备了大半锅,另外直接呼了一大块瘦肉,准备直接手撕沾蒜泥吃。吃肉不吃蒜,营养减一半,新蒜他们家后院也有不少。

    梁田田这边刚开始呼肉,门外有马车响动,梁满囤的声音随即在外面响起。“爹,大哥,你们快来看看,谁来了。”

    梁田田忙去开大门,一看竟然是韩家的马车,这可有些日子没见了。

    “韩爷爷,韩大哥。”梁田田热情的招呼人,“快进院来,你们可是稀客。”

    “我可是闻着香味儿过来的,丫头,你们家打到野猪也不告诉我一声,是不是怕我给你吃穷了啊。”韩爷爷还是像个老小孩似的。

    “哪能呢,请都请不了呢,这不我们还说,要给你们送去一些呢,我们今儿可是打了一头大野猪。”

    “金宝金宝……”看到从马车里钻出的小家伙,球球大声的欢呼,直接扑过去。

    “球球。”两个孩子也许久没见了,这一见面瞬间玩到了一块。

    “这是你家的弟弟虎子吗?”金宝悄声问道。

    球球点头,招呼虎子,“这是你金宝哥哥。”

    虎子“哦”了一声,明明很好奇,却是一脸的臭屁,有点儿不爱搭理人的架势。

    “你头上的伤怎么样了?”韩恩举走到梁田田跟前,“可把我吓坏了,要不是爷爷在这,我就直接过来了。”

    “已经没事儿了,就是头皮里有个疤,不过也不要紧,看不到。”梁田田对这情况已经很满意了,没有脑震荡,也没有别的什么毛病,挺好。

    “怎么还有疤?”韩恩举蹙眉,凑过去看了看,又摸了一下。“回头我给你配一些药,涂一段时间试试,这疤痕有点儿深,不过你放心,肯定有办法。”

    梁田田想说不用,不过看他那么紧张,就笑了,“那就谢谢韩大哥了。”

    “哎呦,老爷子来了,快屋里请,我这熬油呢,就不招呼你了。”顺子知道命是韩家老爷子救的,本来想特意去拜谢的,后来还是被梁田田拦住了。两家关系好,根本不用搞那一套。

    “看你恢复的不错,回头让恩举给你把把脉吧。”韩老爷子笑眯眯的,看到铜钱也逗了一下,“呦,你这狼,居然都胖了,还能跑动吗?”

    “呜呜……”铜钱龇牙,发出低沉的吼声。

    韩老爷子挑眉,“嘿,你这小命都是我救的,还敢跟我龇牙,小没良心的。”

    梁田田:“……”

    老人常说,这老小孩,小小孩的,果然没错。

    韩恩举左右看了一眼,“怎么没看到梁叔?”

    “爹去河边了,估计一会儿就能回来了。”梁田田从屋里搬出两个凳子,“屋里闷热,就在院子里坐吧。”

    “院子里好,回头就在院子里吃饭。”韩老爷子笑着道:“对了田田丫头,你今年采蘑菇没?”

    “今天刚采了一点儿,韩爷爷要是喜欢我就炖了。”梁田田笑着把那篮子蘑菇拿出来,“对了韩爷爷,你看这马粪包,可以止血,你们药店收吗?”

    “收啊,这山里的药材我们都要,以后你有这个就送过去。这东西啊,成熟的是药材,没成熟的还能吃,挺好。”韩爷爷看到她筐里不少都是榛蘑,“一会儿洗干净了,用热水烫一下放白菜里一起炖,好吃着呢。”

    “您老就放心吧。”梁田田庆幸她这锅里呼的肉多,不然这么多人还真是不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