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383真相

    感谢平原156、迷幻仙姑、fiona^o^、蓝鸟非、老珑出发、粉の茉づ、望月如梦、erhh、大ya、书魂入雪梦、福晋、油灯里的妖、活宝笨笨笨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東方風雲亲的平安符。

    亲们,急求粉红票支援。

    --------分割线---------

    “爹啊,我不想坐牢啊,你救救我啊,爹啊,你快让他们放了我吧……”

    梁田田兄妹正在院子里捡鸡蛋,远远的就听到大门外传来嘶声裂肺的哭声。

    “包子,包子,官差老爷,求求你们了,放了我儿子吧,他是好人啊……”蔡宝的声音随即响起,梁田田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儿。

    球球和虎子蹬蹬蹬跑到门口看热闹,不一会儿球球就跑回来,“姐,是蔡包子被人抓走了,是捕快抓的。”上次捕快来村里收征兵的银钱,球球见过那些人就认识了。

    “嗯,他是坏人,绑架了咱们姐弟,所以现在被带走惩罚了。”梁田田摸摸他的头,“以后球球要做个正直的人。”

    “嗯,球球是好人。”小家伙忙不迭的道。

    梁守山也从屋里出来,走到大门口看了看。

    门口的岔路上,蔡包子死死拽着儿子哭的声嘶力竭的,陈冲在旁边劝也没用。两个官差一脸为难,“陈里正,这时候可不早了,我们兄弟还得回去复命呢。”手里拎着镣铐,还没来得及带上呢。他们也不敢太过分,毕竟这是村子里,北方民风彪悍,殴打差官的事儿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陈冲气道:“蔡宝。你还不松开,敢耽误官差办案吗?”

    蔡宝吓了一跳,却也死死的抱住儿子,“不行。要带走我儿子就从我身体上踩过去。”

    “你别犯糊涂,他是犯了罪的,官差还能冤枉他咋地?”陈冲还妄图讲道理。

    “我不管,我儿子没有犯罪,是他们冤枉我儿子的。”蔡宝开始胡搅蛮缠。

    “你儿子没有罪人家抓他干啥?”陈冲本来还想给他在村里留点儿面子,一看他这样,就怒道:“人家梁铁锤都招供了,就是你儿子,给那些歹人放风,还说要亲自抓住球球给他们送去。后来没机会下手才把那些歹人带去后山抓了田田和球球,你自己问蔡包子,有没有这事儿。”

    周围人一听傻眼了,“啥玩意,真是蔡包子带了那些歹人来村里祸害的?”

    “我从县衙回来的。还能说假话咋地。”陈冲气的够呛,这帮人还质疑他。

    大家伙看向蔡宝父子的目光当即不善起来,竟然勾结坏人来祸害自己村子的人,这可不是啥好人。今天他们能祸害梁家的人,谁知道明天他们能不能祸害自家?

    大家伙当即躲闪开了,没有人继续参合这件事儿。

    蔡宝傻眼了,“不是的。不是的,我儿子不是那种人。”他也不敢相信。如果这件事儿真是事实,那么他们爷俩在这村里可就呆不下去了。到时候也得像吴家一样,没人愿意跟他们家走动。

    “你还说啥不是啊,人家县衙还能冤枉你儿子咋地?”当即有人反驳道:“那咋别人没被冤枉,就你们家被冤枉了呢。”

    蔡宝讷讷的说不出话来。突然疯了一样拍打蔡包子,“你个不争气的小子啊,你到底做了什么啊,让人抓你啊……”连打带骂的,然后就是嚎啕大哭。

    “爹啊。爹啊,你要救救我啊,我不想死啊,我不想蹲大牢啊,爹啊。”蔡包子也知道害怕了,哇哇大哭。

    看着两父子抱头痛哭,没有人同情他们,路都是自己走的,怨不得旁人。

    “行了,我们还得回去交差,赶紧的。”官差不耐烦的分开他们。

    “爹啊爹,你救救我啊,里正你救救我啊,我不想坐牢啊。”蔡包子死抓着蔡宝的手不放,哇哇又是一顿大嚎。

    “行了,再不走我们可动手了啊。”眼看着周围村民不帮忙了,官差大声呵斥道。

    蔡包子吓得忙松手,眼泪汪汪的看着他爹,蔡宝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那声音充满了哀伤,让众人沉默,却没有多少同情的。

    如果不是他那么惯着蔡包子,也不会有今天这一出。

    蔡包子到底还是被带走了,梁田田在远处叹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蔡宝跪坐在地上哭了一气,眼见着人被带走了,他就是哭死儿子也回不来了。一抬头看到梁家门口站着的众人,怒道:“你们现在满意了?”那恶狠狠的口气,显然是把这件事儿怨怼到他们家了。

    梁田田一听就怒了,这人,还要不要脸了。结果还没等她发火,身后的梁守山开口了。“你还有脸说我们家,如果不是你家儿子,我闺女和儿子至于被人绑架吗?现在你还来怨我们,真是岂有此理!别以为我梁守山四年没在家,我们家人就随便你们欺负,我告诉你,这件事儿还不算完,如果县衙不能给我们家一个交代,梁某就自己讨一个公道!”

    蔡宝一愣,随即愕然的瞪大眼睛,“你要做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我儿子,我就跟你拼命。”那副凶狠的架势,根本就不让人怀疑。

    梁守山冷笑,“你也知道拼命,那么你儿子动我闺女和儿子的时候就该想到,梁某也不是泥捏的,我也会拼命的!”说的蔡宝哑口无言。

    “走,孩子们,回家。”梁守山把几个小脑袋瓜让到院子里,警告似的看了一眼目光凶狠的蔡宝,冷哼了一声。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梁田田可没有做烂好人。

    梁家的大门关上了,蔡宝“呸”了一声,恶狠狠的道:“你们且给我等着。”随即又叹气。梁守山可不是他能招惹的,就算是让他们等着又能怎样呢?何况这件事儿本身就是他们家有错,他只是不想承认罢了。

    不对,如果不是梁铁锤。也不会有人知道儿子做的事儿,都是那可恶的告密者。

    梁铁锤……

    蔡宝咬牙切齿的,想到了梁铁锤,他现在在大牢里他管不着。可他娘不是在村里吗。

    这么想着,蔡宝就怒气冲冲的去了梁家老宅。

    梁家老宅里,难得梁守林没有上山打猎,刚捡了不少柴禾回来,把粗的木头劈开,大夏天的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粗布衣裳,也不嫌热,就在院子里劈柴禾。

    梁王氏坐在炕上嗑瓜子呢,铁锤走了十几天了也没有个消息送回来,临走的时候说会让自己过好日子的。梁王氏知道儿子的本事,就天天坐在炕上等着儿子回来呢。

    要说这瓜子还是那接儿子的人送来的,当时拿了不少好东西,糕点什么的一大堆,她这都吃了十几天了也没吃了。

    终于过上了老太太的生活。就是缺个伺候的丫头,不然自己可不真就跟城里那些阔太太一样了吗。

    梁王氏想着,铁锤年纪也不小了,该娶媳妇了。不过也不着急,山花那孩子嫁给了地主,以后她孙子就是地主了,到时候还能忘了她这奶奶?

    山花那边她虽然不想给儿子当媳妇。却也不能让儿子太早娶媳妇,她还惦记肖家那财产呢。要说这梁王氏也是想的多,这心都让她操不完的操,竟然还想着先哄住了吴山花,不让儿子着急娶媳妇。

    今天右眼皮老跳,梁王氏咕哝了一句。“左眼跳财,右眼跳祸,这是要有啥事儿咋地?”搓了两下眼皮也没见好,梁王氏莫名的就想到了梁铁锤,“不会是铁锤那又有啥事儿吧?”上次梁铁锤浑身是伤的场景她还记得。尤其是那后头的伤,让她想到了不好的事儿。

    梁王氏也算是个有点儿见识的老太太,听人家说过那大户人家的少爷、公子养男人的事儿,难道自家儿子……不能,不能,铁锤可不是那样的人,他肯定是得了啥毛病不好说,是的,就是这样的。

    这样自我安慰着,梁王氏冲外面喊了一嗓子,“守林啊,娘饿了,赶紧做饭吧。你昨儿不是打了一只野鸡吗,抠点儿土豆炖上吧。”要说不让她省心的也就是这小儿子了,整天里除了打猎就是砍柴的,也不知道谋个好出路,天天这出苦力能有什么出息。

    “唉娘,知道了。”梁守林应了一声,劈了最后几根柴火,掸掸灰就准备去做饭。

    正在这时候,梁家的大门被人从外面踹开了。

    “梁王氏你给我出来,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这件事儿就没完。”蔡宝怒气冲冲的进来,就看到梁守林拎着个斧子站在院子里,蹙着眉头盯着他,那目光,像是盯着一个野兽。

    蔡宝吓了一跳,“你……你要干啥?”这老梁家一个个的,怎么都这么凶悍。梁守山邪乎也就罢了,怎么老梁家这个不吭声不说话的梁守林看着也这么吓人呢。

    果然,会咬人的狗不叫,还真的小心点儿呢。

    “你有事儿咋地?”梁守林看到蔡宝就是一皱眉。他不喜欢这个人,因为上次球球的事儿就挺讨厌这人的,平日里也没啥交往,现在看到他这样明显是来找打架的,就更没有什么笑脸了。

    “你一个孩子,我不跟你说,让你娘出来。”蔡宝有点儿害怕梁守林,就嚷嚷道。

    梁王氏抓着瓜子出来,看到是蔡宝,就道:“蔡宝你上我们家来干啥?”他们两家可没啥交情。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蔡宝一看梁王氏还有心情吃瓜子,当时就暴跳如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