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391梁守山VS梁王氏

    感谢【无言mo】亲的香囊;

    <】、【wuxi1204】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书友130427172717888】亲的平安符。

    感谢诸位亲送我的月饼,么么。

    亲们有粉红票的支援一下,一浊感激不尽。

    ---------分割线---------

    梁守山他们走到院门口,梁满仓兄弟去打开大门,趁这功夫梁守山和顺子也放下那野猪歇歇,正好一辆马车从山道下来,许是看到他们家门口有人,那马车竟然停下了。

    梁田田下意识的回头,就看到三叔梁守林从马车上跳下来,还没来等她招呼,看到三叔后面扶下来的人,立马小脸就撂下了。

    “大哥,快开门。”她可不想跟梁王氏对上,不是怕她,是膈应。

    梁守山自然也看到了那边的情况,微微蹙眉,板着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边梁王氏给了马车钱,似乎在讨价还价,最后还是梁守林着急,忙把钱付了。

    大门打开了,梁守山和顺子把野猪抬进院子,那边梁守林扶着梁王氏竟然直奔这边过来。梁田田的眉头当即蹙起来。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有事儿,不然以三叔的性格肯定不会主动把人往这带。

    唉,果然还是躲不过啊。

    梁田田习惯性的要出头,结果肩膀被人按住了。她一愣。回头就看到爹那张凝重的脸。

    “你们几个留在院里,爹去处理。”该来的总是来了,躲也躲不过。

    梁田田深知梁王氏的胡搅蛮缠,担心梁守山吃亏,忙道:“那爹你小心点儿。”

    梁守山笑了,回头道:“闺女,你就放心吧。”

    顺子也在那边嚷嚷,“哎呀,大哥的厉害你们又不是没见过。野猪都打败了,还怕一个老太太?”

    “她可比野猪可怕多了。”梁满囤咕哝了一句。

    梁满仓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那边虎子大声道:“让铜钱咬死她。”

    “去。”梁田田唬着脸训斥了一句,“人不是野兽,哪能让铜钱咬死人呢,以后可不许教铜钱这个,不然小心你们的屁股。”担心球球有样学样。忙道:“球球你也是,不许让铜钱咬人。”

    “姐,我知道。”球球过来抱着她的腿撒娇,“姐,你说,这么大的野猪。咱们家是不是都留下了。”还惦记呢。

    “肉放久了会坏掉的,这么大一头野猪。咱们家也吃不完啊。”梁田田摸摸他的头,“放心好了,姐肯定把好肉都给你留下,剩下的咱们卖给福满楼,也能让更多的人吃到猪肉。”

    “嗯。”球球点头。

    那边顺子想招呼几个孩子帮忙卸猪,结果没人理他,几个孩子不约而同的都到了门边。想看看梁王氏又要折腾啥,结果到了门口就傻眼了。

    向来无理闹三分的梁王氏竟然没闹腾。而是拉着梁守山的衣角苦苦哀求。

    “……守山那,娘知道对不起你们,你那媳妇没了,也是娘没照看好,可不管咋地咱们都是一家人啊,铁锤也是你看着长大的,那也是你兄弟不是。现在你兄弟铁锤就在大牢里关着呢,都不让我看一眼啊……呜呜……守山那,娘知道铁锤浑,欺负你们家几个孩子,可他们不是没啥事儿不是,你就看在你死去爹的份上,把你兄弟给救出来吧。”

    梁王氏以前在家里耍横惯了,这冷不丁的出去才知道,外面根本没有人会看她哭闹。她跑大牢那边哭闹了一场,差点儿让人给抓起来,可把梁王氏给吓坏了,忙不迭的就回来了。这才想到要来求梁守山。

    竟然还懂得做低伏小求人了,如果不是看到梁王氏那张脸,梁田田都以为认错人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梁王氏竟然还懂得认错。啊,感情她也知道自己当初做的不对,这是昧着心眼做坏事儿呗,现在求到人家头上了,知道良心发现了,可惜,晚了啊。

    竟然懂得打感情牌了,梁王氏也算是长进了。

    梁田田有些担忧,便宜爹不会被她这么忽悠住吧?那梁铁锤可是要卖掉她和球球的,不是梁田田心狠,这种人说什么都不能饶过,这已经不是小打小闹的矛盾了,拐卖人口,这就是犯罪。

    梁田田甚至不敢想象,在这样交通、讯息都不发达的年代,如果他们真被卖了,那这辈子还有见面的机会吗?

    一想到可能要跟球球分开,梁田田下意识的抱住身边的小家伙。

    球球似乎感到姐姐的紧张,也紧紧的抱着她。“姐,坏人,不怕。”奶声奶气的声音,让梁田田心里越来越难受,她真是差一点儿,差一点儿就失去了这个弟弟。

    梁满仓和梁满囤对视一眼,下意识的往弟弟妹妹身边靠拢,虎子很怕谁把他落下似的,过去一把抱住梁田田,“我也要抱抱。”

    “好,虎子也抱。”梁田田笑了。其实,就算是不是亲生弟弟又能怎样,他们既然在一起生活,那就是一家人了。如果真要严格的说,她和他们之间,岂不是隔的更远吗。

    门外梁守山终于开口了,只是一开口都有些出人意料。

    “梁铁锤他是罪有应得,你也不用求我,求我也没有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梁守山的声音很冷,淡淡的看了一眼梁王氏,目光冰冷。

    “守山那,你就这么不念往日的情分,铁锤那可是你弟弟啊。”梁王氏强压着怒火道。

    “我弟弟是守林,梁铁锤。自从他对付我孩子的时候起就已经不是我兄弟了,是他先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儿,你要是觉得我不念情分,那咱们就把里正和诸位族老请来评评理,看看是他梁铁锤卖侄子、侄女不是人,还是我梁守山被人戳脊梁骨。”

    “你……”梁王氏气的咬牙。她要是能找里正和大家伙来评理,干嘛还来这里低声下气的求人。

    一抬头看到梁田田在门缝里往外看,一看到这死丫头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怒道:“你孩子不是没事儿吗。再说又不是铁锤带人拐卖了他们,他们现在好好的,你咋就那么狠心呢,你兄弟现在在大牢里呢,你就真的见死不救?”

    梁守山瞬间瞪大了眼睛,“什么叫田田他们现在没事儿?他们都被歹人绑走了。如果不是命大,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呢,这话也就你这种人能说得出口,田田那脑袋上的伤是假的?球球被人绑走了是假的?你现在说这些,还不是想给梁铁锤脱罪,我告诉你。门都没有。别说我孩子出事儿了,就是没出事儿。就冲他梁铁锤以前对我们家孩子那样,我也不能饶过他。”说话的功夫双手握拳,骨骼噼啪响。

    梁守山强压着怒火才没把眼前这可恶的人打飞出去,“看在我爹的份上,我也不跟你一个女人计较,孩子他娘是怎么没的,你心里清楚。念在你是守林的亲娘。我劝你最好消停点儿,不然……”梁守山深吸口气。“当年我走的时候就说过,如果我媳妇、孩子出了一点儿事儿,我就拿你是问,你不会都忘了吧?”

    看到那样血色的眸子,梁王氏吓得一哆嗦,猛的后退两步,好悬没摔倒了。

    她想起那个雨夜,梁守山满身是水的站在雨里,警告她:“如果媳妇和孩子出了一点儿事儿,就要她来偿还。”当时他手里还拎着砍刀,那样森冷的语气,像极了那夜冰冷的雨水……在那之后她还做了好久的噩梦,刚开始那两年她也的确不敢为难那娘几个,可是随着时间久了,她也就忘记了。

    再后来……再后来有人说梁守山死在外面了,她也就彻底的放心了,这才开始虐待那娘几个,以至于……梁王氏越想越怕,一个劲的往后躲。

    “娘……”梁守林扶住她,有些紧张的看着大哥,又看看自己的娘,叹了口气,“娘,回去吧,二哥他……他也是罪有应得。”

    “啪”的一声,一个大巴掌呼在脸上,梁守林一愣,忙垂下头。

    “三儿,你也跟他一样,狼心狗肺的?那可是你二哥,你嫡亲的二哥,都是从娘的肠子里爬出来的,你咋也跟那畜生一样的狠心?”梁王氏不敢对梁守山发脾气,就气的大骂梁守林。

    “要骂人回你自家院子骂去,别在我们家门前嚷嚷。”梁守山冷冷的留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你……”梁王氏气的还想骂人,一抬头对上梁守山冰冷的目光,忙吓得闭嘴。

    这个煞星,谁知道是不是把他媳妇的死怪在自己头上了,可不能得罪他,弄不好他真敢杀人的。

    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梁守林张了张嘴,满脸苦涩。

    梁王氏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是哑巴啊,不知道求他啊,你二哥那在大牢里遭罪呢,你可是他亲兄弟,都不替他说句话,你还是人吗?”

    梁守林垂着头,“娘,二哥让人绑了田田和球球,我咋跟大哥张嘴啊?”他拦着娘不让来,可惜,娘根本就不听他的。

    “有啥不能张嘴的?那两个死崽子咋地了?还不是活的好好的,你看看人家,还有野猪肉吃,你再看看你二哥,那可是被关到大牢里了,还不知道咋难受呢,你还有心情同情他们,你个分不清里外的,我咋生了你这么个完蛋玩意……”梁王氏越骂越顺嘴。

    院子里突然一声大吼,“铜钱,给我咬她。”梁王氏顿时响起某种不好的回忆,吓得“妈呀”一声撒腿就跑,那看架势,可不像是五十来岁的老太太。(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