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389龙虎斗

    感谢【清?歌】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分割线---------

    “小妹,你别生气。”回去的路上梁满仓兄弟安慰着梁田田。

    梁田田笑了,“本来就无意,我为什么要生气。”笑着看了一眼两个哥哥,“倒是你们,生那么大气干嘛?”真是……梁田田觉得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特别窝心。

    “小妹这么好,他们居然老想着给凌旭大哥找媳妇,我当然生气了。”梁满囤说的理直气壮的,“就算是这门亲事不成,那也是我们家开口,凭什么他们那一家人看不起咱们家,我们还没瞧得起他们呢。”

    梁满仓深有同感的点头,在他们心里自家人当然是最好的。“小妹你放心,将来大哥也会考上秀才,定然不会让人瞧低了你。”

    “还有我小妹。”梁满囤也拉着她的手,“二哥发誓,不给小妹你考个举人,我就不成亲。”等大家想拦着的时候已经晚了。

    梁田田嗔怪道:“二哥,这发誓可不是乱发的,你……唉,二哥的心意我明白,我也相信你们,肯定都会有出息的。”

    “姐姐,姐姐,球球要给你考个状元回来,不让坏人欺负姐姐。”球球努力刷存在感。

    “好,我弟弟最乖了,姐姐等着你给我考个状元回来。”梁田田抱起他,“球球啊,你咋又胖了呢?”

    “姐,我不是胖了。我是长高了。”球球伸手比划,我都到姐姐头了。

    “臭小子,坐着比划,你也好意思。”梁满囤在他小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球球不满的道:“臭二哥,欺负球球。”随即招呼虎子,“你说,你怎么帮姐姐?”

    虎子还不大懂这些事儿,茫然道:“我咬死坏人。”

    众人:“……”

    梁守山看着几个孩子相亲相爱的。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他这个当爹的,也要努力才是。

    回到家时间还早,梁满囤提议道:“咱们去后山打猎吧,铜钱伤好了,咱们可好久没去打猎了。”他一开口,大家伙眼睛都亮了。就是球球都忘了被绑架的事儿,大声道:“我要去抓一只小兔子给小灰作伴。”

    虎子眼睛一亮,“我要去抓大老虎。”

    梁满仓兄弟眼睛亮亮的,梁满囤突然道:“小妹,蘑菇是不是快出来了?”这都眼瞅着九月了。

    梁田田想了想,“应该有了。前两天正好下雨,要不咱们去看看?”

    兄妹几个商量妥了就要去换衣服。结果就发现门边梁守山和顺子一脸的怪异。五个小家伙都愣住了,几个大的有些尴尬。

    顺子顿时委屈道:“哎呦,你们几个去打猎都不想带上顺子叔,是嫌弃顺子叔有伤拖累你们吗,好伤心。”

    众人:“……”

    这个逗比!

    顺子状似难过的揉着眼睛,虎子用鼻子哼了一声,球球却上当了。忙过来安慰他。“顺子叔不哭,球球抓了小兔子给你玩。”

    “还是不带我打猎啊。”顺子有意逗他。就委屈道。

    球球为难的挠头,“你有伤,我们不能带你,顺子叔你乖啦,我回来让姐姐给你做好吃的。”那奶声奶气的声音逗的顺子哭笑不得的。

    梁满仓和梁田田对视一眼,小心翼翼道:“爹,你跟我们去打猎吗?”并不是询问他的意见。

    梁守山暗自叹息一声,这几个孩子,别看年纪小,这主意可都挺大的。不过他也知道是自己走的太久了,也没怪他们,当即笑着点头,“好,爹跟你们打猎去。”几个孩子之前都气的够呛,梁守山也正想着怎么转移一下他们注意力,打猎那可是他的长项。不过小孩子这么多,估计他们也不能走太远。

    梁守山拿出弓箭,他那看似普通,实则是特质的弓箭,一下子就吸引了梁满仓兄弟的注意。

    “爹你这是什么弓,看着可真好,比凌旭大哥那个看着还带劲,啥时候给我也做一个呗。”梁满囤摸着那漆黑的弓,爱不释手。

    “等你再大一些,爹亲手给你做一个。”梁守山揉着他的头笑道。看到大儿子眼里的期冀,“还有满仓的。”

    “谢谢爹。”两兄弟喜笑颜开的。

    梁田田背着一个竹篓,里面装了几根黄瓜和西红柿,其余的也没带。

    球球和虎子每个人都提着一个篮子,顾顺也拎着一把弓箭,两个大人带着五个孩子,留下元宝看家,三只小狼狗和铜钱呼啸着冲入了山林。许是天生野兽的直觉,铜钱一进入山林就如同归了家,很快就捕捉到一只肥兔子。

    球球小声道:“铜钱,去看看,有没有小兔子。”又追加了一句,“不许咬死。”

    铜钱呜咽了一声,送回兔子转身跑了。

    “爹,你射箭给我们看看呗。”梁满囤缠着梁守山,央求道。

    “好。”梁守山随口答应着,正好天上一只大鸟飞过,梁守山弯弓搭箭,动作一气呵成,嗖的一声,远处一声哀鸣,大鸟坠落,看的几小都傻眼了。

    “天啊,神箭手啊,爹你也太厉害了吧。”梁满囤喃喃,下一刻疯狂朝那鸟落地处跑去。

    “呜呜……”阿大叼着一只还在挣扎的大鸟从草丛里跳出来,邀功似的把那猎物放在梁满囤脚下。

    “嘿,阿大,好样的,回头给你做好吃的。”梁满囤随手摸摸小家伙,捡起那大鸟一看,穿胸而过,爹的箭矢真是太准了。

    “爹,看,鸟!”球球惊呼。

    梁守山笑着弯弓搭箭,又是一只鸟落地,球球欢呼。

    “爹,爹,又有一只。”虎子尖叫。

    “好,爹把它射下来!”

    “爹,那边,红的,是啄木鸟。”

    “好!”

    ……

    一路上几个孩子都大呼小叫的,梁守山充分发挥自己射箭的本事,鸟儿倒是射下来不少,不过顺子瞥了一眼,一共也没几两肉,塞牙缝都难。

    听着那边父子的欢声,顺子无奈的摇摇头。

    这么下去今天也不用打猎了,就听这几个小家伙嚷嚷了,鸟都没几只了,更别提兔子和野鸡这种了,大型动物更是吓跑了。

    不过也好,侄子、侄女们都开始接受大哥,且让大哥好好显摆一下本事吧。

    顺子跟梁守山说了一声,就开始往远处走,他病了许久,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

    “顺子叔,你去哪儿?”梁田田忙招呼一声,“这林子里有野兽,你不熟悉不要乱走啊。”梁田田显然是不放心他,这家伙伤可刚好。

    “放心吧大侄女,会打猎的可不只有你爹。”顺子摆摆手。

    梁田田微微蹙眉,把筐里的柿子、黄瓜给大家分了分,跟梁守山说了一声就追着顺子去了。等顺子发现的时候梁田田都跟着他走了一段了,路上遇到不少蘑菇,梁田田都摘了放到背篓里。

    “咦,大侄女,你还真认识这些蘑菇啊。”顺子也随手采了一些,“这蘑菇一般颜色鲜艳的有毒,看到这个红的没,这个叫做棺材盖子,你看看那颜色,还有那翘起的伞包,像不像是棺材盖子……还有这个白色的蘑菇,叫做马粪包,要是白色的就能吃,你看这个都成褐色了,就不能吃了,不过你别以为不能吃就没用了,这东西可是止血的良药,在野外能采到这个有时候能救人一命呢…...”

    顺子野外生存技术真不错,随口指点了一些,有的梁田田知道,有的还是第一次听说。

    捏起一个褐色的马粪包,梁田田知道这东西有止血的功效,她突然灵机一动。“这东西医馆会收吧?”那岂不是能卖钱?

    “这个……”顺子挠头,“我没试过,不过能止血,应该能收。”

    梁田田当即笑眯眯的,“都采走。”一片的马粪包,管它白的褐色的统统都带走,这可都是银子啊。

    顺子有些错愕的看着一边动手采摘一边笑的贼兮兮的小丫头,好像……嗯,贪财绝对是错觉,田田只是为了家里日子好过一点儿,一定是这样的。

    前面草颗一动,顺子猛的起身,对梁田田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开始弯弓搭箭。

    一条乌蛇爬过,刚刚露出头,顺子一箭射过去,正好中了它的七寸。“哈哈,这家伙不小,晚上炖汤喝味道肯定不错。”顺子跳过去一把捞起那条乌蛇,梁田田吓了一跳,那乌蛇竟然有手臂粗细,这得活了多少年啊。

    “田田,我跟你说,这蛇肉好吃,晚上叔给你露一手,你到时候尝尝叔的手艺。”顺子有些得意,这东西可是好久没吃到了。以前在野外那是难得的美味。

    “这东西,能吃吗?”梁田田前世没少往大山里钻,蛇自然没少看到,还真就没吃过。

    “那当然,味道可好了。”顺子嚷嚷道:“你可别说你不吃这东西啊。”

    梁田田真有点儿犹豫,“那个,你要怎么做?”她考虑一下到底让不让这家伙把东西带回去。

    “当然是炖汤啊,这东西做肉羹,炖汤都好吃,其实我还是喜欢烤熟吃……听说南边有人用这个做龙虎斗,龙虎斗你知道吗,就是蛇肉和猫肉一起炖……”那边顺子手里拎着一条大蛇,说的吐沫横飞的,看他那兴致勃勃的模样就知道也是个吃货。

    不过龙虎斗?

    梁田田觉得喉咙一动,好悬没吐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